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三十六章 恣意之名
    (求收藏求推荐)

    喝了不少酒,楼础竟然奇迹般地没有倒下,七分醉意,三分清醒,看什么都觉得美好。

    张释虞趴在桌面上,时不时嘀咕一句,他的几个妹妹、?#22969;没?#26159;跟他一样卧桌,或是坐在那里傻笑,都已游离物外,只有欢颜郡主还能与楼础对饮。

    “说实话,你一定觉得我们这些宗室女儿不可理喻吧?”

    “嗯……”楼础正用三分清醒考虑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欢颜郡主大笑,“你已回答了,这不奇怪,我听说过外面的许多传言,将我们说得极为不堪,在他们眼里,我们是天下最坏的女人。”

    “?#19994;?#35273;得你们都很……特别。”楼础实在找不出更合适的词?#30784;?br />
    欢颜笑个不停,好不容易忍住,举杯敬酒,还没开口,又笑起?#30784;?br />
    楼础?#24187;?#25152;以,渐渐地,七分醉意做主,他也笑起来,没有来由,没有目的,只是非得笑出声才觉得舒服。

    张释虞的一个妹妹正在傻笑,被另两人的笑声惊得暂时清醒,呆呆地问:“你们在笑什么?”

    “我笑天下人可笑之处。”欢颜举杯一饮而尽。

    “我笑天下人竟无可笑之处。”楼础也一饮而尽,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什?#30784;?br />
    张释虞的妹妹不?#19979;?#21518;,抓起酒壶喝了一大口,不等开口,直直地趴下。

    “你要娶的人可能是她,她,还有她。”欢颜连指三人,其中一位正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抽泣,像是刚刚受过冤屈。

    楼础凑过身来,小声道:“你知道吗?我一个也不想娶。”

    欢颜昂起头,“怎么,你也跟他们一样,以为我们都是坏女人?”

    楼础摇头,“因为……因为……我知道这是陷阱,谁嫁给我谁会一块倒霉,哪怕只是定亲,?#19981;?#21463;?#35282;?#36830;。”

    “我不怕……我们不怕受牵连,恣意妄为就是我们的名声。”

    楼础还是摇头,但是清醒重占?#25103;紓?#26356;多的话不?#20197;?#35828;,问道:“陛下为何?#38405;?#20204;如此宽容?”

    “陛下说了,天子天子,不能号令天下反而受制于人,算什么天子?小时候,讲经的老学士总是讲这个理应、那个不可,陛下稍大一些之后就在心里暗暗发誓,等他登基,绝不接受礼教束缚,相反,自己要给礼教定规矩。”

    楼础相信这是?#23454;?#33021;做出的?#34385;椋?#21407;来如此。”

    “陛下又说,礼?#21776;?#23454;是个好东西,天子要用它御下,而不是自缚手脚,宗?#19994;?#20013;,也只有最亲近之人,才有资格违背礼教。”

    “陛下?#19981;?#23569;年人。”

    “嗯,因为陛下少年?#31508;?#36807;许多苦。”欢?#31456;?#30053;歪头,“知道吗?一谈起陛下,你和世俗之人没有区别,都在想方设法揣摩陛下的心意。”

    “这不正是陛下的期望吗?”

    “不是我的期望。”欢?#26025;?#36215;?#31080;?#36865;到嘴边又放下,幽幽道:“我们是在?#23454;?#24199;护之下?#36824;?#32437;出来的人物,拥有别人梦想不到的恣意,却不知道拿这恣意做什么,无非是夜夜笙歌、饮酒作乐。可我相信,这世上有真正的恣意之人,万乘之威不足以夺其志,江湖之苦不足以变其心。”

    “或许?#23567;!?#27004;础不觉也是悠然向往。

    两人默默相对,目光分别盯着不同方向,楼础举杯,欢颜也举杯,都不说话,同时饮下,同时发现杯中无酒,同时微微一笑,同时放下杯子,然后继续发呆。

    外面响起传更的梆子响,欢颜连试三只壶,又倒出两杯酒来,微笑道:“还没?#36824;?#27004;公子。”

    “谢我什么?”

    “你将?#20204;口?#30340;机会让给我,为此惹恼了长公主,她觉得你两面三刀。”

    楼础笑了两声,举杯道:“你?#21475;?#36807;了?效果如何?”

    欢颜喝光杯中酒,“陛下嘲笑我,说我太想当男儿,必是当初投错了胎,还说他会考虑我的话,但他不会,我知道,陛下根本没将我的话当真。”

    “陛下没有发怒,已经是?#38405;?#30340;宽容。”

    欢颜摇头,“那不是宽容,那是……轻视。陛下对我们所谓的恣意,就只是夜夜笙歌、饮酒作乐,真正不受礼教束缚的恣意,只属于陛下一个人。”

    楼础没法回答,想给两人斟酒,结果桌上七只酒壶都是空的。

    “我真傻,我们这些人都很傻,以为能够与陛下一样恣意,其实是一群小小的弄?#36857;共?#22914;自小受到管束,早早明白尊卑之别。”

    欢颜眼圈一红,似乎要哭,楼础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默默地看着她。

    “怪不得姐妹们都?#30340;?#19968;无是处,连哄人的话都不会说,只会写文章挑别人的错吗?”

    楼础想了想,点头道:“我只会这个。”

    “哈哈,好,你来挑挑我的错。”欢颜没有流泪,笑容重回脸上。

    “郡主……时常忘记自己郡主的身份,殊为不智。”

    “没意?#36857;?#20219;何一个读书人都能挑出的错,也是我们这些人都有的问题。”欢颜不满意,?#31185;?#23545;方说真话的样子,与?#23454;?#20498;有几分相似。

    “郡主名过于实。”

    “你觉得我不配当郡主?”欢颜有点好奇了。

    楼础摇头,“郡主只是称号,郡主常说‘恣意’,这两字才是你的名,郡主仰而求取,每每不得,因此心神疲惫,常如囚?#21073;?#21463;困于囹圄之?#23567;?#27492;乃我所谓的‘名过于实’,郡主……”

    “别说了。”欢颜大声道。

    楼础的醉意消退三分,起身拱手道:“夜色已深,明天还要迎王,郡主也早些休息吧。”

    欢颜抬头看他,脸?#19979;?#20986;歉意,“诸王回京,我们连表面上的这点恣意?#19981;岜欢?#36208;,今后再不能与楼公子饮酒谈论。”

    “不受万乘之威、江湖之苦,怎知恣意之心是真是假?”

    “也对,让我最后敬你一杯。”

    酒都喝光了,欢颜递过来一只空杯,“以无酒之空杯,敬无实之恣意。”

    “以求实之心?#24120;?#25964;高己之空名。”

    两人做出饮酒的动作,扔下杯子,各自转身,楼础走出?#32771;洌?#20877;不?#36189;貳?br />
    次日一早,楼础被乔之素推醒,?#32654;?#27700;连洗几遍脸,又让仆人全身按摩,以消酸痛,等到?#19979;?#26102;,楼础觉得好多了,只是头还?#34892;?#27785;重。

    十里亭外,数座彩棚已经搭好,各家仆人正在忙碌,主人或躲在?#36947;錚?#25110;立于树阴下,等候济北王的?#28216;欏?br />
    张?#25237;说热俗?#26202;喝多了酒,全都在?#36947;?#19981;出?#30784;?br />
    楼础无聊,骑马驰上附近的一座小丘,极目远眺,望见一座连绵不断的军营。

    乔之素跟?#20384;矗?#35828;:“五座西征大营,这里是其中之一。”

    “朝廷定下日期了?”

    “半月之后。”

    “到时候一切自见分晓。”

    ?#26263;?#28982;,大将军亲征,秦州叛?#24050;?#26376;可平。”

    两人说的不是一件事,楼础笑笑,不再多说。

    亭子那边传来马蹄声,乔之素道:“宫里也派人来了。”

    他说得没错,数十骑从洛阳方向飞驰而来,旗帜飘扬,只能来自皇?#25671;?br />
    两人驰回原处,看到邵君倩正与兰镛谈笑风生,?#30001;?#21531;倩身上看不到半点受?#23454;?#36131;备时的窘迫模样。

    乔之素跳下马,?#23545;?#22320;拱手行礼,笑道:?#21543;?#20808;生?#26700;?#36814;接,陛下必是想念济北王甚矣。”

    楼础也过来相见,因为不太相熟,只道:?#21543;?#20808;生辛苦。”

    兰镛朝楼础微点下头,目光却不看他,向邵君?#36824;笆指?#36864;。

    剩下三人互道寒暄,乔之素很快也识趣地离开,邵君倩请楼础走出几?#21073;?#36828;离人群,小声道:“我昨天刚见过大将军与中军将军,又谈了谈那件?#34385;欏!?br />
    “父兄做主,楼家上下唯马首是瞻。”

    邵君倩曾口头传达?#23454;?#23494;?#36857;?#24076;望大将军暗中除掉冀州的皇甫家,楼础一直在外,几天不了解进展。

    “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大将军对这件事似乎不太热心。”

    “大将军临敌数十万,尚且镇定自若,当然不会表现得太热心。”

    “哈哈,那就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楼公子,请再借一步说话。”

    两人又走出一段距离,邵君倩道:“伴君如伴虎,楼公子看到了吧?”

    “如此方显臣子之?#25671;!?br />
    “哈哈,说的是,就怕臣子有忠君之心,却没有忠君之命。”

    ?#21543;?#20808;生最受陛下宠信,天下人谁不羡?#21073;俊?br />
    邵君倩向远处的人?#21644;?#20102;一眼,“我自己就不羡?#21073;?#27599;日里战战兢兢,提着脑袋进宫,怀着死心出宫,难以为继,难以为续啊。”

    邵君倩的话越说越不对路,楼础道:?#21543;?#20808;生之忠,昭如日月,陛下聪睿,必然看在眼里,断不会亏待邵先生。”

    邵君倩嘿嘿冷笑两声,冷冷地说:?#25353;?#23458;洪道恢,在被抓的第三天,其实就已招供。”

    虽然早有预?#24076;?#27004;础还是吃了一惊,强作镇定,“那就该立刻抓捕同?#24120;?#20197;安人心。”

    “同党太小,背后只有一条大鱼,陛下不太满意,想钓更多、更大的鱼。”

    “陛下神武,非常人所?#21834;!?br />
    “我说的小鱼,其中一条正是楼公子。”

    “我?#21487;?#20026;大将军之子,免不了会受恶人诬告。”

    “你不信我?哈哈,没关系,楼公子不是要唯父兄马首是瞻吗?等你回京,多与大将军、中军将军聊聊,然后咱们再谈。”

    楼础正要开口,远处马蹄声响,有人高声叫道:“济北王殿下到了!”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