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四十五章 第一灭
    (求收藏求推荐)

    新婚之夜竟然平静无事,尤其是新郎,“无事”到独守空房。

    新娘早早就被带走,除了兰夫人,楼家没人与她交谈过,而兰夫人决定保守秘密,甚至不肯向大将军透露真相。

    整个晚上,楼础只睡了一小会,早早起床,眼看着外面的天逐渐明亮,不由得暗暗嘲笑自己的慌张,父亲说他太年轻,果?#24187;?#38169;。

    一对新人本应去给父母请安,大府里派人过来,声?#21697;?#20154;身体不适,新人不必前往后宅,在家中跪拜即可。

    对于刚刚嫁进来的郡主来说,这样的待遇显得?#34892;?#20919;淡,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大将军就是大将军,一?#34892;?#20026;在仆役看来都很?#20384;懟?br />
    大将军一早就要出城,楼础得去送行,洞房则由兰夫人的亲信侍女和王府派来的人共同服侍,假装一切正常。

    街上排列数百骑士,明甲耀眼,长槊摄魂,这不是普通的仪仗?#28216;椋?#32780;是真正的将士,大将军的亲兵,平时极少在城内亮相。

    大将军终归有所忌惮,必须将亲兵带在身边,才感到心安。

    楼家子弟大多仍留在军营里,送行者不多,楼础简单交待几句,登车准备出发——他实在太胖,骑马的话,走不出多远就?#27809;怀恕?br />
    楼温将十七子叫过来,打量多?#20445;?#21364;无话可说,挥手又让他走开。

    街口处突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还有焦急万分的叫喊声:“让开!让开!”

    只听从大将军一人命令的亲兵卫队,竟然真的让路,因为来者不是别人,乃是大将军的嫡子,中军将军楼硬。

    楼硬的仆从不少,平时也是前招后拥,令天却是单骑而来,他的体重比父亲少一些,马匹勉强承受,到了地方已是口吐白沫,背上的人刚跳下去,它就撒腿逃跑。

    没人在意马匹,楼硬连滚带爬地冲向父亲的车辆,“大事情!大事情!”

    楼温在车上站起来,伸手按刀,喝道:“何事?”

    楼硬惊慌失措,脸上却有几分喜色,抓住?#36947;福?#25260;?#25151;?#30528;父亲,越急越说不出话。

    楼温一脚踏中儿子的面门,楼硬哎呦一声,终于能够正常说话:“广陵王……广陵王反形暴露,全家被抓!”

    听者无不惊讶,楼础大惊,楼温更是惊得坐倒在车上,清醒得也快,一把抓住三子的手腕,“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快说。”

    “父亲,轻些用力。”楼硬稍?#20113;?#22797;气息,“刚刚发生的事情,济北王亲率宿卫将士,包围广陵王府,将王府上下?#35828;?#19968;律收监,马上就会有内宫使者到来,请父亲以及诸位重臣进宫会议,这岂不是大喜事一桩?”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楼温百思不解,将目光转向十七子,却没有询问他的意见,又看向三子,“陛下招所有人进宫吗?”

    “对。”楼硬明白父亲口中的“所有人”包括谁,“一个不落,使者已经出宫,我抢前一?#20132;?#26469;,好让父?#23376;?#20010;准备。”

    楼温迅速做出决定,向旁边的亲兵校尉道:“把人带到府里去,?#20219;?#21629;令。”

    数百名骑兵由偏门入府,大将军身边只剩几名贴身随从,幕僚都在城外,楼温又一次将目光?#26029;?#21313;七子,“随我一同入宫。”

    楼础应是,心中惊骇仍未削减。

    楼硬正要向父亲详述过程,宫中使者到来,宣读简略的?#23478;猓?#19968;说广陵王谋反,二请大将军立刻入宫,共商朝政。

    大将军乘车出发,两子骑马跟随,楼?#19981;?#19968;匹马,时不?#26412;?#35201;手舞足蹈一番,来回向父亲和弟弟说:“楼家无忧,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楼础很担心,以他对?#23454;?#30340;粗浅了解,“一网打尽”正是?#23454;?#26368;?#19981;?#30340;场面。

    可他一句话也没说,他知道,此时此刻就算是舌灿莲花,也不可能让父亲和兄长?#36189;貳?br />
    ?#23454;?#22312;勤政殿会见大臣,楼硬身为中军将军都没资格参加,楼础更是只有守立阶下的份。

    楼硬兴奋异常,忍不住向弟弟小声道:“这回你不多心了吧?早跟你说过,只要天下未?#21073;?#21681;们楼家就不会倒,原因无它,朝廷总得需要有人带兵打仗吧?秦州之后还有北方贺荣部,贺荣部之后说不定哪里?#21482;?#29983;叛,除了大将军,谁能平定?兰将军已在秦州证明自己的无能……”

    话未说完,兰将军来了,至少在名义上,这是楼家兄弟的舅舅,楼硬立?#36867;?#19978;前去,笑道:“舅舅昨天怎么没去参加楼家的婚礼?”

    楼硬一直留在宫里,同样没在婚礼?#19979;?#38754;。

    兰将军身形微胖,面若银盘,的确不太像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对外甥十分冷淡,“啊,刚刚回京,身体疲倦,派人送去贺礼……你哪个兄弟成亲?大张旗鼓的。”

    “就是这个,十七弟楼础,舅舅没印象吗?”楼硬拉着兰将军的手臂,越发显得亲热。

    兰将军打量楼础两眼,“能被济北王看上,你?#35851;?#20107;不小。”

    随父进宫的兰镛小声提醒道:“父亲,陛下有旨,不?#35828;?#25601;。”

    兰将军甩开外甥肥厚的?#32456;疲?#22823;步向殿中走去。

    楼硬向兰镛笑道:“舅舅刚刚回京,你怎么也不?#24202;?#21152;婚礼,大家好好喝一顿。”

    “啊啊,忙。”兰镛敷衍道,转身走开。

    楼硬立刻变?#24120;?#23567;声向楼础道:?#26263;?#30528;吧,皇太后早晚有不在的一天,看兰?#19968;?#33021;蹦跶到几时。”

    兰家以外戚身份?#31353;?#22269;公,不得重?#30002;?#25964;,但是因何与楼家结怨,楼础一直不太了解,无也从打听。

    大将军到得最早,随后是兰将军,其他重臣?#21483;侠矗?#21253;括济北王、湘东王和益都王,还有梁太傅等七八位文臣,只有并州沈家无?#35828;嚼础?br />
    济北王向楼础点头,湘东王、益都王面色严峻,径直入殿。

    留守阶下的人不少,楼础大都不熟,楼硬全?#31995;茫?#19978;前?#21534;住?br />
    在这里,所有人说话都得压低声音,不?#30097;?#26377;失?#30784;?br />
    济北王世子来到楼础面前,同样小声道:“多?#24187;?#22827;,我们已经?#19994;?#22969;妹的下落,很快就能送到府上。”

    “不?#20445;?#37322;清妹妹人没事就好。”

    “难得妹夫通情达理,这门亲我们认定了。”张释虞示意楼础走出几?#21073;?#22969;夫听说过吧,端世子也被抓了。”

    楼础点头。

    张释虞露出困惑之情,“那是陛下最?#19981;?#30340;人啊,小时候在陛下身边长大,出宫之后,仍是陛下最亲信的人之人,经常在家里款待圣驾,怎么会……咱们要不要向陛下求情?”

    “暂时不要,陛下大概正在气头上,等弄清真相以后再说。”

    “行,我听妹夫的。”张释虞年纪小,愿意对妹夫言听计从。

    殿中议事直到午时仍未结束,?#21152;谢?#32773;出入,众家子弟围上去打听,所得唯有摇?#25151;?#31505;,碰到谋逆这种事,谁也不?#19994;?#20247;多嘴多舌。

    楼家、皇甫家不和,楼硬与皇甫阶表面上却是最好的朋友,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过了一会,楼硬向弟弟招手。

    “待会你别走,跟我一块去?#36866;莢啊!?#27004;硬道。

    皇甫阶笑道:“士别三日,当?#25991;肯?#30475;,十七公子了不起啊。”

    以白衣身份入?#36866;?#22253;待命,楼础是独一份,的确“不了起?#20445;?#19981;?#20154;?#35878;虚几句,三哥楼硬道:“不是我这个弟弟了不起,是陛下了不起,唯才是举,不拘一格,千古以来,还有哪个帝王能有这样的肚量与气魄?”

    吹捧?#23454;凼保?#30343;甫阶绝不?#19979;?#20110;下风,“那是当然,陛下英明神武,最难得的是看人极准,该升则升,该降则?#25285;?#35813;杀则?#20445;?#27809;有一次出错。”

    两人挖空心思奉承不在场的?#23454;郟?#30452;到口干舌燥、肚中无?#21097;?#25165;算告一?#28201;洌?#30343;甫阶走开,去与别人交谈。

    楼硬小声道:“让他高兴一阵吧,下一个就是皇甫家,就?#28982;?#29995;开进入军营……”

    楼础忍不住道:“陛下能将广陵王全家收监,为什么不能直接抓捕皇甫家?”

    楼硬?#24352;?#22320;看着弟弟,“你懂什么?#31354;?#26159;陛下对楼家的考验,同时也是对冀州人士的威慑,大将军天下无?#26657;?#21482;有他能镇住皇甫……嘘。”

    有人走过来,楼硬笑呵呵地迎上去。

    又过一个时?#21073;?#27583;中议事终于结束,大?#21152;?#36143;而出,招呼自家子弟、随从,匆匆离去,彼此都不说话。

    大将军进去得早,出来得晚,神态威重,看样子心中疑惑已一扫而空,带两子出宫,上车嘱咐道:“你们留在宫中好好服侍陛下,无论遇到什么事,隐忍为上,一切?#20219;?#35199;征回?#30784;!?br />
    “是。父亲何时出发?”楼硬问道。

    “五天之后,在此之前,得将那件事解决。”

    “那件事”自然是旨皇甫家。

    ?#26263;?#28982;,父亲……”

    楼温抬手打断儿子,“我自有安排。”

    大将军乘车出城,楼硬、楼础从另一座门进宫,连饭都不吃,直接前往?#36866;莢啊?br />
    天色将暗,?#23454;?#20170;天会不会来,谁也不知道,可侍?#23588;?#27604;往日更多,但凡有资格进园者,几乎全来了,互相小声议论。

    “谁能想到广陵王会谋反呢?”

    “嘿,有什么想不到的?#30475;?#20107;早有预兆,广陵王当年……你去打听。”

    “那他还?#19968;?#20140;?”

    “广陵王本想进京夺位,计划都定好了,可他的一举一动早已在陛下监视之中,陛下于是将计?#22270;疲?#35825;他回京。”

    “还是陛下计高一筹。”

    “那是当然。”

    一?#23588;?#36827;园,?#23454;?#25972;天都在处置广陵王谋逆一案,还是腾出时间来?#36866;莢啊?br />
    众人立刻闭嘴,分列两边,虽然不需跪拜,身子却躬得比平时更深些。

    ?#23454;?#31449;在侍从们面前,轻叹一声,“你们永远不会明白朕的难处。”

    这话?#34892;?#24618;异,好几个人抬头观?#30130;?#36203;然见到广陵王世子张?#25237;?#23601;站在?#23454;?#36523;边,披头散发,失魂落魄,?#36335;?#34892;尸走肉一般。

    楼础也看到了,心中突然一紧,想起?#23454;?#20146;自动手杀骆御史的场?#21834;?/div>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