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九十八章 兵败
    (求订阅求月票。)

    东都派来的第二拨使者人数不少,车马在路上连绵不绝,入城的时候引?#21019;?#37327;百姓夹道围观。

    入城半里许,?#28216;?#20572;下,徐础在?#24187;?#38182;衣骑士的引领下,上前面见济北王世子张释虞。

    张释虞坐在车厢里,一脸倦容,帘子掀开一角,他挤出笑容,抱怨道:“连夜?#19979;罰?#30495;是?#37327;唷!?br />
    “道路崎岖,风寒露冷,难怪世子不适应。”

    张释虞倾身过来,抓住徐础的一只手,“妹夫这是要出城吗?”

    “嗯。”

    “那我不耽搁你,去跟我妹妹打个招呼,等你回来,咱们再做详谈。”

    徐础沉吟不语,张释虞笑道:“妹夫不会将休书当真吧?妹妹被父王和母亲狠狠训斥一顿,她已经认识到错误,承认自己仍是楼家媳妇儿。”

    张释清竟然拿休书给父母展示,徐础心中觉得好笑,拱手道:“郡主想必也已疲?#20849;?#22570;,我见?#24187;?#23601;走。”

    张释清在?#36947;?#30561;着了,刚刚睁眼,举臂伸个大大的懒腰,向小?#20928;风?#32439;问道:“到了吗?怎么没人……”

    话未说完,帘子打开,“丈夫”出现在车前。

    “郡主一路?#37327;唷!?br />
    张释清立刻收回手臂,冷下脸,积聚多日的满腹委屈突然间全涌?#20384;矗?#30524;圈一下子红了,?#20013;?#21448;怒,恨恨地说:“阴魂不散的?#19968;錚?#25105;走到天涯海角也躲不开你吗?”

    徐础对此见怪不怪,笑道:“一日夫妻百?#26025;鰨?#29616;在?#20849;?#21040;一百天呢。”

    趁着张释清没哭出来,徐础拱下手,转身离去,叫随从,牵马出城。

    ?#28216;?#32476;绎不绝,徐础只能贴着路边行走。

    张释清至少带来五百人,其中一半是护卫,一半是仪仗、侍者,车上装着各式日常用物,大多不像是用来贿赂周刺史的?#31080;Α?br />
    济北王兴师动众,将多半个王府的人与物都派来了,不知是担心儿女受苦,还是另有用意。

    徐础带领随从转而向北,还没到河岸,就望见对面的大片军营。

    两人从一处小小的渡口过河,立刻有士兵迎?#20384;矗?#35810;?#24066;?#21517;与来历,徐础交出三王所写之信以及一大包礼物,士兵拿去通报,另外一些人留下监视。

    过不多久,士兵骑马回来,?#24066;?#26469;者进营。

    冀州部兵马强盛、军容整齐,在徐础所见过的诸军当中,以此为最,莫说散乱的降世军,就算是东都的禁军,也要自愧不如。

    离军营门口还有里许路程,徐础就被要求下马,步行入营,随从不能跟进。

    冀州几乎全是骑兵,营地里不闻人语只有马匹?#24187;?#19981;断,空气中弥漫着草料与马粪的混合味道,初时刺?#29301;?#24930;慢地也就习惯,甚至觉得很舒畅。

    中军帐不大,除了门口高高的一杆将旗,样式与其它帐篷几无区别。

    入帐之前,徐础遭到仔?#26438;?#26816;,身上所有硬物都要拿出来展示一下。

    帐内只?#36763;?#20010;人,一人高?#24120;?#20840;身包裹重甲,茂密的长须垂过胸口,坐在书案后面的椅子上,正在看一份公文,另一人文士打扮,微笑着向客?#35828;?#22836;致意。

    不用问,这两人就是镇北将军王铁?#21152;?#24149;僚孙雅鹿了。

    徐础上前,拱手道:“在下徐础,见过铁眉将军与孙先生。”

    “徐公子不必?#25512;!?#23385;雅鹿答道。

    王铁眉抬起目光,盯着来者,诧异对方居然不肯下跪,过了一会,冷笑道:“果然是大将军的儿子,即使改姓,?#19981;?#26159;将门之子。”

    徐础再一拱手,“在下已脱离楼家,代表的是降世军三王。”

    “哪三王?”王铁?#27982;?#30693;故问。

    “降世王、吴越王、?#21644;酢!?br />
    王铁眉扭头向孙雅鹿道:“跟着我,你只能当?#24187;?#24149;僚,不如去投?#20864;?#19990;军吧,没?#23478;?#33021;得一个王当当。”

    孙雅鹿笑道:“乱民之王,不如将军麾下一卒,我宁愿留在将军身边。”

    王铁眉大笑,胡须随之抖动不已,笑毕,他说:“楼公子,呃,徐公子别在意,最近各?#21483;?#36215;的王侯太多,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这里快要接待不过来啦。若不是听说徐公子乃是大将军之子,我今天未必肯见。”

    徐础道:?#20843;?#26041;王侯虽多,有几个直抵东都,能与官兵主力对峙?”

    王铁?#22841;?#23481;渐渐消失,他那张脸天生?#20384;鰨?#26080;需做出太多表情,就能摄人心魂,“对峙?谁和谁对峙?”

    “降世军三王与官兵在孟津对峙,?#21644;?#24050;然攻占大小两城……”

    “徐公子是知情不说,还是尚未得到消息?”

    徐础一下子被?#39318;。?#26080;法回答。

    王铁眉晃晃手中的公文,然后放在桌上,“刚刚传来?#35851;?#25253;,孟津之战已经结束,降世军大败,全军覆灭,三王被俘。”

    徐础心中大惊,脸上却已能做到不动声色,又一拱手,微笑道:?#26696;?#38382;将军,兵报从何而来?”

    “怎么,你不相信?”

    “非不相信,因有前车之鉴,不敢信也。”

    “什么前车之鉴??#34987;?#25104;王铁眉一头雾水,他一有疑惑就看向孙雅鹿,这回也不例外。

    孙雅鹿点下头,示意将军听客人说下去。

    “东都的官兵统帅乃是兰恂,铁眉将军虽久驻冀州,也应该听说过兰将军在秦州的?#24405;?#21543;?谎报军情一年有余,?#19978;В?#20182;骗得了朝廷,骗不过天下,四方义军蜂起,一起将他的谎言戳穿。事过不久,来者可鉴,铁眉将军?#25105;?#20449;之不疑?”

    徐础?#38706;?#20102;,桌上那份兵报来自朝廷,王铁眉拿起又看一眼,低声道:“如此显赫的战功,的确不像是兰……”

    孙雅鹿咳了一声,王铁眉急忙?#30446;冢骸?#20853;报纵然虚夸,大抵应该不差,孟津之战降世军必然大败,三王即便没有被俘,也是生死难料。”

    徐础道:“将军休兵于漳河之北,南观孟津?#38382;疲?#21482;了解一个‘大抵’,怕是不够吧?”

    “哈哈,说客的嘴都硬,你比一般人还要更硬一些。放心,不出两天,详情必至,到时候咱们再谈。我劝徐公子一句,这个‘大抵’对我没?#38431;?#21709;,?#38405;?#21364;已足够,跑吧,能跑多远跑多远,带着降世军给你的?#31080;Γ?#36530;起来做个富家翁。”

    “在下志向已定,宁为乱军?#26029;?#20043;魂,不做避世富家之翁。”

    王铁眉冷笑一声,挥下手,示意见面结束。

    孙雅鹿送徐础出军营,路上道:“徐公子莫怪,我家将军独掌冀州之军,走错一?#21073;?#20415;要连累二十万将士,因此心中焦?#29301;?#24448;往口不择言,非故意怠慢使者。”

    谋士的嘴张口就来,徐础不将“二十万”当真,道:“铁眉将军身当方伯,独霸一州,天下谁不敬仰,谁不翘首以盼?便是说话重些,也是应当的,何况铁眉将军只是说了?#22919;?#23454;话。”

    孙雅鹿叹了口气,“君失其鼎,臣失其君,整个天下已是有名无?#25285;?#33485;生喁喁,如鱼渴水,徐公子?#20219;?#21517;门之后,当以圣贤为念,以解救苍生为己任,莫入纵横之门,学说客反复摇摆之术。”

    徐础愣了一下,孙雅鹿的话是?#20185;?#24120;谈,但是不该他说,也不该这个时候说,他好像将客?#35828;?#25104;了等候教诲的学生。

    “谨记。”徐础敷衍道。

    孙雅鹿没当回事,继续道:“徐公子既来邺城,可曾去拜访过?#26029;?#29983;?”

    范闭乃天下名士,无人不晓,一说“?#26029;?#29983;”都知道是谁,徐础道:“?#26029;?#29983;在邺城吗?在下不知。”

    “一年前搬来的,住在邺城东门十里以外的思过谷中,我前些天曾去拜访过,老先生身体不好,心里却还记挂着天下大事,盘问了我一个时?#21073;?#26368;后是弟子苦苦相劝,他才回房休息。”

    说是“盘问”,孙雅鹿脸上?#20174;?#24471;意之色,显然以得到范闭重?#28216;?#33635;。

    “有机会一定前去拜访。”徐础继续敷衍。

    到了军营门口,孙雅鹿小声道:“降世军怕是真的不行了,此后晋阳军将直面官兵,或?#20132;?#36864;,皆非良策,徐公子早做打算。”

    “多谢,一?#31508;?#36133;不足?#19968;場!?#24464;础拱手告?#29301;?#21483;上随从骑马回城,越走越快,心急如焚。

    降世军至少要守住孟津,否则的话,真是一败涂地,徐础想?#24187;?#30333;,降世军既与晋阳军结盟,为何不?#21050;?#26080;谓的计划交?#21073;?br />
    回?#33410;?#22478;时,才是下午,城里官民没什么特别反应,?#29616;?#22346;则已?#39029;?#19968;团,各方使者布满街道,到处打听消息,也不管与对方是敌是友、是熟是生。

    徐础进坊,黄师爷从门内探出头来,看他一眼,立刻又缩回去,不如昨日热情。

    徐础没走出几?#21073;?#20845;七人围?#20384;矗?#20105;着问道:“降世军大败,你得到消息了?”

    徐础不认识这些人,不做回答,挤过去往前走,江东来的王颠迎到近前,严肃地说:“别担心,徐公子可以随?#19968;?#21556;州。”

    徐础笑着拱手致谢,以示镇定。

    刚到住处门口,就有随从上前道:“郭先生请徐公子回来之后,去他那里一趟。”

    郭时风就住在隔壁不远,徐础立刻前往。

    沈聪带来的晋阳人更要慌乱些,站在庭院中小声议论,郭时风站在正厅门口,不与任何人交谈,见到徐础,向他招手。

    沈聪在厅里来回转圈,喃喃道:“大事坏了,大事坏了,我就知道降世军不成气候,父亲偏偏不肯听我的?#24050;裕?#22823;事坏了……”

    见到徐础,沈聪也没停下,继续转圈,嘀咕个不停,稍稍压低声音。

    郭时风没叫上沈聪,神情比平时都要严肃,直接道:“虞世子不住在?#29616;?#22346;,周刺史给他在府里安排住处,兰镛刚刚也搬过去,看来事情真的?#24187;睢!?br />
    “没?#34892;?#28040;息吗?”

    “消息不少,都是降世军在孟津大败……?#24811;?#26102;风将徐础拉到一边,“或是立刻动手,或是俯首归?#24120;?#21313;七公子要当机立断啊。”

    一边的沈?#29616;?#20110;停下脚?#21073;?#23545;“归顺”两字很?#34892;?#36259;。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