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七族
    (求订阅求月票。)

    六七千人,既是能打仗?#35851;?#20063;是能吃饭的嘴,单独每个人的饭量远远比不上唐为天,加在一起,却像是一座无底洞,扔进去多少粮食都填不满。

    徐础没有粮,兵荒马乱的时候,也没处购买,义军全靠着自带的干粮充饥,渴了就砸冰搓雪,每天早晚两次,头目们聚在一起,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军师,江东军那里真有余粮吧?”

    “?#23567;!?#24464;础每次都回答得斩钉截铁,心里其实一点数也没?#23567;?br />
    粮草是他最担心的问题,相比之下,冬衣、马匹、兵甲等等都在其次,一群饥肠辘辘的士兵,也根本无心打仗。

    江东义军停在汝水河边,依船建营,河面结了一层薄冰,早已不适宜航行,?#23665;?#19996;人必须靠着船才感觉踏实。

    船楼高耸,营地严整,远远望去,与正规官兵几乎无异,荆州来的义军不约而同地发出赞?#33606;?#23545;“徐军师”顿生几分?#27425;貳?br />
    “原地扎营。”徐础下令。

    “咱们不与江东人汇?#19979;穡俊?br />
    “主客有别,我?#28909;?#25171;声招呼,然后引见诸位头目,稍后再合营。”

    “合营可以等,这个粮食……我们可饿了一天肚子啦。大家说是兄弟,忍饥挨饿的时候可没见谁伸出援手……”

    义军虽然多是荆州人,但是并不归属一人,彼此间既互相依靠,也要互相提防,谁也不肯拿自己所剩无几的粮食接济他人。

    徐础笑道:“建灶生火,?#20219;?#24102;粮回?#30784;!?br />
    众头目欢呼,各自散开,叫上自己的部下,抢地扎营。

    徐础只带上不到十人,骑马缓?#21512;?#27743;东军营进发。

    张问璧一直跟在?#28216;?#20013;,这些天越看越不对劲儿,但是两颊的青肿刚刚消下去不久,从来不肯多嘴多舌。

    唐为天从对面跑来,他一个时辰前就已进营,向江东人宣告“吴国公主之子”率兵来会,在他之前,徐础?#21483;?#27966;出三位使者,带来的回话互相矛盾,一会是大喜过望,盼着徐础快些到来,一会是冷淡敷衍,对这支?#20384;?#30456;会的义军充满警惕。

    唐为天跑到徐础马前,抓住缰绳,说:“吴国人说了,只见公子一个人,其他人不能进营。”

    “那我就一个人进去好了。”

    徐础驱马要走,唐为天却拦在马前,抓住缰绳摇头道:“我瞧他们当中?#34892;?#20154;不安好心,公子还是别进去了。”

    徐础笑道:“我也算是江东人,有什么可怕的?”

    “哦,对了,他们自称吴国人,不愿听江东两个字。”

    徐础点下头,扭头向随从道:“在此稍等,没我的命令,不准乱动。”

    只用不到五天时间,徐础连?#26025;?#21313;几支义军,建立不少威望,随从虽是宁抱关派来的,对这位军师却极尊敬,齐声称是。

    “我跟公子一块进营。”唐为天想要保护主人。

    “不必,就这么几步路。”徐础拍马,独自向营地驰去。

    “公子小心,有事喊我!”唐为天大声叮嘱道。

    前往营地的是一条下坡路,徐础边走边想,营地选址不好,若有大队骑兵?#31216;?#32780;下,江东人怕是连上船都来不及。

    营地远看是一片,近?#30772;?#23454;是小营挨大营,差不多有二十座。

    最近的营地里驰出三骑,很快来到徐础面前,当先的王颠拱手笑道:“邺城一别,想不到会在这里与徐公子重逢。”

    “有缘不嫌天地宽,王兄无恙。”

    “我给徐公子引见一下,这位是吴国护国将军、尚书左丞?#20185;?#20262;,这位是吴国保国将军、西道大都督宋星裁。”

    徐础早已打听过,吴国原?#34892;臁?#29579;、孟、宋、?#20303;?#37040;、昌七姓大族,于是拱手道:“马上不得多礼,在下徐础,见过两位将军。”

    吴人讲究名位,故国尚未收复,各自的官衔却都不小。

    宋星裁是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笑道:“都是自?#21512;?#36215;的名头,算什么将军?”

    ?#20185;?#20262;四十几岁年?#20572;?#30456;貌儒雅,从见到徐础那一?#21776;穡?#30446;光就没离开过他,脸上一直带笑,也拱手道:“徐公子少年英雄,你一来,吴人有主了。”

    徐础爱听这种话,但是在弄清底细之前,不敢贸然接受,笑道:“在下江湖漂泊之人,思念母国,特来投奔,万望接纳,别无所求。”

    “咱们进营细聊。”王颠前头带路。

    进营的路上,?#20185;?#20262;仍时不时看徐础一眼,目光越发亲?#23567;?br />
    徐础忍不住问道:“孟将军……见过我吗?”

    ?#20185;准?#24537;收回目光,笑道:“徐公子莫怪,我见过令堂,乍见公子,不由得思想故人,多有无礼之处,万望海涵。”

    徐础早已决定要尽量利用“吴国公主之子”的身份,因此做好准备要频繁与他人谈起自己的母亲,不能再像从前那样?#32842;远裕?#20110;是道:“家慈早亡,没来得及向我讲述故土旧人的亲疏远近,不知孟将军于辈份上如何称呼?”

    ?#20185;?#20262;大喜,“不?#19994;保?#33509;论起来,我与公主以兄妹相称。”

    “那我要叫一声‘舅舅’了。”

    ?#20185;?#20262;更喜,一边的宋星裁笑道:“还是不论的好,真论的话,亲戚多到你头疼。”

    ?#20185;?#20262;道:“休要理他,他辈份小,要称你一声‘叔叔’。”

    “嘿,徐公子年纪?#20219;一?#23567;,怎么能做叔叔?”

    “咱们只序齿,不讲辈份,我与孟将军单论。”徐础感受到善意,于是同时讨好两人,但是终究没喊出舅舅两字。

    营地里很少有马匹,多是步兵,听说吴国公主的儿子到来,全都聚过来观看,徐础下马,拱手与众人相见,?#20185;?#20262;抢在王颠前面,不停地?#28216;?#35266;者中拽出某人向徐础介绍,好像真是他的“舅舅?#34180;?br />
    好不容?#20934;?#21040;船上,?#20185;?#20262;要大摆宴席,徐础道:“营外还有两万将士?#21364;?#19981;敢在此独饮。”

    徐础还是不大放?#27599;?#21482;将六七千人提升三倍而已。

    王颠比?#20384;?#38745;,先将无关?#35828;热?#20986;船舱,然后道:“徐公子说得对,接风洗尘不急于一时,先得解决眼下的事情。”

    三名吴将互相看了一眼,?#20185;?#20262;轻叹一声,“我来说吧。徐公子不是外人,我就不隐瞒了,吴军分为十九队,各有将领,我这里是其中一队,大?#23452;?#28982;都打着吴国的旗号,但是互不统属。”

    王颠插口道:“七族子弟率领的九队人还算团结,另外十队人才是麻烦,其头目原非我吴国高门大族,自称是吴军,却不肯接受七族的统领,反而要与我们平起平坐。”

    ?#20185;?#20262;道:“非常时期,就不讲究这些了。老实说,我们这十九?#28216;?#20891;,是被官兵撵到这里来的……”

    宋星?#38376;?#26696;而起,“孟将军?#25105;?#38271;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七族子弟奋臂一呼,吴国士民响应,旬?#24405;?#32858;兵十万,与官兵连接数十场,虽有败绩,也有胜场。江东官兵缩在城内不?#39029;?#26469;,咱们才乘船西进,乃是要攻破东都为吴?#26102;?#20167;,然后挟余威平定吴国。”

    ?#20185;?#20262;嘿嘿笑道:“这样说也行,总之吴国将士都在这里,不攻下东都,是没法回去的。”

    徐础一听就明白,估计唐为天所说的“不安好心?#26412;?#26159;另外十营将士,他们干脆没有现身,于是笑道:“西进东还,果是妙计,不知是哪位想出来的?”

    ?#20185;?#20262;道:“主要是宋将军的主意,大家一商量,全都同意。”

    宋星裁冷笑道:“在吴国的时候全都同意,到了这里,却全都埋怨我一个人。兵贵神速,大军困于此处,不敢再进一?#21073;?#26085;日消耗粮草,反而说我的主意不好,真是……哼哼。”

    王颠道:“少说几句吧,据说降世军、晋阳军已经与官兵交?#21073;?#21681;们再观望几日,择机参战。”

    宋星裁越说越怒,“等消息传到这里,要么是北人大胜,要么是官兵平乱,哪还轮得到吴军参?#21073;?#23506;冬已至,再这样下去,吴国将士一仗?#21019;潁?#20808;要?#20056;?#19968;半。”

    ?#20185;子?#29579;颠软言相慰,宋星裁总算消气,向徐础道:“让徐公子见笑了,吴军不复当年之勇。”

    徐础道:“我观吴军营地,井井有条,十九营相连,总得有人分派位置吧?”

    徐础已在心里做出判断,这三人都不是吴军“首领?#34180;?br />
    三人又互相看看,还是?#20185;?#20262;开口,“大家的确推举了一位‘吴皇’。”

    宋星裁又露怒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徐姓人,自称是吴皇之孙,七姓子弟没人?#31995;茫?#21313;营小姓却愿意奉他为主,称为吴皇。我们暂且接受,可没当他真是吴?#21097;?#31561;到以后收?#27425;?#22269;,必须?#19994;?#30495;正的?#39318;?#30343;孙。”

    徐姓原是七族之首,吴国破灭时,遭到大批杀?#33606;?#20960;乎被连根拔除,吴人虽然?#36234;?#19971;族挂在嘴上,其实当中很少徐姓人。

    徐础起身,“承蒙三位当我是吴国人,徐某不才,?#36214;?#19968;计,或可化解僵局。”

    “徐公子请说,我们正需要有人指点。”?#20185;?#20262;道。

    “离此不远就是汝南城,三位可召集七族九营攻城,夺城而居,先声夺人,然后再召另外十营,来则折之,不来则驱之,此后吴军可成一体。群雄围攻东都时,汝南之战也算是吴军起始之役。”

    三人面面相觑,宋星裁道:“徐公子以为我们不想夺取汝南城吗?早就派兵试过了,折损几百人,连块墙砖都没带回?#30784;?#32769;实说,我们吴军不太?#36152;?#25915;城。”

    王颠也道:“小姓十营兵力更多,七族九营要差一些。”

    “请给我一个实数,九营究竟有多少人?”

    “实数只有九千多人,其中还有将近三成?#20808;酢!泵仙?#20262;回道。

    宋星裁瞪大眼睛,想不到?#20185;?#20262;真给实数。

    徐础笑道:“实不相瞒,我带来的荆州义军也只有七千人,但是够了,两军合一,明日可拿下汝南城!”

    徐础一路上说过不少大话,数这一次取得的效果最好。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