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百姓
    (求订阅求月票。)

    鲍敦说喊人就喊人,完全不给假钦差讨价还价的机会。

    公堂外面的健卒多是鲍氏族人,听到叫喊立刻大声回应,拔刀冲?#20384;?#25758;门,门内的宋星裁?#28909;?#25340;命?#27815;?#38376;户,可是外面刀枪齐下,木门坚持不多久。

    徐础?#35009;渙系?#40077;敦竟会如此刚直,但他见识过宁抱关?#28909;?#30340;手段,知道这不是只需动嘴的时候,从一名随从手里抢过来腰刀,架在鲍敦脖子上,厉声道:“?#28909;?#19977;爷不识好歹,休怪在下无礼,一刀砍杀你,然后与你的部下同归于尽,满城百姓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徐础不愿拿城中百姓当“人质?#20445;?#21487;这时候由不得他心善。

    徐础长得文弱,说是钦差,十分令人信服,若是动刀,却镇不住鲍敦这样的人。

    鲍敦怒目圆睁,拳头紧握,看样子真要拼死一搏。

    徐础寸步不让,右手持刀,左手按在刀背上,完全不想鲍敦若是?#20849;?#26381;气,下一步该怎么办。

    两人相持不下,惹恼了旁边的唐为天,他?#20449;?#20992;,不怎么会用,一怒之下,更是将兵器忘在脑后,抓起附近的一把椅子,倒转过来,握住两只椅子腿,直接撕成两半,喝道:“都让开,让我杀了这个?#19968;錚?#24102;你们冲出去,?#27492;?#25954;拦我?”

    椅子沉重,普通人拿起来容易,裂椅像撕纸一样轻松,却需要多几分力气,唐为天瘦瘦小小,尤其难得。

    鲍敦斜眼看向唐为天,再看徐础,终于开口道:“收起刀,咱们可以再谈。”

    徐础第一次体会到血脉贲张,当初刺杀万物帝时?#35009;揮姓?#26679;的感觉,?#24515;?#20040;一瞬间,他甚至没办法收回刀,气血一股股上涌,就是想将刀刃狠狠按下去……

    他还是收回刀,拎在手中,向门口众?#35828;潰骸?#35753;他们进来。”

    宋星裁?#28909;?#24050;然支撑不住,听到命令,立刻后撤,围住徐础与鲍敦。

    大门哄然敞开,鲍氏族兵冲进来。

    鲍敦喝道:“出去。”

    众族兵愣在当场,可是看堂内情形不对,没人上前,?#35009;?#20154;退出。

    鲍敦道:“钦差大人的手下演示一下自己的力气,咱们都比不上……全都退下。”

    虽然看到唐为天手持两根椅子腿,鲍氏族兵依然不信,但是不?#19994;?#38754;违命,不情愿?#36189;?#20986;。

    徐础也道:“你们也退下,我与鲍公单独交谈。”

    徐础是个文弱书生,鲍敦却是年轻时练过武的胖汉,强弱一目了然,宋星裁马上道:“徐公子不可托大……”

    徐础将刀还给原主,“鲍公乃是长者,?#26376;?#22478;百姓为重,断非莽撞之?#21073;?#20320;们不必担心。”

    鲍敦也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鲍某不做背后捅刀的小人之举。”

    鲍敦还是小小地嘲讽了一下假钦差。

    宋星裁?#28909;?#36864;出,守在门外,与鲍氏族兵对峙。

    唐为天最后一个离去,扔下椅子腿,向鲍敦道:“徐公子若受一点委屈,?#38054;?#26885;子就是你的下场。”

    鲍敦笑道:“不敢。”

    大门破败,勉强还能关上,徐础拱手道:“刚才多有得罪,请鲍公海涵。”

    “阁下究竟是何人?”

    “实不相瞒,在下姓徐名础,原?#31456;ィ?#26159;大将军楼温的第十七子……”

    ?#25353;?#26432;皇帝的那一位?”

    “正是在下。”

    鲍敦色变,伸手摸下脖子上被刀刃架过的地?#21073;?#20877;不怀疑这名文弱书生动手的意图,恍然间觉得自己刚刚从鬼门关走过一遭,拱手道:“失敬,失?#30784;!?br />
    “匹夫之勇,杀得了昏暴之君,却救不得天下苍生,比不得鲍公挺身而出,保护一方百姓。”

    奉承话人人爱听,尤其是说这话的人身份特殊,鲍敦神情?#21482;汉图?#20998;,“愧不?#19994;薄?#24464;公?#28216;?#35841;而来敝郡?”

    ?#25300;?#25105;自己。”

    鲍敦又是一愣。

    “乱世因我而起,亦要因我而终,天下若不得太?#21073;?#22312;下心中不安,因此不揣浅陋,欲效鲍公,奋起一呼。鲍公能救一城百姓,为何不愿救天下人?”

    徐础突破心中一道厚重的障碍,?#20040;?#39550;者的身份给自己增光添彩。

    鲍敦重新打量徐础,迟疑地说:“你要造反,自己称帝?”

    “有何不可?”

    鲍敦笑而不语。

    徐础继续道:“我从并州而来,一路上见遍南?#27604;?#38596;,人人称王,个个有?#35782;?#22825;下之野心,可是皆以天下为珍宝,若不能得之,宁愿毁之,视百姓为牲畜,驱之负重,不堪者或杀或逐。我见不惯这?#36136;攏?#25165;生出此心,要自己称王。”

    “你能保护百姓?”

    ?#25300;狻?#33606;两地义军联合,城外大军已有数万,我若不在意百姓生死,?#36824;?#19979;令攻城,何必亲冒奇险,进城来见鲍公?”

    话说得太大,徐础心中略有惴惴,可是仔细一想,自己的确做不出驱赶无辜百姓当?#30830;?#36825;?#36136;?#24773;,更不会随意屠城,刚才鲍敦若是再坚持,他很可能下不了手,并非不敢杀人,而是不愿满城百姓无主。

    这么一想,徐础再无犹疑,真当自己是苍生的拯救者,恳切地说:“不说现在,鲍公以为汝南百姓在天成朝治下过得好吗?”

    鲍敦重叹一声,“荷政喝血,贪官吸髓,哪里的百姓不是苟延残喘?所以我才弃商务农,令族人学武习文,就是知道这样的朝廷维持不了太久,早晚会天下大乱。”

    “天下已然大乱,鲍公何必仍然留恋朝廷?”

    “不是我留恋朝廷,实在是……徐公子刚才也说了,群雄蜂起,却没听?#30340;?#20010;以百姓为先。”

    “与其求人,不如求己。东都已被义军包围,随时可下,群雄争先,我带兵绕路来访汝南,就是听闻鲍公名声,深觉是同道中人,特来投奔。”

    徐础深揖一躬,鲍敦急忙扶起,连称“不?#19994;薄薄?br />
    大话说过之后,谎话也就不那么难?#20113;?#40831;了,徐础又道:“所谓称王称帝,?#30340;?#22312;下不得已之举,在下年幼无知,其实不敢与长者相争。鲍公若有平定天下之?#33606;?#22312;下愿立刻奉鲍公为主,从此断绝痴心妄想。”

    鲍敦吓了一跳,双手连摆,“我可没那个野心,祖上更没积下这么深厚的德望,徐公子名门之后,又有诛杀暴君之名,你若称王,我愿追随。”

    徐础再?#33606;?#33021;得鲍公相助,如虎添翼,徐某幸甚,百姓幸甚。”

    ?#25300;?#26377;一条,?#19994;?#25552;前说清楚。”

    “鲍公但讲无妨。”

    “徐公子以天下百姓为名,拉我入伙,我同意,若是有一天徐公子也与其他人一样,拿百姓当牲畜对待,抱歉,我不能赞同,更不能当帮?#20303;!?br />
    “日月明鉴,我徐础若因一己之私而凌压百姓,甘愿死于鲍公?#26029;隆!?br />
    鲍敦忙道:“徐公子不必发此毒誓,真?#24515;?#19968;天,大不了我离开你就是,既奉你为主,我绝不做弑主之事。”

    “我若昏暴,天下人?#35828;?#32780;诛之,何况鲍公?”

    鲍敦想起徐础的刺驾之举,哈哈笑道:“我也是走过江湖的人,自信还有几分眼力,观徐公子面相,绝非昏暴之人。”

    “鲍公愿举义旗?”

    即便到了这种时候,鲍敦仍然想了一会,“等来?#28909;ィ?#27809;等到朝廷援兵,却等到徐公子,想必这是天意——请徐公子受我一拜。”

    鲍敦双膝着地,徐础马?#25103;?#36215;,“称王、称帝都是以后的事情,鲍公若不嫌在下年幼,你我以兄弟相称,请让?#39029;?#19968;声‘鲍大哥’。”

    “徐?#31995;堋!?br />
    两人同时大笑,携手出门。

    外面的两伙人还在对峙,忽见堂内两人满面春风地现身,都很意外。

    鲍敦向族兵道:“去将十二位校尉请来,我有话要说。”

    徐础示意宋星裁?#28909;?#25910;起兵器,向鲍敦道:“兄长既是主人,请为?#20995;小!?br />
    这是此行最大的冒险,鲍敦此时若是回到自己人中间,一声令下,徐础?#28909;?#26029;无生路。

    鲍敦稍作观察,见徐础?#38054;?#24515;,迈步走到族兵中间,催促道:“?#20849;?#24555;去请人?”

    徐础心中松了口气,脸上仍然镇定自若,宋星裁?#28909;?#21017;是大大地松了口气,对徐础顿生几分敬佩。

    十二名校尉?#36136;?#21508;段城?#21073;?#37117;是鲍敦临时任命,闻令立至,而且都带着兵卒,很快将庭院挤满,后到者只能停在街道上。

    鲍敦向众人大声说:“朝廷无道,官逼?#31353;矗?#27741;南小城,早被朝廷弃之如敝屣,鲍某挺身,?#19994;?#35832;位力助,得以保城?#35009;瘛?#28982;则孤木难支,以区区一城对抗四方义军,终非长久之计。徐公子乃名门之后,敢为天下诛暴君,愿为百姓举义旗,鲍某决定归属徐公子麾下,诸位愿从者留下,不愿从者,随意出城,我不阻拦。”

    城中守卫极少官兵,都是鲍敦?#24515;?#30340;乡勇,对他言听计众,心中虽然诧异他的转变,却无人公开反对,同声道:“愿从鲍三爷,同归徐公子。”

    徐础收服汝南城,?#34892;?#22810;事要做,第一件就是?#28909;?#22478;外的义军退下。

    鲍敦私下道:“非我不愿接纳义军,实在是城池狭小,无处容纳,请义军在外面扎营,粮草皆由城中供应。”

    徐础也不想让义军立刻进城,为表示信任,他单骑出城,与吴军汇合。

    王颠、?#20185;?#20262;?#28909;?#26089;已不?#22836;常?#35265;到徐础,确?#20808;?#21335;城已?#25285;?#26080;不大喜,听说不能进城才稍稍失望。

    吴军刚刚扎营,徐础正要再回城中,远处又来一支大军,派人过来通信,原来小姓十营一直跟在后面,听说汝南城已?#25285;?#21152;速跑来。

    不等通报,几名小姓头目闯进营来,见到徐础,先是打量,然后同时上前拜见,礼数甚恭,神情却不怎么拿他当回事。

    一名头目望向城?#21073;?#22823;声道:“?#28909;?#26159;徐公子拿下汝南城,老规矩,你分大头,我们?#36136;?#19979;的,?#35009;?#26102;候进城啊?”

    “不进城,吴军都要驻扎在城外,汝南既已投?#25285;裁?#26377;分配之说。”

    小姓头目?#25104;?#30342;变,看向王颠与?#20185;住?br />
    “这件事徐公子说的算。”?#20185;?#20262;道。

    几名头目冷笑,转身就走,王颠道:“徐公子得想个办法,十营人多势众,现在打起来,咱们可不是对手。”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