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杀与不杀
    (求订阅求月票。)

    翻江龙原是江上的一名大盗,统领数十条船、上千号人,半年前,义军派人邀他入伙,翻江龙拍案而起,说:“狗屁朝廷将百姓欺压得半死不活,咱们抢谁去?造反,造反,我自己要当大将军,收租收税?#26432;?#25250;劫舒服多啦!”

    他从附近的小渔村?#22995;?#26469;一名少年,立为吴王,原因极其简单,“你是?#38386;?#22836;的儿子,为什么比你的哥哥们都要白?显然不是亲儿子,也不是渔民的种,是吴太子送到民间的遗孤吧?”

    可这位吴王大概是在民间沉浸得久了,承受不住自己的尊贵身份,胆子奇小,一受到惊吓脸色就更加苍白,双膝颤抖,说话含含糊糊,令见者摇头。

    翻江龙不在意,经常在酒桌?#19979;ё派?#24180;的肩膀,讲述自己的功劳,“我发现你、?#30423;?#20320;、保护你,?#38405;?#20204;徐家有再造之恩,你得?#20146;?#36825;份恩情,好好孝敬我,当我是你的亲爹,虽然我不姓徐——娘的,我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没准真是吴皇的儿子——总之咱们以父子论,听到没,乖儿子?”

    少年每次都卑微地点头,不敢说一个不字。

    被神棒指为虚假,跪地放弃王号之后,少年感到前所?#20174;?#30340;轻松,哪怕是只当一名小兵,甚至军中仆役,他也心?#26159;?#24895;。

    翻江龙心不甘、情不愿,?#31508;?#27809;敢吱声,常年在水上讨生活,他也与其他人一样,对鬼神之事颇为敬畏,真觉得那根棍棒拥有强大的法力。

    事后,他越想越不对,“我们该不是上?#31508;?#39575;了吧?”

    徐础连夜拉拢各方将领的时候,翻江龙?#19994;?#23567;姓头目中最受拥戴的千斤秤,直截了当地说:“明天我们推举秤大哥,唯有一点,那个什么徐公子,不能留。”

    千斤秤人缘好,因为他脸上经常带笑,无论何种状况,无论面对什么人,他都能笑得出来,“我哪配当大都?#21073;?#20877;说徐公子看上去是个聪明人,或许能给咱们带来?#20040;Α!?br />
    “屁,他占据城池,甚至不肯让咱们进城劫掠一番,只送来几口袋陈粮,打发叫化子吗?造反而不能劫掠,还有什么劲?不如回?#19994;?#27700;贼去。”

    千斤秤已经与?#20185;?#20262;私下定约,但是心中仍左右摇摆,于是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徐公子毕竟不是在咱们江东长大,心事与咱们未必相同……”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19968;?#30475;人,姓徐的一看就是那种贵家公子,跟咱们这些穷人?#39029;?#36523;的好汉不是一条心,早晚会将咱们论斤卖掉。”

    “嗯,得叫上金?#35835;酰?#24517;须有他,这事?#25293;?#25104;。”

    “有秤大哥这句话就够了。”

    金?#35835;?#27491;在帐中痛饮,他是个暴脾气,用不着怎么劝说,稍一受激?#25512;?#36523;拔刀,将面前的酒桌砍成两截,“砍他个龟儿子,莫说外孙,就算是吴?#26159;?#23385;子,也不能拿老子当龟儿子!”

    汝南城里,天光放亮,鲍敦带着三十名最得信任的亲兵来见徐础,人人配有腰刀,怀里?#20849;?#30528;短刃,一切为贴身肉搏准备。

    “吴军诸将若是一致推举徐公子便罢,若有人支支吾吾,徐公子休费口舌,先杀?#29238;?#31435;威。”

    鲍敦从前也不是?#30475;?#30340;商人,走南闯?#31508;保?#19987;爱结交各地豪侠,对家乡百姓,他会三思而后行,对外面的人,他的行事风格与豪侠无异。

    ?#26696;?#24403;机立断的时候,我不会犹豫,唯请鲍公到时听我命令。”

    “徐公子一声令下,?#19994;?#33258;当奋不顾身。”

    唐为天不擅兵器,却找来两口刀,双?#25351;?#19968;口,横眉立目地插口道:“我动手的时候,你们躲着点,除了徐公子,我眼里看不到别人。”

    鲍敦大笑,徐础向唐为天道:“你不会用刀,替我收好神棒,我让你敲谁,你就敲谁。”

    唐为天扔下刀,双手接过棍棒,莫名地显出几分敬畏,“真是奇怪,我好像真觉得棍子里?#34892;?#27861;力,比一般的棍子沉多啦。”

    徐础带人出城,先与七族子弟汇合,然后召来荆州诸豪,小姓头目派人过来,不?#38468;?#36825;边的营地,要在两营中间聚会。

    双方各自出营,?#23545;?#22320;估计对方人数,谁也不想待会吃亏,小姓头目原本要多一些,七族有荆州和鲍氏相助,数量上立刻超出不少。

    小姓头目临时叫来一群兵卒,非要多出三五人不可。

    双方走近,个个面带笑容,拱?#31181;?#24847;,要多热情有多热情,虽已入冬,却赶上一个难得的大晴天,万里无云,阳光照得人身上暖烘烘的,却照不清人心中的鬼胎。

    徐础已经想好每一步计划,以应对各种情况,结果对方做出的第一件事就让他意外,进而愤怒。

    金?#35835;?#26159;个大红脸,宿醉尚未全醒,脸色更红,不等双方行礼完毕,径直走到徐础面前,将一个包袱递过来,大声道:“徐公子,送你的礼物,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多礼。”徐础没接包袱。

    金?#35835;?#26159;个急性子,打开包袱,将里面的东西扔在地上,“不多不多,这份礼物只能送给你。”

    包袱里竟是一颗头颅,掉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

    众人大惊,小姓头目多不知情,惊呼出声。

    头颅停下,正好面朝徐础,赫然是昨天让出王号的少年,脸色依旧苍白,只是再不会颤抖。

    徐础心中惊骇难以言喻,不由自主要向后退,被他身后?#35851;?#25958;轻轻一推,反而迈出一?#21073;?#30005;光火石间,由惊转怒,厉声道:“刘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金?#35835;?#24050;经握紧刀柄,目光紧盯徐础,就等对方表现出惊恐不安,立刻动手,这是他们的计划:徐础曾令假吴王当众露怯,他们也要让徐础吓得面无人色。

    可他失望了,却不服气,依然握着刀柄,怒目圆睁,“你说他是假冒的,我特意砍掉他的脑袋,送给你当礼物,怎么,反而有错吗?”

    翻江龙帮腔道:“这个小子骗了我们多半年,杀他也是应该,徐公子觉得不?#26376;穡俊?br />
    在徐础预料的诸多意外发中,唯独没有现在的场景,小姓头目的这一招虽然鲁莽,却的确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若是接受“礼物?#20445;?#23601;要为“吴王”之死负责,若是不接受,则会得罪金?#35835;酰?#36827;而惹恼所有小姓头目。

    鲍敦?#28909;?#23601;站在身后,随时可以拔刀,偏偏现在不是时候,现在动手,会演变成火并,小姓十营不是?#25569;剑?#23601;是逃跑,都不是他想看到的结局。

    ?#20185;?#20262;站出来,“金?#35835;酰?#20320;这是……”

    徐础不能让别人替自己出头,向?#20185;?#20262;摆下手,阻止他再说下去,迈出几?#21073;?#25447;起地上的头颅,血迹未干,沾到手上他也不管,原地慢慢地转了一圈,让双方的人都看到头颅。

    这回轮到金?#35835;?#24847;外了,握着刀柄,?#25105;?#19981;是,松也不是,目光看向翻江龙求助。

    翻江龙使眼色,示意立刻动手。

    金?#35835;?#26159;个火爆脾气,这?#27604;?#22810;个心眼儿,徐础表现镇定,人望未失,可能还要增添几分,杀他会给自己惹麻?#24120;?#20110;是开口道:“杀已经杀了,脑袋按回去,他?#19981;?#19981;了,你想怎地?”

    徐础与他手中的头颅共同面朝金?#35835;酰?#25105;请刘将军向吴王之首磕头请罪。”

    “笑话,我才不会向一颗死人脑袋磕头,何况是你说的,这人不是吴?#39318;?#23385;,是个假冒的,算什么吴王?”

    翻江龙不能总让金?#35835;?#20154;一人说话,在旁边插口道:“徐公子曾经刺杀真皇帝,就不许我们杀个假吴王?”

    “对,你杀真皇帝,我杀假吴王,咱们哥俩彼此彼此,谁也别指责谁。”金?#35835;?#25402;直脖子,莫说下跪,就是低下头,他也不肯。

    徐础缓缓道:“我的确杀了真皇帝,万物帝以天下为一己私物,征敛无止,残暴百姓,诸位皆受其害,请问有谁受过吴王之苦?”

    吴王胆小,跟头目们大声说?#21543;?#19988;不敢,没有任何人受过他凌辱。

    “假冒吴?#39318;?#23385;,令?#19994;让尚擼?#36825;就是苦。”翻江龙必须开口,金?#35835;?#20250;用刀,斗嘴却不?#23567;?br />
    徐础不理他,只盯着金?#35835;酰?#32487;续道:“万物帝正值壮年,力大如牛,能在马上舞槊,百人难敌,吴王可敌几人?”

    徐础行刺?#20445;?#19975;物帝已经受伤,没有还手之力,对这一点事实,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呃……骗人就是不对。”金?#35835;?#26080;言以对,只能抓住这一句。

    徐础上前逼近一?#21073;?#37329;?#35835;?#21518;退一?#21073;?#24515;中恼怒,想要拔刀,一瞥眼,看到身边的小姓头目除了翻江龙,似乎都不支持他,?#20998;?#31435;泄,又退一步。

    “我乃吴国公主之子,吴皇外孙,从记事起,心中就不曾奉天成皇帝为君,杀他一为报灭国、杀母之仇,二为天下百姓除一暴君,虽有?#26412;?#32773;之名,至今无憾。昨日之前,刘将军可曾真心奉吴王为主?与吴王可有私仇?杀他之?#20445;?#21487;有一丝悔意?”

    临死前,吴王百般哀求,金?#35835;醯笔?#19981;以为然,这时被问得没有退路,多少?#34892;?#21518;悔,可他不会当众认错,反而更加强横,?#30333;?#20043;,许你杀皇帝,就许我杀吴王!”

    徐础说得的已经够多了,昂然道:“吴王虽假,人却无?#36857;?#26432;之者不祥,既无悔意,罪加一等。神棒何在?”

    “来了!”唐为天早已准备好,双手握棒,将要攻击。

    鲍敦将这句话?#28216;?#21629;令,向手下使眼色,准备拔刀。

    金?#35835;?#32456;于醒悟过来,在拔刀反抗和跪下磕头之间来回衡量,突然一指翻江龙,“是他……”

    翻江龙就站在他旁边,拔?#35835;?#25413;三下,喝道:“吴王只要当过一天,?#19994;?#20063;该效忠,金?#35835;?#34892;此不义之事,人?#35828;?#32780;诛之!”

    金?#35835;?#22823;骇,一生自恃勇?#20572;?#27809;想到竟会死在好友?#26029;隆?br />
    翻江龙放下滴血的刀,?#36865;?#36330;下,向吴王头颅,也是向徐础磕头,千斤秤以下,所有小姓头目,也都跪地磕头。

    徐础斜眼看向鲍敦,心中生出一瞬间的犹疑:对翻江龙该杀还是不该杀?

    他正要开口,小姓营地里突然跑来一群人,并?#25250;?#25937;头目,大呼道:“官兵杀来啦!”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