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翁婿
    (求订阅求月票)

    兰夫人拒绝逃走,向儿子楼硬说:“十七最爱虚张声势,他亲自进城,正说明城外贼兵没有多少,他们攻不进来。”

    楼硬没有母亲这份信心,带着早已装好的财物以及哭哭啼啼的妻妾,迅速逃出东都。

    兰夫人只算对一半,贼兵虽?#24187;?#26377;多少,东都人却早已失去守城的信心,大批逃亡,弃城而去。

    听说吴王率兵入城,兰夫人微微叹息,照常治家,不?#24066;?#22900;婢稍?#34892;?#24608;,其实也没剩下多少奴婢,偌大的府里,经常安静得像是一座?#29031;?br />
    降世王派人?#21019;?#23558;军府的时候,只想征用这座宅院,没?#31995;?#20027;人尚在,将领对吴王颇?#23138;?#24847;,听说这位?#25103;?#20154;乃是吴王嫡母,态度十分?#25512;?br />
    兰夫人与他聊了一阵,欣然同意在府内举办婚礼,“新娘子以后就是我楼家的儿媳了。”

    薛六?#23383;?#26032;派人去请诸王,这回大家都变得有空,而且身体健康,纷纷表?#20928;?#26469;,甚至提前派人前往大将军府又送一份贺礼,借机查看情况,以免落入陷阱。

    薛六甲将徐础留在大殿里,感慨万千,讲述创业之难与夫妻情深——黄铁娘就站在旁边听着,偶尔哼一声,脸上神情却显得很高兴——甚至让吴王轻触神棒。

    “挨过它打的人无数,用手摸过的没有几个。吴王是我的女婿,今后咱们是一家人,可以分享神力。你感觉到了吗?凡人初次触摸神棒,手指会略微发麻,很正常,这是弥勒佛祖在查看你的人心。”

    一般人纵使开始无感,被降世王说几句,心里?#19981;?#26377;点发麻,徐础点点头,“还好,我感觉……好像很亲?#23567;!?br />
    “哈哈,女婿心地纯净,佛祖也?#19981;?#20320;。”

    新娘子薛金摇走进来,毫无避讳之意,也不看父亲和“丈夫”,径直来到母亲面前,“这身不合?#21097;?#25105;要换。”

    薛金摇穿着一身红裙,平增几分艳丽,脸上却无半点喜色,好像是?#40644;?#20986;嫁。

    “哪不合?#21097;?#36825;不挺好吗?”黄铁娘喝道。

    “穿在身上心里烦躁。”

    “嫁人的时候都这样,过一阵就好了。”

    “不行,我要换。”

    黄铁娘?#38376;?#20799;没办法,只得道:“行,咱家现在不缺衣物,我带你去挑,看?#24515;?#20214;穿哪件。”

    母女二人出殿,薛六甲点头道:“若是玩乐,当然要找美人,若是娶妻,就要取这样的。”

    “嗯。”徐础应道。

    “我这位婆娘虽然凶些,但是能守家,能生儿,危?#31508;?#21051;还能?#20219;?#19968;命,喜怒全在脸上,虽说爱吃醋,但也没到踢倒醋坛子的地?#20581;!?br />
    “?#25512;?#33391;母。”

    “对,?#25512;?#33391;母。我这个女儿年纪最小,?#27815;?#20687;其母,今后必是吴王的贤内助。唉,金摇一直留在身边,突然将她嫁人,?#19968;?#30495;?#34892;?#19981;舍。”

    “成?#23383;?#21518;,我与新妇不会离祖王太远。”

    “这时候?#20849;桓目?#21527;?”

    “?#21202;?#22823;人。”

    “哈哈。”附近没人,薛六甲仍不放心,带?#25490;?#23167;走出几?#21073;?#23567;声道:“?#28909;?#26159;一家人,就说一家人的话。诸王是不是将军队都交给了吴王?”

    “一些,不是全部。”

    “嘿,外无?#24247;校?#20869;无骚乱,诸王合兵是要对付?#37326;桑俊?br />
    “?#21202;上?#22810;了,东都士民虽然逃亡不少,?#20801;?#25968;十万人,若是受到煽动,将成大祸,诸王合兵,乃是防备万一。”

    “女婿还没当我?#20146;?#23478;人。那我先说实话吧,我已经向城外降世军传达密令,三日之内我若不出城,他们就会强攻东都,四面围攻。诸王及其将士的家人都在我手上,说不得,只好让他们打头阵。”

    “祖王若行此招,诸王手下将士必然无法动手,只能开门纳兵。”徐础?#35851;?#31216;呼。

    薛六甲笑了笑,“但我不想这?#37259;觶?#26082;破坏我与诸王的交情,又让降世军分裂,非我所愿。所以?#19968;岬热?#22825;,诸王若肯真心奉我为主,大家一同打天下、分天下,我就不计前嫌。”

    “祖王这些话何不直接说给诸王?”

    “他们不信。?#39029;?#35748;,酒桌上我说了一些过分的话,吓坏了晋王,可我这人就是这样,口无遮拦,没有坏心,宁暴儿与甘招可以作证。”

    薛六甲拉?#25490;?#23167;又走出几?#21073;?#36731;叹一声,看着远处的卫兵,更小声地说:“降世军无人。”

    “降世军兵多将广,怎会无人?”

    “没有可用之人,我这些亲戚,一个比一个蠢笨,打仗不行,?#25318;?#25343;手,谋略半点没有,算计自己人时倒是花样百出。还有我?#20999;?#20799;子,不是太小,就是太笨,没一个能有出息。老实说,我现在真是急啊。”

    “来日方长,待王子长大,总有出类拔萃者。”

    “出类拔萃不够,得是人中龙凤,像吴王这样。”

    “祖王真是太高看我了。”徐础笑道。

    “不高,不高。”薛六甲递来神棒,示意女婿再摸一次,“我是弥勒弟子,功成之后,要上天与师尊重聚,留在人间的无非是一具躯壳。在我走之前,得将天下交?#25032;?#19968;位可信之人。”

    徐础收回手,“无论祖王的?#27597;?#20799;子继位,我与诸王都会全?#27597;?#20304;。”

    薛六甲笑着摇头,“我说过了,?#20999;?#20799;子一个也不?#23567;?#21556;王才是我选中的人,所以将最小的女儿嫁给你,要与你成为一家人。不止如此,?#19968;?#35201;收你做?#38477;埽?#23558;弥勒佛祖的密法尽数传授给你。”

    “祖王……”

    “你不愿意?”

    “怎会不愿?只是无功受赏,心中有愧。”

    “东都是你夺下来的,宁暴儿?#25318;Γ?#25105;看得清清楚楚。今晚的婚宴上,我要将?#34987;?#28781;帝棒当众传给你,从今以后,咱们翁婿二人共掌降世军!”

    “祖王……”徐础显出几分激动。

    “怎么又叫回来了?”

    “?#21202;?#22914;此看重,小婿不知如何报答。”

    “好好待我的女儿,以后照顾一下我?#20999;?#19981;成器的儿子,就是对我最大?#35851;?#31572;。”薛六甲笑容满面,真像是放下心中一件大事。

    徐础必须说点什么,“我也说实话吧,诸王的确要合力对?#23545;勒桑?#20182;们将军队调到西城,归我掌管,可是各有将领,对我阳奉阴违,人数虽多,其实不堪一用。所以我才趁岳母进城之机,孤身入宫,查看?#21202;?#34394;?#24608;!?br />
    “哈哈,这才像一家人嘛。其实我也不想让城外的降世军攻城,他们就是一?#21644;?#21290;,进城就要洗劫,东都是咱们家的产业,我可舍不得让他们祸害。”

    “刀兵相见乃是下下之策,我有办法劝诸王离开东都,让?#21202;啥勒?#20840;城……”

    “我与贤婿共占。”薛六甲笑道。

    “是,我辅佐?#21202;傘?#34560;王早有前往益州之意,可以?#28909;?#20182;走,以破诸王联合。?#21644;?#20853;弱,入城之后一直深不自安,与我又有多年交情,?#19968;?#21149;他速去淮州立足,莫为他人作嫁衣。宁王、晋王野心颇大,但是彼此忌惮,稍一挑拨,必生内乱,一个去江东,一个回并州。东都至此无?#19988;印!?br />
    “我就说我没?#21019;?#20154;。”薛六甲大喜,“此计需早?#23567;!?br />
    “三日之内。”

    ?#25300;业?#36132;婿的好消息。唉,这两天我快烦死了,东都之大、皇宫之美,我都没机会领略,等贤婿撵走诸王,你替我掌管降世军几天,让我和你岳母休息一下,尤其是城外?#20999;?#22303;匪,你得狠狠管教。”

    “没有?#21202;?#25351;点,我可担当不起如此重任。”

    “你是我的女婿,没人敢欺负你,真有事,用我的?#34987;?#28781;帝棒横扫过去,谁敢不服?”

    翁婿谈论甚欢,大殿里的卫兵真以为他们已成为一家人,待吴王再走到近前时,都向他笑,热情许多。

    薛六?#35013;?#20010;介绍,都是远近亲戚,哪?#29575;?#20960;十年没有来往,也能拐弯抹角攀亲。

    天色将?#25285;?#24464;础前往大将军府?#24613;?#25104;亲,薛六甲仍不放心,派出百名卫兵跟随。

    徐础做的第一件?#29575;?#21435;拜见兰夫人。

    兰夫人站在后院门口,亲自相迎,徐础快行来到近前,拱手道:“不肖儿惊扰兰夫人,特来请罪。”

    兰夫人微笑道:“吴王多虑,既已改姓,认宗徐氏,何来不肖之说?”

    “征用尊府,非我本意。”

    “我明白。”兰夫人望一眼远处乱蹿?#35851;?#21330;,“吴王大喜之日,红色?#29575;?#19981;会少。”

    “兰夫人似有病容,该?#26412;?#20859;,今晚喜宴,就不?#24230;?#20102;。”

    兰夫?#35828;?#22836;,“有劳吴王关心,喜宴我不参加,略备薄礼,请笑纳。”

    身边的婆子送上一只锦盒,打开盖子,露出里面的一支金凤?#21361;?#19978;面缀满宝石。

    “这是令堂留下的遗物,送与吴王,也算物归原主。”

    徐础没有推脱,接过锦盒,告退离去。

    薛家的成群亲戚迎?#20384;矗?#25293;打吴王的肩膀,一个赛一个热情。

    诸王的人提前?#31995;剑?#24635;数不能比降世王的人少,场面?#34892;?#28151;乱,徐础捧着锦盒,不肯交给旁人。

    郭时风从人群中挤过来,使个眼色。

    徐础笑道:“今晚的喜酒,郭兄要多喝几杯。”

    “一定一定。”郭时风压低声音,“大家都有点糊涂……”

    “尽情饮酒,早早离开,你们若是糊涂,就中计了。”

    徐础这么一说,郭时风更糊涂了。

    徐础挤出人群,来到曹神洗面前,笑道:?#23433;?#23558;军很久没来过这里了吧?”

    曹神洗依旧?#21069;?#22768;叹气。

    徐础凑近曹神洗耳旁,小声道:?#30333;?#21578;壁中人,明日出城,去迎邺城之兵。”

    曹神洗憋着一口气,没叹出来。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