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互猜
    曹神洗那番话听上去似乎有点道理,又像是无用的废话,徐础笑着劝酒,剩下的时间里没再问东问西,专心喝酒。

    曹神洗喝得够了,伸手遮住?#31080;?#25918;过东都吧,百姓家中的藏粮多少不均,这才几天工夫,就?#34892;?#22810;人已经坚持不下去,靠寺庙舍?#35851;?#31909;过活,顶多再过十天,城里就得有饿死的人。”

    “粮食不均,那就均一下吧。”

    曹神洗苦笑摇头,“事情若是这么简单……吴王从来没问过我如何对?#37117;?#24030;突骑。”

    徐础笑道:“曹将军愿意指教?”

    “唉,一念之差,我现在里外不是人。助你保住东都,从此身败名裂,以?#39029;?#22987;,以叛臣终。?#35805;?#20320;吧,邺城兵围得久了,你们必然要屠城,最后?#19968;?#26159;身败名裂。唉。我这些话也不能算?#21069;?#20320;,只是?#20185;?#24120;谈罢了。”

    “愿闻其详。”

    “突骑利平地,我一直没有登城,若无意外的话,冀州兵必?#24187;?#26397;平地扎营。”

    “嗯,他们几乎将城外的房屋拆光了,用来建造攻城器械,听曹将军这么一说,其实也是给自己留出平地。”

    “平地上突骑无敌,听说今天宁王?#26102;?#20986;北城挑?#21073;?#22823;胜而归。但我不信,宁王若是大胜,不必回城,应当乘胜破营。我私下揣度,冀州必是兵力分散,又?#34892;?#36731;敌,贸然出营,以少敌多,与宁王打个平手,对不对?”

    徐础笑着点下头,心里佩服,曹神洗不愧是老将,坐在宫中,隔着几道厚?#21073;?#23545;城外发生的战事猜得一清二楚,如同亲眼目睹。

    “冀州统帅是王铁眉王将军吧?”

    “嗯,他现在是都督了。”

    “嘿,战前升官,对武将来说,这可不是好兆头。嗯……王铁眉不太?#36152;?#38543;机应变,但他很听幕僚的话,经此挫折,必然?#35851;?#25171;法。”

    “怎么改?”

    “将骑兵集中在一起,专等义军出城挑战。”

    “将骑兵集中,?#25105;?#23432;营?”

    “留下步兵,坚守不出。义军的策略无非是四面出击,碰到的若是步兵,顶多无功而返,碰到的若是骑兵,必遭?#37326;堋!?br />
    “骑兵会集中在哪一边?北城?”

    “难说,王铁眉心中恨恨,肯定会隐瞒调兵动向,让城里看不出?#30784;!?br />
    “冀州集中突骑,的确是股劲敌,曹将军以为该如何对付?”

    “我已经说了,骑兵利平地,应付之术就是将骑兵引入险地,避其所长,攻其所短,唯此而已。义军若是一味凭借勇力,虽能小胜,终将大败。”

    “义军被围城内,无处腾挪,哪有险地可引骑兵?”

    “城内就是险地。”

    徐础一愣,马上笑道:“曹将军是说打开城门迎入冀州骑兵?”

    “嗯。”

    “哈哈,曹将军说笑,城门一开,军心涣散,?#25105;?#36814;敌?”

    “怎么凝聚军心是你的事,我只说如何应付骑兵。”

    “好,假如我能令军心不散,假如我能在城中设下?#31353;?#20196;马匹步步难?#23567;?#29579;铁眉手下却不是只有骑兵,他若派步兵进城,义军还是没有优势。”

    “不会。”曹神洗极为肯定地说。

    “不会什么?”

    “王铁眉不会派步兵进城。”

    “为何?”

    “王铁眉擅用骑兵、信任骑兵,那些人都是他的老部下。步兵必是邺城从各地临时征调来的,虽归王铁眉统领,但是终有几?#25351;艉摇?#29579;铁眉这个人,里外分得极清,对自己的人视若子侄,对外来者视若隶仆。东都门开,第一拨入城乃是大功一件,他必然舍不得让与步兵。”

    “他还有幕僚呢。”

    “所有人都一样,吃亏的时候才想听劝告,大胜在即,谁还能听得进去逆耳?#24050;裕俊?br />
    徐础大笑,“没错,所有人都一样。不过……”

    屋外有?#35828;潰骸?#25191;政,西城?#34892;擰!?br />
    “进?#30784;!?br />
    雷大钧进屋,飞快地瞥一眼曹神洗,向吴王拱手道:“西城送来一个人。”

    “雷将军但讲无妨。”

    雷大钧这才道:“城外来了一名信使,已经送到这里了,自称姓费。”

    “请他进?#30784;!?br />
    “是。”雷大钧出去叫人。

    曹神洗起身,“?#19994;?#21578;辞了。”

    “曹将军与费大人有旧,曾经将他藏在壁间,何不一同聊聊?”

    ?#32610;?#22240;为如此,我才羞于一见。”

    曹神?#21019;?#21254;离去,他是降将,在东都帮助叛军治理东都,费昞抵抗到最后一刻,城破之后仍去邺城投奔,两相比较,曹神洗深?#34892;?#24871;。

    费昞带着一身寒气进屋,雷大钧得到吴王示意之后,带着卫兵退出。

    “费大人来得正巧,一起喝杯酒吧。”徐础笑道。

    费昞看一眼桌上,摇摇头,“打扰吴王宴客,抱歉。我来不为喝酒,只想问吴王究竟是什么意思?”

    “嗯?”

    “吴王一边说是要归?#24120;?#19968;边却派兵偷袭官兵,这是?#25105;猓俊?br />
    “哦,这件事。?#26102;?#20986;城的是宁王,我管不得。”

    “吴王管不得,又何必向楼骁骑许下三日之诺?不如直接打开西门,迎入官兵,真心归顺。”

    “明日才是期限,我仍有可能夺下诸王之军。”

    费昞上前?#35762;剑笔有?#30784;,“吴王用意,我能猜个大概。吴王早猜?#33410;?#22478;会派兵围攻东都,知而不言,无非是要借机夺取叛军兵权。”

    “什么事情?#29468;?#19981;过费大人。”

    “你并不想归?#24120;?#20174;来就没想过,等你完全夺得整个叛军,就要与官兵大战一场,我也没说错吧?”

    “没错,但是……”

    “嘿,年纪轻轻就想当奸雄。”

    “这种事情与年纪无关。”

    费昞上前,拿起半杯酒,不管它原来是谁的,一饮而尽,“所以吴王也不是真心要保护东都百姓?”

    徐础?#32842;?#19968;会,如实回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在意东都百姓,希望保护他们,但是凭心而论,这个想法并不强烈,如果必须在义军与百姓之间做出选择,我想?#19968;?#36873;前者。”

    费昞也?#32842;?#20102;,徐础斟满酒,他却没喝,“百姓究竟在哪呢?”

    “躲在自己家中,到处都是。”

    费昞摇头,“‘百姓’只在咱们的嘴里,吴王多久没接触过普通百姓了?”

    “很久,原本接触得也不多。”徐础自从进城之后,只?#23545;?#22320;见过百姓,再没真正接触过。

    “其实我接触得也不多。很有趣,离百姓越远的人,越觉得自己负有保护百姓的职责。”

    “嗯,所以官员自称百姓?#25913;福实?#21017;是天下人的‘?#25913;浮!?br />
    “恐?#30053;?#20204;要的不是?#25913;?#23545;儿女无微不至的照顾,而是?#25913;?#23545;儿女的生杀大权。”

    “费大人将咱们这些人说得越来越不堪啦。”

    “承认事实没那么困难。就是这些‘不堪’之人才愿意站出来做点事情,百姓……百姓全躲起来,祸事没到自家门前,谁也不?#19979;?#22836;。唉。”

    “亏得这样,‘不堪’之人才有机会纵横捭阖,所以咱们?#20204;?#24184;,还是该恼怒?”

    费昞恼怒,他总是恼怒,恨铁不成钢,恨自己不够真心,往往又无能为力。

    “告辞。”费昞转身就走。

    徐础急忙起身拦住,“还没说几句话,费大人怎么就要离开?”

    “无话可说,说得越多越觉得是废话,我已明白吴王的想法,这就够了。”

    “我觉得费大人并没有明?#20303;!?br />
    费昞嘿的笑了一声,“吴王怕?#39029;?#22478;之后乱说,破?#30340;?#20004;边取巧的计划吗?那你可以放心,因为邺城根本没相信过你,楼骁骑来过之后,?#30340;?#24517;反,绝无归顺之意。”

    徐础有点意外,前天见面时,楼矶表现得完全被他说服,没想到竟然是假装的。

    “楼骁骑真这么说?”

    “吴王犯了一个大错,你在楼骁骑面前平定城内骚乱,借一次装神弄鬼获得军心,你做得越好,楼骁骑越要?#30340;?#22351;话。”

    “他这是……嫉恨我吗?”

    “我不知道你们兄弟间有何过节,但他的确不?#19981;?#20320;,他进城见你,乃是奉命行事,就是为了证明你反心坚固,所谓归顺乃是权宜之计。”

    “奉谁的命?”

    “湘东王。”

    “湘东王不相信我?”

    “是湘东王的女儿,欢颜郡主?#30340;?#24517;用诡计,所以湘东王不信你,济北王倒是还记挂你这个女婿。楼矶是湘东王未来的女婿,当然要证明湘东王才是对的。”

    “欢颜郡主也来了?”

    “没有,她还在邺城,不过她对湘东王影响极大,书信往来每日不断。看来欢颜郡主对吴王十分了解,我刚迎上邺城军,说是你放?#39029;?#26469;,湘东王一点都不意外,他说‘女儿所言果?#24187;?#38169;,徐础真的趁乱而起,要成叛军首领’。”

    徐础呆了一会,他天天猜测别人的想法与动向,没?#31995;?#33258;己也遭到猜测,而且猜得很准。

    “欢颜郡主?#28909;?#29468;到这一切,她出的主意呢?”徐础问道。

    “跟你一样。吴王假装归?#24120;?#37050;城假装接受归?#24120;?#20320;暗中夺权,湘东王同样权势日增——嘿,从前人人都说湘东王与世无争,其实只是时机未到——你想等掌握全部叛军之后,与官兵决?#21073;?#20973;借此战得问鼎天下之?#21097;?#28248;东王亦是如此,败叛军、夺东都,令冀州兵心服口服,邺城还有谁会反对他称帝?”

    费昞越说越恼,“天成亡于勾心斗角,邺城小朝廷,以及至吴王,还在玩弄这一?#20303;?#21769;,说是群雄并起,其中就没有一位真正的英雄吗?百年乱世结束才不过二十余年,又要再来一个百年乱世?费某生于乱世,也将亡于乱世,可叹的是曾遇?#38382;潰?#21364;没能留住!”

    费昞不知怎么想的,怒不可遏,竟然从怀里?#32479;?#19968;柄匕首,怒目圆睁,“像你这样的人,少一个是一个,干脆咱们同归于尽吧!”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