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二百一十章 送死
    牛天女时刻关注着城外的局势,亲自登城遥望,并派多人出城到近处观?#21073;?#38543;时回来通报情况,与她的观察互相佐证。

    到目前为止,她对丈夫?#35851;?#29616;十分满意,宁抱关天生应该是马背上的将军,练兵不久,却已得其中精髓,?#26102;?#22312;战场上横冲直撞,与官兵周旋,鏖战多时,也没落入?#31353;?br />
    冀州突骑早已做好准备,可宁军若不进入预定地点,他们的伏击将失去意义,因此一直没有出现。

    牛天女也没放弃对城内情况的关注,诸王的每一个动向都有人向她汇报。

    “蜀王关闭营门,按兵不动。”

    “吴将宋星裁缩在四王府大营里,一直没有动静。”

    牛天女冷笑,薛金摇看来真将吴王囚禁起来,免除她一大后患,无需急着招宁王回来,宁王需要通过大量战斗练兵并确立威名,以招徕更多将士。

    “晋军全部出城,未与官兵交?#21073;?#22478;门大开,似乎要纵敌入城。”

    牛天女低声骂了一句,对这些称王的贵公子充满鄙视,正想着如何应对,又有?#27515;?#36890;报:“梁军封堵街道,能够拦下官兵,?#21644;?#20063;在往城里撤退。”

    “知道了。南城不用担心。”牛天女稍稍安心,有一点佩服吴王的准备充分。

    “祖王降世,要见夫人。”

    “嗯。”牛天女被城外的战局所吸引,“我已经说过不见,打发回去。准备召回宁王,官兵等不及,怕是要提前派出伏兵。”

    “那个……祖王亲自来了,马上就要登城。”

    牛天女一愣,扭头道:“?#35009;?#31062;王?”

    “就是……升天又降世的祖王。”

    “?#29275;俊?#29275;天女还是没听懂。

    “夫人看,祖王来了。”

    牛天女?#23545;?#26395;见吴王徐础和身后的一群法师,不由得大怒,向头目斥道:“谁放他进营的?难道没接到我的命令吗?”

    通报者也是一脸困惑,“祖王……没法拦……夫人没说过……”

    “滚开。”牛天女怒道,左右看看,自己身边的将?#21487;?#26377;近百人,而吴王那边只有不到二十名法师以及一个傻小子护卫,不足为惧。

    吴王走近,脸上没有平时的温和文?#29275;?#20840;?#21069;?#27668;,故意做出僵硬的姿势。

    牛天女心中暗暗嘲笑,吴王模仿的降世王实在不像,比照猫画虎?#20849;?#23618;意思,这样的伎俩若能骗过众人,那降世军真是全体瞎了眼睛。

    “不知吴王驾?#21073;?#26377;失远迎,万望海涵。”牛天女淡淡地敷衍道。

    徐础也知道自己模仿的降世王不像,因此不讲细节,只求大略,手里拎着棍棒,气急败坏地说:“牛天女,你这个黄?#31216;?#32966;子不小啊,我?#24515;?#26469;,你竟敢不来,还编造黄铁娘的谎?#21834;?#22905;?#35009;?#26102;候托梦给你?她有话为?#35009;?#19981;让我说?算了,你别解释,女人就是能坏事。让到一边去,我要施法,助宁王一臂之力。”

    牛天女坚信对方就是吴王,突然遭到训斥,?#24187;庥行?#24847;外,面红耳赤,一时间无言以对,?#20154;?#26126;白过来,吴王已经走到墙边,手里?#28216;?#26829;棒,嘴里乱七八糟地不知在说些?#35009;础?br />
    牛天女大怒,不想再假装服从军主,喝道:“来人,将这个假祖王拿下!”

    有人嗯嗯两声,但是没人走向前去,牛天女一惊,扭头看去,?#24739;?#33258;己的部下个个面带敬畏,膝盖微屈,看样子随时都要跪下磕头,哪里敢上前拿下假祖王?

    牛天女又惊又怒,“你们发?#35009;创簦?#36825;不?#20146;?#29579;,就是吴王,他……”

    徐础转身,举起棍棒在牛天女头上敲了一下,“小心你的言辞,别再给自己增加罪孽。”

    就是降世王?#22815;?#30528;的时候,牛天女也没挨过他的打,这时突然遭袭,竟?#24187;?#36530;开,捂着头顶,看向手下将士,却见他们脸上的敬畏更多一些,有几个人已经跪下。

    大法师刘九转开口道:“神棒佛授,除今世罪,牛天女,?#20849;?#24555;谢恩?”

    “谢恩??#28909;?#26159;除罪,你?#21069;?#36807;打了?”

    “挨过了,都挨过了。”刘九转率领众法师跪下,齐声?#24515;?#32463;文。

    徐础上前,又在每人背上敲打一下,下手不重,法师们诵经声更响。

    “世间混浊,人人有罪,佛祖派我降世,能救一人是一人,尔等与我有?#25285;?#25165;能受我一棒,以除罪孽。”

    宁军将士,急先恐后地求道:“祖王为?#39029;?#32618;!”

    徐础敲打数人,然后一挥棒就清除十几、二十人的罪孽。

    城墙上的将士跪倒一片,高声感恩,有人伸手拉扯牛天女的衣袖,示意她谢恩,牛天女稍一犹豫,慢慢跪下,低头没说?#35009;矗?#24515;里在想应对之策。

    徐础视牛天女为最大的对手,目光却刻意不看她,走到城墙内侧一边,向下方军营里的将士高声道:“今日乃是决?#21073;?#33521;勇杀敌者,必得升天之赏。尔等无需怯懦,弥勒佛祖已许给降世军大胜。”

    城下尚有数千将士,闻言高声欢呼,徐础下令开门,命宁军全体出战。

    宁军将士蜂拥而出,没有马匹,就靠两条腿奔向战场,就连留在城墙上的人也纷纷加入出城?#28216;椋?#19968;个不留。

    牛天女弹?#20849;?#20303;,眼睁睁看着宁军将?#31185;?#24049;而去,竟然毫无办法。

    徐础走回城墙外侧,举棒乱舞,像是在给出城的将士施加法力。

    牛天女狼狈不堪,想起营内还有一些女兵可以动用,刚走到下城的阶梯前,?#22270;?#21556;将宋星裁已带兵入营,显然是要夺取城门。

    牛天女只得?#20849;?#21478;想办法,却见城墙另一?#25918;?#26469;一群士兵,带头者正是蜀王甘?#23567;?br />
    祖王降世亲自施法的消息已经迅速传开,大批士兵求?#21073;?#29976;招也得顺应下意,派出许多将士,自己带领剩下的数百?#27515;?#19982;吴王汇合。

    甘招与牛天女一样,根本不相信降世的鬼话,但是态度截然相反,疾行几?#21073;?#36330;倒在吴王面前,痛哭流涕,高声叫唤“祖王”。

    徐础依然以神棒除罪。

    城外跑来一名信使,向上高声道:“官兵派出伏兵,宁王要撤退,请夫人准备好……”

    大法师刘九转得到示意,来到墙边向下方道:“祖王降世,亲自为你们施法,此战必胜,不可退却,英勇作战者,升天为神。”

    信使半路上已经遇到倾城而出的宁军将士,了解大?#29275;?#21548;到城上这番话,惶然不知所对,再见大法师身边,像是吴王的人正?#28216;?#26829;棒,夫人牛天女反而不知去向,心中更加?#24597;遥?#35843;转马头,回战场上找宁王。

    徐础假装降世王,不能乱说话,蜀王明白他的心意,派人四处打探消息,就在吴王面前报告情况。

    形势极?#36965;?#23425;王陷入包围,暂时还没有露出败相,他应该已经听说“祖王”夺门的消息,大概是怕军心涣散,没有带兵撤退,反而与官兵斗得更紧。

    西边的薛金摇,同样与官兵战?#20004;鶴牛?#20960;度攻至官兵营前,都没能进去,可她不服输,连攻不退,“祖王”现不现身,对她都没影响,手下的将士却因这个消息而?#31185;?#22823;振,攻得更加猛?#25671;?br />
    南城局势对义军不太有利,晋王果然敞开城门,邺城也果然派精锐骑兵进城,梁军的街巷围攻却不太成功,节节败退,?#21644;?#36831;迟不肯派出全部兵力,即使听说“祖王”的事情之后,也只是多派出一千余人。

    处处都需要吴王出面,徐础稍一权衡,仍决定留在北城,无论如何,他要亲眼看到宁王败亡,才能放心离开。

    宁王又派人回来,这次不向牛天女请命,而是直接希望“祖王”下令撤兵。

    宁抱关熟悉战场上的套路,他若显出慌?#29275;?#20840;军必溃,所以必须等后方传令,在此之前,坚持战斗才是凝聚军心的唯一手段。

    徐础佩服宁抱关的胆气,回答却总是一样:“今日之战有弥勒佛祖保护,义军必胜,死者升天,退者坠入地狱。”

    这是难得的一次良机,他绝不想放弃。

    甘招分?#23665;?#22763;,与宋星裁分守北城两门,不让任何人进来。

    牛天女想?#24187;?#30333;自己是怎么败给吴王的,这明明是一个拙劣的骗局,却偏偏得到几乎所有人的相?#29275;?#36830;她身边的将士也被“祖王”诓出城去送死。

    直到一切无可挽回,牛天女终于醒悟,是她自己给吴王提供机会,?#32972;?#31062;王降世的消息传来,她第一个表示相?#29275;?#31062;王派?#27515;辞耄?#22905;声称黄铁娘托梦,这些本是她的权宜之计,在手下将士看来,却是确凿无疑的证据。

    牛天女扒在城墙上向外遥望,战事正酣,宁军虽然英勇,但是正逐渐落入下风。

    牛天女再顾不得尊?#24076;?#36716;身向吴王跪下,恳求道:“请祖王下令撤兵,留宁王与众将士在人间创建佛国。”

    甘招上前劝道:“嫂夫人起身,佛旨如此,凡人怎可妄求?此战必胜,宁王生亦荣、死亦荣,嫂夫人不如出城与宁王相会,夫唱妇随。”

    牛天女怒视甘招,附近就两个人不相信祖王为真,一个是牛天女,另一个是甘招,他居然站出来说风?#22815;啊?br />
    牛天女不敢反?#25285;?#21482;向吴王磕头,“祖王降世,需要猛将为你冲锋陷?#21073;?#23425;王虽然粗陋,尚有几分胆量,回城之后立刻去王?#29275;?#35831;为祖王帐前一将。”

    徐础仍不理她,自?#23435;?#26834;施法。

    甘招向卫兵示意,让他们拖走牛天女,嘴里劝道:“嫂夫人别再闹了,祖王降世,秉承佛旨,咱们凡人只有听命的份,怎可?#39029;?#20027;意?”

    牛天女不肯起来,只向吴王磕头,见卫兵走来,上前抱住吴王一条腿,咬牙道:“祖王若不传令退兵,宁王只好投降官兵,说起来,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

    徐础不怕宁抱关投降官兵,他嘴里胡言乱语,心里却在揣摩甘?#23567;?br />
    蜀王似乎?#20154;?#36824;急于除掉宁王。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