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二百四十章 报仇
    胜利来得如此突然,义军反而陷入混乱,全都忙着追赶官兵、抢夺财物,将领丢失士兵,士兵远离同伴,直到天亮才重新聚集,带着战利品兴高采?#19994;?#36820;回东都。

    被俘的官兵高兴不起来,他?#21069;?#24471;莫名其妙,直到投降之前也?#24187;?#30333;这是怎么回事。

    吴人也高兴不起来,许多人的?#23376;?#34987;活活烧死,一开始他们以为是官兵放火,因此杀死数百名俘虏,待到得知真相,心中更加愤慨,可宁王已经带着士兵逃跑,他们追赶不上,只能向留在城中的宁王夫人宣泄怒火。

    徐础更高兴不起来,虽?#24187;?#20154;在他面前提起一个字,他却不能不自责:这些吴兵的死亡与他有直接关系,如果不是他同意宁王回城,又派宁王去攻打汝南,惨剧就不会发生。

    他以为自己计算周详,结果意外频出:大将军之死令他的?#35828;?#20043;计显得多余,宁抱关的返杀则更让他后悔不已。

    后悔并不能挽回任何损失,徐础召集被俘的官兵,稍加安慰,许诺说只要他们愿意加入义军,就能进城与家人团聚。

    大将军已死,洛州兵群龙无首,?#36861;?#25237;降。

    形势对义军越来越有利,就在这时,城里传出消息,一群吴兵要去烧死宁王妻儿,却被降世将军阻挠,如今正在闹事。

    对吴人来说,坏消息一个接一个,?#20185;子?#38647;大钧的死讯刚刚传出来,七族子弟一下子也变得群龙无首,他们动作倒快,只用很短时间就选出新首领。

    孟应伯是?#20185;?#20262;的亲弟弟,从来无意于争夺权势,勉强被推为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吴王寻求公道。

    孟应伯三十来岁,容貌年轻,看上去刚刚二十出头,比较容易激动,独自进厅来见吴王,先一拱手,随即跪下,?#36828;?#35302;地,一句话不说,就是哭,放声大哭。

    徐础起身上前,将他扶起,“小孟将军请起,我已知晓……”

    “执政不知!”孟应伯挺身,仍不肯站起,擦去眼泪,厉声道:“我哥哥死得?#24187;?#19981;白,但我不问为什么,因为哥哥自有理由。可是王颠他们……”孟应伯又哭起来,连擦三次,才将泪水抹去,“吴人自灭国以来,?#28216;?#36973;此大难,执政若不为?#19994;?#20570;主,枉称吴王!”

    孟应伯言辞不敬,徐础不跟他计较,说道:“小孟将军不必担心,宁抱关死定了,?#28909;?#20182;得意几天,不出五日,我必发兵围剿,用他项上人头,祭奠吴兵在天之灵。”

    “还?#24515;?#20123;河工,一个也不能留!”

    “不留。”

    孟应伯要起身,想起一件事,又跪下,“宁王妻儿就在城中,被降世将军接走,求执政将他们交出来,许我们报仇。”

    “我已派人去召降世将军,待她来了以后,自会给你们一个交待。”

    孟应伯这才站起,“我们相信执政,哥哥留下遗书,也让我们好好效忠执政。执政务必要替我们报仇,否则的话,我哥哥和那些吴兵可就白死了。”

    徐础软言安慰,终于将他?#32479;?#21435;,身心俱疲。

    郭时风一直留在吴王身边,这时上前小声道:“事情有点麻烦。”

    徐础示意卫兵退出,让唐为天去休息,他现在已不担心郭时风,至少此时此刻,在东都内外郭时风已无人可以投靠,值得信赖。

    “吴王下一步可有计划?”

    “先与邺城议和,然后追击宁抱关,不杀此人,我愧对吴人。”

    “宁抱关向东逃窜,吴王追他,必然要进入?#30784;?#21556;两州地界,怕是会与邺城发生冲突。”

    徐础的原计划是与邺城讲和,将?#30784;?#21556;两州暂时让给邺城,以保东部没有后顾之忧,他好专心西扩,根基牢固以后,再转而向东争雄。

    宁抱关的一把火,破坏了整个计划。

    徐础咬牙道:“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要杀死宁抱关。是我犯错在先,就得由我纠正。”

    见吴王坚持,郭时风点头道:“湘东王在吴王手里,说服邺城应该不?#36873;!?br />
    “要麻烦郭先生亲自去一趟。”

    “义不容辞。不过我以为追杀宁抱关并非当务之急……”、

    厅外卫兵进来通报:“降世将军来了。”

    郭时风拱手告辞,小声道:“洛州兵至少有两万人,虽不算多,足够吴王腾挪……”

    徐础一怔,没等他问个明白,薛金摇迈步进来,郭时风快步退出,没再说下去。

    薛金摇孤身一人,见厅内没有卫兵,她解下腰刀,放在门口,只带降世棒走来,不?#20219;?#29579;开口,她先道:“宁抱关该死,可牛天女无罪,那几个孩子更加无辜。”

    徐础看着薛金摇,突?#24187;?#30333;了郭时风那番话的用意:只要能将洛州兵收为己有,降世军的数量虽多,在义军中的地位却不再那么重要。

    “吴人要报仇,问的不是有罪无罪,牛天女是宁抱关之妻,孩子是宁抱关儿女,这就够了。降世军在秦州攻破城池的时候,也不只是专找贪官污吏本人报仇吧?”

    “那不一样……”薛金摇还是辨不过吴王,想了一会,干脆道:“我不能交出他们。”

    “牛天女与你有恩?”

    “恩情算不上,但她从前对我很好,有时候?#20219;?#23064;还亲。如今她向我求助,我没法拒绝。”薛金摇上前两?#21073;?#35299;下降世棒,双手捧上,“我愿用神棒交换牛天女母子四人的性命。”

    薛金摇将降世棒看得颇重,甘愿交出,乃是下定极大的决心。

    徐础却不愿要这根棍棒,他宁愿与降世王、弥勒远离一些。

    “你让我非常为难,身为吴王,我必须替吴人做主。”

    “你是吴王,就不能……算了。”薛金摇将降世棒小心地放在地上,随后摘下头盔,“降世将军我也不当了,都用来换取牛天女一家四口的性命。你若是再不同意,我只能用自己的性命来换。”

    徐础盯着妻子,“你知不知道,若是换成你遇难求助,牛天女绝不会违背丈夫的意思而保护你,她会亲手将你交出去。”

    “知道,牛天女一心一意支持宁暴儿,死都愿意,何况我的性命?但我不是她,我总想恩怨分明,如果是你遇到危险……”薛金摇停顿一会才道:“?#19968;?#31435;刻去救你,有多少人带多少人,没人跟随,我就自己去。我没有牛天女的聪明,可能也没她那么听话,可我……”

    薛金摇不擅言辞,寻思半天也说不下去。

    “你?#28982;?#33829;。”

    “牛天女……”

    “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你带走降世棒,?#20219;?#30340;消息。”

    薛金摇知道这件情的确令吴王为难,拣起降世棒和头盔,说:“至少我放过了?#21644;酢!?br />
    “?#29275;俊?br />
    “你并不真心相信弥?#25112;?#19990;,你们都不信,什么祭拜、请神,全是假的,只为?#20040;?#23478;忘记我父母的死因,保住?#21644;?#30340;一条命。亲手杀死降世王的人性命?#26432;#?#25163;上没沾一滴吴兵之血的牛天女却要替人顶罪。如果这就是吴王想要建立的天下,就请你亲自来北营,亲手杀死牛天女母子,我不阻拦。”

    薛金摇转身离去,最后留下的几句话竟然令徐础无法反驳。

    徐础唤进孟应伯?#20219;?#23558;,向他们道:“五日之后,我亲自率兵追赶宁抱关,要在阵前斩杀其妻儿,?#19994;?#35201;看看,宁抱关是不是真的对他们全不放在心上。”

    众将互相看看,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孟应伯道:“干嘛?#20219;?#22825;?吴人早就做好?#24613;福?#38543;时可以出发,而且多等一天,宁抱关就跑远一些,追得?#19979;穡俊?br />
    “宁抱关在东边没有根基,不是陷入苦?#21073;?#23601;是投降准、吴官兵。这五天里,我要布下天罗?#36189;?#35753;宁抱关无处可去,然后带有备之兵,围剿无路之宁抱关。”

    “执政忒谨慎了些,死了这么多吴人,?#23391;?#20063;打不动你的心。”孟应伯脱口而出,全没考虑后果。

    徐础?#25104;?#19968;沉,“小孟将军?#28909;?#35273;得我过于谨慎,请你带兵去追宁抱关,即刻出发,能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等你提宁抱关人头回来,我在众军前跪谢小孟将军,愿将吴王之位让出,从此做小孟将军的马前卒。”

    孟应伯脸一红,虽然性?#20445;?#20182;有自知之明,就算兵力相?#20445;?#20182;也不是宁抱关的对手,何况以他的地位,召集不了多少人,前去追赶,只是送死。

    “是我一?#31508;?#35328;,请执政别当真。我们都知道执政神机妙算,一定能为吴人报仇雪恨。我跟着执政,指哪打哪,没有半点犹豫。”

    徐础挥手,命众吴将退下,心中更加疲惫。

    郭时风在外面?#32676;?#22810;时,踅进来道:“?#21644;?#27714;见。”

    “请进。”

    马维匆?#26131;?#36827;,拱手道:“经此一?#21073;?#21556;王已闯出天地,请恕我直言,与争鼎相比,东都不过一郡之地,宁抱关不过一夫之仇,都不足以扰动吴王之心。”

    马维显然已经与郭时风交谈过,两人互相鄙视,在这件事情上的想法却是一样。

    “我若不追杀宁抱关报仇,?#25105;?#20196;吴人心服?吴人不服,?#25105;?#20196;天下人心服?”

    “吴兵已消耗过半,吴王只要坚持,他们成不了大事,不过他们倒是提供一个极好的机会,能让吴王独领全军,从此再无‘降世’二字。”

    徐础不语。

    马维拱手,“吴王想必以为我?#20852;?#24515;,我的确是有,但不止于此——降世将军?#31449;?#26159;个祸害,降世王一家需连根除掉,不能留下一枝一叶。而且,吴王总不能一直让名女子掌军吧?”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