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惊梦
    徐础腾地坐起来,大叫一声,全身出了一层透汗,伸手?#24187;?#36830;被褥都?#34892;?#28287;了。

    叫声太大,门外立刻传来卫兵的询问声:“执政?”

    连睡得正熟的唐为天也被惊醒,起得太猛,一时分清东南西北,向着门口道:“怎么回事?”

    卫兵梆梆敲门,唐为天越发晕头转向,拿起放在榻边的棍棒乱抡一圈。

    还是徐础自己先清醒过来,大声道:“没事。唐为天,停下。”

    唐为天呆呆地坐下,也出一身汗。

    徐础摸黑下地,走到门口开门,向外面的卫兵道:“唐为天睡?#39318;?#20102;。”

    徐础撒了个谎,卫兵笑着点头,退回原位。

    唐为天没听到这句话,揉揉眼睛,总算恢复神智,“大都督……”

    “睡吧,没事。”徐础蹑手蹑脚地回到床上。

    “不对,大都督叫的那一声肯定有事。”

    徐础已无睡意,坐在床上,望着无尽的黑暗,说:“我梦见许多死人。”

    “鬼吗?”

    “不是,我梦到他们活时的样子,后来突然想到他们已经死了。”

    “哦,正常,我也经常梦到爹娘,有时候醒来许久才记起他们已经死了。”唐为天也睡不着了。

    “嗯。”徐础没说他为何惊恐,他梦到的是兰夫人、?#20185;?#20262;以及众多吴兵,这些人因他的决定而死,一块来向他质问。

    徐础从不相信鬼神之说,在梦里却吓得不轻。

    “那就睡吧,大都督已经多久没睡过完整的一觉了。”唐为天心事安宁,?#25191;?#36215;哈欠,侧身倒下。

    徐础还是睡不着,“唐为天,你……杀过人吧?”

    ?#26263;?#28982;,我可是打过血战的人,杀过多少人我自己都查不清,没有五百,也有三百吧。”唐为天在军中待得久了,说到数字时必要夸大,习以为常,甚至不觉得这是吹嘘。

    “不是在战场上,平时呢?你杀过手无寸铁的妇孺吗?或者有人因为你的错误而死吗?”

    唐为天想了一会,“没有,降世军的确挺爱杀人的,年轻的女人抢来做老婆,男人抓来做奴?#20572;?#22826;强的、太弱的一律杀死,而?#19994;?#24403;着家人的面杀死,这样被带走的人就不会逃亡回家了。别说,这一招挺好用,降世军越滚越大,许多人本来是奴?#20572;?#21518;来也变?#23665;?#22763;,杀人更狠。但我没杀过,?#20849;?#26159;我不敢,是我没资格抢人,所以也就没必要杀人。唉。”

    “这样很好,心里不会有愧。”

    “哈哈,杀人也不会有愧,反正不是你死就是?#19968;睿?#26377;什么可愧的?”

    “可对方手无寸铁,不会造成威胁。”

    “那可不一定,降世王说了,天成开国皇帝死后打开了十八层地狱的大门,放出无数鬼怪投胎,所以凡间恶人太多,必须先杀光,才能引来弥?#25112;?#19990;。”

    徐础摇头,“开国皇帝张息驾崩才六七年,?#36864;?#20182;放出鬼怪投胎,这时也才几岁而已,?#25105;?#35201;到杀光世人的地?#21073;俊?br />
    “呃……这个我可没想过,可能是我记错了,应该是皇帝死前就打开大门……反正世上恶人多、好人少,杀了没错。”

    “?#28909;?#22914;此,为什么被杀的往往是妇孺?#20808;酰?#20182;们能做什么恶?”

    “呃……大都督把我问糊涂了,下次祖王附身时,你问他,我说?#24187;靼住!?#21776;为天被问得急了,干脆推给死人。

    两人都不开口,徐础仍?#24187;?#30561;,过了一会他察觉到异样,平时躺下就睡、闭眼就打鼾的唐为天,居然一直没有发出呼噜声。

    “大都督。”唐为天真的没睡,“许多人都说是你下令让孟将军他们自杀,是真的吗?”

    “许多人这么说?”

    “?#21069;。?#35768;多人。”

    “的确是我下令。”徐础回道。

    “为什么?孟将军多好的一个人,对大都督真是忠心耿耿……”唐为天十分惊讶,?#26263;?#26159;大都督肯定有理由,你不用说,我能明?#20303;!?br />
    徐础?#24202;?#24819;隐瞒,“因为他总是自作主张,坏我的计划。”这个理由在徐础心中存在已久,一说出口,却立刻显得虚伪不真,“真正的原因是他总当我是小孩子,?#26790;已岱场!?br />
    唐为天笑出声来,“哈哈,跟我一样,我最讨厌别?#35828;?#25105;是小孩儿,?#23391;?#25105;什么都不懂,什么都需要别人来做主。我最?#19981;?#22823;都督的一点,就是你当我是大人,给我最重要的任务。”

    唐为天语气里透着骄傲,徐础心里却有点羞愧,其实他也当唐为天是个孩子,一个天赋异禀、很有用的孩子。

    “或许我错了。”徐础喃喃道。

    “大都督不会犯错。”唐为天肯定地说,他受不了大都督的犹豫不决。

    徐础笑道:?#26263;比幻?#38169;。你也要小心,不要背着我自作主张。”

    “肯定不会。嗯,大事不会,小事……可以吗?”

    “多小的事情?”

    “?#28909;紜?#36825;事真的太小了,?#24674;?#19968;提。”

    “说来听听。”

    “有个?#25103;?#23376;,总来军营门口,说是?#31995;?#22823;都?#21073;?#21040;处求人通报一声,一直没人搭理他。我也遇到过,为?#22235;?#36208;他,还踢他一脚。”

    “什么样的‘?#25103;?#23376;’?”

    ?#25226;?#24120;的?#25103;?#23376;,穿得破破烂烂,像个叫化子,不对,就是个叫化子,大概是饿得糊涂了,说什么?#31995;?#22823;都?#21073;?#20365;候你多年,可他根本不住在大将军府里面。”

    徐础猛然想起一人来,“我从前并不住在大将军府里,身边的确有名老仆人……他还活着?怎么会变成乞丐?”

    “他叫什么名字?下回再遇见,我一问便知。”

    “我……忘了。”徐础其实?#25970;?#27880;意过。

    “呵呵,大都督身边有多少仆人,连姓名都不记得?”

    “你问他曾来我家买文章的人是谁,他若回答‘周律’,你就带他来见我,若答别人,不用再理他。”

    “好,我记得了,周律。还有人花钱买文章?这是什么毛病?有钱应该买地买宅买粮啊。”

    “他?#20063;?#32570;这些。”

    “有钱人的心事我是理解不了。”唐为天打个大大的哈欠,闭上双眼,很快响起鼾声。

    徐础仍然睡不着,在想那些因他而死的人,还有那些将要因他而死的人……

    他经常鄙视自己心中的犹豫,这一次却没有,?#20384;?#23454;实地想,?#20384;?#23454;实地承受已死者与将死者的“指责”。

    马维与薛金摇已先后带兵出城,所去皆是险地,马维还好些,他是个聪明人,若见孟津?#38382;?#19981;对,肯定会退回来,薛金摇却是勇往直前的性格,官兵越强,她越要以?#25165;鲇病?br />
    郭时风建议给她定个破敌期限,徐础嘴里上拒绝,心里却知道根本没这个必要,以薛金摇的脾气,必要速战速决。

    明知如此,他还是同意薛金摇带兵,甚至将曹神洗留下,就让她一个人带兵,没有半句提醒。

    ?#20843;热?#24403;了降世将军,就得经受这样的考验。”徐础小声对自己说,稍稍缓解心中的?#35805;病?br />
    门外的卫兵道:“执政,降世将军派来信使。”

    ?#20843;?#20256;。”徐础立?#21776;?#36523;下床。

    信使没带来特别的消息,只是通报一声行程顺利,这是徐础向薛金摇提出的要求,每隔若干时?#21073;?#24517;须派人回来报信。

    徐础松了口气,更无睡意,干脆前往议事厅,等候?#21644;?#30340;信使。

    信使很快到来,同样没有特别的消息,?#21644;?#36824;在路上,没有到达孟津。

    议事厅里空冷,徐础裹上一件厚厚的披风,在?#24178;闲?#30011;地形,揣度各方动向,纳闷欢颜郡主付出多大代价、动用多少力量围攻东都。

    时间一点点过去,徐础想得入神,直到来者咳了一声,他才注意,抬头看到郭时风,笑道:“郭先生也睡不着?”

    “天已经亮了,吴王。”

    徐础吃了一惊,这才发现外面已有亮光,?#24178;?#30340;蜡烛早已熄灭。

    “哈哈,原来是我糊涂了。”

    “吴王说过,?#26790;?#19968;早来见。”

    “对,我想请郭先生去一趟淮州。”

    “见盛家人?”

    “对。”

    “拉拢盛家人?可以,只是需要吴王给我交个底,咱们要用什么条件换取盛家的投靠。”

    “什么也不给。”

    郭时风微微一愣,笑道:“吴王这是要考验我的口才吗?”

    “不仅不给,还要借一条路。”

    “借条路?”

    “对,去往江东的路,我要?#38405;?#25265;关穷追猛打,顺便擒拿江东的皇帝与梁、兰两家。”

    郭时风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吴王要我去探听盛家的底细?看他们是否真心忠于江东?”

    “嗯。”

    “小事一桩,不是我推脱,?#23391;癲恢檔梦?#21435;一趟。”

    “你还要弄清盛家是否已被邺城拉拢,果然如此,就弄清邺城给出什么条件……”

    “吴王的用意是让盛家专守淮州,不要参与中原之?#21073;俊?br />
    “对。”

    “我若能令盛家转投吴王……”

    “意外之功,吴军官职,请郭先生随意选择。”

    “哈哈,好,有吴王这句话就够了。我不能空手去,得带些‘礼物’。”

    “东都诸库,随郭先生拿取,能载多少是多少。”

    “既?#26790;?#29579;信任,我绝不令吴王失望。”郭时风拱手告辞,?#24613;?#20986;发。

    徐础需要新盟友,他派人叫来留在城中的降世军众法师,从?#37266;?#27966;四人,请他们分别前往秦州、汉州,带着大法师刘九转所?#30784;?#38477;世幼王盖印的信任,招引新降世军前来东都。

    他一边安排,一边在心中向远方的邺城道:“你猜得透我,我也猜得透你,此次一决胜负。”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