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三百零一章 指点
    赵有用是冀州军的一名队正,刚过而立之年,父亲早亡,母亲尚在,身体不是太好,妻子贤惠,给他生下一儿一女,最大的孩子?#20849;?#21040;十岁。

    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不愿失去家人,更不想因为自己的离世,而导致整个家庭崩溃。

    所以他来向“吴王”求教。

    赵有用一直把守山谷外面的哨卡,与谷里的人比较熟,却没见过吴王本人,于是请昌言之帮忙。

    昌言之十分意外,“我可以替你通报一声,徐公子最好说话,肯定会见你。见面之后你不要称‘吴王’,徐公子就好。”

    “明白。徐公子。”赵有用点点头,脸上神情略显紧张。

    昌言之还是感到困惑,“能先告诉我你想问什么吗?”

    “我想……”赵有用自己也有点糊涂,“我想问一条得生之道。”

    “嗯?”

    “我就要随军出征啦,前往秦州,估计是场大战。我希望……能得到徐公子的指点,让?#19968;?#30528;回来,家中老小都指望着我呢。”

    “行,我给你通报。”昌言之还是?#24187;?#30333;,出门之后正好遇到老仆,向他道:“公子在屋里吗?”

    “没有,在坟地那边呢。有事?”

    “是外面守谷的那位赵队正,求见公子。”

    “赵有用?他要干嘛?”

    “他要随军出征,希望能从公子这里求得一些指点。”

    “嗯?公子又不是算命的,能给他什么指点?”

    “谁知道。老赵人不错,就让公子见他一面吧。”

    “他走了,谁来守卫入口?冯菊娘带走十多人,田匠领走六七个,咱们这里没剩多少人啦。嘿,说是追随公子,这才多久啊,就都生出异心,逃得干干净净……”

    “我可没走。”昌言之笑道,不愿听老仆啰嗦,拱?#25351;?#36766;,直奔山谷最深处。

    徐础正在给坟丘除草,穿着像是一名下地干活的农夫,只是相貌不对,动作也显笨拙。

    看到昌言之走来,徐础挺身,擦擦脸上的汗,笑道:“不知往年如何,今年的草真是茂盛,?#26029;?#29983;没选对地方。”

    “野草嘛,就是这样,江南的草长得更疯。有人求见公子。”

    “请过来吧?”徐础甚至没问客人是谁。

    “是外面守谷的赵有用,他要随军出征,临行前希望能得到公子的指点。”

    “指点什么?”

    “他想……活着回来,他家里有慈母、?#25512;?#21644;一儿一女……赵有用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所以……”

    徐础点点头,昌言之没再说下去,转身去请赵有用。

    徐础对这?#25105;?#22806;的拜访很?#34892;?#36259;,放下袖子,扛着锄头往回去,半路上与客人相遇。

    赵有用急行两?#21073;?#25329;手道:“小人赵有用,拜见徐公子。”

    “赵将军?#25512;!?br />
    “我算哪门子将军?不过是名队正,管十?#29238;?#20853;而?#36873;!?#36213;有用挠挠头,露出一脸憨笑。

    “以后有机会做将军。”徐础笑道。

    赵有用嘴咧得更大,昌言之默默点头,站得稍远一些。

    赵有用咳了两声,“我就不?#25512;?#20102;,有话直说。明天我要随大军西征,此去遥远,生死难?#24076;?#22240;此想?#26377;?#20844;子这里求句指点。”

    “若问大略,?#19968;?#35768;能说上几句,若问如何在战场上求生,我是门外汉,反要向赵将军请教。”

    “我想问的就是大略,但不是那种大略,而是……怎么?#30340;兀?#24464;公子以为这一仗胜算几何?中?#20928;?#19981;会有变?#21097;?#30693;道这些,我就明白自己该出几分力。至于真到了两军交战的时候,那就是碰运气,大获全胜的一方也有人会死。”

    “你要随军去往秦州?”

    “对,明日出发。先到孟津,与并州、淮州?#25237;?#37117;军汇?#24076;?#28982;后一同前往潼关,从那里兵分两路,一路前往汉州,与荆州军南?#22868;?#20987;,另一?#26041;?#20837;秦州,具体怎?#21019;?#23601;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东都?#19981;?#27966;兵?”

    “?#21644;?#26159;个识时务的人,向周围群雄挨个投降,看他的意思,只要能保留?#21644;?#30340;称号,交出东都也愿意。呵呵,我们私下都说,?#21644;?#36319;吴王……跟徐公子没法比。”赵有用又咳两声,认为自己说得有点多了。

    徐础没在意,想了一会,“赵将军出征,哪些东西自?#31119;?#21738;些由官府发放?”

    “呃……被褥、换洗?#36335;?#20160;么的自?#31119;?#21734;,我可以带一名随从,贱内?#24613;?#26085;常用物,交由随从保管,我需要什么,向他索要。盔甲和兵器由官府发放,但是想要精良一些,就得自己花钱。坐骑是官府给一匹,我?#20146;?#24049;最多可以额外?#24613;?#20004;匹。我宁愿骑自家的马,一是比较熟悉,二是出了事不会太麻?#22330;?#24464;公子可能不知道,官府的马有多金贵,死在战场上还好,若是途中不小心病?#28291;?#40635;烦大了。”

    赵有用杂七杂?#35828;?#35828;了不少,徐础不停地点头,一直没有打断。

    “我说了这么多,也不知道有用没用?”

    “赵将军名为‘有用’,说的话自然也有用。”徐础笑道,“赵将军自家?#24613;?#20102;几匹马?”

    “一匹。”

    “别人呢?”

    “差不多都是一匹。”

    “为什么很少人?#24613;?#20004;匹?”

    “马很贵啊,尤其是最近这一年,翻倍地涨。”

    “只有这一个原因?”

    “不全是,还?#23567;?#22823;家都觉得这一仗不会太艰难,诸州联军,可能还有贺荣部支援,万物帝和大将军活着的时候,也没发动过这?#21019;?#35268;模的军队,平定?#35328;?#24212;?#20204;?#32780;?#25305;?#21543;。如果要攻打的是东都,而且对手是徐公子,我肯定还要再?#24613;?#19968;匹马,甚至让随从也多带一匹马,不管花多少钱,至少?#29992;?#26102;跑得快些。哈哈。”

    徐础也笑了,然后道:“我给你的指点就是再多带一匹马。”

    “嗯?徐公子以为?#35328;?#19981;好平定,这一战会很艰难?”

    “秦州?#38382;品?#25105;所知,我只是觉得多带匹马更稳妥些,?#38405;?#20250;有好处,至于好处是什么,我也说不清。”

    徐础说得含糊,赵有用听得却极认真,拱手道:“明白了,回去我立刻再买匹马来。”

    “我能问赵将军一句话吗?”

    “?#27604;唬?#23601;怕我知道得少,答不出来。”

    “我只想知道,赵将军为何来找我?”

    “因此……你是徐公子啊。”赵有用茫然道。

    ?#21834;?#24464;公子’有何特殊之处,值得你来请教,询问生路?”

    “徐公子百战百胜,而且……”赵有用稍稍压低声音,“徐公子乃弥勒亲传弟子,上通神佛,下达鬼师。”

    徐础忍不住笑了,“上通神佛我明白,下达鬼师是什么意思?”

    赵有用脸色微变,“我不该乱说。”

    “?#36824;?#31995;,这里没有外人,无论你说什么,我不怪罪,‘神佛’也不怪罪。”

    赵有用脸色?#25351;?#27491;常,声音却越来?#38477;停?#20280;手指向山谷深处,“范闭?#26029;?#29983;。”

    “他是鬼师?”

    “对啊,不不,?#26029;?#29983;肯定升天为仙,应该是仙师,徐公子下通仙师。”赵有用莫名地笑了两声,“思过谷是块有灵性的地?#21073;断?#29983;在此?#19978;桑?#38500;他以外,世上也只?#34892;?#20844;子还能配得上此谷。多谢徐公子的指点,我不打扰了,回去就买马。”

    赵有用告辞,走时比来?#31528;歟?#26174;得兴致勃勃,像是求到了上上之签。

    昌言之送行一段,很快回来,“?#26029;?#29983;?#23458;?#37117;来吗?赵有用说?#26029;?#29983;?#25925;?#31070;机,公子已?#21069;?#20185;之体。”

    徐础一脸苦笑,“你看到我劈柴、除草了,像?#21069;?#20185;之体吗?”

    “老实说,真的不像。?#26029;?#29983;的鬼魂若是夜里前来拜访,我们应该能听到异响才对。真是奇怪,天天住在谷里的人毫无察觉,外面的人却说得头头是道,好像亲眼看到鬼魂来过似的。”

    “传言往往如此。”

    昌言之摇摇头,“公子让他多备匹马,又是?#25105;猓俊?br />
    “他说马价飞涨,我想以后没准会更贵,所以建议他早买一匹。”

    昌言之大笑,“赵有用来求仙人指点,公子却给他实惠之言……等他回来,至少不会埋怨。”

    两人一同往回去,昌言之又问道:“公子……真的不关心这一战吗?金圣女在秦州,?#38382;?#21487;不太妙。”

    “怎么?#24187;睿俊?br />
    “明摆着嘛,降世军新旧两部不和,此其一,秦州缺?#31119;?#27492;其二,降世军里?#20808;?#22919;孺居多,此其三,没有公子坐镇,此其?#27169;?#26377;这四点,怎么想都不是诸州联军的对手。”

    “呵呵,你看到四点‘?#24187;睢?#25105;则看到四点‘妙处’。降世军不和,外敌当前,不和也得和,此其一。秦州缺?#31119;?#23448;兵必须多带辎重,尾大不掉,此其二。降世军拖家带口,回到故乡,更要奋勇作?#21073;?#27492;其三。金圣女原本勇猛有余,知进不知退,入秦之后,却能忍败而走,已有大将之风,无需他人坐镇,此其四。”

    昌言之笑道:“我辩不过公子,不过这次大战若是金圣女胜了,冀州可就危险了,先?#21069;?#22312;东都,如今又不能平?#36965;?#20973;什么做诸州盟主?”

    徐础收起笑容,“所以才要再等等,这一战至少能够奠定今后两三年的?#38382;疲?#22825;成是否能够死灰?#24904;迹?#22825;下群雄谁有资格争鼎?都将显露出几分迹象。”

    “我就想知道,哪?#20013;问?#23545;公子、对咱们这里最有利?我?#19978;?#24815;了这里的日子,再不想出去打仗啦。”

    “放心。”徐础笑道,已到门前,将锄头放下,“得好好收拾一下,这两天或许还有客人会来。”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