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进城
    没有得到答案,贺荣平山不会离开。

    “济北王夫妇向我保证,郡主与你是假夫妻,郡主还写过‘休夫书’。但是你们们南人的话,我向来只信三分,济北王位高权重,我信七分。而且我听说,郡主曾在你这里住过几天,所以我不得不来问个清楚。”

    “济北王不会骗你。”徐础终于开口。

    “哈哈,这倒是实话,郡主是否失身,成亲当天我自会知道,济北王犯不着在这件事冒险骗我。我信不过的是郡主,她一个小女人,不知天高地厚,没准会对父母撒谎,与其到时惹来两国交恶,不如我提前问个明?#20303;!?br />
    贺荣平山停顿一会,“在我们贺荣部,绝不?#24066;?#20986;现‘休夫’这种事,闹着玩也不行,郡主的脾气,以后得改正。你只需对我说句实话:与郡主是否有过夫妻之实?”

    徐础仍拒绝回答。

    贺荣平山等了一会,哈哈大笑,“你觉得我在羞辱你吗?别想太多,你已退位,住在这样一座山谷里,对我们贺荣部没有半点威胁,自然不会受到我们的敌视。我就当你的沉默是否认好了,如果在邺城没有更好的选择,?#19968;?#23094;郡主,带她回塞外。还有那个田匠,在这件事上,你不能沉默,必须交人。”

    贺荣平山出去与随从汇合,翻身?#19979;恚?#30475;向野草丛生的山谷,感慨道:“大丈夫生当做人杰,驰骋天下,若困顿于此,?#20849;?#22914;早早死掉算了。”又向谷中众?#35828;潰骸?#20320;们若是见到田匠,告诉他:贺荣部左神卫王又来了,他逃到哪里,我追到哪里,到底要比试一下,是他能逃,还是我能捉。”

    昌言之进屋,拱手道:“公子有什么吩咐吗?”

    徐础摇摇头。

    昌言之上前一?#21073;按说?#24597;已不是久留之地。”

    “你要走?”

    “不是我,是公子。公子寄人篱下,地位原本就不稳?#20445;?#20559;又得罪了邺城的贵?#20572;?#36825;个……”

    ?#30333;?#32454;算来,我来邺城之后,得罪的人好像不少。”徐础笑道,随即收起笑容,“我是来隐居的,为什么会得罪他人?”

    “啊?我也说不清楚……都是他们先挑衅,贺荣部想带走公子,寇道孤想撵走公子,戴破虎要拿公子人头立功领?#20572;?#20844;子不愿束手待毙,就只能得罪他们了。还有,准确来说,也不是公子得罪他们,一个是田匠,一个是冯夫人,他二人自作主张……才惹出这些是非。”

    对“自作主张?#20445;?#24464;础曾经极?#20173;?#24694;,现在却只是一笑,“不,他们的所作所为都得到过我的赞同,至少我没反对。”

    徐础站起身,“人不能一直往上升,也不能一直往下跌,巅峰与谷底,只可暂留,看一眼风?#30333;?#30691;,不能久居。”

    昌言之?#21534;?#25026;“不能久居”四个字,喜道:“公子打算走吗?最好早些动身,咱们有马匹、有盘缠,轻装?#19979;罰?#24819;去哪去就去哪。”

    “不走,?#19968;?#27809;跌到谷底呢。”徐础转到后院劈柴去了。

    昌言之叹息一番,出去召集同伴,向他们道:“公子还在‘修?#23567;?#20063;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那个贺荣蛮王显然不安好心,他不像那些读书人,只靠嘴皮子是挡不住的。最好是离开?#35828;兀?#21487;公子不愿走,咱们得另想办法。”

    老仆也不愿走,“听那个蛮王的意思,对公子倒没恶意,憎恨的人是田匠。唉,田匠当初就不该假冒公子戏耍蛮王,他还当这里是东都,自己是豪侠呢。”

    “田匠也是为救公子,他不假冒,公子就会被贺荣部带走,不过做事得有?#21152;?#32456;——我去找他,你们辛苦些,谨守山谷,以?#26469;?#30772;虎之流再来行刺。”昌言之也不与徐础商量,交待?#22919;洌?#39569;马出谷。

    自从冀州军西征,谷外哨所的士兵减少许多,只剩不到十人,经常接受昌言之送来的酒肉,与他很熟,难得能帮次忙,热情地为他指路。

    昌言之第一次前去邺城,一路上只见行人越来越多,有买有卖,还没进城,就已显露出与众不同的?#34987;?br />
    昌言之与七族子弟辗转四?#21073;?#35265;惯了破败景象,?#22312;?#22478;不禁心生敬佩,冀州大军在外,邺城尚能维持?#34987;任?#38590;得,暗道公子有眼力,?#35828;?#30830;是避难隐居的极佳落脚之处,天下再难?#39029;?#31532;二个。

    邺城分南北,北边多是宫殿、官署与贵人宅邸,南边则是?#31353;?#19982;?#21776;蹋?#26124;言之?#21271;?#21335;城的迎宾里,找一家看上去最大的客店,进去之后要间房。

    入住的旅客都要被记下姓名、籍贯与来意,若是外地人,还得展示官府颁给的通行凭据。

    昌言之自称是吴州人,拿不出任何凭据,却舍得银钱,一把一把往外抓,伙计直挠头,最后在籍贯一栏写邺城,来意写“原屋破损?#21019;?#26242;住?#20445;?#28982;后收下银钱,送客人去房间,提醒道:“客官要住就住,万不可与他人随意交谈,如今不比往常,官府查得严。”

    “嗯,我只住一晚,明天就走,不出屋就是。还有,劳你帮我找个人,事成之后,我这里还有一些薄礼相赠。”

    “客官已经花了不少钱啦。客官要找哪位?住在附近的人,没有我不认识的。”

    “他叫田匠,不是邺城人,来自东都。”

    伙计皱眉,“田匠……没听说过啊。”

    “麻烦你费心打听,就说有一位东都来的客人找他。”

    “?#20882;傘!被?#35745;勉强应允,欲走不走,“我一个人肯定打听不出来,得找人帮忙,?#19994;?#30340;钱够了,可别人……”

    昌言之又?#32479;?#19968;大把铜钱和碎银,“先拿去用。”

    伙计兴高采烈,捧着钱出去。

    昌言之知道田匠一直在城里拦截四方客人,不让他们前去打扰公子,因此想出这么一?#23567;?br />
    他在房间里独自吃饭,等到将近三更,田匠真的来了,敲了三下,推门进来,将一小包东西扔给昌言之,“找我不必这么麻?#24120;?#20320;只需说自己是外地人即可。”

    包里装着银钱,昌言之看了一眼,又递还给田匠,“人?#37326;?#20107;,?#39029;?#38065;,怎么能要回来?”

    “他是我的朋友,听?#30340;?#20063;是朋友,不收你的钱。”

    “那个伙计?他明明说不?#31995;謾?#31639;了。我来找田壮士,其实是有?#31508;隆!?br />
    “因为贺荣平?#21073;俊?br />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蛮王白天时去了谷里,对公子颇为不敬,看他的意思,公子如不肯交出你,他会动粗。”

    “嗯,那又怎样?”

    “怎样?你总得……做点什么吧。”

    “邺城急于与结?#32781;?#36154;荣部要什么,邺城就给什么,朝廷尚且无力阻止,我能有什么办法?”

    昌言之再不?#25512;?#30452;接道:“蛮王所恨之人是你,你可以替公子挡下此灾。”

    田匠微微一笑,“你背着徐础自己来的?”

    “那不重要,关键是你,大家一同追随公子,当有?#21152;?#32456;,田壮士侠名昭著,总不至于?#28909;?#25937;到一半,放手不管吧?”

    “嘿,别拿‘侠名’两字压我,?#39029;?#21463;不起。”田匠想了一会,“你明天回谷?”

    “嗯。”

    “正好,你带点东西回去。”

    昌言之茫然道:“带什么东西?能帮到公子?”

    ?#30333;?#20043;是徐础想要之物。”

    “蛮王……”

    “贺荣平山的事情你管不了,就别多操心了。徐础不是世外之人,没准早就想好了主意。”

    “我可没看出来。”

    “让你看出来,他就是不徐础了。”

    这一点昌言之倒是承认,“万一呢?公子说什么还没跌到谷底,我真担心他还要修行所谓的平常之心,危险到了身前也不肯应对。”

    “他若真能做到临危而无动于衷,?#19994;?#35201;佩服他。你早点休息,明早天亮之前离店,有人送你出城。”

    “要带的东西是什么?”

    “避开大道,走山路进谷。”田匠不肯回答,径自离去。

    昌言之没从田匠这里得到?#20449;担闹?#20381;然不安,可是话已经说过,他别无办法,思来想去,觉得田匠有一句话说得对,没准公子早就想出应对之策,只是不肯提前说出来而已,于是心里稍感踏实,上床睡觉。

    ?#31283;?#20940;晨,有人敲门,昌言之立?#21776;?#24202;。

    还是昨天接待他的那名伙计,对田匠与银钱的事只字不提,笑呵呵地请客人出发。

    店外停着一辆骡?#25285;?#35013;载几箱子,?#20849;?#30528;两面小旗,显然是替官府运送货物。

    车夫与带车者共是两人,扭头看一眼昌言之,二话不说,驱骡走在前头。

    昌言之?#19979;?#36319;随,伙计小声提醒:“客官跟着就是,什么都别问。”

    田匠看样子在邺城?#31995;?#19981;少人,昌言之只能信他,不远不近地跟在骡车后面。

    行程计算得正好,骡车到了东城门口,正是天光初亮、城池放行的时候,守城官兵未做检查,直接挥手让他们出去。

    路上行人不多,离思过谷数里之遥,拐弯就能望见哨所的一处地?#21073;?#39585;车停下,两人合力抬下一只箱子,放在路边,上车继续前行,自始至终不与身后的人说一句话。

    昌言之莫名其妙,跳下马来到箱子前,正寻思着怎?#21019;?#23427;从后山进谷,忽听箱子里?#35895;?#20256;出人声。

    “到了吗?”不仅是人声,还是女子的声音,听着?#34892;?#32819;熟。

    昌言之急忙打开箱子。

    张释清从箱子里站起身,伸个懒腰,“还以为会很惊险呢,原来这么简单,就是比较憋闷,还很?#37048;?#20320;只带一匹吗?”

    “啊,是,只带一匹,郡主骑马,我步?#23567;!?#26124;言之惊骇之下,反而不知该说什?#30784;?br />
    ?#30333;?#21543;。”张释清从箱子里走出来。

    “郡主……田匠……郡主怎?#30784;?br />
    “是冯姐姐帮我逃出来的。小蛮女为了报复,想让我嫁到塞外去,我才不会?#21776;?#21534;声,中她的计。走,带我去见徐础,他欠我一个人情。”

    “啊?”

    “当初我曾帮他逃出东都,如今他也得帮我。”

    昌言之后悔莫及,自己真不该进城。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