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强援
    马球场上,双方竞争颇为激烈,世子一方原本稍占?#25103;紓?#39046;先一两球,围观者当中有人颇为着急,甚至怀疑世子的球手有意隐瞒实力。

    贺荣平山没有?#23383;粒?#27966;来三名伙伴观看,就是这三人,不怎么会说中原话,也不太懂马球的规矩,经过讲解之后,倒是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越看越急。

    世子一方已进九球,最后一球不是击偏就是被拦截,而郡主一方已经追到八球,双方争?#27809;?#28909;,三名贺荣部贵人终于按捺不住,一致提出要亲自上场,经过一番协商之后,?#24187;?#36149;人替换场上最弱的?#24187;?#29699;手。

    这名贵人骑术精湛,刚刚二十岁,名声已传遍塞外,但他小看了马球,一通驰骋,如入无人之境,能在马背上做出各?#33267;?#20154;眼花缭乱的动作,就是碰不到球。

    而且他一上场,另外九名球手不得不给他让路,反而无法形成配合,原本高出一点点的优势,很快就被撵上。

    张释清在场边大声指挥,昌言之如有神助,连进两球,竟然反败为胜。

    单从场面?#20384;?#35828;,这是一场精?#23454;谋?#35797;,欢呼声?#20013;?#19981;绝,张释清要来宝马“卷雪”,骑行一圈,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将此马送给昌言之——他是获胜的最大功臣,一人独进五球,尤其?#20146;?#21518;两球,每一球都进得颇为惊险,差点被贺荣部贵人推落马下。

    世子张释虞大为沮丧,但是认赌服输,?#24576;?#23453;马,也拿出金银赏赐双方球手,胜者要多些。

    三名贺荣部贵人坚持认为这场比试不公,拒绝接受赏赐,?#19979;?#20808;走了。

    人群渐渐散去,思过谷里?#25351;純湛酰?#21364;不能?#25351;?#23433;静,张释清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到处大叫大嚷,四处分发礼物,甚至给守庐的于瞻也送去一份。

    于瞻吃了一惊,而且十分厌恶,没?#20154;?#20005;辞拒绝,郡主就已经跑掉。

    将近黄昏,张释清终于稍稍冷静下来,跑到书房里,拎着一壶酒,“你怎么不去观看?”

    “我知道你必赢,所以觉得没必要观看。”徐础笑道。

    这样的回答差强人意,张释清将壶、杯放在桌上,往椅子上一坐,脸上渐渐露出倦容,她虽?#24187;?#19978;场,叫喊多半天,也累坏了。

    徐础斟酒,一边喝一边看书。

    张释清拿起?#31080;?#22312;手中慢慢转动,一直不喝,?#32676;?#22810;时,开口道:“有时候你挺好,有时候……你真是太无趣了,在你身边多待一会,我就觉得心里憋闷,好像……好像又被关在箱子里。”

    “你曾经被关在箱子里?”

    “前两天我就是这么出城的,你一点都不关心,连问都没问过。”

    徐础笑道:“我的确是个无趣的人,我连‘有趣’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28909;?#39532;球,看你们的样子,应该很有趣,可无论是上场,还是旁观,我都体会不到‘有趣’的感觉。”

    张释清长叹一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看来你是天性如此,要不然就是……与你母亲的去世有关系吗?”

    好久没人提起吴国公主了,徐础发现自己不像从前那么在意,于是?#38505;?#24819;了一会,“或许有吧,的确是在她去世之后,我越来越‘无趣’。”

    “真是奇怪,哪怕传闻只有一半是真的,吴国公主也是一个极有趣的人,居然会有你这样一个儿子。”

    “你听说过她的传闻?”

    张释清眼睛一亮,像是说起自己崇拜的某位人物,“我从小听到大,不止是我,我们这些人都听说过,还经常争论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我一?#26412;?#24471;吴国公主很了不起,真的,在那样的处境中,身为?#24187;?#22899;子,她还敢反抗,令人敬佩。我母亲常说,身为女人,哪怕是?#23454;?#26368;宠爱的女儿,也得认命,所以她觉得吴国公主有点……”

    “愚蠢?”

    ?#30333;?#20043;不太聪明,有点执拗。但是我母亲仍然敬佩吴国公主,她说,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吴国公主稍微再聪明一点,就会沦入平庸,可能过得舒坦,但是再也不会被人记得。聪明而平庸、执拗而出类拔萃,各人有各人的选择,母亲敬佩后者,自己宁愿选前者,她还要求我也学她一样。”

    “王妃好像会失望。”

    “哈哈,大失所望。你知道吗?当我决定逃出王府时,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吴国公主,我不停地想,如果是她遇到这种状况,会做怎样的选择?”

    ?#20843;?#27809;有逃?#36873;!?#24464;础黯然道。

    “但她努力逃脱,?#20102;?#19981;?#20808;?#21629;。”

    徐础不语,他以为自己已不在意,随着交谈的深入,母亲的形象?#25351;?#29616;在眼前,像一堵?#21073;?#25377;在他与任何人之间。

    张释清起身,“我也不会认命,宁死不认。”

    徐础抬起头,扫去母亲的形象,“不认命可以,但是到了塞外,你?#27809;?#19968;种反抗的手段。”

    “嗯?你在说什么?我不用去塞外,我赢了马球,可以留下啦。”张释清露出欣喜的笑容,这是她连日来最大的一件高兴事。

    “世子只是同意你留在思过谷,并没有承?#31561;?#28040;婚事。”

    张释清脸上笑容渐渐消失,坐下想了一会,“我必须嫁给蛮王吗?都是小蛮女从中使坏。”

    “与小蛮女无关,形势如此。”

    “什么形势?非得让我嫁到塞外去?”

    “群雄并立,冀州只占一?#21073;?#35201;靠着贺荣部的支持,才能号令诸州。但是贺荣部与并州世代交好,邺城必须与晋阳暗中较量,争得贺荣部的更多支持,才能维持眼下的优势。”

    “那也用不着非得逼我去和亲啊,上头还有公主,还有欢颜本人。”

    “贺荣部要推世子称帝,到时候你就是长公主,至于欢颜郡主,贺荣部当她是对手。”

    张释清发了一会呆,“我看这个皇位也没什么意思,我劝父亲和哥哥不争吧。”

    徐础摇摇头,“争与不争,已非济北王父子所能决定。”

    张释清更加吃惊,半晌才道:“说来说去,一切全是欢颜做主,就是她,非要让我去塞外受苦。”

    “欢颜郡主只是恰好在那个?#24674;?#19978;,?#24576;?#20219;何人,都得做出同样的决定。”

    “嗯,你们两个是同样的人,你当然替她说话。”张释清的?#25104;?#28176;渐发红,一天的好心情消失无踪。

    “抱歉,我不该?#38405;?#35828;这些。”

    “你的确不该说,我正高兴着呢,哪怕等到明天……不不,我宁愿早些知道这些事情,谢谢你如此坦白,还有什么不得已的‘形势’,你一块告诉?#37326;傘!?br />
    徐础等了一会,“只是嫁到塞外,事情还算完,你还将担负艰巨的任务。”

    “讨好贺荣部吗?欢颜无错,但也不再是我的朋友,我为什么要为她做事?”

    “不是为她,是为你的父母和兄长。”

    “嫁到塞外受苦的是我,他们好好的,干嘛要我……我明白了,你继续说。”张释清一脸冰冷,她知道,只有自己在塞外争得贺荣部的更多支持,才能令家人在邺城得到重视与平安。

    “邺城眼下最大的敌人有两个,一是江东的?#23454;?#19982;宁王,二是并州的晋王,如果我猜得没错,欢颜郡主的计划是先破江东,再除并州。所?#38405;?#21040;了塞外之后,必须努力离间贺荣部与并州的关系。这很难,沈家经营多年,与贺荣部亲上加亲,唯一的可趁之机是晋王本人的野心,若能让新单于相信晋王早晚会一统天下,或许能让他放弃对沈家的支持。”

    张释清不吱声。

    “我能想到的差不多就是这些。”徐础补充道。

    张释清笑了一声,“这就?#24378;?#36807;那么多军报、思索多日想出的办法?让我嫁到塞外去,给邺城争取一个强大的盟友?”

    “这是我给你想出的办法,并非我自己的办法。”

    张释清微一皱眉,“你已经够无趣了,再这样故意说话让人听不懂,我宁愿嫁到……不不,我宁愿给自己胸口刺上一刀。”

    “哈哈。我的意思是说,你是张氏子弟、济北王的女儿、世子的妹妹……”

    ?#25300;一?#26159;欢颜的侄女,你究竟想说什么?”张释清打断道。

    “如果你在意这些身份,那么我刚才所言,就是你最好的选择。”

    “如果我不在意呢?”

    “这样的话,倒?#24378;?#20197;?#33268;?#19968;下我的办法。”

    “你的办法……对啊,你是刺过驾、造过反,根本不在意张氏的衰亡与邺城的安危。”张释清打量徐础两眼,“我应该痛恨你才对。”

    徐础笑而不语,让张释清自作决断。

    盯着徐础看了好一会,张释清叹了口气,“你这个人无趣到让我恨不起来,像块石头,虽然拦在路上,但我觉得上去踢你一脚的话,只会让我自己疼痛,你却一点事也没?#23567;!?br />
    “哈哈,请相信,我比石头稍软一些。”

    “能?#30340;?#30340;办法了?”

    “邺城缺少的是强援,若有别的强援,邺城不必再以和亲讨好贺荣部。”

    “天下形势我多少也明白一些,群雄各占一州,先不论孰强孰弱,谁会?#24066;?#20570;别人的‘强援’呢?贺荣部观望中原,且与冀、并两州?#23588;潰?#36824;真是只有他?#24378;?#20026;援助。”

    “邺?#24378;?#20197;。”

    “你又说糊涂话了,邺城自己给自己做强援?”

    “不,邺?#24378;?#20197;给别人做强援。”

    “嗯?”

    “当今形势,援人即是援己,但是得让对方相信,?#20219;?#37325;要的是,得?#27809;?#39068;郡主相信。”

    张释清真想在这块“石头”上狠狠踢一脚,好让他说几句明白话。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