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问策
    徐础这回被送?#19979;?#36710;,走了将近两刻钟,路程倒是不长,走走停停耽误许多工夫,下车之后,他跟随孙雅鹿进入一间小屋,隔着薄薄的门板,能够听到另一头的争吵声。

    太多人的叫声混杂在一起,徐础只能偶尔听清几个词,其中就?#23567;?#31206;州”两字。

    屋里有一铺矮炕,上面摆放小几,孙雅鹿请徐础坐下,亲自斟茶,小声道:“官兵在汉州大败。”

    “汉州?”徐础很意外,他一直等候的是秦州消息。

    “贼军——很可能是曹神洗的主意——据守西京,暗中派人前往汉州,笼络那里的小股贼军,聚为一部,偷袭荆州军的粮道。荆州军闻讯大骇,连夜逃遁,然后……唉。”

    又是老套路,各州官兵互不信任,荆州军逃走的时候,甚至没跟友军打声招呼,等到消息传开,淮州军随即撤退,跑出数十里之后,?#25490;扇送?#30693;冀州军主帅。

    西京外面还剩下冀州军与并州军,这两州是主力,依然可以一?#21073;?#20294;是?#31185;?#39588;降,为谁打头阵争执不下。

    隔壁房间里,众人争论不休的就是这件事情,人执一端,谁也不能说服其他人。

    孙雅鹿最后道:“徐公子想必明白我带你来这里的意思,欢颜郡主想听听你的看法。”

    “西京与邺城相隔遥远,这边做出决定,那边的战事可能已告?#25112;帷?#20864;州军的统帅是哪一位?”

    ?#30333;?#27494;侯将军杨彤彩。”孙雅鹿马上答道。

    “姐姐是张息帝贵妃的那位杨将军?”

    “是,选他也是不得已,王铁眉王将军遇难之后,冀州军无首,颇有将士思念旧主皇甫开。杨将军虽?#24187;?#21333;独带过兵,但是曾经跟随先帝南征北?#21073;?#22768;望仍存,邺城武将当中,只有他能压得住皇甫一家。”

    皇甫开、皇甫阶父子占据辽东,在贺荣部调解下,他们率领一支军队加入冀州军,虽是强援,也是邺城的心病,不得不找一位勋贵掌军。

    徐础对杨彤彩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此人不以军功闻名,于是又问道:“并州军呢?”

    “前屯卫将军沈庵,晋王的一位远房叔叔,徐公子应该听说过此人。”

    “?#26434;?#32819;闻。”

    “徐公子觉得这两人都不足以打败西京贼军?”

    “这两人若有真本事,就不会坐视荆州、淮州军逃走。皇甫开驻军何处?”

    “潼关,这是他自己要求的,但他将大部分兵卒都交给了杨将军,自己只留数千人。”

    “嗯,我已明白,孙先生不必着?#34180;!?br />
    孙雅鹿笑了一声,“这种时候说不急都是撒谎,但是徐公子应该更急一些。我能将你带到这里,就是因为郡主的一句话,她说乱世需用非常之人,苟有利于国?#36965;?#20877;大、再重的罪过都可以原谅——徐公子至少得证明自己是非常之人,要不然,我没法向郡主?#28142;?#37089;主没法向太皇太后?#28142;!?br />
    孙雅鹿看来真是着急,语气、神情都没有平时的稳重。

    徐础却依然不急,笑道:“欢颜郡主已有主意,她召集众人,不为问计,而是要听其言,从中?#39029;?#19968;位合适的执行者,应该快有结果了。”

    孙雅鹿微微一愣,“郡主若有主意,肯定会先与我商议……”

    “没错,如此重要的一?#25105;?#20107;,孙先生没有获邀参加,反而被派去接来?#24187;?#22234;?#21073;?#27491;说明欢颜郡主认为此事无可商议,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人。”

    孙雅鹿又是一愣,“?#28909;?#22914;此,郡主何必请徐公子过来呢?”

    “等等就知道了。”

    两人慢慢喝茶,再不说话。

    良久之后,隔壁的声音渐渐弱下去,孙雅鹿道:“在下刚才一?#31508;?#24577;,让徐公子见笑。”

    “孙先生之急,乃是出于关心,邺城得此?#39029;跡?#25105;唯有敬佩,并无嘲笑。”

    “嘿,徐公子……也有会说话的时候。徐公子刚才所言极是,郡主想来已有主意。荆州、淮州军先后撤兵,官兵军?#35851;羋遥?#36133;相已露。此时再盼着冀州与并州军大破贼军,徒劳无益,不如想办法减少损失。邺城需要的是一位有胆有识的将军,能够带兵西进,阻止冀州军的全线溃退,然后带回尽可能多的将士。”

    “想必如此。”

    隔壁声音已经减弱到听不清,很快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显然是众人告退,议事已然结束。

    济北王世子张释虞走进来,向徐础点下头,一言不发,对他的出现并不意外。

    孙雅鹿让出自己的位置,又去将矮炕对面的一张椅子摆正,自己却不坐,倒好茶水,侍立一边。

    又等一会,欢颜郡主进屋,同样不说话,坐到椅子上,慢慢喝茶,看样子还在思考某个难题。

    张释虞?#28909;?#19981;住,起身道:“侍郎尹甫带兵、两王监军前往支援,没?#26082;阅?#25915;下西京,即便不能,?#27815;?#20197;接回冀州将士,不至于一败涂地。总之西边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欢颜,你还有什么担心,这就说出来吧,大家一块商量。这里没有外人,无需隐瞒。”

    说到“外人”两个字时,张释虞瞥了一眼徐础和孙雅鹿。

    欢颜郡主放下茶杯,开口道:“麻烦孙先生说下四?#21483;问疲?#22909;让徐公子心里有数。”

    “是。”孙雅鹿一直陪着徐础,但是没有郡主的?#24066;恚?#19968;句多余的话也不说,“西京的情况我刚刚说过,还需补充两句:荆州奚家和淮州盛家都派使者过来,一个说是本部不稳,必须退兵平?#36965;?#19968;个说是江东失火,必须尽快回去布?#28291;?#20197;免受到殃及。”

    “江东的情况一如所料,石头城里已没有皇帝,梁昭与兰恂愿意归顺邺城,那是在西京的消息传来之前。宁抱关也派?#35789;?#32773;,声称只要邺城封他宁王,他也愿意称臣。”

    “北边的贺荣部比较仗义,贺荣平山声称,只需邺城一句话,十万骑兵数日内就能南下,任凭调?#30149;!?br />
    孙雅鹿说完了,看一眼欢颜郡主,见无补充,退立一边。

    张释虞道:“事已至此,邺城士民当同舟共济,以度难关。徐公子也别推辞,你?#28909;?#20303;在冀州界内,就是冀州之人,危急之时,应当出一份力。”

    徐础拱手道:“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就别谦逊了,大家都知道你神机妙算,曾经用在冀州军身上,这回帮我们用到敌人身上吧。”

    “好啊,可是……需要我做什么?”

    张释虞微一皱眉,“明摆着嘛,请你?#25105;?#19968;下,看邺城如何摆脱眼下的困?#24120;?#37325;新赢得天下诸州。”

    徐础想了一会,“世子需尽快登基。”

    张释虞眉头皱得更紧,“这就是你想出的主意?如果需要奉承话,?#19968;?#21478;找他人。”

    “这是我的真心话。邺城能够联合诸州军平?#36965;?#25152;?#39068;?#26377;二,一是贺荣部以为后援,二是各家?#26434;?#25193;张之意。但这两者也是软肋,贺荣部只可为纸上强援,不可真的动用……”

    张释虞打断道:“这话可不对,十万骑兵呢,干嘛不用?”

    欢颜郡主道:“听徐公子说完。”

    张释虞笑了笑,没再插话。

    徐础继续道:“各家皆愿向外扩张,自然也要防备别?#20381;?#20837;自?#19994;?#30424;。所以荆州军一退,淮州军也退,两州都对江东?#25237;?#37117;怀有野心,怕对方?#32769;取?#32780;淮州军?#28909;?#25764;兵,冀州军也只能尽快班师,以免南边之忧。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此之谓也。曹神洗计已得逞,无人可破。”

    张释虞没?#22871;。?#35828;完了?#28821;共?#30693;道是谁的计,甚至是不是计尚属未知,没准汉州之乱只是意外,荆州军庸人自扰,坏了平乱之事。”

    “即便此前无人设计,荆州军一退,西京降世军?#19981;?#23558;之变成计策。”

    “等冀州将士安全退回,邺城自然无忧,问题是联军一破,再难聚合,诸州又将各自为政。”张释虞将话题引回原处。

    “所以世子需尽快登基称帝,趁诸州混乱之?#21097;?#20808;下手夺得正统之位,然后再图号令天下。”

    “就像徐公子占据思过谷那样?”张释虞笑问道,“范门弟子可一直没承?#38386;?#20844;子的‘正统’。”

    ?#26263;?#20182;们也没有另推‘正统’。”

    张释虞嘿嘿两声,虽然称帝的人是他,他却不能表现得太着急,需要听欢颜郡主的意见。

    欢颜郡主道:“此时称帝,虽得正统,却?#19981;?#24825;来诸州?#24405;桑?#22914;何应对?”

    “称帝之后,必须拉拢到淮州,只要得到盛家的支持,则帝位可稳。”

    张释虞道:“先不说是否应该在这个时候称帝,晋城的强援不应该是贺荣部吗?为什么要拉拢淮州?”

    “贺荣部有不臣之心,?#23665;?#20854;力狐假虎威,不可引至身边。淮州靠近冀州,互为犄?#29301;?#30427;家野心不著,凭此两点,乃是最适合的盟友,世子便是将天下之半让与盛?#36965;?#20063;要将其争取过?#30784;!?br />
    “天下之半?”张释虞边笑边摇头,“可能是我想太得多,我隐约觉得,徐公子似乎特别不?#19981;?#36154;荣部,不会是因为我妹妹吧?”

    徐础拒绝回答。

    欢颜郡主起身,“就是这样,世子与我这就去见老太后,商议登基之事,之后是北托贺荣,还是南引盛?#36965;?#20877;议。”

    “两王在外,登基不可操之过?#34180;?#24352;释虞显得很为?#36873;?br />
    “两王?#24418;?#20986;城,一同到老太后面前商议就是。?#34987;?#39068;郡主当先出屋。

    张释清随后,转身向徐础告辞,眨下眼睛,以示?#34892;弧?br />
    孙雅鹿没有跟出去,“徐公子这算是为邺城出谋划策吗?”

    徐础摇摇头,“这都是欢?#25307;?#20013;早有的想法,我说出来不过是为自保。请孙先生谅解,邺城风雨飘摇,我无意为之出谋划策。”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