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分割
    (?#34892;?#35835;者“百醉莫赎”的飘红打赏。)

    欢颜郡主做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决定,她自己却站在一边不言不语,好像一切与己无关。

    马维有点沉不住气,甩出问题之后,甚至没等回答,又去来回踱?#21073;?#36234;走越快,越走越显得帐篷狭小,装不下他的步伐。

    徐础只得看向郭时风。

    郭时风笑了笑,似乎整件事都是个玩笑,不值得当真,但他还是小声道:“郡主的意思是这样:?#21644;?#21521;邺城称臣,得到正式册封,以天成?#21644;?#30340;名义镇守邺城,侍奉太?#20365;?#21518;,郡主则随皇帝御驾亲征。”

    “亲征并州?”

    “不,亲征渔阳。皇帝将在渔阳争得贺荣部的支持,然后与?#21644;?#21335;北并进,一同进攻并州,功成之后,皇帝留在晋阳,不再返回邺城,但是会派人接走太?#20365;?#21518;,?#21644;?#21017;保留整个冀州。”

    “皇帝能说服贺荣部放弃沈家?”

    “郡主?#30340;?#26159;她的事情,她自有办法。”

    “宁王与盛?#22839;兀俊?br />
    郭时风被叫来,意味着欢颜郡主的全盘计划当中,一部分与江东有关,“郡主说,宁王若能击败盛家,可以占据淮州,同样获得到册封。”

    郭时风就为这件事而笑,扭头看一眼郡主,轻轻摇头,“虽得郡主高看,可宁王暂时还没有本事与群雄争锋……”

    徐础道:“宁王有这个本事,不仅有,很可能已经发兵。”

    郭时风又笑一声,“怪不得郡主坚持将徐公子叫进来。”

    徐础笑道:“郭先生也有?#26412;?#32773;迷的时候,请郭先生细思,宁王占据江东……”

    “徐公子第一句话就错了,宁王并未占据江东,还有大批郡县?#24403;?#33258;立,或者降而复反,想要解决这些麻烦,仍需不少时日。”

    “那就先假如吧,假如宁王已经占据江东——”徐础等了一会,见郭时风没再反对,继续道:“就得解决‘邻居’的麻烦,吴州西接荆州、北靠淮州,与洛州也有一块相邻,但是?#21644;?#24050;决定北迁邺城,所宁王的强邻只有奚、盛两家。很巧,这两?#20197;?#26412;都派出大军前往秦州平乱,而且先后退兵。据我知所,荆州奚家一退千里,连已经夺下的部分汉州都给放弃,就想尽快回到老家,这边的盛家却将大军借给?#21644;酢?#29031;此推测,荆州已有防备,而淮州境内空虚,宁王若有外扩之心,首选哪一边?”

    “还有洛州呢,?#21644;?#19981;在,东都更加空虚。”郭时风道。

    “东都乃强者所居,势弱者得之,反生祸患,宁王当明此理。”

    郭时风摇摇头,“徐公子的推测无懈可击,唯有一点,你一开始的假设并不存在,宁王正忙于收服吴州郡县,无意外扩。”

    “果真如此?”

    “果真如此。”

    徐础转向远处的欢颜郡主,“郡主怕是找错人了,郭先生并未参与宁王的大计。”

    欢颜郡主道:“或许是郭先生隐藏得好。”

    徐础摇头,“我不这样觉得,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宁王派郭先生出马,安抚淮州与?#21644;酰?#21149;两家北攻冀州,正是所谓的‘予之’,宁王为防止露出破绽,所以故意隐瞒‘取之’的部分,?#28909;?#20449;于郭先生,才能获信于盛家与?#21644;酢!?br />
    “无稽之谈。”郭时风笑道,懒得反驳。

    欢颜郡主想了一会,“还?#20999;?#20844;子说得对,郭先生的确不知情。这就有点麻烦了,宁王肯定会接受我的建议,可是派人去一趟江东,费时颇久,中间还隔着一个淮州,未必能够成?#23567;?br />
    郭时风道:“两位不必一唱一和,宁王……”

    有一阵没开口的马维突然大步走来,“宁王的确是要进攻淮州,或许还有东都。”

    郭时风苦笑道:“?#21644;?#19981;要上当,这两位……”

    马维正色道:“我不管他二人说什么,我看的是你。”

    “我?”

    “你,郭时风,自称与世沉浮,其实是见风使舵,专以美言迷惑他人。”

    “知我者,?#21644;?#20063;。但我这次出使……”

    马维抬起右手,表示自己还没说完,“但郭兄的确是名难得之才,如果我是?#21644;酰?#25110;者你就在我的帐下,?#19968;?#22914;何用你?”

    马维微微后倾,盯着郭时风上下打量。

    “?#21644;跫热?#35828;我是‘难得之才’,想必能够物尽其用,让我尽情施展。”郭时风笑道。

    马维冷冷地说:“当然,?#19968;?#27966;你去蛊惑群雄,让他们相信我没有半点野心,只想占据一州,然后趁其不备,一举灭之,这正是宁王在做的事情。”

    郭时风刚要开口就被马维阻止,“郭兄不必解释,徐公子说得对,或许宁王真没告诉你实情。嘿,宁王是什么人,鼓动两州劳师远征,却只为得片刻安闲?#30475;?#23478;彼此熟知,宁抱关之心狠手?#20445;?#32676;雄无出其右,他如此大费周章,必有所图。”

    “吴州未?#21073;?#23425;王真的没有余力……”

    马维却是越琢磨越觉得有理,“在江东?#24403;?#33258;立者,都?#20999;?#23567;鱼小虾,不值得宁王挨个镇压,他要集中全力进攻大鱼,击败盛家,不止能扩充土地与百姓,还能威镇四?#21073;?#21040;时调头南下,江东郡县自然望风而降。”

    郭时风张口结舌。

    马维向欢颜郡主道:“宁王夺占淮州之后,不就是与我的冀州相连了吗?”

    ?#21644;?#24050;视冀州为己物。

    欢颜郡主道:“嗯,?#38405;?#29579;,我不能保证什么,但是宁王若愿接受朝廷册封,便是与?#21644;?#21516;朝称王,天下广大,足够两王驰骋,但我的确不能做出保证。”

    宁抱关是个极难揣度的人,便是邺城最为?#30475;?#30340;时候,也没办法?#20113;?#31245;加制约,马维没有强人所难,又向郭时风道:“郭兄得尽快返回江东。”

    郭时风大惊,“?#21644;?#30495;的……不会这样就被他二人说服吧?”

    马维?#25104;?#24494;沉,“?#19968;?#27809;蠢到需要被说服的地?#21073;?#19968;切都是明摆着的,我之前?#34892;?#31946;涂,现在想清楚了而已。郭兄不必想清楚,尽快回江东,向宁王说明这边的情况,他若?#34892;?#32852;合,最好不过,他若做贯独王,只想凭一己之力与群雄争锋,也随他。请郭兄转告宁王,淮州归他,东都却是我的,谁碰东都,就是与我为?#23567;!?br />
    马维野心膨胀,连东都也不想放弃了。

    郭时风狼狈不堪,论口才,他自认为不差于徐础与欢颜郡主,甚至还要更胜一筹,但是?#21644;?#24050;然心动,他此时说得越多,越会?#30343;游?#19981;知情?#20445;?#21453;而适得其?#30784;?br />
    “好吧。”郭时风不愿做无谓的抗争,“?#19968;?#27743;东,天一亮?#32479;?#21457;。但是我这样回去,无法取信宁王,郡主?#38376;?#20154;与我同行,?#21644;?#26368;好也派一人,至少能让宁王相信我不是胡说?#35828;饋!?br />
    郭时风看向徐础,笑道:“如果徐公子能同去江东,最好不过,徐公子的解释,胜过我的千言万语。”

    徐础道:“我愿随郭兄走一遭。说起来,我也很想去江东看看,那里毕竟是我母亲的故国……”

    郭时风立?#35848;谋?#20027;意,“就有一桩不妥,徐公子并非邺城或是?#21644;?#20043;臣,无法代表双方说话,还是请郡主与?#21644;?#21478;派他人吧。”

    郭时风一时大意,忘记了徐础的特殊身份,他若将徐础带回江东,宁王一怒之下,没准会将他二人全都杀掉。

    马维道:“潘楷是我麾下大将,也是我的左膀右臂,宁王与郭兄都认识他。我派潘将军出使江东。”

    潘楷乃是梁军最为重要的将领,一直以来深受?#21644;?#20449;任,派他出使江东,表明马维真心认可欢颜郡主的计划。

    郭时风只得道:“?#38376;?#23558;军同行,事成一半。”

    另一边的欢颜郡主道:“费昞费大人也是宁王所识,而且我的计划就是与费大人一同商议出来的,他可以随郭先生前往江东。”

    郭时风拱手,“请诸位恕我方才的不敬之罪,宁王想什么,我的确不知道,但是只要?#21644;?#24102;头,宁王必愿?#21290;?#20854;后。就这样:宁王?#27809;?#24030;,?#21644;?#24471;冀州,郡主得并州,三家各自努力,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马维道:“还有东都。”

    郭时风笑道:“东都已在?#21644;?#25163;中,三家?#28909;?#32852;手,自然不会彼此侵吞。天亮我?#32479;?#21457;,所以我要?#20219;?#28165;楚:御驾?#38382;北?#19978;亲征??#21644;鹺问?#20837;城?如何向军?#35874;?#23558;解释这一切?”

    欢颜郡主道:“邺城军已做好准备,只要?#21644;?#35753;出通道,后?#21344;?#21487;出城北上,一个月之内,由渔阳转入飞狐口,进入并州,到时还需?#21644;?#20174;南边配合。”

    马维点头,“当然,绝不能给并州喘息之机。明天我就会让出通道,郡主与陛下出城,我?#26102;?#36827;城,前去拜见太?#20365;?#21518;。至于军?#35874;?#20154;,看到我夺下邺城,高兴还来不及,不会有太多想法。?#19968;?#32473;予他们重赏,然后分成若干股,分别派出去循定冀州诸郡县。总之?#19968;?#24819;办法留下这些将士,绝不让他们?#25103;?#28142;州助盛家与宁王为?#23567;!?br />
    郭时风拱手告辞。

    欢颜郡主从远处走来,向?#21644;?#36947;:“还有最后一件事。”

    “郡主请说。”

    “徐公子得随陛下北上。”

    马维看向徐础,“徐公子不向任何人称臣。”

    欢颜郡主道:“我明白,但他已卷入这件事,不能甩手就走,需等陛下?#26102;?#36827;入并州之后,他才能自选去向。”

    马维寻思一会,“让徐公子自己做决定吧。”

    徐础也寻思一会,“?#19994;?#21435;趟渔阳,田?#39563;?#25105;而得罪贺荣平?#21073;?#25105;不能不管。”

    马维心里失望,脸上却无表现,撇下嘴,“随意,这就可以走了,带上邺城人,除了寇先生。”

    欢颜郡主当然也不会再要寇道孤,称谢之后告辞。

    一行人骑马离开梁营,走?#27426;?#36828;,欢颜郡主命其他人先行,自?#21644;?#22312;路边,将徐础留下,她很?#20445;?#24517;须问个明白,“徐公子熟知?#21644;?#19982;宁王,他二人会被说服吗?”

    “?#21644;?#24050;被说服,至于宁王——他怎么想不重要,这边?#38382;?#19968;变,他必然接受。”

    欢颜郡主微微一笑,心里踏实许多,随即?#25104;?#24494;沉,“徐公子对芳德只字不提,是何用意?”

    “郡主对湘东王、济北王亦是只字不提。”

    欢颜郡主笑了一声,拍马要走,徐础却突然一拍额头,“我必须回去见?#21644;酢!?br />
    “怎么了?”

    “离天亮还有?#38382;?#38388;,郭时风留在营中,必坏郡主大事!”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