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中宫
    “为己为人。”徐础重复道。

    周元宾点头,“向平山臣服,等同于向单于效忠,以徐公子口才,?#19968;?#20250;委婉相劝,必能阻止这桩婚事。”

    “怎么劝?”

    “这个……我可不知道,徐公子得自己想办法,但是无论采取哪种办法,你总得能见到单于当面陈说才行,对不对?第一步若迈不出去,哪来的第二步、第三?#21073;俊?br />
    徐础笑了笑,“多谢周参军的一番苦心。”

    周元宾挥下手,“实不相瞒,我也有一点私心,徐公子臣服平?#21073;?#33258;然不必费心离间我们沈家与贺荣部。”

    “我若能阻止婚事,令妹也不必与天成公主竞争。”

    “哈哈,七妹?#20849;?#25285;心这件事,芳德公主尚未过门,就已得罪丈夫,她若来了,只会受苦,不会是威胁——况且公主只是嫁给左神卫王,与单于大妻差距甚远。”

    “左神卫王在贺荣部大致相当于哪个品级?”

    “嗯,?#33268;?#22320;说,算是从一品吧,在他以上、单于以下,至少还有十个王号。”

    徐础想了一会,“看来?#19968;?#30495;是别无选择。”

    “徐公子其实不必为难,?#28909;?#20320;不称王,效忠谁都是一样的,即便称王,也不耽误,对不对?别想着华夷之分,强臂单于堪称?#31508;?#31532;一雄杰,日后必是一代明君。”

    “与晋王相?#28909;?#20309;?”

    周元宾笑道:“徐公子提出这样的问题,可有点居心不良。”

    徐础大笑,将剩下的半囊酒还回去,“不能再喝了。”

    “贺荣人?#19981;读?#37202;,中原人通常喝不惯。留在这里,徐公子随时可饮。”

    “多谢。”

    两人沉默了一会,周元宾道:“徐公子怎么想?”

    “什?#30784;?#24590;么想’?”

    “徐公子别装糊涂,我刚刚说?#22235;?#20040;多,就是在等徐公子的一个回答。”

    “嗯……”徐础?#28872;?#19981;语。

    “我敬重徐公子的才能,不愿看到沈家与徐公?#28216;?#25932;,而且我与贺荣平山的交情不错,不想看到他落?#36873;?#24378;臂单于言出必行,说是免除王号,一定会做?#21073;?#24179;山虽然还有机会争取回来,毕竟是桩极丢人的事情。”

    “我想……”徐础只说半截话。

    “想什么?”

    “在想令妹。”

    周元宾一愣,随即怫然不悦,“徐公?#28216;?#20309;出此戏言?”

    “周参军误会,我在想令妹当初慧眼识珠,小小年纪就看出贺荣强臂前途无量,实在令人敬佩。才能种种,看人最难,令妹若是男子,?#31508;?#31532;一等的谋士。”

    周元宾转怒为喜,“当然,七妹能得到今天的地位,绝非偶然。”

    徐础点头,“我想见令妹?#24187;妗!?br />
    周元宾又是一愣,“你最好将话说完整。”

    徐础笑道:“一涉及到令妹,周参军总是这么紧张。”

    “周家和沈家的希望都在她一个人身上,你说我紧张不紧张?”

    “我?#25381;?#21035;意思,只想与令妹交谈几句。周参军知道,我也算是?#24187;?#35851;士,?#20113;?#20182;谋士总?#34892;市?#30456;惜之?#23567;!?br />
    周元宾皱眉,“跟男谋士?#24066;?#30456;惜去,七妹有当谋士?#35851;?#20107;,但她不是谋士,乃是单于大妻,且又男女有别,怎么可能见你?”

    “周参军传个话就好。”

    “我不传……怎么说到这里来了?徐公子,我已经说得口干舌燥,连一句回答都得不着吗?”

    “在见过令妹之前,我不能给出任何回答。”

    周元宾的耐心终于到头,?#37202;?#36523;,冷冷地说:“徐公子的毛病就是自视太高,?#30007;页?#21151;?#22797;危?#23601;真以为自己能够扭转乾坤。随你?#35851;?#21543;,我已经?#25163;?#20041;尽,看看是你扭转乾坤,还是乾坤扭转你。告辞。”

    周元宾迈步就走,很快回来,将两囊剩酒和残肉全都带走,表示自己真的很生气。

    徐础已经吃饱喝足,倒在毯子上休息,隐约看出一个方向,许多细节却还隐藏在迷雾中,“必须见她?#24187;妗!?#24464;础喃喃道。

    次日一早,全军整顿,即将出发的时候,又传来命令,就地扎营,今天不行军了。

    徐础回到帐篷里,没人可以交谈,只能发呆。

    将近中午的时候,昌言之进?#21097;?#19968;见徐础?#22270;?#21160;地说:“公子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能有什么事?”徐础诧异道。

    “公子得罪……反正没事就好。”

    “贺荣人?#24066;?#20320;来?”

    “是,说了一大串话,不知什么意思。公子,现在怎么办?”

    “只能等。”

    昌言之长叹一声,“的确?#25381;?#21150;法。”

    “没人让你来劝我?”

    “劝什么?”昌言之一脸困惑。

    “是我想多了。?#19994;?#26041;坐吧,贺荣人的帐篷到处都是席子,也是床铺。”

    昌言之坐下,“公子知道贺荣人为何停下吗?”

    徐础摇头。

    “我听到有人用中原话议论,好像是那个蛮王惹出的麻烦。”

    “贺荣平?#21073;俊?br />
    “对。”

    “他还真是流年不利,看来是?#25381;?#22238;公主。”

    两人闲聊一会,昌言之出去要来酒?#24120;?#37202;是劣酒,肉是不知炖过多少遍的骨头,用牙齿勉强能刮下几丝肉?#30784;?br />
    即便这样,两人也吃得下去,一直闲聊,不?#21018;?#20107;,昌言之早已习惯一切大事都由公子解决,所以干脆不去操心,反正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24187;?#24180;轻的贺荣人闯进来,满面怒容,语速极快地说了一堆话,唾星?#23665;Γ?#20687;是在指责什么,然后转身离开。

    昌言之茫然道:“公子听得懂吗?”

    徐础摇摇头。

    又有两名贺荣士兵进?#21097;?#20108;话不说,抓住昌言之的胳膊就往外拖。

    昌言之大骇,“是你们让我来的!我什么都没做!”

    徐础也吃一惊,起身道:“你们是谁的部下?”

    大概是听不懂,两名士兵一个字也不回答,只顾往外拖人,昌言之只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公子?#20219;摇?br />
    徐础追出帐篷,贺荣平山的几名仆隶拦住他,一人用中原话道:“你不能离开。”

    “我的随从……”

    那人摇头,重复道:“你不能离开。”

    徐础眼看着昌言之被带走,不得不回到帐篷里,心中莫名其妙,突然灵机一动,明白这一出的含义,忍不住笑了一声,坐在毯子上,默默地等候。

    将近一个时辰以后,周元宾不请而来,进帐先看徐础神情,见他十分坦然,不由得?#34892;?#24847;外,“那人不是你的亲信吗?”

    “谁?昌言之?#33510;牛?#20182;是吴人,追随我多日,从前是将军,却宁愿随我退隐。”

    “可你却不关心他的死活?”

    “单于初入塞内,我相信他不会滥杀无辜。”

    “那些晋兵的下场,徐公子亲眼所见。”

    “他们不算是真正的晋兵,而且背叛旧主,将俘?#27815;?#29486;他人,该得死罪。当然,用?#31080;ρ顾潰?#26377;点过头了,军法如?#21073;?#26159;什么就是什么,不可因人而设,单于……”

    周元宾打断他,“跟我走吧。”

    “去哪?”

    “明知故问。”周元宾转身出帐。

    徐础跟在后面,这回?#25381;?#21463;到阻拦,贺荣平山的仆隶在门口恭送。

    徐础被带到一片空地边上,一大群?#20061;?#19982;老人围成一圈,全都席地而坐,正在观看数十名孩子?#33267;?#23556;箭。

    单于大妻也在,坐在一块毯子上,双生子?#20849;?#33021;上场挽弓,手里各握着一支短短的钝箭,冲着场上哑哑地叫喊。

    大妻宠溺地看着两个儿子,?#32423;?#19982;两边的人交谈,全用贺荣语,谈笑自若。

    徐础与周元宾坐在斜后?#21073;?#19982;几名老者挤在一起。

    大妻侧身过来,打量徐础几眼,开口道:“这些人听不懂中原话,徐公子可以随意说话。”

    “?#24080;?#24819;得周全。”

    大妻笑道:“我们不用这个称呼了,徐公子可以称我‘中宫’。”

    “中宫未忘老家习?#20303;!?br />
    “我这是入乡随?#20303;?#24464;公子不必担心随从,他?#35805;?#32622;得很好。”

    “多谢中宫。”

    “?#24187;?#38543;从而已,贺荣部犯不着拿他出气,可天成公主不同,她地位太高,所做的事情也太过分,不可?#20035; !?br />
    “所以她最好不要?#30784;!?br />
    大妻将正要爬开的两个儿子拽回到身边,“徐公子想说什么?”

    “嗯……”

    “元宾跟我的亲哥哥一样,不能当他面说的话,徐公子也不必说了。”

    周元宾露出微笑,?#25381;胁?#35805;。

    徐础向左右望了一眼,“单于出营了?”

    大妻道:“徐公子不必拐弯抹角,单于的确出营,带一支大军前往渔阳,因为天成公主惹下子大祸。”

    “她扣押了贺荣平?#21073;俊?br />
    “徐公子果然了解这位小公主。”

    “随便一猜,贺荣平山背靠大军,自然以为不必带太多士兵,就能要回公主,所以轻骑入城……”

    “这回不怨平?#21073;?#26159;天成朝廷太奸诈,派人过来说愿意交出公主,结果却是陷阱。单于前去?#28909;耍?#20294;不会攻城,而是?#26102;?#32469;过渔阳,直接去?#19968;实?#31639;?#24661;!?br />
    “直指核心,单于果然会打仗。”

    “这些事情都与你无关。”

    徐础沉默一会,“这里除了周参军,果真?#25381;腥四?#21548;懂中原话?”

    “嗯。”大妻左右看了看,“我?#31995;?#36825;里的每一个人。”

    徐础看向周元宾,“周参军果然要听?”

    周元宾?#25104;?#19968;沉,“徐公子要故弄玄虚到几时?”

    徐础笑道:“就到此时。”然后向单于大妻正色道:“中宫?#28909;?#35768;?#39029;?#25152;欲言,我就不?#25512;?#20102;,我求见中宫,只为问一句话:老单于是怎么死的?”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