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助人
    周元宾肩负重任,要巩固沈家与贺荣部建立多年的友情,他本以为这是一件轻松的任务,虽然双方曾有过“误解”,贺荣骑兵一度意欲偷袭晋阳,可是周元宾?#31995;?#20043;后,问题很快解决。

    周元宾认?#37117;负?#25152;有的贺荣部大人,与其中一些人是很近的亲戚,他小时候的一些玩伴如今位高权重,仍当他是自己人。

    不必说,还有诸多嫁过来的沈、周两家的女儿,周家更多一些,她们都愿意给“娘家人”撑腰。

    周元宾信心满满,可是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令他心生?#31070;肌?br />
    “我原以为贺荣部会直取渔阳,再下邺城,一举攻占整个冀州,然后与并州军齐头并进,可是入塞以来,单于却迟迟不?#25103;?#21160;攻势,停在这里已经两天了!还有,单于去见皇帝,我以为会顺势将皇帝挟持过来,毕竟邺城?#30343;?#22810;少兵力,可单于却只带回一个小孩子,还邀请皇帝明天前来相会。”

    周元宾越想越不对,总觉得在单于的强硬背后,似乎隐藏着与天成和解的意图。

    想了解单于的真实想法,当然要问他的枕边人。

    周元宾向七妹询问,得到的回答是无需担心,单于虚与委蛇,最终还是会将天成皇?#39029;?#24213;消灭,只与并州一家结盟。

    周元宾稍稍放心,睡了一宿之后,他又感觉到不安,这回他找来七妹身边的侍女——侍女也是周家的?#20061;?#29238;母还在晋阳,书信来往、礼物交换都要借助周元宾,因此对他十分感激。

    就是这名侍女透露传言,她自己并未亲耳听?#21073;?#32780;是听别的贺荣女奴说起,大妻曾向单于说起天成朝廷的种种好处。

    ?#20843;?#20026;什么要这样做?她明明是周家人,也是沈家人,贺荣部与并州结盟,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世上会有这种人吗?胳膊肘往外拐,不帮娘家,却暗中投靠不相关的人家?我怎么也想?#24187;?#30333;。”

    徐础一?#26412;?#38745;地倾听,偶尔点下头,或者嗯一声。

    周元宾沉默一会,继续道:“然后我想起徐公子那句话,老单于是怎?#27492;?#30340;?我之前也曾想过这个问题,总以为是某个觊觎单于之位的人搞鬼,强臂单于没有明?#20998;?#25454;,又不愿令部族分裂,所以放此人一马。再仔细一想,忽然发现:老单于之死,两方最受益,一个是强臂单于,这个不用说了,另一个是邺城的天成朝廷,借此轻松摆脱掉深入冀州的贺荣骑兵,本应是一场大危机,却化于无形。”

    徐础还是点头。

    周元宾道:“到这我就想下去了,我已经说了这么多,徐公子也该透露一点了吧,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徐础微微一笑,“抱歉,我不能?#38405;?#35828;。”

    周元宾不悦,“徐公子是瞧不起我吗?还是?#28216;?#21482;续你三日?#24742;?#36825;不能怪我,平山虽然与我很熟,但他这个人比较高傲,除了单于,人人都得让他三分,他能给我这分面子,已算是天大的人情,绝不是为了那些牲口。”

    “周参军误会了,我是担心你的安全,因此?#34892;?#35805;不能?#38405;?#35828;。”

    “怎么,你怕我遭到暗害?”周元宾笑了一声,“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单于决定与天成朝廷结盟,那他也不会杀我,顶多?#31185;任?#25509;受事实。”

    徐础摇头。

    “徐公子不会在暗示七妹吧?她更不会,我若死在这里,哪怕不是她杀的,她也没法向晋阳的家人交待,绝不可能。”

    见徐础仍不开口,周元宾越发不满,“徐公子,不让你说话的时候,你非要抢着说,请你说话的时候,你却惜字如金。营中这么多人,亲戚、朋友我都不找,专找你商量……”

    ?#25300;业?#24515;的是晋王。”

    “嗯?”周元宾愣住了,“关晋王什么事?”

    “我先不多说,给周参军两条提醒吧。”

    “请说,徐公子的提醒条条价值千金。”

    “嘿,也没那么贵。第一条,去向单于大妻解?#20572;?#20320;为什么要从贺荣平山手里将我救下来,别让她生疑。”

    “这个我已经想到了,就用晋王来信搪塞。第二条呢?”

    “第二条,立刻安排我与晋王见面,让我们当面交谈,省去诸多麻?#22330;!?br />
    “徐公子让我糊涂了,晋王还没?#31995;剑?#25105;便是神仙,也没法安排你们立刻会面啊。”

    徐础笑道:“周参军就做一回神仙吧。”

    周元宾面露不满之色,可是过了一会,脸上的冷淡逐渐缓和,变成了半信半疑,“徐公子……听说什么了?”

    “周参军在浪费时机,你虽续我三日?#24742;?#21333;于决定与谁结盟却不会拖上三日,明天皇帝来访,必有结果。除非立刻见到晋王本人,我什么都不会向你透露。”

    周元宾越显困惑,好一会才道:“你在这里坐会儿——我可没说晋王就在这里,但是?#19994;么?#21548;一下,或许……”

    周元宾离去,很快回来,“请徐公子随我去见一个人,他或许能让徐公子开口。”

    “好。”徐础也不多问,起身随周元宾出?#30465;?br />
    两人迤逦走出两三里,常有人过来查看,见到周元宾,立刻放?#23567;?br />
    周元宾指着不远处的一顶帐篷,“那是右青侯贺荣拔山的住处,他想见你。”

    “拔山、平山……他们是?#20540;埽?#36824;是贺荣部的大人都起这种名字?”

    “徐公子先关心自己吧。”周元宾轻轻一推,看着徐础走过去,他没有跟随。

    帐篷里点着灯,一人正坐在毯子上等候客人。

    徐础进来之后仔细看了一眼,笑道:“大哥改名字了?”

    那不是贺荣部的右青侯,而是货真价实的沈家谋士刘有终。

    即便是同在东都时,两人也有一阵子不互称?#20540;?#20102;,徐础叫出“大哥”,刘有终当即?#26576;啤八?#24351;”,丝毫不觉得别扭。

    刘有终笑道:“事发突然,不得不用这种方法与四弟见面。四弟请坐。”

    徐础不肯坐。

    刘有终又道:“晋王真的不在营里,他被并州的一些事情所耽搁,还在?#20384;?#30340;路上。”

    徐础这才上前坐到对面,“大哥来多久了?”

    “贺荣人入塞时,我正好?#20384;?#19982;之汇合,?#20154;?#24351;早了几天。”

    “大哥声名传于四海,所以不愿让单于知道?”

    “呵呵,我的确用了假名,是想暗中观察贺荣人的动向,实不相瞒,晋王早就怀疑新单于未必真心与并州结盟。对了,四弟怎么看出周元宾破绽的?他没想通,我也是。”

    徐础笑道:“我若说实话,大哥千万不要告诉周参军。”

    “当然,这是咱们?#20540;?#38388;的秘谈。”

    “周参军没那?#21019;?#26126;。”

    刘有终微微一愣,随?#21019;?#31505;,“是我的错,教给周元宾太多话,却忘了许多事情是他想不出来的。”

    两人闲聊一会,刘有终不急,徐础更不着急。

    说起并州?#38382;疲?#21016;有终颇为得意,“并州郡县皆已效忠晋王,上下一心。秦州大半郡县也已归?#25285;?#20864;州军走投无路,决意加入晋军,只有降世军还是个麻烦,但他们在西京坚持不了多久,入秋之前必然举城归降。并州屯兵积粮,很快就能南下平定诸州。”

    徐础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无所谓相信,也无所谓不信。

    最后,还是刘有终开口道:“?#34892;?#35805;不能对周元宾说,四弟可?#36214;?#25105;透露?”

    “见大哥如见三哥本人,?#19994;?#28982;不会再有隐瞒。”

    刘有终大悦,“?#20540;?#20043;间当坦诚相见,我对四弟也不会藏着掖着。”

    ?#26263;?#25105;只说事实,大哥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老单于之死,是欢颜郡主安排,动手之人则是现在的单于大妻。”

    “单于大妻乃是沈家人,为?#25105;?#24110;助外人?”

    “因为嫁给贺荣部的沈家人不止她一个,晋王暗中支持他人争取单于之位,邺城却愿意帮助贺荣强臂——大哥应该?#20219;?#26356;清楚其中缘由。”徐础其实所知甚少,说出来时却好像对一切了解于胸。

    刘有终虽是老江湖,这时也被骗过,笑道:?#26263;笔?#30340;确没?#31995;?#36154;荣强臂能夺得单于之位,早在几年前,是沈牧守看好右贤王贺荣画,甚?#20004;?#20146;生女儿嫁给他。老单于刚刚病故时,贺荣画也的确最有希望继位,但是他遭到的反对与支持一样多。也是贺荣画大意,给了贺荣强臂可乘之机。”

    “贺荣画就是被贺荣强臂单人匹马杀死的那一位?”

    “要不然说他大意呢,但强臂并非单人匹马,他提前?#31456;?#20102;贺荣画身边的护卫,当他动手时,护卫不仅没有阻止,还拦住其他人,强臂因此有机会动手,也有机会安抚贺荣画的部下。”

    “原来如此,晋王从来没怀疑过强臂之妻?”

    ?#20843;?#26159;沈家人,她毕竟姓周,晋王对她不太了解,只看到贺荣强臂脱颖而出,因此以为他是靠自己?#35851;臼录?#20301;,所以专心与他结交——四弟若不知情,?#19981;?#36825;么以为吧?”

    “嗯,即便无人帮助,贺荣强臂也称得上是一位不世出的英雄。”

    “现在想来,若夫人相助,真英雄?#19981;?#34987;埋没。强臂单于如此,晋王亦如此。如你我,皆是助人之人,四弟可愿与我一同帮助晋王?”

    徐础轻轻摇头,“我只要解除芳德公主与贺荣部的婚事,不管此事对谁有利或是不利。”

    见面以来,刘有终脸上第一次显露出疑惑,“我刘有终看不透的人,四弟是第一个。”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