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送行
    离凉州界还有三十里,四野荒凉,道路崎岖,马头青醉意尚未尽消,骑在马上摇摇晃晃,但是依?#26179;?#24403;,没有一点要掉下来的迹象,偶尔抬头看一眼前面不远的徐础,确保人还在。

    ?#28216;?#34892;进得比?#19979;?#23558;近两个时辰才走了二十里,天色将晚,马头青酒醒了七八分,于是催促众人走快一些。

    前方一条隐蔽的小路里,突然传出一连串锣响,随即有一大队人马杀出来,嘴里呼啸不止。

    杨猛军留下的几名向?#21363;?#24778;,调头驰向马头青,大呼小叫地喊着什么,其中一人用中原话道:“强盗!有强盗!”

    昌言之吓了一跳,“这种地方也有强盗?”

    “天下大乱,盗匪四起,?#26410;?#27809;有他们的身影?”徐础?#20849;?#35273;得意外。

    马头青位列二十四杰之一,并非?#35828;?#34394;名,初闻消息时一惊,马上醒悟过来,醉意全无,顺手摸弓,大声指挥百余名士兵迎战。

    强盗数量?#21152;牛?#20294;是打得不成章法,他们早已习惯一声锣响之后,商?#27809;?#26159;逃散或是抱头投降,没?#31995;?#23545;方会发起反击,而且是非常?#34892;?#30340;反击。

    马头青连射数箭,两名强盗应声而倒,剩下的强盗赶紧互喊黑话,调头就跑,跑出几十步又折返回来,远远地射箭,轮流用中原话与贺荣语发出威胁,命令他们留下卖路财,要求逐渐降低,最后只要一块银锭,好维持颜面。

    马头青一遇战事就精神百倍,连他跨下的马也比平时多出三分力气,驮着主人如迅风疾电,一马当先,紧逼敌人不放。

    又有两名强盗掉下马,虽然只损失四人,强盗们的?#31185;?#21364;因?#35828;?#33853;九成九,有人俯身从地上拣起一支射来的箭矢,大声道:“谢了!”算是抢到一点东西,不至于空手而归。

    随着这一声谢,强盗逃进荒野,奔向四面八?#21073;?#20197;甩掉敌人,事后他们自有汇?#31995;?#28857;。

    马头青一边指挥一边追击,要尽可能多地杀?#35828;?#20154;,对他来说,对方的身份并不重要,?#20381;?#25361;衅,就是死罪。

    直到射尽两壶二十几支箭,马头青才停下,吹声口哨,唤回手下士兵,点数战果与损失。

    强盗扔下十几具尸体,还有七八位伤者,全被补刀杀死。

    马头青意犹未尽,若不是还有重任在身,他会追得更远,很快,他就后悔自己的鲁莽,并且怒火中烧。

    贺荣骑兵一人未损,唯独少了两个人,那两个中原人竟然趁乱逃之夭夭。

    马头青将几名手下一通痛骂,马上调头沿路追赶,希望能在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前,追上那两人。

    贺荣人兴奋地去追赶强盗?#20445;?#26124;言之向徐础道:“是这个时候吗?”

    徐础点头,两?#36865;?#26102;调头往回跑,初时频频?#36189;?#25296;过一个弯之后,纵马疾驰。

    跑出三四里之后,两人放慢马速,昌言之道:“公子,我看不成,就这一条路,两边的荒野里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顶多坚持到天亮,咱们就得被追上。”

    “多注意些,或许还?#34892;?#36335;通向别处,能够甩掉贺荣人。”

    “嗯,强盗就是从小路冲出来的,希望咱们还能发现一条,但是贺荣人不要发现。这些强盗出现得真是及时啊……唉?#21073;?#21069;方是不是又有强盗?”

    ?#24187;?#39569;士停在路边,天色已暗,只剩最后一抹余光,直?#36739;?#36317;数十?#21073;?#26124;言之才认出那不是直立的石头。

    徐础得到指引之后才看出那是一个活人。

    骑士见到了人,也听到了声音,突然转身,策马进入荒野。

    “跟上去,那就是咱们在找的小路。”徐础道。

    “安全吗?公子。”

    “比贺荣人安全。”

    两人跟在骑士后面,小路更加崎岖难行,很多路段甚至没有任何痕迹,若无人引领,徐础与昌言之即便?#21069;?#22825;?#19981;?#24456;快迷路。

    一走就是两三个时?#21073;?#20154;受得了,马匹却不行,剩下一段路,前后三人都要下马步行。

    无论昌言之如何发?#21097;?#21069;方那人都不回应,夜深之后,他举起一支火把,火光不远不近地飘在前面引路。

    徐础突然道:“你瞧前面像不像鬼火?”

    昌言之打个激灵,明知那是活人,心还是剧?#19994;?#19968;跳,“公子别乱说,那明明是人,咱们都看到了。”

    “你看到了,我可没看清。”

    “我……我看清了。”昌言之心里发毛,忍不住大声道:“前面的,说句话啊!”

    “前面的?#27604;?#25298;绝回应。

    不知是几时几刻,前面的火光突然熄灭,星月的?#25214;?#19979;,映出不远处的几道身影。

    昌言之大惊,伸手摸刀,握个了空,这才想起自己很久没配带兵器了。

    “徐础?”有人高声道。

    “杨将军?”徐础回道。

    一道身影走近,果然是杨猛军,他稍一拱手,“我?#33618;?#29992;这种办法救出徐公子,而?#20063;荒?#35753;你们进入凉州地界。”

    “那些人真是强盗?”

    “嗯,也是我的朋友,愿意帮我一个小忙。”

    “这个忙可不小,我们逃走之前,亲眼见到马头青射倒两个人。”

    “贺荣人的确强悍,事后我自会补偿那些兄弟。”

    杨猛军是官兵,还是凉王之子,居然与强?#20004;?#20132;,昌言之心里奇怪,嘴上没敢问。

    “多谢杨将军,你的恩情我?#33618;?#20197;后再还了。这里是什么地?#21073;?#36890;向?#26410;Γ俊?br />
    “不用管它通往?#26410;Γ?#20320;跟我走,我保你安全,数日之后就能见到金圣女。”

    “往?#27604;ィ俊?br />
    “嗯。”

    “多谢大恩,但我不往?#27604;ィ?#35201;南下。”

    “南下?#26410;Γ俊?br />
    “先看看汉州的状况,然后可能去益州,也可能去荆州,或许顺流而下,直驱吴州。”

    “你是要云游天下吗?”

    “云游天下,顺便找一?#33618;?#22815;阻挡贺荣人的真英雄。”

    “金圣女的计划不可行?”

    “可行,但是?#33618;?#25302;延单于,并?#33618;鼙破?#21333;于退兵。”

    “塞外?#35828;?#20110;老巢,家眷、?#31080;?#20840;在那里,单于……”

    “单于最在意的家眷一直带在身边,最在意的?#31080;?#26159;天下,初入塞?#20445;?#20182;受制于诸大人,还有可能被迫撤兵,如今已深入中原腹地,对他来说退无可退。降世军出塞,单于不仅不会退却,还会拿这个消息激励贺荣人报仇。”

    杨猛军沉默一会,“你很了解单于?”

    “留在他身边那么久,便是不熟,也能摸清他的几分脾气。”

    “或许你要找的真英雄也在北边呢。”

    “或许就是金圣女,但我已经见过他,南边还有几?#24187;?#26377;谋面,需要去看一眼。”

    “我听说真正的谋士见一叶而知秋,不出门闼而神游天下,遍知群雄深?#24120;?#27809;听说有谁像徐公子这样,非要去见?#24187;妗!?br />
    “我是个‘跑腿’的谋士,跟他们不一样。”徐础笑道。

    杨猛军想了一会,“好吧,去哪是徐公子的事,你自己做主。马头青十有八九会来追我,你南下倒也省我一些麻烦。?#19968;?#27966;人给你引一段路,越往南越乱,我保不了你的安全。”

    “得蒙拔救,已感大恩。”

    ?#25300;一?#26159;要去见金圣女,你可有话要带给她?”

    “金圣女得曹神洗出谋划策,又有杨将军为盟友,我没什么话可说。”

    “我去观看?#38382;疲?#25321;机而动,可没说要做降世军的盟友,你说单于不会退返塞外,帮助金圣女还有?#25105;?#20041;?”

    “嗯,就将我对单于的推测告诉她吧,别的话都不需要,看她如何做,将军再做定夺。”

    “好,就此别过,徐公子若是在南边?#19994;健?#30495;英雄’,望能派?#36865;?#30693;我一声,让我也见?#37117;?#35782;。”

    “我若?#19994;?#27492;人,必要天下皆知。”

    “嘿。”杨猛军显然不怎么相信,转身离去,很快另一人牵两匹马走来,“徐公子,请跟我走。”

    “阁下怎么称呼?”

    “我可不是‘阁下’,?#24187;?#20853;卒而已,?#26025;。?#24464;公子叫我‘老丁’就好。”

    马蹄声远去,杨猛军已带人?#19979;罰?#32769;丁道:“徐公子?#20598;?#21527;?不急的话先在这里休息一阵,让牲口吃点草料,我去前面看看,有没有贺荣人拦路。”

    “不急。”

    老丁留下马匹,解下草料袋与水囊,步行前去打探状况,昌言之喂马,徐础?#19994;?#26041;坐下,静静地等候。

    夜里?#34892;?#20919;,徐础裹紧长袍,喃喃道:“又一个冬天快要到了。”

    昌言之照料过马匹,走来道:“可不是,想起思过谷野草疯长,好像是上?#27815;?#30340;场?#21834;!?br />
    “哈哈,经历的事情太多了。”

    “公?#28216;?#20309;不往?#27604;ィ?#37329;圣女和小郡主都在那里。”

    “原因我已经说过了。”

    “可是在金圣女那里至少可以暂避一?#20445;?#27492;番南下不知又要经受多少苦难。”

    “你怀念思过谷?”

    “嗯,这么多年来,就在谷里的日子最舒服。”

    “我?#19981;?#24565;,但是梁兵一至,思过谷也不得不入世,善地变险地。昌言之,该想的事情和道理,我都已经想过,该是做点什么的时候了,?#33618;?#20877;一味地求人庇护。金圣女那里可以暂避一?#20445;?#20294;我现在怕的就是‘暂避’两字。”

    “唉,反正公子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只是……只是金圣女和小郡主怕是会伤心,也不知谁的伤心更多一些。”

    “哈,你可小瞧她们两人……”

    天边微亮,?#21344;?#20174;远处走来的老丁,他招手道:“可?#36828;?#36523;了。”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