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入汉
    徐础肚子上挨的那一脚不轻,一进入汉州地界,他不得不提出休息。

    好在前方就是汉平城,这里本是汉州的治所,几经转手,刚刚被铁鸢夺下,分重兵把守。

    与汉平相距不远就是官兵的地盘,双方表面结盟,私下仍互相提防,而且时不时仍有零星的贫民从这里经过,要进入谷道前去追赶降世军,因此形势极其混乱,几乎天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战斗发生。

    唐为天?#19979;恚?#25163;持长槊,向昌言之道:“你守在公子身边,我给你们开道,进到城里就好了,那里有益州军,能提供住处,还能?#19994;?#37070;?#23567;!?br />
    “嗯,你就往前走吧,我与公子紧紧跟着你——也别太快。”

    一路上,还真遇到几伙拦路者,少则五六人,多则二三十人,见他们人少,?#20384;?#23601;索要马匹与行李以及“狗命”。

    唐为天一律不答话,拍马就去迎?#21073;?#26377;一次他冲得太快,对方甚至没来得及开口。

    拦路者不经打,见对方不仅不跪下求饶,反而?#29664;?#20914;锋,谁也不敢接招,尤其是人数最多的一伙,一哄而散,看样子是临?#26412;?#22312;一起的乌合之众。

    离汉平城稍近一些,道路安全许多,徐础忍不住问:“这里既是粮道,怎么不见益州兵巡视、看守?”

    唐为天将长槊挂在马鞍上,牵缰步行,笑道:“用不着,路上这些人都是些苍蝇,飞来飞去,大兵一来,他们逃进深?#21073;?#22823;兵一退,他们又蹦出来,见到人少好欺就抢劫。这样的强盗多得是,永远扫除不尽,除非派兵进山围剿,可是谁有那样的闲工夫?随他们去吧,反正运粮车总有大队人马护送,他们根本不敢露面。”

    “这些人为何不肯加入官兵或者降世军?好歹是条出路吧。”徐础问。

    “呵?#29301;?#24403;兵就得打仗,打仗就得死人,哪有躲在山里自在?何况当兵也未必能顿顿吃饱饭,反而要受上司的闲气。”

    “你倒挺?#25954;?#24403;兵。”昌言之笑道。

    “当然?#25954;猓?#19968;到战场上我就浑身来劲儿,不像这些胆小鬼,敢抢劫却不敢迎?#21073;?#19968;味地欺软怕硬,令人不耻。”

    “哈哈,不是人人都有你的力气。奇怪,这条路上还?#34892;?#20154;经过吗?那些强盗靠什么吃饭啊?”昌言之疑惑地问。

    “谁说没人经过?不多而已,总有百姓不知情,城里的要去乡下隐藏,乡下的要进城里避难,还有财主拖家带口想去投奔它乡。我就曾经带兵抓到一伙人,二十几口,?#21019;?#30528;都是穷人,但是车多包袱多,我一瞧就不对,于是下令拦下,搜出不少金银。”唐为天得意地炫耀。

    “这种世道,官兵与强盗没有多少区别。”徐础小声感慨。

    唐为天还是听到了,并不以为羞耻,笑道:“还是有点区别,官兵势力大,抢得也早,好东西都被他们先捞走了,我们只能?#24525;饋!?br />
    “你现在也是官兵啦。”昌言之提醒道。

    唐为天一愣,随即不好意思地笑道:“总忘,对啊,我现在是官兵了。”唐为天挺起胸膛走路。

    汉平城里的益州军将领都?#31995;?#23567;唐将军,热情接待,顺便对徐础也比较?#25512;?#25329;手说声“久仰大名”。

    汉平城里没剩下多少平民百姓,房屋大都被征用,士兵在街上横冲直撞,偶尔有老人挎篮沿着街边行走,极少看到年轻人的身?#21834;?br />
    徐础住进一所不错的宅院,原主早就跑了,几名老兵过来帮忙,搬来一些应用之物。

    唐为天押来三名郎中,让他们给公子看病。

    郎中先后把脉,对病情意见不一,但是都认为不算严重,休息几天,吃些?#25346;?#20063;就好了。

    城里药材不全,唐为天拎来几大口袋,三位郎中从中只挑出五六样可用的药材,熬成汤药,亲?#36816;?#21040;病人面前。

    徐础喝过之后,向唐为天道:“果然好些,让三位先生走吧,我这里不需要他们,你也不必一?#31508;?#22312;这里。”

    唐为天?#32479;?#20960;大块银子,塞给三位郎中,送到门外,回来道:“公子还要吃些什么?我给你找去。”

    徐础笑着摇头,“有什么吃什么,你去忙吧,城中将领已经派人请你好几次了。”

    “去了就是喝酒,没什么意思——公子要喝酒吗?”

    “你去喝吧,派人给我送一点就好。”

    唐为天这才去见益州军将领,很快派一队士兵,送来十几坛未开封的酒。

    昌言之也是好酒之人,打开一坛,深吸一口气,陶醉道:“好酒啊,让我?#36864;?#22312;里头,我都?#25954;狻!?br />
    随酒送来的还?#34892;?#22810;肉菜,虽说煮过,全都半生不熟,昌言之唤来几名老兵,烧起柴火,重新烹饪,虽然作料不全,至少能够做熟。

    老兵也受邀一块吃喝,他们不敢,分些酒菜在屋外进食,轮番进来鞠躬?#34892;弧?br />
    徐础吃了一些肉,喝了两杯热酒,笑道:“这比刚才的药好像更有用。”

    “公子常说‘?#23478;?#33510;口’,轮到自己吃药的时候,?#19981;?#26159;嫌苦。”

    “哈哈,律人以严,待己以宽,就是这个道理。”

    徐础没?#36828;?#23569;,昌言之有点担心,“公子没事吧?#31185;?#26102;你的酒量可不止这一点儿。”

    “没事,我是累了,而且心事多。我去躺会,你?#38405;?#30340;。”

    “公子真没事?”

    “?#19968;岫阅憧推?#21527;?真的没事。”

    昌言之送徐础回屋里休息,本想多守一会,可是没忍住酒瘾,还是出去喝酒,独饮无趣,硬邀几位老兵进来,围桌共饮,这才觉得舒畅。

    徐础躺在床上,并不觉得伤势严重,只是感到身体虚弱,饮几杯酒就失去兴致,也不觉得饥饿,本想思考些事情,结果很快就睡着了。

    他入睡时天还没黑,等到睁开眼睛,外面天光大亮,已经是次日上午了。

    徐础吃了一惊,起身之后看到桌上摆满了酒菜,不由得微微一笑。

    唐为天推门进来,“公子醒了,今天感觉怎样?”

    “睡了一觉,好多了。”徐础下地伸展四肢,的确感觉精力恢复许多,可还是没什?#27425;?#21475;,喝了一杯酒,吃了几块肉,也就够了。

    “我去热热。”唐为天道。

    “不必,我想我就是?#26412;酢!?br />
    “都怪我那一脚。”唐为天沮丧地说。

    “无关,是我自己累着了。外面的人是找你的吧?”徐础透过门缝,看到庭院里有不少人影?#21619;?br />
    唐为天转身去开门,向外面的人喝道:“走走,全都走,谁也不准留下来烦我。”

    外面的一群士兵只得退下,但是仍守在宅院门口不?#20384;?#24320;。

    “还要请你喝酒?你不愿去,也不必如此无礼吧。”徐础道。

    唐为天摇摇头,“他们想让我留下,我说我要护送公子去益州。对他们就得无礼些,要不然他们会赖上你。”

    徐础笑了笑,“昌言之呢?”

    “喝多了,现在还没醒。”

    “跟着我,他许久没痛快地喝顿好酒。”

    “都一样,益州军现在看着好,谁知道过几天是什么样子,没准连树皮都没得?#23567;!?br />
    徐础笑着点头,“你?#34892;?#20107;。”

    “我哪来的心事?”

    “你别骗我,我看得出?#30784;!?br />
    唐为天嘿嘿笑了两声,“什么都瞒不过公子,实话跟你说吧,汉平城也要打仗了,所以他们才希望我留下。”

    “跟谁打仗?”

    “汉州军。”

    “这就翻脸了?”

    “还没有,但是汉州军正往这边调集,据说昨天夜里营?#36189;?#28982;扩大数倍,看样子是要动手。”

    “派人通知铁大将军了?”

    “嗯,昨天夜里就派人了,其实不用着急,当初汉州军连降世军都打不过,几次夺城都不成功,如今想从益州军这里虎口夺食,做梦。”

    “带我去看看汉州军营地。”

    “这可不行,公子要多休息,而?#19994;?#20986;城十余里才能望见营地,现在这个时候可不安全。公子想知道什么,我替你看去。”

    “旗帜,?#20174;?#20013;树立的是何方旗帜。”

    “汉州军肯定树他们自己的旗帜呗,公子等着,我给你看去,省得你总记挂。”

    “小心。”

    “谁能跑得过我这两条腿?”唐为天笑道。

    昌言之睡到?#24418;?#25165;醒来,来见徐础时,仍是一脸倦容,“怎么回事,今天外面的人比较多,公子听到了吗?街上尽是声音。”

    ?#29100;?#35828;汉州军要打过?#30784;!?br />
    ?#38797;Γ?#27809;消停几天,又要打,汉州军怎么想的,与益州军平安相处,不是挺好吗?”

    “汉州军当然想要整个汉州,?#19994;?#24515;他们的野心不止于此。”

    “汉州军连降世军都平定不了,还有更大野心?”昌言之笑道。

    “除非汉州军已得强援。”

    “哪来的强援?荆州军?还是贺荣人?汉州军不会连打都不打,直接投降吧?”昌言之提出一连串的疑问。

    “汉州新牧守连同诸雄都去拜见单于,不降还能怎样?何况他们不会当这是投降,而是报效天成朝廷。”

    “天成?#23454;?#33258;己不能让各州效忠,被贺荣人挟持之后,却有群雄来贺,嘿嘿。”昌言之无?#25105;?#22836;,但他不关心这些事情,“?#28909;?#22914;此,我看咱们还是尽快动身去往益州吧,这里不?#35805;?#20840;。”

    徐础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寻思一会,抬头道:“汉州军不是要夺城,而是要封堵谷道,令前往秦州的益州军无路可退。唉,秦州必然已经开战。”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