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周家
    没等中原军队和攻城器械到齐,单于就率军攻下了襄阳城,细节众说纷纭,最受?#38431;?#30340;说法是单于身先士卒,骑马冲到城下时大吼一声,城门自行裂开,让出一条通道……

    传信的仆人很高兴,驿站里?#35851;?#21330;也都高兴,几名贺荣人纵声长啸,像是与远处的同伴呼应,中原人互相庆祝,对他们来说,虽无奖赏,但是免去了一场危险的攻城战。

    仆人离去,周元宾转身问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对单于肯定是好事,对咱们呢?”

    “难说。”

    “攻下襄阳,单于必定大悦,中宫前去坦?#31069;?#33719;得原谅的机会更大一些吧?”

    “周参军有没有想过,如果中宫获得原谅,你我二人会得到怎样的下场?”

    “这个……中宫若是没事,咱们也跟着没事了吧?”

    “单于能像信任中宫一样信?#25991;?#25105;二人?”

    “呃……”

    “中宫急于摆脱眼下的困境,还没有想到如何处置你我二人,等她获得单于原谅,必然要保证个中内情绝不外泄,到那时候,你、我和那个泄密者,就是单于夫妻子二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周元宾的神情?#34892;?#20725;硬,“未必吧,只要将那些书信?#39029;?#26469;,此事查无对证,单于就不必担心咱们对外乱说了。”

    “他是单于,能够忍受哪?#29575;?#19968;丁点的意外吗?”

    “嘿,中宫若是不获原谅,咱们岂不是会更惨?”

    “单于若想一劳永逸,就将中宫的罪行公?#21152;?#20247;,然后处死,秘密?#28909;还?#24320;,从此再不怕泄密。”

    “不可能,绝不可能,单于对中宫的宠爱异乎寻常,甚至可以说是……依?#25285;?#20182;绝不会杀死中宫。”

    “那就得杀死所有知情者。”

    周元宾笑不出来,寻?#23478;?#20250;道:“最大的知情者是远在渔阳的欢颜郡主……”

    “单于又多一个攻破渔阳、另立新帝的理由。”

    周元宾突然干笑两声,“中宫提醒过我,?#30340;?#20250;想尽一切办法蛊惑我,呵呵,我差点上当……”

    徐础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对单于夫妻,周参军?#20219;?#29087;悉得多,我只是提个醒而已。”

    “酒都凉了。”周元宾也提个醒。

    徐础看一眼地上?#35851;?#23376;碎片,摇摇头,“?#39029;?#39281;了,恕不奉陪。”

    徐础回到床上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屋子里很久没有声响,周元宾似乎也在发呆,屋外时不时有叫嚷声传来,那是驿站里?#35851;?#21330;在庆祝襄阳之胜。

    房门声响,周元宾出去了,房门再响,周元宾返回,中间相隔将近一个时辰。

    徐础睁开双眼,看到周元宾身上有雪,问道:“又下雪了?”

    “大雪。”周元宾冷淡地回道,坐回椅子上,很快,有仆人送来炭炉,周元宾一边烧火取暖,一边热酒,也不邀请徐础,在那里自斟自饮,再也?#20849;?#20986;一滴酒之后,他将壶扔到一边,开口道:“原来中宫昨晚就想杀我。”

    “嗯?”徐础装糊涂。

    “?#19968;?#36153;不小代价,才让中宫的侍从对我说实话,原来中宫打算让我杀你,再除掉我……”周元宾突然拿起杯子,往地上狠狠掷去,“我们是一家人啊!我对她忠心耿耿,周家人对她不满,是我从中?#26377;?#35753;沈、周两家承认她的地位,给予一切帮助……我做?#27809;共还?#21527;?”

    “周参军做得已经够了,但是中宫心里只有两子。”

    “嘿,她心里只?#20852;?#33258;己,当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暗害老单于的吗?早在动杀心之前,她就不遗余力想往上爬,觉得?#31508;?#30340;贺荣强臂配不上她,一有机会就往老单于的帐篷里钻……”周元宾?#31449;抗思?#20960;分颜面,没再往下说。

    徐础也不问。

    沉默半?#21361;?#21608;元宾问道:“徐先生有什么好主意?”

    “这已经是你们的家事,我一个外人,不好乱说。”

    “唉,徐先生这时候就别惜字如金了,我知道你肯定有了主意。”周元宾起身走来,神秘地低声道:“周家与贺荣部关系紧密,我不能逃,也没处逃,但是徐先生可以走得远远的,我能放你走。”

    “中宫留下不少人看守驿站吧?”

    “周家付出的代价总能获?#27809;?#25253;,中宫想不到我与她的侍从联系有多紧密,你救了我,也就是救了自己。”

    徐础想了一会,摇摇头,“太冒险,周参军不敢做。”

    “死到临头,?#19968;?#26377;什么事情不敢做?”周元宾?#34892;?#30528;急,坐在床沿上,热?#26800;?#35828;:“许多贺荣大人不喜欢中原,即便单于连战连胜,占据大片?#24651;兀?#20182;们也不高兴,其中一些?#35828;?#20301;颇高,乃是族中的长老。”

    “就是他们曾经给晋王说情?”

    “对,这些长老留在军中没回塞外,说是要长长见识,其实是不太信任单于,想要监督他。长?#32454;?#20010;在贺荣部一呼百应,诸大人全与他们沾?#31069;?#32780;且是晚辈,他们?#20154;?#19968;定能救下……”

    “他们与老单于关系如?#21361;俊?br />
    周元宾语塞,长老大多与老单于是同一辈人,亲如一家,其中几位真就是老单于的兄弟,他们若是听说老单于被人害死,绝不会饶恕凶手,贺荣部里的周家人,不分?#20449;?#37117;会受到牵连。

    “中宫误我周家。”周元宾叹息道,“徐先生必有妙计。”

    “我没有妙计,只是看到一条唯一的出路,除此之外,周家无从自保。”

    “请徐先生指点。”

    “老单于之死的真相绝不能暴?#19969;!?br />
    “?#36828;裕?#21487;徐先生刚才还说,单于若是公布真相,只杀中宫一人,咱们……”

    “单于或许不会再杀人,贺荣部诸位大?#22235;兀?#37027;些长老呢?”

    “是我糊涂,徐先生继续说,真相绝不能暴?#19969;!?br />
    “如今之计,只有?#27815;?#22836;皮往前走。”

    “嗯,往前走……往哪走?”周元宾一脸困惑。

    “唯一的方向。”

    周元宾依然困惑,“这里没有外人,就是咱们两个……”周元宾突然起身,走到外面查看一圈,回来关好房门,“的确只有咱们两人,连隔壁房间我都查看过了。”

    “周家已经杀死一位单于,退无?#36175;耍坏?#20877;杀一次。”

    周元宾大惊失色,身子一?#21361;?#38505;些摔倒,伸手扶住桌面,好一会没开口。

    徐础也?#27426;?#35828;,坐在床上等候。

    “此计……不?#20303;!?#21608;元宾终于回过神来,连连摇头。

    “我说过,周参军可能不敢做。”

    “这不是?#20063;?#25954;的事情,而是做?#22351;剑?#36154;荣部虽有不少周家人,但是多为女子,与强臂单于隔着好几层……”

    “中宫与单于毫无阻隔。”

    周元宾苦笑道:“就是中宫不肯帮忙……”

    “假设强臂单于遇难,周家?#25105;?#20445;持在贺荣部中的地位?”

    “我……还没想到这里。”

    “周参军要想。”

    “嗯……肯定要另立一?#27426;?#21608;家友好的单于,?#19994;?#26159;有三四个选择。”

    “还?#20852;?#27604;中宫的两个儿子与周家更?#31069;俊?br />
    周元宾一愣,“那是当然,可还是那个问题,中宫不会帮忙,转头就会将?#39029;?#21334;给单于。”

    “中宫走投无路的时候呢?”

    “中宫若是获得单于的原谅,道路多着呢,除非……除非……”不知不觉间,周元宾已经开?#26082;险?#32771;虑这个极其大胆的计划,“徐先生当初刺驾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只想除暴君,所以一败涂地。”

    “徐先生刺驾成功,怎么是一败涂地?”

    “我虽除掉暴君,却没有扶上一?#24187;?#21531;,自己一无所得,沦落江湖,又使得天下大乱,罪莫大焉。”

    “万物帝不死,天下也会大乱,刺驾?#36824;?#26159;让天下?#19994;?#26089;些。”

    “虽然如此,若是再有一次机会,?#19968;?#24819;得更多,有开始,也有结束。”

    周元宾慢慢坐下,“徐先生说得对,有开始,也得有结束,只是保住你我二人的?#24742;还唬?#36824;得保住周家,甚至保住晋王。”

    “晋王那边有消息吗?”

    “晋王……唉,其?#21040;?#29579;是要率兵返回并州,所以故意大败一场,可单于来得太快,晋军还没做好?#24613;福?#36154;荣骑兵已至。”

    ?#26263;笔?#21333;于只带兵一万多人。”

    “这叫事后明?#31069;笔?#21487;没人知道,晋王以及群雄?#23478;?#20026;来的是所有贺荣骑兵,所以败的败、逃的逃,晋王也没敢反抗,如今被单于留在身边,?#29575;切?#22810;吉少。”

    徐础很想趁热打铁再劝几句,话到嘴边又咽回去,?#34892;?#20107;情必须是对方自己想透才行,否则的话,周元宾即便一时心动,出了屋子也会反悔。

    周元宾坐在那里发呆,良久方道:“我押上的可是周、沈两家的?#24742;?#19982;前途,徐先生若是骗我……”

    “?#29575;?#37117;摆在面前,我指出一条路,至于这条路通不通、怎么走,全由周参军决定,我能骗你什么?”

    大部分事情都是周元宾向别人问出来的,?#20849;还中?#30784;身上,周元宾仍然犹豫不决,“我不是这种人,我们周家全是生意人,只?#23567;?#21482;?#23567;?br />
    周元宾长叹一声,整个周家真的只有单于大妻敢做?#26885;?br />
    “中宫的两个儿子还在路上,或许……徐先生觉得咱们还剩多长时间?”

    “?#35828;?#36317;离单于营地不远,中宫很快就能?#31995;剑?#22905;坦白真相之后,单于很可能会暴怒一阵子,才能开始着手解决问题——少则两三天,多则七八天。”

    周元宾挺身而起,?#30333;?#21491;是个死,总不能等死!”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