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远胜
    徐础只能耐心等待。

    周元宾进进出出,显得极为忙碌,很少与徐础沟通——他已经问明计策,剩下的事情就是如?#38382;?#26045;,已经不需要徐础的指点。

    两人偶尔?#19981;?#38386;聊,多是周元宾抱怨付出多、回报少,为两家人奔走,却得不到赏识与重用,“中宫只相信自己,晋王……唉,晋王最大的失误就是信任刘有终那个老?#19968;鎩!?br />
    徐础在驿站一困就是十天,倒是没有受困,只是心中焦急无处缓解,脸上还要装出笑容,好像对一切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这天傍晚,周元宾进餐时发出感慨:“徐先生真能稳得住,居然一点也不?#20598;薄!?br />
    徐础微笑道:“急也没用,不如静候结果。”

    周元宾放下杯筷,“?#38382;?#19981;大妙。”神情却没有显出焦虑。

    “哦?”徐础明白,若是一切顺利,周元宾绝不会提起这个话头。

    “?#19994;?#26159;?#19994;?#19968;些人,地位很高的贺荣人,与我抱有同样的想法,但是……没人敢动手。”

    “中宫呢?”

    “目前?#20849;?#33021;向她透?#37117;?#21010;,中宫好像真的得到了原谅,徐先生此前说少则两三天、多则七八天,如今已经是第十天,单于和中宫也没有动手的意思。”

    “单于忙于追剿群雄,中宫忙于寻找书信,还都没有腾出手?#30784;!?br />
    “呵呵,徐先生总是……我在想,事情或许还有转机:单于一死,贺荣部必乱,对中宫、对周沈两家终归没什么好处。”

    徐础不想显出急迫来,笑着点下头,安静地吃了一会,问道:“晋王还被单于扣押?”

    “已经?#24066;?#26187;王带兵了,这是一个好迹象,单于击败群雄之后,仍然需要我们周沈两家的协助。”周元宾显出几分得意。

    “周参军向中宫透露过什么?”

    “呃……什么都没透露,我派亲信去见中宫,说眼下?#38382;?#21313;分危急,摆在面前的道路不多,很可能只剩下一条。中宫说一切尽在单于,让我耐心等候,不要?#20598;保?#22905;自会保护沈周两家的安全。?#32531;?#27809;过几天,晋王重新?#31080;?#25105;想其中必有中宫的功劳。”

    “可周参军心中仍有不安?”徐础道。

    周元宾拿起一杯酒,犹豫多时也没喝下去,“中宫……毕?#20849;槐却?#21069;,她的心事我猜不透,徐先生能替我猜一猜吗?”

    “中宫绝不会坐以待?#23567;!?br />
    周元宾苦笑道:“当然了,就算是为了两子,中宫也不会认输。”

    “两子如何?”

    “已经送到中宫身边。”

    “周参军为何不想办法留下?”

    “我思来想去,以后还要借助中宫的势力,最?#27809;?#26159;不要与她撕破脸皮。”

    徐础心里轻叹一声,“中宫要自己动手。”

    “嗯?不可能,绝不可能。”

    “中宫?#39029;?#20070;信就会动手。”徐础固执己见。

    周元宾连连摇头,“中宫的确害过一次单于,但是有外人相助,这一次她能得到谁的帮助?”

    “中宫解决单于之后,就轮到咱们了。”

    周元宾笑道:“徐先生的推测也不尽准确。”

    “这倒是。周参军多喝几杯。”

    周元宾饮一口酒,“襄阳之战就要打完了,有惊无险,估计明后天就能传来获胜的消息,单于?#25954;猓?#30452;接挥师?#23665;?#33509;是不?#20598;?#25915;占江南,就转而进入洛州夺取东都,顺便铲除?#21644;酢?#22914;今是得单于欢心者得中原,唉,希望中宫真获得了原谅,她当年所为,毕竟是为单于着想,希望单于能记得这一点。”

    周元宾?#30452;?#24471;唠叨,开始想象单于一统天下之后,周家能获得多少好处。

    “晋王怎么办?”徐础问。

    “晋王……等到中宫的难题解决,我们周家自会想办法挽救沈家。”

    徐础注意到周元宾说的是挽?#21462;?#27784;家?#20445;?#32780;不是晋王,于是笑了笑,“周参军主意已定,我不多嘴,唯有一句提醒。”

    “请说,徐先生的提醒肯定有用。”

    “尽量留一个备?#23567;!?br />
    “明白,我这些天里也没白忙活,至少有三位大人不怎么?#19981;?#24378;臂单于,而且与我们周家关系密切,必要的时候能够提供保护,甚至助我一臂之力。”

    “击败襄阳群雄之后,单于十有八九会去益州,他若立即出兵,周家无忧,若要整兵休息,周参军则要小心提防。”

    “益州?为什么是益州?”

    “洛州残破,冀、并两州另有塞外诸部?#20173;?#30342;非单于当务之急,他要夺取益州,一是?#22836;?#34560;王出兵不速之罪,二是要尽取益州粮食,为明年更大的攻势做?#24613;浮!?br />
    周元宾点头道:“徐先生说得有道理,蜀王也真是愚蠢,?#28909;?#25237;靠单于,还要三心二意。”

    “即便蜀王一心一意,也?#35851;?#19981;了什么,单于需要益州的粮草,蜀王供应不起,早晚还是会遭到攻击。”

    周元宾心情愉悦,能?#36824;匭谋?#20154;家的闲事,笑道:“徐先生也觉得襄阳群雄这次必败?”

    徐础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希望襄阳能够守住,至少坚持一个冬季,结果全成泡影,如汉州一般无二。

    “认命吧,徐先生,如果能得到单于的谅解,你?#25954;?#20570;他的谋士吗?”

    徐础摇摇头。

    “这……这是何必呢?活路不走,偏要走死路?”

    “时机不对。”

    “生死?#36189;罚?#24464;先生还觉得时机不对?”

    “不是我的时机,是单于的时机。”

    “咦?”

    “单于若是早两三年继位,先在塞外争得诸大人的全力支持,此时入塞必成大业,但他继位晚了一些,中原?#19994;?#26089;了一些……”

    “徐先生听说我拉拢到几?#32531;?#33635;大人,就以为单于军心不稳?那你可就错了,贺荣人的忠心跟咱们中原人不同,可以在心里反对单于,但是仍然服从单于的命令,单于心知肚明也不追究,只要能打胜仗,人人有利可图就?#23567;?#37027;三位大人说了,他们绝不会动手,只是‘意外’发生之后,可以向我提供保护。”

    “时机依然不对。”

    “哈哈,放眼天下,还有谁会是单于的对手?”

    周元宾话音?#31456;洌?#20174;外面跑进来?#24187;?#20166;人,周元宾怒道:“早跟你说了,不许外人?#20040;常?#20320;自己倒闯进来了。”

    仆人惶恐道:“?#31508;隆!?br />
    “襄阳那边?”

    仆人摇头,“不是,是秦州……是凉州。”

    “到底是哪?”

    “刚刚传来的消息,凉州杨家反叛单于,率军偷袭诸部将卒,诸部大败,又逃回塞外去了,秦州无援,?#38382;?#21361;急。”

    周元宾一愣,“天成朝廷还在的时候,杨家就与贺荣部暗通款曲,一直很老实,怎么现在胆子?#21019;?#36215;来了?”

    “不知道,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信使已经出发去见单于了。”

    周元宾挥手道:“知道了,出去吧,别再乱闯。”

    “是是。?#22868;?#20027;人不是特别?#34892;?#36259;,仆人讪讪地告退。

    “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事。”周元宾微笑道,“降而又叛这种事,什么时候也少不了,前有汉、荆,后有益、凉,对了,还有?#21644;醭没?#25171;劫。”

    “单于有麻烦了。”

    “不算大麻烦,杨家兵少,掀不起大风浪,就看单于先要平定哪一州,或者单于传个命令,塞外诸部重?#24405;希?#26472;家也不是对手。”

    对徐础来说,远方这次?#24187;?#19981;白的胜利,却是连?#25214;?#38718;中的一线阳光,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徐先生又能喝酒了?”

    酒到了肚子里极不舒服,徐础连连摇头,强忍下来,开口道:“周参军听说过芳德公主的消息吗?”

    “徐先生还没忘记她?”周元宾笑问道。

    “十多天前就有人说她会被送到单于营中,一直没有消息,我有点好奇。”

    “徐先生怀疑公主被凉州杨氏劫走了?”

    “两件事情或有联系。”

    “我去给你打听一下。”周元宾起身,“如果单于真要去益州,周家可以借此机会发一大笔财,徐先生的这条推测很值钱。”

    周元宾出去没多久,回来道:“还真是有点奇怪,前些天还都盛传芳德公主、金圣女?#28909;?#27814;为俘虏,全会被送过来,如今却没什么消息了,还有人说,降世军虽然大败,却没有全军覆没,逃走不少人,公主根本没有被抓。”

    “凉州杨氏参?#21073;?#24819;必是为了救助降世军。”

    “可是……为什么?降世军多是秦州百姓,杨氏乃凉州豪门世族,双方哪来的交情?杨氏此时背叛单于,无异于自?#20843;?#36335;——没理由啊。”

    “很快还会?#34892;?#28040;息传?#30784;!?br />
    “没意外的话,天黑之前还会再来一拨信使。”周元宾笑了两声,“凉州太远,那边的胜负影响不了这边的?#38382;啤!?br />
    “周参军有没有想过,如果凉州杨氏?#27809;?#36827;入秦州,北方三州尽叛,贺荣部的退路可就没了。”

    “单于对此早有?#24613;福?#30041;下重兵守卫秦州关塞,所以并、冀丢失的时候,贺荣人不太担心。以杨家的实力,就算倾其所有,也攻不下秦州关塞。”

    有人敲响房门。

    “进?#30784;!?#21608;元宾喝道。

    仆人推开门,站在外面道:“寇圣师来了,说是带来徐先生的一?#36824;?#20154;,请徐先生出去看?#30784;!?br />
    徐础一惊。

    周元宾笑道:“徐先生这是金口玉言吗?说谁谁?#21073;?#23495;道?#34385;?#33258;送来让你看的人,肯定是芳德公主。”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