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五百四十六章 龙体
    岁月荏苒,思过谷里多出十几户?#24605;遙?#25104;为一座不大不小的村子,鸡鸭鹅狗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上,后面跟着几名走路歪歪扭扭的孩童。

    老仆已经?#31995;?#26080;法挺腰,依然不肯闲着,拄拐守护庄稼,驱?#19979;?#36807;的家禽,看到孩童过来,他笑眯眯地?#32479;?#38646;食,挨个分发,然后大吼一声:“?#22235;兀俊?br />
    “在呢!”几名妇人远远地答道,正站在树阴下东拉西扯,对看护孩子不甚上心。

    老仆放过前去觅食的家禽,送孩子们往回走,“草窠里有狼,专吃小孩儿的胳膊腿,一口一个……”

    孩子们被老仆的语气吓着,纷?#30528;?#21521;各自的母亲,老仆跟不上,只能劝道:“慢点、慢点……”

    妇人们笑着抱起自己的孩子,继续闲聊,老仆松了口气,?#36189;?#30475;去,庄稼长势正好,那一队家禽走得已经远了,只有两条狗在草丛中蹿?#21019;?#21435;,他于是往村子里走,顺路查看每一家的庭院,若有脏乱就站在门外叫出主人数落几句。

    接近书斋时,老?#25512;?#24687;宁气,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往里面窥视一眼,谷中唯一的学生马轼正在读书,他已经七八岁了,坐姿挺拔,双手扶书,念得抑扬顿挫,老仆满意地点点头,但是没看到公子,让他有点意外。

    老仆绕过书斋,走不多远,果然看到公子正站在那里发呆。

    徐础短衣长裤,一点不像是教书的先生,但也不像是干活的农夫,更像是富?#24605;?#30340;小厮。

    老仆上前道:“公子在看什么?”

    徐础笑道:“看那座山。”

    “这座山天天都在。”

    “老伯此话颇有玄理。”

    “公子又拿我开玩笑,我是说这座山有什么可看的?”

    “山后数十里就是邺城。”

    “公子想进城?”

    徐础摇摇头,“我在想,城里的主人现在是谁?”

    “反正不是大郡主,几年工夫,换了十几拨人。”

    “没那么多,五拨而已。”徐础笑道。

    “那也不少啦,反正公子总有办法让他们别来骚扰思过谷,我不担心,另有件事?#19994;?#30563;促公子。”

    “嗯?”

    “公子已经成亲几年啦,怎么就不着急呢?”

    “孩子吗?这种事情急不得。”

    “小郡主?#22235;兀?#26159;不是又跑出去玩了?公子得管一管,她不是小孩子啦,应当……”

    “应?#31508;?#20040;?”后面有人问道。

    老仆脸不红心不跳,继续道:“应当多管些事,这么多人住在山谷里,非得是小郡主才能主持大局。”说?#31456;?#24930;转身,微微点头,“小郡主回来啦。”

    张释清笑道:“我没走远,这不就回来了?”

    “回来好,外面不安全,留在谷里才安心……”老仆唠叨着走开。

    张释清看着老仆的身影绕过书斋,笑问道:“他又催你了?”

    “嗯,他刚开口,你就将我救出来了。”徐础笑道。

    张释清脸上笑容隐去,“刚刚送来的消息,战事正向这边漫延,谁胜谁负?#20849;?#22909;说,如果有败兵闯来,你可?#20849;?#20303;。”

    “五年了。”

    “这么久了?”

    徐础点头。

    “自从欢颜离开邺城,这一带越来越乱,思过谷也难?#36828;郎破?#36523;,你有没有想过……”

    “如有必要,你带其他人去往渔阳……”

    张释清冷笑道:“现在你还说这?#21482;埃?#35841;?#20384;?#24320;?我吗?”

    徐础笑道:“是我说错话,咱们都留下,渔阳亦?#21069;?#20840;之地,欢颜郡主或许要撤往辽东。”

    ?#32610;?#30340;吗?看她写来的信,似乎还要东山再起。”

    徐础摇摇头,“天下形势日益明显,欢颜郡主若是还看不透,枉称人杰。”

    ?#20843;?#23545;咱们也要虚张声势?”

    “或许她还没有下定决心。”

    张释清黯然不语,良久才道:?#32610;?#33021;放弃雄心退居辽东,对欢颜来说算是一件好事,总强过我父亲,非要借兵去给我哥哥报仇,?#30784;此?#22312;并州。”

    张释清抛去心中悲痛,“谷里有二十四名胜兵之人,我带二十人去守卫谷口,留四人看守后山小路,家里的事……”

    ?#25300;一?#30447;着。”

    “嗯,希望不要有败兵从这里经过……”张释清左右看了一眼,突然靠近,在徐础脸上亲了一下,笑着离开,步伐轻快,仍如当年一般。

    一连几天,谷内谷外安静无事,邺城周围的大战一直没有漫延过来,张释清却不敢稍有大意,用杂草与枯枝掩藏入谷路径,派人出去打探情况。

    谷里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入夜之后都不点灯,烧火都要去往隐蔽之处,以免炊烟暴露痕迹,孩子们受到提醒,再不准大声哭?#23567;?br />
    这一日,外出者带回消息,邺城周围的大战似乎快要结束,但是不知谁胜谁负,入夜之后,张释清仍隐藏在谷口的一小片树丛里,监视外面的官道。

    二更左右,徐础?#20384;矗?#36208;到妻子身边,贴耳小声道:“如何?”

    “别来烦我。”张释清抓住丈夫的手,拽他一同坐在草地上,“一个时辰前跑过去一队败兵,没发现这里。”

    两人并肩而坐,小声交谈,不远处传来?#24178;?#31363;笑,张释清?#20384;?#22320;咳了一声,笑声立即消失。

    皓月西落,远处传来杂乱的马蹄声,所有人都闭上嘴,警惕?#36189;?#21521;数十步以外的官道,夜色太深,只能看到一条黑黢黢的阴影。

    没过多久,一队人马驰过,谷口诸人稍稍松了口气,可是没?#20154;?#20204;真正放松,那队人马又调头回来,这次明确无误停在谷?#23567;?br />
    ?#28216;?#20013;有?#35828;潰骸?#22909;像就是这里,应该是荒废了,可以暂避一时。”

    张释清?#25112;?#20992;柄。

    入谷的小径上尽是杂草与荆棘,外面的人黑暗中不辨真假,以为全是生长出来的,走不几步就有?#35828;潰骸?#26159;不是记错了?这里好像没有路。”

    “别管道路了,先将陛下扶过来……”

    徐础与张释清互视一眼,都不知道这位“陛下?#31508;?#21738;一位。

    一人站在路边,厉声道:“我不用人扶,咱们不逃也不躲了,就在这里等候追兵,战个痛快!”

    “陛下……”

    ?#26263;?#24623;者自己离开,不要留在我身边。”

    没有人走,一共五十几人,大多骑马横在道路上,人人手持长槊,另有五六人站在路边,围绕“陛下”,“陛下”显然身负重伤,粗重的喘息声能传到隐藏者的耳?#23567;?br />
    “军师何在?”

    “陛下,我在这里。”一个高大的身影绕到“陛下”身前。

    “你看我只剩将士数十人,可还能夺得天下?”

    “陛下一时不察,小受挫折,回朝重整旗鼓,又得雄兵百万,何言只剩将士数十?”

    “哈哈,说得好,我又不是第一次打败仗。”

    “请陛下勉力?#19979;恚说丶热?#19981;可藏身,不宜久留。”

    “陛下”却没有动,“这里真是思过谷?”

    “看着有点像,但是……我也拿不太准。”

    “当初你与徐础就在这里论道?”

    “是。?#26412;?#24072;回答得?#34892;?#21193;强。

    徐础与张释清?#21482;?#35270;一眼,他早已猜出外面的人是谁,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21073;?#36824;是?#34892;?#24847;外。

    宁抱关三年前称皇帝,国号为吴,一?#20173;?#26377;机会平定天下,却连遭群雄背叛,于是南征北讨,?#31508;?#26102;负,却在邺城大败,身边只剩几十名将士。

    “他还是比军师厉害些。”宁抱关道。

    军师寇道孤没有吱声。

    “徐础不是神仙,经常犯错,但他正确的时候,必有奇效,想当初,我就是听他?#20934;疲?#25165;建起第一支吴军,?#32439;?#26469;到江东。军师的好主意不少,但是没有一件能与之相提并论。”

    “徐础善用奇谋,其心不正,其术亦不正,因此早早死于乱军之中,自作自受,陛下?#25105;?#24576;念此人?”

    张释清闻言大怒,挺身要出去,被徐础紧紧拉住,好一会她才冷静下来。

    “我不是怀念此人,我是觉得……觉得肯定在哪里出了错,才会功败垂成,我看不出错在哪里,你也看不出来……”

    寇道孤声音稍显?#20384;鰨?#38491;下很快就能东山再起,怎会‘功败垂成’?请陛下?#19979;?#21069;往海边,从那里乘船?#25103;担础?#21556;两地百姓必然倾城出迎。”

    ?#25300;?#24030;不论,淮人?#19981;?#36814;我?”

    “盛家无能,淮民久受其苦,?#19994;?#38491;下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他们思念陛下如儿童思念父母。”

    “呵呵,军师……真会说话。”宁抱关走向坐骑,试了两次都没上去。

    寇道孤上前,?#25300;野?#38491;下一把。”

    “我是马上皇帝,不需要搀扶。”宁抱关拒绝接受帮助,硬撑着翻身?#19979;恚?#30475;向自己的卫兵,长笑道:“好,?#20219;?#26368;惨?#31508;?#19979;的人还要多些,?#19978;В?#24403;年的同伴都已不在……”

    宁抱关身形一晃,从马上栽下来,众人大惊,可就在此时,远处又传来马蹄声,显然?#20146;?#20853;?#20185;侠?#20102;。

    宁抱关推开搀扶者,起身道:“以攻代守方为上策,众儿郎与我一同击退这股追兵,再走……再走不迟……啊……”

    宁抱关叫了一声,慢慢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寇道孤高声道:“我不忍见陛下受辱,因此助他升天,尔?#28909;?#35201;尽忠,就去迎战追兵,若无此意,各自逃亡吧,吴皇龙体在此,没人会追你们。”

    卫兵们稍一犹豫,这时候如果有人动手,他们会将寇道孤乱刃分尸,可是马蹄声越来越急,第一个做出的反应的人不是杀寇道孤,而是调?#32439;?#39532;逃走,其他人于是跟下,只剩不到十人留下,却不是为了报仇。

    “皇帝已死,他的头颅可以领赏……”留下的一人跳下马,丢掉长槊,拔出刀来,其他人也都照做。

    寇道孤不敢阻拦,让到一边,静候追兵,在他身后,兵卒们正在分解“龙体”。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