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覆汉 > 第二十二章 金樽应啼别离后
    当日夜中,公孙珣回到营中后帐内,枯坐许久,先尝试写了一封给吕范的私信,但写到一半却又觉得过于虚伪,复又直接撕掉,转而手书了一封军令。但尚未来得及发出,便立即得到汇报,说是今日去做反间连环的?#35828;?#21435;而复返。

    而就在后帐私下接见?#35828;?#21548;完汇报后,公孙珣却只觉得脑海中一时恍惚,种?#21482;?#35884;感立即涌上头来:“黄公覆要做内应请降,又把你遣送回了此处?#20426;?br />
    “是!”?#35828;?#22312;地上俯首而言。“黄将军对我说,他知道我是诈降回去的,但却不在意,因为大树将倾,他自然也是?#20889;?#31639;的……”

    “所?#38405;?#25215;认了?#20426;?#20844;孙珣直接厉声?#20219;省?br />
    “没有!”?#35828;?#25260;起头来,满?#21453;?#27735;,今日的经历真是让他心力交瘁。“在下从头到尾都没承认,可黄将军却直接让他的心腹卫士将在下绑了,伪作使者,趁着夜色直接从前营送过来了。”

    公孙珣愈发觉得荒谬了:“所以他还告诉你,他会说服曹操与孙策,利用徐荣进军阳翟,或者我军?#35206;?#32463;行乌巢二事择一设伏,而实际上他届时会直接临阵倒戈,助我军成大功,以成此?#21073;浚 ?br />
    “不错!”

    “至于到底是截粮乌?#19981;?#26159;阳翟设伏要?#28909;?#26085;后给我答复?#20426;?br />
    “不错!”

    “你觉得他是诈降……还是……”公孙珣忍不住询问起了?#31508;?#20154;的意见。

    “在下连自己是不是诈降都不知道了。”?#35828;?#31232;里糊涂,满脸无奈。“在下只是一个厮杀汉……一开始奉朱府君之命前来诈降,但实际上因为陷入死地而存了真降的念头;后来蒙殿下与贾军师看顾,虽然知晓了在下的小心思,却不计前嫌留下,还让在下回去,?#24187;?#20445;全家人,?#24187;?#21435;做间谍;可到了黄将军那里,在下半点破绽都无,营中同僚也都为在下说话,他却一口认定在下是在做连环反间,却又不杀了在下,反而让在下做信使,替他与殿下搭线……”

    这厮一口一个在下,公孙珣听着也糊涂,便连连摆手,示意对方暂且下去,然后复又立即让人请贾诩过来……后者正是这个反间连环计的真正操手者。

    贾诩被匆?#19968;?#26469;,大约一听,却并不着急言语,只是立在那里若有所思。

    而公孙珣瞅了对方半天,到底是催促了一句:“文和在想什么?这里就你我二人,”

    “臣在想,当年臣在潼关,到底算不算是殿下的间谍呢?#20426;?#36158;诩面色如常,拢手以对。“还有程仲?#25314;?#31243;昱),虽说臧否同僚是大忌讳,可臣实在是好奇,当年殿下与袁绍决战河?#20445;?#20182;又到底算不算是殿下的间谍?#20426;?br />
    公孙珣哑然失笑。

    话说,贾诩的这个回答真是妙极了,因为他点出了一个真正的问题所在,那就是现实之中,尤其是混乱的局势下,穷究一个人的身份本来就没有太大意义,重要的是这个人有没有用,或者?#30340;懿荒?#36215;作用。

    毕竟这又不是小孩子玩的打仗游戏,也不是下棋打牌,这个棋子是红,那个棋子是黑,这?#25490;?#26159;龙,那?#25490;?#26159;鼠……现实中一个人的身份本来就是模糊的,本来就是随着?#26412;直?#21270;而随时?#35851;?#30340;。

    真要是如游戏中?#21069;惚?#22418;分明,非此即彼,公孙珣当年进入潼关后,为什么董卓控制下的三辅郡县这么多官吏没有一个反抗的?而为什么公孙珣掌握三辅后,又将那些之前没有反抗甚?#21015;?#21161;自己的所谓三辅长官尽数撤换?

    这些?#35828;降?#31639;是哪个阵营的人?

    须知,人性本身就是复杂模糊的,身份立场这个东西不是说没有意义,但在如今这个乱世之中却不是什么绝对化的东西。

    假如当年公孙珣不去讨董,不打到潼关跟前,那跟公孙珣心有灵犀的贾诩就不可能是公孙珣的人,但到了,他就是了!同样的道理,当年公孙珣没有在梁期与界桥击败袁绍,程昱自然也就是袁本初麾下忠心耿耿的兖州栋梁……说不得,真要是袁绍击败了公孙珣,拿到了程昱和公孙珣的那些书信,?#20113;?#20154;待人以宽的作风?#19981;?#26469;个焚书示意,以安人心的。

    甚至还?#34892;?#24030;的陈珪,在陶谦退位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公孙珣的人,但他最终选择了刘备,而在成为刘备麾下徐州刺史后,他一方面勤勤恳恳奉公,?#20808;?#30495;真做事,一方面却又让他的儿子向邺下捎来了书信致意……当然了,此番关羽奇袭下邳,根本没用到陈珪父子,他们自然也就是战败投降的待遇了,之前的书信也就没了什么意思。

    回到眼前,经过贾诩的提醒,公孙珣立即醒悟,从上位者的角度,或者说从他这个军事统帅的角度而言,其实过分追究黄盖是否是诈降反而钻了牛角尖……一个真想投降的人是有可能被曹操利用的;一个诈降的人也是可以反过来利用的,照着所谓对黄盖的偏狭印象来判断事情,是毫无意义的。

    实在是弄不清此人的立场,那就按照最坏的情况多预备一?#30452;?#26159;,何至于在什么身份上面浪费时间呢?

    但问题在于,黄盖投降这件事情上面,最坏的情况到底是什么呢?仅仅是诈降吗?

    “不好说。”贾诩继续拢手以对。“黄公覆此番姿态确实些古怪,若是真降且不提,若是诈降,似乎也并不是很在意自己是否被?#21019;?#19968;般,有点像是……”

    “有点像是肆无忌惮。”公孙珣?#26377;?#36947;。“好像并不在意我们是否信他。”

    “然也,而如此作态,也无非是两种。”贾文和依旧拢手立在那里言道。“一则黄公覆就是个零陵蛮子,武夫作风……”

    “这不可能。”公孙珣即刻打断对方言道。“黄公覆虽然出身偏远,少?#24405;?#36139;,却世出名门……其人与黄祖、黄琬同宗,都是名臣黄香之后,是江夏黄氏在零陵的偏支……而且其人少时便?#20889;?#24535;,据说是自幼便负柴读书,然后束发为吏,加冠举孝廉,等到天下纷乱,看到长?#31243;?#23432;孙坚越界讨贼,觉得孙文台是个英雄,便又弃职相从。这种人,俨然是名臣风范,何来区区武夫?#20426;?br />
    “那就只能是其二了。”贾诩听完公孙珣的介绍,从容答道。“其人必有所图,且所图甚大,并不以自己是否暴露为念!”

    “你是说曹操想借此契机决一死?#21073;俊?#20844;孙珣立即肃然。“到了这一?#21073;?#40644;公覆诈降也好,真降也罢,都只是个引子,所?#20113;?#20154;早已经置之死地而后快,并不在意自己的结果了?#20426;?br />
    “也有可能是想让我们误以为如此,瞒天过海,暗度陈仓!”贾文和恳切言道。

    公孙珣嘴角微微?#21776;穡骸?#38472;仓是?#26410;Γ俊?br />
    贾诩也忍不住笑了:“管他陈仓在?#26410;Γ?#27583;下昨日想的?#20849;还黄?#20840;吗?再说了,主公今日中午回到营中后发出那两道军令,已然稳妥过了头,那任他韩信出陈?#21482;?#26159;走栈道,又有什么意义呢?#20426;?br />
    公孙珣缓?#20505;?#39318;,彻底放下心来,却又忽然抬头相询:“还有一事,文和可曾听说?#20426;?br />
    “臣刚刚听说,吕相长子战死了?#20426;?#36158;诩略?#26434;?#30097;。“殿下是说此事吗?#20426;?br />
    “正是此事。”公孙珣随口答道,却?#37325;?#33258;低头瞥了眼手中已经写完的军令笺。“你以为我该如何应对?#20426;?br />
    贾诩明?#26434;行?#23604;尬:“这种事情,是殿下与吕相之间的私事,臣怎么好插嘴?不过,想来以吕相之忠心无二,必然不会让殿下为难的。”

    “我想也是。”公孙珣说着,将手中军令顺势递出。“但战事如此,?#36865;?#29978;大,我为河北民主,代行十一州军政,却?#33618;?#19981;有所表示……正所谓严近而宽远,文和,我有意发一些大臣子弟从军充前,以示此战之决心,你以为如何?#20426;?br />
    “臣长子贾穆就在虎牢关……正?#31995;?#29992;军前。”贾诩接过那张军令,来不及去看,便赶紧接口。

    “贾穆乃是以成皋县令之名在虎牢关监督?#31353;潁?#26412;就算是有所任用了!”公孙珣即刻挥手撵人。?#26114;伪?#22810;此一举,我说的是一些明明在军前却不做事的人……替我传令去吧!”

    贾诩心知有异,但事情敏感,却只能恍惚出帐,而当他带着这张军令笺来到其实只有数十步远的中军大帐中以后,稍微一看手中军令,却是瞬间起了震怖之意。

    非只如此,这种震怖之意几乎是瞬间便随着这条军令一起传染到了所有中军幕属与义从那里。

    烛火之下,正在此处执勤的牵招牵子经素来以稳重闻名,而贾文和则以智珠在握闻名,但此时二人面面相觑,却都是面色发白,不知所言——原来,公孙珣所发军令内容很简单,乃是令公孙定及白马陪隶诸葛亮、司马懿、王粲?#28909;肆?#26085;内务必?#31995;?#23448;渡,充入前军。

    平心而论,这个命令若是在朝堂上所发,那贾诩、牵招甚至庞德、王象、杨俊?#21364;?#26102;在帐中高级官吏都该死?#19978;?#38459;的。但此时此刻,却是极难反驳的……因为这里面有太多忌讳,公孙珣的决意,吕范的丧子之痛,战?#26412;?#20196;在制度上的不可逆性,都让这些人只能目送这张军令笺通过流程在中军大帐中走完一圈,然后被翎羽骑士连夜?#32479;觶?#24466;留一堆人在帐中发呆。

    这个时候,所有人才陡?#24653;?#24735;,公孙珣晚间在伤兵营中的那句话到?#33258;?#21547;了怎么样的决心!

    就这样,两日后,在白马洗了几个月战马的公孙定匆?#19994;?#36798;官渡,便稀里糊涂被自己父亲送上了官渡前线不说,这一日晚间,官渡的另一侧,曹?#31995;?#20063;迎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亲近后辈。

    没错,此人正是被公孙珣戏称为江东小霸王的孙策孙伯符!其?#31169;?#21040;曹昂亲自送来的书信后,毫不犹豫,直接按照信中所言,整备了一万兵马,然后便匆匆?#20384;矗?#24182;按照信中要求,将兵马?#22949;?#22312;身后中牟,然后便与曹子修一起趁着夜色打马而来,孤身潜行直入曹操帐?#23567;?br />
    ?#25226;歉复?#20154;!”

    孙伯符?#28909;?#26469;到中军大帐,见到左?#20063;?#26080;闲?#23588;说齲?#24515;知曹操早有?#24613;福?#20415;不再遮掩,而?#21069;?#28982;披?#36861;?#20992;直入账内。“书信我已经看过,子修也与我大略说了一些情形……恕小子直言,事情到了这种地?#21073;?#20122;?#22797;?#20154;如果还有致胜之法,?#29615;?#21363;刻告知,否则小子?#20849;?#22914;就势南下,往归吴郡!”

    ?#23433;?#31526;!”

    话说,全身披挂候在中军大帐中的曹?#31995;?#26089;有?#24613;福?#27492;时其人帐中只有刘晔、曹仁一文一武两位要害人物左右侍立相侯而已,此时又闻得孙策如此干脆,情知不必遮掩,便也直接当面相告。“我欲使你突袭邺城!”

    此言一出,从刚刚入内的孙策、曹?#28023;?#21040;左右相侯已久的刘晔、曹仁,俱皆失态,继而觉得荒谬至极。

    孙策甚?#21015;?#20986;了声,干脆掉头就走,只是被曹昂拉住了而?#36873;?br />
    刘子扬无奈,只能?#27815;?#22836;皮替帐中几人问了一句:“敢问曹?#31350;眨?#37050;下如?#25991;?#36731;易得手?#20426;?br />
    “其一,邺下此时空虚!”曹操不慌?#24187;Γ?#25206;青釭剑起身,昂然踱步走向帐中空地。“其二……”

    ?#25226;?#29238;且住。”孙策等曹操刚说完半句,便冷笑?#36189;?#30456;对。

    “不对!?#26412;?#22312;这时,刚刚还质疑曹操的副都督刘晔却瞬间恍然大悟,继而转向支持了曹操。“却如曹?#31350;?#25152;言,邺下空虚!孙将军想一想,此时徐州得手,官?#23665;?#32503;,公孙珣欲定大局之心已经遮掩不在,那他会如何做?#20426;?br />
    不等孙策回答,刘晔便抚掌自答道:“河北在后?#25509;?#20313;力是必然的,但决战在即,还留着这些力量做什么?而此时若投入力量,没理由不往官渡和徐州送去的!”

    孙策稍一思索,居然也一时颔首赞同,便趁势转过了身来……因为这个道理还是很简单的,徐州如?#36865;?#30772;,官?#19978;?#25345;也到了极限,公孙珣没理由再保留实力,而这些预备力量也没理由不投入到官渡战场左近以及徐州那边。

    如此说来,曹操的计策其实跟关羽突袭下邳有的一比,都趁着对方力量被集中的一旁,趁虚而入,直指腹心要害。

    “不用猜度了,我军前番得到?#38750;?#20891;情,徐州事后,公孙文琪便即刻调度营州兵、辽东兵发往徐州;而关西徐荣也将率一万关西步骑来援洛阳,然后择机或援官渡,或攻阳翟?#35805;?#39532;也将即刻再发巨量军资往来官渡支援……而官渡这里不日也将?#20889;笳剑 ?#26361;操从容顾左右言道。“换言之,此?#26412;?#38754;宛如两人相斗,若河北为一壮汉,则徐州和官渡这两处便宛如河北攥起的两个拳头,而双拳?#20219;眨?#20854;胸自开,我们身为力弱挨打者,正是要抢占时间,?#24187;?#36215;身用脑袋硬抗对方拳头,?#24187;?#30452;接一刀捅出,求一线生机而已!”

    众人?#36861;?#24605;索,孙策却忽然再度发笑:“如此说来,小?#28216;?#20415;是那柄刀吗?但恕小子直言,若将河北比作一壮汉,那区区一万之众,难道能算是一刀吗?这一刀下去,也就是划开河北一层皮吧?#20426;?br />
    “当然不止是一万兵……”曹操正色而答。

    “若是从官渡大举?#30452;?#24597;是瞒不过身前燕军。”曹仁不由插嘴。

    “当然?#33618;?#20174;官渡发大军,不过我在别出早就藏了不少兵马。”曹操面色如常,俨然早有?#24613;浮!白?#36275;两万有余,汇集伯符一万兵,正是三万生力军。”

    “便是有兵也未必能遮掩过去。”孙策心中微微一动,踱步向前迎上自己亚父,却还是连连摇头。?#25226;歉复?#20154;,自中原腹地至邺城,何止五百里?三万大军,行五百里,?#36189;?#36825;么多燕军,如何不被察觉?而燕军多骑兵,若是被他?#36963;?#35273;,三万生力军,不过是覆灭于旷野之中的下场!”

    “我的兵马是藏在公孙珣眼皮子底下的。”曹操依旧从容。“从中原腹地,一路排到大河岸边……你从彼处进军,非但可以从容集合部队,还可以躲开燕军视线,直达大河!”

    孙策与曹昂叔侄一起目瞪口呆,但刘晔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26412;?#24471;难以置信。

    但曹?#31995;?#21364;已经揭开了谜底:“薄县曹洪、定陶高干、句阳张超、离狐李进、濮阳乐进……这五个人你觉得如何?#20426;?br />
    “或是?#31508;?#21517;将,或是可靠宿将。”孙策咬牙应声道。“但……”

    “这五座城又如何?#20426;?#26361;操继续追问。

    “俱为中原大城、名城,而且?#38405;?#21521;北连成一线,直达大河渡口。”孙策只觉得愈发匪夷所思起来。?#25226;歉复?#20154;之前如此困难却都留着他们一直没动,竟然是为了今日??#19968;?#20197;为他们中有人有了二心,以至于亚?#22797;?#20154;根本无法调?#26085;?#26465;防线呢……”

    “正是要天下人以为如此,我也不瞒你,为了欺瞒公孙文琪,?#19968;?#35753;高干、张超、李进?#36861;?#32473;官渡写信效忠,假装中立呢。”曹操冷笑言道。“然而高干因为袁绍的?#20498;剩?#23545;公孙文琪素来愤恨,其族弟高柔投降后十一抽杀而死,他更是对公孙氏恨之入?#29301;?#33267;于张超,虽然与我有怨,但其人忠心汉室,绝无二心;至于李进,你们或许信不过他,我却知道这是个有节之人,?#28909;?#20026;我下属,便绝不会负我!外人看来,这三个人早就三心二意,唯独乐进以五千精锐咬死濮阳大城,元让控住几个大泽,子廉顶住薄县,让他们无法动弹,方能存下……”

    孙策更加失态:“如此说来,我?#28216;?#24231;大城之后,挨着?#35797;蟆⒗自蟆?#24040;野泽进军,竟?#33618;?#20174;容引三万兵到濮阳城下?#20426;?br />
    “只要伯符够快!”曹操坦然言道。“自然如此。”

    周围曹仁、曹昂早已经目瞪口呆,刘晔也低头计算不止,而孙策低头扶着古锭刀在帐中走了几圈后,却又连连摇头,近乎是挣扎一般反问道:“还是不行!敢问亚父,大河怎么过?!大河之于邺城,宛如铠?#23383;?#20110;胸后?#33041;唷?#19977;万大军,便是猝然至于濮阳,又如?#25991;?#36895;速渡河成功?要我说,为?#23614;荒?#32858;兵在濮阳,然后试着攻下白马?若白马能下……”

    “你几日能下白马?#20426;?br />
    曹操冷冷打断对方。“高素卿天下名将,尤善苦?#21073;?#20844;孙文琪?#20113;?#20154;领万军守白马,?#21019;?#19981;让他出?#21073;?#25152;为者何?进退掩后而已!换言之,正如我之前一直不用你,此时?#38405;?#26469;为此事,其实是因为我视你为最善战?#27815;?#21487;靠之人一般,专门要留在此处来用!高素卿俨然也是公孙文琪眼中最善战最可靠之人,所以才会有如此任用……你若是两日打不垮高素卿,信不信徐晃和张郃的援兵便反过来在河畔围住了你?!”

    “可渡河怎么办?!”孙策失笑摊手反问,失态之中,早已经不把对方当自己亚父了。“我军三万人,渡河向?#20445;?#39035;多久才能搭起浮桥,渡过大河?届时莫说高素卿早就发现动静绕回河北了,怕是徐晃都从后面掩杀过来了。”

    “我在濮阳留了现成的浮桥。”曹操平静答道。“数百艘以铁索相连的舟船,顺势摆开,须臾可成数道浮桥!足?#33618;?#20204;你们三万人一夜尽渡!所以,大河固然是阻碍,却是燕军的阻碍!”

    言至此处,曹操微微一顿,复又补充了一句:“这还是平黄巾时跟公孙文琪学来的法子!”

    孙策又感到了那种甫一入帐时的荒谬感,却又忍不住盯着自己这位亚父恳切相询:?#30333;?#22815;三万人一夜尽渡的铁索连舟,亚?#22797;?#20154;暗中?#24613;?#20102;多久?#20426;?br />
    “大概三年不到。”

    孙伯符瞬间失声,帐中也寂静无言。

    “这有什么可惊疑的?#20426;?#26361;操平静言道。“自公孙文琪覆灭袁绍、移驻邺城,而?#19994;?#20822;州之地后,便已然想到有今日了,所?#38405;?#26102;我便开始?#20302;?#25910;集舟船,穿以铁索,却并不对外展现,只是?#33945;?#34255;保存在干燥的濮阳城渡口仓库中,又让我最信重的文谦为东郡太守,专署濮阳……其实,刘玄德早早插?#20013;?#24030;水军不也是一回事吗?我们一起收集战马也不是一样吗?只是我们二人都没想?#21073;?#31455;然会这么快就用到了这些?#24613;?#32780;?#36873;!?br />
    帐中依旧无言。

    ?#23433;?#31526;,你即刻出发,从睢水南岸走,?#32469;?#24687;鼓一路向东。黄汉升将军?#19981;?#19968;起出发,却只带三千兵打着他的旗号沿着汴水向东,伪作支援徐州的兵马。”曹操立在那里,收回心神,缓缓言道。“这样必然无人察觉到你……”

    “到了睢阳你再渡河去薄县,在那里子廉必然已经按照我吩咐截住了黄将军,你向他们展示军令、虎符,带上二人,合兵一处,转而一路向北……”

    “届时东面有?#35797;蟆⒗自蟆?#24040;野泽掩护,西面有薄县、定陶、离狐、句阳?#21364;?#22478;做遮蔽,你?#24187;?#36895;进,?#24187;?#19982;高干、张超、李进?#28909;?#27719;?#31232;?br />
    “卡住时间,等晚间再入濮阳,见到乐文谦,他会即刻发出藏在濮阳渡口的舟船,铁索连舟成桥,你们便即刻连夜渡河!”

    “你为主将,文谦为副将,外加李退之、子廉、黄汉升、张孟高、高元?#29275;?#21512;?#30772;?#20891;、三万众,若能渡河成功,便距离邺下不过一百六十里,中间只有一个内黄而已,还十之八九是空城,?#29615;列?#19977;日水粮,直扑向北……此时所虑者,无外乎是高素卿一人而已,或是?#30452;?#22622;住白马渡,或是中途设伏,或是理都不理,我就不管了……我只要你能得手邺下!”

    ?#25670;?#19979;若得手……”刘晔喃喃自语。

    ?#25670;?#19979;若得手,不指望就此逆转全局,却足以让公孙文琪脱力,再无进军之力,议和总是可取的!”曹操扶刀肃然言道。“不过,此去河?#20445;?#19968;旦?#33618;?#31435;足,则必然全军覆没……故此,我要再问一问,伯符你小子到底敢不敢去?#20426;?br />
    “敢又如何?#20426;?#19968;直踱步?#36214;?#21548;曹操讲述的孙策也停身扶?#26029;?#23545;,然后嘴角微翘。“不敢又如何?#20426;?br />
    “敢的话,我在这里与你斟一杯酒,再发子修为你扛旗,你喝了,速去便是!”曹操昂然直立,?#25169;?#19981;动。“不敢的话,请你留在这里,协助子修守一守大营,我自去河北一行!”

    曹?#20309;?#35328;欲上前去,却被曹仁伸手拽住。

    而孙策闻言先是一声嗤笑,然后便扭动身上甲胄,在曹操身前左右踱?#21073;幻?#27515;死握住古锭刀的刀把,?#24187;?#20174;各个角?#20154;?#27515;盯着自己亚父的双目。

    话说,孙伯符遗传了他父亲的高大身?#27169;?#27492;时盯着自己亚父,自然是居高临下,一副鹰?#27515;?#35270;之态,但不知为何,站在其对面昂着头?#25169;?#19981;动的曹?#31995;?#31455;然也有几分居高临下的姿态,宛如虎豹直立。

    既是父子,又是叔侄,还是翁婿的二人以这种一动一静的姿态对视了许久,却是终于被孙策打破了。

    孙伯符?#36189;?#30475;了眼曹?#28023;?#33080;上略显狰狞的笑意微微消去,便复又?#36189;?#25361;眉对上了自己的亚父:

    “大人,你治军何其不严?#21487;?#20026;主帅,居然藏有好酒吗?#20426;?br />
    曹操手扶青釭剑,昂然大笑,声震军帐。

    九月十九日,就在黄忠奉命引兵三千向东支援东线的第二日晚间,公孙珣见到了第二次去而复返的?#35828;保?#24182;从他身上得到了黄盖如约送来的情报……如其所言,其人说服了曹操,将往阳翟设伏攻击徐荣。

    而公孙珣大笔一挥,又让?#35828;?#28378;回了黄盖那边,却是要求黄盖更改计划,去劫乌巢,因为他突然不想绕一圈路去阳翟了……太远,太累!

    乌巢就挺好。

    —————我是啥都不是的分割线—————

    “凉风厉秋节,司典告详刑。

    我君顺时发,桓桓向南征。

    纵马横阔野,陈卒被隰埛。

    征夫?#22478;?#25114;,谁能无恋情?

    ?#25321;?#20506;砲车,眷眷思邺城。

    哀彼南军夫,喟然感雁鸣。

    日月不安处,人谁获恒宁?

    昔人从公旦,一徂辄三龄。

    今我神武师,旬月?#21422;?#24179;。

    弃余亲睦恩,输力竭忠贞。

    惧无一夫用,报我素?#32479;稀?br />
    夙夜自恲性,?#38469;?#33509;抽?#21360;?br />
    将秉先登羽,岂敢听金声。?#34180;?#20174;军行.其三》.燕.王粲
黄金农场客服
韩国快乐8官网下载 排列三走势图双彩网 网络棋牌赚钱 微网能赚钱是真的吗 江苏十一选五 错过的暴利赚钱 北京pk10走势图软件 大乐透定位选号技巧公式 浙江11选5开奖基本 6场半全场投注 青鹏棋牌手机版下载 双色球17140期红球前 梦幻老区109龙宫赚钱攻略2015 上海时时乐今天开奖结果 002190股票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