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九十五章:偷来蟠桃献母亲
    其实方继藩也不大?#19981;?#22303;豆泥,看着都腻味。

    于是忙让人将这朱厚照的土豆泥端走,愉快地吃着酸辣土豆丝和土豆烧牛肉,却想起来,此时若有葡萄酒就好了,这葡萄酒配上土豆烧牛肉,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吃饱喝足,出了饭堂,见朱厚照真的走了,人影都不见,心里摇摇头,这一?#25991;?#38750;真的伤了他的心?

    不至于吧,毕竟他内心如此的强大……

    到了傍晚,王守?#23454;热?#24050;是相约而来,他们见恩师在此,纷纷行礼。

    方继藩只朝他们点点头。

    王守仁道:“恩师,夜课即将开始,恩师不说几句吗?”

    方继藩历来避免去教授别人学问。

    这新学,他是碰都不想碰,摇摇头道:“为师吃撑了,下一次吧。”

    ?#21834;?#29579;守?#23454;热?#20854;实已是见怪不怪了,便又作揖道:“恩师要注意?#32422;?#30340;身体啊。”

    “噢。”方继藩轻描淡写的颔首。

    此时,唐寅道:“不知欧阳师兄何时回来?”

    “理应快了。”方继藩想了想道:“说起来,为师还是很盼着见他的,毕竟师徒情深啊。”

    “是。”众门生纷纷点头道:“学生也盼着见大师兄。”

    “你看看你们大师兄,年纪轻轻,就已立功……立德……立……”后头一个,方继藩有点想不起来了,摸了摸的?#32422;?#30340;肚皮,询问式的看着诸门生。

    徐经忙道:“立言。”

    “不错,立言。当然,他立言?#20849;还?#26684;,可立功、立德,总是有的吧,他给为师长脸了啊,你们要多多向你们的师兄学?#21834;!?br />
    众人忙应声称是。

    方继藩拍了拍?#32422;?#30340;脑壳,连立言都忘了,看来?#32422;?#30495;是可怕,居然会损害智商。

    方继藩倒没?#34892;?#24605;继续跟几个门生闲扯了,悠悠然的走了。

    几个门生则是不?#19994;?#24930;,因为夜?#25105;?#32463;开始了。

    刘文善今日去给学童们授课,而江臣则去给来此的秀才们讲八股。

    唐寅、王守仁和徐经,今日只来旁听。

    那些秀才、举人们,几乎每夜都来,而江臣、刘文善两位专门教授八股的先生,几乎所有的课程就是让他?#20146;约?#20316;八股,每日出一题,白日写完了,夜里再一篇篇读出来,进行讲解。

    那刘健之子刘杰一堂课都不曾拉下,每日都作一篇八股来。

    一日作一篇八股,是很费工夫的事,不过?#35828;然?#22659;,他却是?#19981;叮?#36215;初的时候,写的潦草,甚至前言不搭后语,可慢慢的习以为常,竟也像一点样子了。

    夜课的时候,先生会抽取一些人的八股来读,而后反复的宣讲,这篇八股好在何处,坏在何处,也是吸引人的地方。

    其实刘杰未必真希望来此上课来提高?#32422;?#30340;八?#20260;剑?#24819;要高中,他已经四十岁了,无数次名落孙山,其实心早已冷了。

    只是他作为内阁首辅大学士之子,有辱门楣,平时都不好意思出门,家族给予了他光环,却也给了他无穷?#27597;?#25285;,因而,他是孤独的,每日在书斋里,看着莫名的书籍,想到?#32422;?#19968;辈子?#24503;?#26080;为也罢了,还?#36824;?#22312;这小小的洞天里,是何其的蹉跎。

    现在来了这个环境,和一群读书人在一起,没有人知道他是刘健之子,偶尔也跟人耕耕地,在酒肆里喝喝茶,聊聊天,来此上上课,不失为人生一件快事。

    今日江臣先生所抽取的人,就是刘杰,他的八股文被当众诵读,毫无疑问,刘杰的八股是平庸的,许多人在听的过程中,虽没有取笑,不过偶尔,依旧还会莞尔,那莞尔的轻笑,虽没有隐含歹意,却也证明了这篇八股文的好?#24608;?br />
    江臣念完了,左右四顾,面带笑容道:“此文好在何处,坏在何处?”

    众人不好意思说坏处,毕竟刘杰这人人缘还算不错的,因而搜肠?#21619;牽?#24819;着好处:“刘生员的文章,四平八?#21462;!?br />
    “?#29275;?#22235;平八?#21462;?#27743;臣点头,表?#23601;?#24847;。

    “刘生员……”

    ?#21834;?br />
    “那么坏处呢?”江?#23478;?#26087;微笑。

    众人很一致的选择默然了。

    “你们应当回答的,你们不回答,是想给刘生员留一些请面,可殊不知,遮人丑并不会给刘生员带来进?#21073;?#22909;吧,?#28909;?#20320;们不肯说,那我来说吧,这文章最大的弊病在于破题,无法让人生出新意,还有几处用典错了。用典错误倒无妨,而这破题,乃八股的点睛之笔……”

    江臣毕竟已经见?#35910;?#22823;世面,作为翰林,自是水平越发?#27597;?#36229;了,他开始孜孜不倦的说起如何巧妙破题。

    刘杰先是羞愧,可慢慢的,却又津津有味的听了起来。

    夜间的西山,在学堂这里,依旧是灯火通明,哪怕外间不知觉的又是大雪飞扬,也无人去关心。

    …………

    朱厚照今天没有留在西山上夜课,他直接入宫,就兴冲冲的直奔坤宁宫了。

    在坤宁宫外,他先是小心翼翼的寻了一个宦官询问:“父皇是在暖阁吗?”

    这宦官道:“回殿下的话,是,陛下至今还在暖阁召问诸臣。”

    “噢。”一下子的,朱厚照松了口气,随即就打起了精神,连胸膛都挺直了,神气活现的进了坤宁宫。

    坤宁宫的宦官连忙进去通报,?#27426;?#20037;,朱厚照便入寝殿拜见母后。

    此时,张皇后正?#21534;倒?#20027;各自在榻?#29486;?#30528;,一见到朱厚照来,张皇后露出了嫣然的微笑,太?#20498;?#20027;朱秀荣则是不由自主的?#20037;肌?br />
    想到前些日子,朱厚照不知从哪儿捉了一只田鼠,吓得她是几夜都不敢睡,朱秀荣就难以露出好脸色,她故意将俏脸面向里侧,权当没有看到朱厚照。

    朱厚照先道:“见过母后,母后金?#30149;!?br />
    张皇后的笑?#33694;?#30427;了几分,却是言不由衷的责备道:“瞧瞧你,像泥猴儿一样,也不知到哪儿溜达了,天色这么迟了,你入宫做什么?”

    朱厚照没回答张皇后的话,却是看向了朱秀荣,啧啧道:“妹子……妹子……”

    朱秀荣缳首,故意拿起针线来,做女红。

    朱厚照讨了个没趣,便嬉皮笑脸的对张皇后道:“母后,儿臣这些日子都在学治国之道呢。”

    “治国之道?”张皇后狐疑地看着朱厚照:“?#27597;?#24072;?#21040;?#20320;的,你说来听听看。”

    朱厚照便神采飞扬地道:“何谓治国之道,就是吃也。”

    张皇后一愣,随即差点笑岔气:“若是吃便是治国,这治国也太容易了,你可别对着你父皇说这些,你父皇若知道,非打死你不可了,你也不看看,你父皇成日如?#35851;?#20912;、脚不沾地的,治国,何其难啊,到了你这,?#32479;?#21507;了。”

    朱秀荣差点也笑出声来了,还?#38376;?#21147;的绷住了俏脸上的笑,继续无事人一般的作着针线活。

    朱厚照便瞪大了眼睛道:“母后,你就有所不知了吧,所谓民以食为天,吃,不就是比天还大的事吗?百姓们有饭吃,便知足常乐,天下也就大治了,百姓们饿了,吃不饱,便要反,这难道就不是治国之道吗?父皇每日殚精竭虑,就是想要解决天下百姓们吃的问题啊,?#19978;?#20182;没本事,给百姓们?#20063;?#30528;吃的,所以只好气喘吁吁,如老牛一般,却是依旧徒劳无功,呜呼哀哉!”

    朱厚照在西山,可是小朱秀?#29275;?#36319;读书人厮混久了,又跟着王守仁学习,这之乎者也,学的很精。

    张皇后皱了皱眉,表情有点复杂:?#21834;?br />
    朱厚照便忙道:“玩笑而已,不过儿?#21152;?#19968;句话却是对的,便是民以食为天,这不,儿?#20960;?#27597;后还有妹子带好吃的来了,哈哈,很香的,你们稍待,儿?#23478;?#21629;御?#27431;?#23558;那好东西再去炸一炸。”

    张皇后随即便?#32676;偷?#31505;了,道:“难为你还有一些良心。”

    片刻之后,宦官们便端着两盘薯条来了。

    这是朱厚照自方继藩那儿打包打回来的。

    他打包来的本意,其实就是送来给母后和妹子吃的,好让母后和妹子都尝尝鲜。

    于是乎,他一屁股坐在了榻上,故意的紧挨着朱秀荣的身边,可朱秀荣依旧不想理他,?#22771;?#25386;了?#30149;?br />
    朱厚照捏起了一根薯条,要往朱秀荣的樱桃小口里送:“来,妹子,先尝一尝。”

    朱秀荣撇过脸,道:“不吃,看着油腻腻。”

    朱厚照便?#34892;?#24700;了,想?#36153;潰?#21487;片刻功夫,又怂了,依旧嬉皮笑脸:“好好好,你不吃,这可是哥亲自种出来的,你不吃,母后和?#39029;浴!?br />
    这朱厚照和朱秀荣之间耍性情,乃是常有的事,张皇后早已见怪不怪了,不必去想,天知道朱厚照前几日又作了什么怪!

    张皇后倒是打?#31185;?#20102;那薯条,目光流转。

    其实……她对所谓的吃食?#27426;?#22823;兴趣,皇家,什么东西不曾吃过?很稀罕吗?

    可听朱厚照说这是他?#32422;?#31181;出来的,张皇后就不禁多了几分在意,不由道:“这叫什么?”

    “老方?#20852;?#22303;豆。”朱厚照老实回答道:“不过儿臣觉得这名儿俗气,该叫大将军果。”

    一听方继藩三字,朱秀荣的眉眼便微微一颤,长长的睫毛抖了抖,似要抬起眼帘,却很快又垂下,不露声色。
黄金农场客服
星球联盟怎么赚钱 百度认证账号很赚钱吗 美思康宸赚钱 诗词论坛如何赚钱 怎么用自己的网站赚钱吗 上班族卖什么赚钱 天龙八部天龙怎么赚钱 中国外汇怎么赚钱吗 车子改气跑滴滴赚钱吗 厦门炒房还能赚钱吗 亲自赚钱的经历及体会 作词能赚钱吗 蓝海赚钱 抵押贷赚钱吗 能看小说还能赚钱的游戏 微信理财通怎么买基金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