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上神王 >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三千七百三十四章 异常
    剑痴已经在八王宇宙镇防厅住了五年。..cyi免费连载

    原本她说,只住j日的。

    最初抵达八王宇宙镇防厅的时候,剑痴确实不打算常待,只想歇息一下,毕竟已经在虚无之中走了j万年的时间,多少?#34892;?#30130;惫,所以还是要休息一下,至于离开八王宇宙镇防厅之后,何去何从,她是?#34892;?#36855;茫的。

    当初从琉璃宇宙离开的时候,她还有刃殿统帅的身份,忽然离去,不告而别,擅离职守,让威严支柱极为愤怒,因为那已经是剑痴第二次临阵脱逃了,剑痴被许多人称作意义世界有史以来第一天才,名气不小,但毕竟资历太?#24120;?#21018;刚出山不?#33579;?#21364;连续两次犯下威严支柱不能容忍的重罪,纵然是她的家族再为她开脱,也保不了,于是威严支柱和法恩支柱先后下达命令捉拿她。

    她不愿意受任何枷锁的束缚,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19994;矯戏玻?#20854;他的,她都很难提起兴趣。

    可是j万年来,她先是从琉璃抵达了萨拉宇宙,因为不论怎么看,?#25103;?#37117;有很大的可能逃回萨拉宇宙,于是在萨拉宇宙搜查了很多年,无果之后,又起身,继续走,穿过了全知之地,到了洪荒宇宙,又再次启程,直到抵达八王宇宙。

    她?#34892;?#32047;了。

    ?#20961;?#19968;个人j万年,却连一点踪迹都没有?#19994;剑?#24403;然会累。

    在从镇防厅总长口中得知两大支柱都在捉拿她之后,她思量了j日。

    这j日内,先后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是家族来了一封书信,这封书信经由总长黑元奎亲自送到了剑痴的手?#23567;1;

    信件是家族的一位长者写的,论辈分,比八足恶蛟还要高一辈,剑痴需要称呼其老祖,辈分高的有点吓人,信的内容,前面是j句简单的问候,紧接着便是含沙s影的训斥,紧接着是明确的告诉剑痴,她厌恶一切束缚,包括家族,但她可以为所yu为,可以一出?#21073;?#23601;加入威严支柱,可以在第一次临阵脱逃之后还能获得刃殿统帅的身份,都是因为家族,她厌恶的东西,一直在帮助她。

    在信的最后,是告诉剑痴,

    启程,回到家族。

    剑痴并不在乎信里说了什么。

    她更在乎的是,她刚刚抵达八王宇宙不过七八天的时间,就收到了这封信,也就是说,她的一举一动,身在何处,家族都知道。

    ?#28909;?#23478;族知道,那么威严支柱和法恩支柱,肯定也知道。

    为什么两大支柱只是下令各地的镇防厅大殿或者道主见到她,要捉拿她,却并没有直接出手呢?

    原因无非是两个,第一,这个捉拿的命令,并没有对剑?#26025;?#32618;,甚至没有说因为什么捉拿她,而各地的道主,也不希望为了捉拿剑痴,得罪她的家族。

    第二,就是她的家族仍然在努力保她。

    两个原因,说到底,还是因为她的家族。

    一直?#20961;睹戏?#26080;果,甚至连一点踪迹都找不?#21073;?#21152;上各方的通缉,还有家中老者的一封信,让剑痴犹豫了一些日子,?#28909;?#36825;么找下去,也是大海捞针,那就回?#37326;傘?br />
    剑痴是一把剑,除了出鞘以外,其他的事,都很随x。

    正巧在收到信之后没有j天,意义世界要求八王宇宙朝?#20445;?#26397;贡的任务是?#21364;?#32473;镇防厅,再由镇防厅下达的,所以剑痴很快就知道了。

    这个时候,剑痴向黑元奎说,希望黑元奎抓捕她,然后她回意义世界。

    黑元奎轻笑了j声,并不同意,这种事情,他不想做,没有任何一位道主愿意做,于是就告诉剑痴,她可以在这里休养j年,然后跟随朝贡?#28216;?#19968;起回去,也可以作为朝贡?#28216;?#30340;一名指引。

    于是剑痴同意了。

    就在镇防厅,待了五年。

    今日,就?#21069;?#29579;宇宙朝贡?#28216;?#21551;程的日子。

    从八王宇宙要抵达意义世界,哪怕行走空间阶梯,这支?#28216;?#20063;要走上千年,甚至j千年的时间,所以意义世界给出的期限,并不是朝贡?#28216;?#25269;达意义世界的期限,五年时间,根本不可能,这个期限,就是朝贡?#28216;?#21551;程,然后由镇防厅派出人手清点货物资源,确定无误之后,再经由镇防厅派出的一些人,与?#28216;?#21516;时前往意义世界

    的期限。

    因此半个时辰前,镇防厅派出了j个人,前去八王宇宙,先与朝贡?#28216;?#25509;头,清点?#28216;椋?#22823;约再过十j个时?#21073;?#26397;贡?#28216;?#23601;会通过空间阶梯抵达镇防厅,镇防厅要负责将相关的?#20013;?#25991;件都做好。

    剑痴就在镇防厅内的一处庭院中静坐,纤细的身t,如同一柄利刃,cha在地上,一动不动,等待着十j个时辰后朝贡?#28216;?#25269;达,她便同?#23567;?br />
    就在这时,庭院另一头,一尊神王急匆匆的跑了过去,是向着黑元奎的居室去的。s1;

    剑痴目光锐利,看到神王面目慌张,同时,也注意到神王手中拿着的,是一封鲜红se封漆的信。

    那是意义世界的一种加?#31508;?#20449;。

    剑痴缓缓起身,如睡猫初醒,整个身躯?#23391;?#19968;张弓弯曲,?#21482;夯和?#30340;笔?#20445;?#28982;后跟了上去。

    j?#21073;?#20415;来到了黑元奎的居室门前。

    黑元奎正在?#24895;?#19968;些接待朝贡?#28216;?#30340;事,剑痴到的时候,正看到那名传信的神王来到黑元奎的身后,这名神王迟疑了p刻,显然在想是否应该打断黑元奎的话,这让剑痴皱起了眉头,虽然她对这些繁文缛节从来很厌恶,但上司在说话的时候,不论下属有多么紧急的时候,都应该等待一时p刻,这名神王?#21019;?#22788;表现出一种急于说什么的样子,j?#26085;?#21475;。

    黑元奎也注意到了,回过头,默默的看着这名神王。

    其他正在?#24613;?#30340;镇防厅官员们也都看向?#22235;?#21517;传信的神王。

    神王将手中的信件递给了黑元奎。

    黑元奎看了一眼上面的红se封漆,目光微微?#20102;?#20102;一下,从腰间?#32479;?#20102;一个很小的玉石印,用印在封漆上敲打了一下,解开了封漆的封印,这才取出信件来。

    剑痴从这里也能看?#21073;?#20449;件上是没有任何文字的,只是有一些若隐若现,?#23391;?#38654;气一般的东西在盘绕。

    那是意义世界的一种气机密哪怕是十劫神王,能够解开封印,也很难读懂那些雾气表达的意思。

    黑元奎看着信件。

    表情,越来越凝重。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