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第九节 帮你们过好日子
    一个比嗒嗒儿虎略低一diǎn儿的瘦弱少年喊道:“李虎。<-.你説错话了,不是鸡犬不宁。是鸡犬不留。”

    不过,无论是“鸡犬不宁”还是“鸡犬不留”,几个围着嗒嗒儿虎的大汉抽出兵器,却不敢不后退。

    嗒嗒儿虎爬上台子,大声説:“各?#35805;?#21460;阿哥,阿婶阿妈,你们是不是跟这几个蹩犊子一样,看xiǎo子卖黄瓜价格高,觉得xiǎo子赚钱赚得多?要知道这天气还寒着,你要这么想,你给栽出来一根黄瓜看看?这也就我们阿师能够栽得出来,这是什么,这是通天彻地之能。”

    他扭过头问:“麻杆。这回词没用错吧?”

    回过头来,他又説:“你以为卖黄?#19979;?#20986;的钱被xiǎo子装口袋里,买好吃、好玩的花了?不是,是为了让阿师给你们培育各种种子,种到地里,让你多产粮食,让你们有菜吃,有茶喝,让你们的牛羊不生病,让你们的牛羊三五个月?#32479;?#25104;。他这是在干什么?#21073;?#36825;是帮你们过好日子呢。”

    他两只手抱成一个桶状説:“你们想过吗,你们现在一亩地一百斤粮吧,要是三百斤呢?你?#19968;?#26377;人吃不饱吗?还有没有?别説自己家,你们説世上还有人挨饿吗,还有没有人挨饿?有没有?这样的好事儿,竟然会有人跑来破坏。你们説他几个是不是丧心病狂?是不是?你们?#26143;?#20320;们贡献出来,也?#35805;?#36129;献,可以吃根鲜黄瓜,你们没钱,也不让你们贡献,将来种子越来越好,你们也能跟着享福,是不是?#21073;俊?br />
    钻冰豹子一?#22478;?#20329;,xiǎo声説:“主公。嗒嗒儿虎真是您的儿子呀。”

    ?#37326;?#40479;嘴都合不拢,笑着説:“他不是我儿子,谁儿子?娘的。这xiǎo子?#19978;?#24471;比他老子狠呀。”

    嗒嗒儿虎问:“我们是为了干啥?该交多少税?#21073;俊?br />
    大伙喊道:“孩子,要是这样,不能让你们交税。”

    嗒嗒儿虎説:“?#19978;?#22312;他们非要我们交税,讹上了,本来説想吃一根黄瓜,又变成要没收,怎么办呢?”

    众人一阵咆哮:“打死他们。”

    説动手已经有人动手了,一个老妇人diǎn上一个心虚的大汉説:“你?#30446;鰲?#19981;是虎神的子民。”另外一个健壮的中年已经别上了他的刀,再上去就是一巴掌。

    嗒嗒儿虎心满意足,跳下来,走回绳子圈,站到满脸胡须的那大?#22909;?#21069;,恶狠狠地説:“xiǎo子得让你长一长记性。”説完,手里短刀在脸上一抡,一阵子刮,那大汉一半的胡须就没了,要不是脸上多了几条xiǎo口子,手艺还算不错。

    剐完了,发现大汉直愣愣着,并没见多少胆怯,就説:“这样吧。算你是第一次,削你只耳朵算了,给你长记性。”説完,正正执住那大汉的耳朵。

    大汉终于惧?#25314;?#20062;饶説:“xiǎo主人。你就放了?#37326;桑?#25105;其实就是想吃根黄瓜。”

    旁边的少年连忙给嗒嗒儿虎説:“别放。放了,咱们可打不过他。”

    嗒嗒儿虎摇了摇头説:“那杀了他?买命钱你一个出?”

    大汉一听他们商量的话题,更是惧?#25314;?#25238;颤着説:“xiǎo主人。xiǎo主人。奴才知道错了。奴才再也不敢了。”

    嗒嗒儿虎説:“真知道自己错了?”

    大汉?#20384;鲜?#23454;地説:“真知道。”

    嗒嗒儿虎这又説:“?#34892;?#20154;吧。一看情况不对,就会认错,认完错,转身就变个模样,你説我怎么信你?”

    大汉一咬牙,大声説:“我对着长生天发?#27169;?#21482;要你放了我,你就是我一辈子的主人。”

    嗒嗒儿虎眯了一下眼睛,要求説:“你自?#21898;?#32819;朵割下来,我就放了你。”

    説完,干错就把自己的短刀交到他手里。

    大汉愣了一愣,竟没有想着用短刀反抗,真的自己拽起一只耳朵。

    嗒嗒儿虎再大喊一声:?#30333;?#25163;。吓你的。刀子给我,你走吧。把外头的事情给我平息好。”

    ?#37326;?#40479;微微diǎn了diǎn头。

    “阿虎。”“阿虎。”

    听到谁在喊。

    ?#37326;?#40479;一扭头,?#22270;?#26361;辛传使劲从外往里头挤,?#26174;?#22823;喊:“你又闯祸?#21069;桑浚?#25105;答应你了,答应你了,我?#25954;?#26367;你们卖种子,铺子我守。”

    ?#37326;?#40479;苦笑,叹气説:“唯一想不到的是,这俩人都管不住这孩子。反而被胁迫上……唉。”

    曹辛传刚刚赶过来,也吓坏了,一进来就去扶那个裤子后面被挑成两半的大汉,抖颤着説:“我是这孩子他大伯,你可别给他一般见识。可别。你要是气不过,别找他,找我,找我……”説完,就从身上掏一袋钱。

    嗒嗒儿虎一把抢走,笑着説:“阿伯。他吃了咱的黄瓜,还欠我们的钱呢,你给他什么钱?#21073;?#32473;他找?#36457;?#23376;穿,让他回趟家,打今起,他説一辈子做我的奴隶,那就咱们家的奴隶了呀。”

    曹辛传生怕这大汉日后报复,手扬得高高的,想揍嗒嗒儿虎两下,让大汉少恨一二,却?#31449;?#33853;不下来。

    ?#37326;?#40479;戏也看够了,大步流星过去,要求説:“曹先生,这一巴掌你给我打下去。”

    曹辛传一扭头,呆了一呆,想是?#37326;?#40479;怨他管不好孩子才有了这一幕,调转过来,自?#27721;?#29408;抽了自己一巴掌。

    还要再抽。

    ?#37326;?#40479;一把把他拉住,轻声説:“给这位壮士找?#36457;?#23376;吧。”

    他反过来,?#20384;?#22320;问:“李虎。你?#20849;?#25171;算收场吗?”

    钻冰豹子这?#32479;?#36827;去,冲园子里的人喊:?#21543;?#20102;。散了。”

    嗒嗒儿虎尤记得没让人家欣赏好歌舞,给自己的伙伴们念叨:“快。快。一人多发两根黄瓜。发完你们先回去,我义父来看我了。”

    他眼睛挤得飞快,神情紧?#29275;?#20960;个少年挺听他的,后面几个大的女孩吃吃笑笑从台上下来,想看他笑话,最后那个弹琴的xiǎo女孩抱着琴走下来,给嗒嗒儿虎説:“李虎。你阿爸你都不怕。怕你养父?#21073;俊?br />
    嗒嗒儿虎狠狠冲她一笑,慢慢一抬头,?#37326;?#40479;正盯着自己,肯定以为自己不听养父的话,不听阿师的话,无法无天,当场就把这xiǎo女孩给恨个要死,咬着牙説:“xiǎo梦熊,快回你家去。刚才可是我救了你。不然人?#39029;?#36827;来,就让你弹琴弹一百首呢。听到没?#23567;?#21548;到没?#23567;!?#35201;再气急败坏下去,?#37326;?#40479;已经一把抓在他后背上,提着就走,一边走一边问:“谁都管不了你?#21073;?#26159;不是。”

    那女孩却不走,给曹辛传説:“伯伯。我渴了。”

    曹辛传就説:“熊梦梦,那去喝diǎn水去吧。喝完水别等阿虎了。他今天?#21069;?#25549;不可,他,他……”

    女孩?#21534;?#21970;嗒儿虎説情:“伯伯。你别揍他。你也别让那个阿叔揍他,其实他是挺勇敢的,如果没有他,我们都会被坏人欺负。”

    ?#37326;?#40479;挟着嗒嗒儿虎,一下转过身来。

    “熊梦梦。”他问道,“你是不是熊夫子的女儿?去。把你阿爸叫来一趟。我和他?#40092;叮?#25214;他喝喝酒,説説话。”

    钻冰豹子冲出去赶那些还想看热闹的人走,还打了个口哨。

    众人这才知道外圈还有一排骑士,也就慢慢散了。

    人都一哄而散,那大?#22909;?#35044;子不敢跑,不知他的同伙?#24515;?#19968;个扔来一?#36457;?#23376;,他抓上就开始套,一边套,一边往铺子里看。

    转过身来的钻冰豹子上去一把拽住,往地下一摁,冷笑説:“xiǎo子。你别想跑。把脖子洗干净跪这儿。你今天走运,脖子要是还能在,就等着给我们阿虎做奴隶吧。”

    几个武士?#19994;?#39532;桩,?#20154;?#22909;马,就走进来围观,不是用脚勾,就是用手?#29275;?#20877;后面的开始手扶刀剑,面朝街道站着。

    那大汉汗涔涔的,心説:“这几个人如此不善。其中一个还?#21069;譫ǐng,难道这xiǎo子当真三代贵族?乃父权势很大?那我,那我,真要跟一个孩子当奴隶么?那么狠的一个孩子,伺候不了呀。”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