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十三节 东夏之忧
    暮色中,声息寂灭。<-.

    ?#37326;?#40479;挽过马缰,将身后汤汤逝去的湟水望一眼,再回过头来,?#21069;?#23665;黑水的笑声,依然在耳边回旋,好像推选自己做瓦里格的烦嚣,好像阿爸曾牵着自己在昔日的街道上走过,好像仍在和同窗们一起在学堂里朗朗的读书声,好像曾经的暮色降临时,自己坐在故宅的门槛上想象自己将来的生活,好像自己还在和一群伙伴在雪地里斗马摔跤,好像一位一位先生教导自己时的嬉笑怒骂,但这一切一切,都永?#35835;?#22312;了昨日,他知道,自己少年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回。

    一种沁入骨髓的深?#20102;?#20043;而来,他不自觉吟哦道:“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诚不期我。”

    此次回来,他没有打算先回渔阳,而是想先到云州,幽州去看一看,战争将至,虽然是不想大规模出兵,但战争从来都是一只恶狗,解开铁链,再不能收回,这等灭国之?#21073;?#20182;也不知道到时会打多大,打多久。在出征之前,他极想趁此机会了解寻常百姓的生活状况,询问他们对战争的态度。

    接下来,他打算去看看自己修建在湟中的广武仓有没有蚁啃鼠咬留下的黑洞,然后去北平原,看看那儿是不是表面繁华,税收数额有没有造假;虽然政阁、商阁、内府?#23613;?#22269;府司对各地的府库、粮仓均有上报,但自己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起码要亲自查检一二,做到心里有数。

    三年前东夏铸币,两年前成立国立钱庄,东夏的币?#23548;?#20309;,钱庄运转情况,也都是国家的根?#23613;?br />
    最后,自己要到?#30772;?#35762;学,?#27815;?#29579;攘?#27169;?#35762;东夏立国离不开朝廷的扶持,?#27815;約河?#20041;务随朝廷攻打陈国,从而为战争造势。再接下来,他想隐匿身份,去一趟备州,阿师田晏风老先生,屈指一算竟已七十好几矣,见面?#25925;?#22312;去年,?#37027;那?#20837;备州见的?#24187;媯?#25289;着自己的手不让走。此去,他仍可以作为?#24708;?#20043;一,给自己些意见参考,回来后,自己更应该和自己的风月阿师长谈。

    他在黑夜里思考,马蹄自己踯躅。同行的人眼看天色不早,却劝他説:“大王莫要再迟疑。再不?#19979;罰?#36827;不得城镇了呀。”

    他没有打算住进城镇,就説:?#30333;?#21040;哪算?#27169;热?#22312;咱们的土地上,随处都?#23665;?#23487;。”

    就这样,他们信马由缰,天黑下去又一个时?#21073;?#25165;走近一片聚居地。

    东夏为维护各族平衡,尽量尊重?#25991;?#30340;习俗,仍保留一部分军队编制的百姓,让他们以编为单位,或进行?#25991;粒?#25110;已半定居,或者为矿山劳作,或者仍未?#25351;?#33258;由之身,为勾栏人氏,均要由军府安排相应的营地,被称为军乡,又称为旗旅,设编领一,军录一,箭长三到五名。

    但大多数地方都设了县,县下设乡录,给修公所三间,设录事?#24187;?#30563;事?#24187;?#20065;老三到十名,马丞?#24187;?#24405;事掌管籍贯,督事责耕作?#25991;粒?#20065;老参政,马丞训练青?#24120;?#32521;捕?#29454;簦?#20065;老以名望正直之人充任,马丞则以军队里退下来的五级以上爵充当。

    督事待遇最高,俸禄为八十石;录事享受?#22270;恫问看?#36935;,俸禄为五十石,马丞与军队中编领平级,俸禄为六十石;乡老受推举产生,兼任箭长,不领俸禄,有事坐议,无事可不去。

    也就是説,东夏行政单位最xiǎo为箭。

    这一单位之下,往往为一族别,十几户亲族,旧识,但每一乡各箭却什么族都有,借以形成xiǎo聚居,大杂居的百姓格局。

    而甚高爵不让落籍在乡,要么落籍到县城,要么落籍到州城,他们有某一块草场或耕地若干年的使用权,出租草场、耕地给一些有余力放牧、耕作的百姓,或者出租给县里,自己?#27815;?#20027;经营一部分,军府代为安排勾栏人?#25103;?#24441;,一旦农忙缺人,也?#19978;?#22320;方要人,支?#26029;?#24212;的酬劳。

    他们一行来到的地方是一处乡录。

    ?#37326;?#40479;不许众人泄露身份,径直来到一户人家,敲门投宿。

    这家人开了门,一听他们要投宿,?#36189;?#30475;看自己笆篱围成的xiǎo院和一只手数得来的房屋数,顿时犯了难,五十多岁的大爹听他们説是去高显公干的,二话不説,一边让?#20381;?#20154;招呼,一边披上衣裳去寻箭长。

    ?#37326;?#40479;到他们?#20381;?#22352;上,给了些钱,要他们弄些茶水和吃的,就与他们家坐陪的二十出头后生交?#24178;?#20102;。

    问了一下,他们一户七口人。母亲五十出头就已经有diǎn糊涂,早早在后院睡下,除了父母,家有三男一女一孙,分有七十亩地,有一男在柳城当兵,是长设兵,因为已?#21069;思?#20197;上爵,又任了编领,朝廷给予俸禄和住处,就把?#22791;尽?#20799;子接去了柳城,?#20381;?#38271;女已经出嫁,地却留在了?#20381;錚?#35813;后生是老二,县里要劳役,老三去干活去了。问起收成和生活,后生表示去年收成不错,买了官府选好的种子,平均一亩地?#25925;?#20102;270斤粗细粮,共收粮19000斤上下,交粮时每亩地评产180斤,一亩地交6斤细粮,交了420细斤,?#20381;?#21334;了足足一万五千斤,?#20204;?5贯,除去一家人买种子,修农具,穿衣吃茶改善生活之外,净收入在十贯左右。

    东夏的铜钱比价较高,相当于十二、三两银子。

    后生説,现在一家人愁的是七十亩地种得太累,加上去年的积蓄,大爹想再买一头牛,也想给他娶?#22791;尽?br />
    ?#37326;?#40479;问了一下牛的市价,才知道牛竟然价值五十两以上,上好大架子耕牛要八十两左右,不少人靠租牛致富。

    他自以为畜牧、农耕立国,却没想到牛的价格?#25925;?#20116;十两银以上,而据他所知,在东夏普通马匹的价格也没超过四十?#21073;?#33258;己控制马匹走?#21073;?#19982;朝廷集中贸易,出手的价格是三倍,也不过一百一二十两上下,便是这一百一二十两上下,给靖康马市冲击极大,将他们本国的马匹价格拉到一百两不到。

    但是这种情况也能理解,马匹耕地不如牛,耕地数量的激增,造成牛价高?#29301;?#29275;又不是羊,一窝?#24405;?#20010;,短时间内难以繁衍。

    难不成自己要一边卖马,一边高价买牛?

    他?#20102;?#20102;片刻,説:“高?#38405;?#36793;,还有草原北面过来的牛呢?官府不知道去草原上收牛吗?”

    后生説:“一个文参给官府提过,县里还组织人手,让军府派着人一起去北?#21073;?#21487;那些牛是生牛,不听使?#21073;?#36824;伤人哩。谁买呢。只能吃肉。”他説:“没牛。七十亩地可?#23547;?#29239;几个给累死了。现在呢,俺娘糊涂了,?#36784;?#20986;嫁了,没牛明年能荒十亩地。唉。要俺説,?#25925;竅热⑾备尽O备?#26469;了还能干活。”

    ?#37326;?#40479;diǎn了diǎn头。

    他已经?#20146;?#20102;。

    这个问题不是xiǎo问题,天大的问题,一旦战争爆发,没有牛,男丁怎么解放出来去打仗?

    正想着,三十来岁的箭长已经被找来了。

    他大着嗓门在外面跟大爹説话:“又讲买牛的事儿,买不到呀。买得?#21073;?#21681;们凑钱也买。钱是xiǎo事,乡里开会了,説县里立了官办钱庄,借贷只需一厘死息,钱?#36824;唬?#21681;都能?#22812;?#24220;借贷,关键是买不上牛。我看你?#25925;前?#38065;存去钱庄去,给二子娶?#23376;茫?#20108;十好几了,不能不成亲呀。”接着又问:“那客呢。几个人,给我看看,我带到各家去……还有,我再给你説,你们家?#27815;?#22909;准备,快春耕了,到时候别忘了一起去抢水,马丞大人向着咱们呢,咱们是他的老部下了,他説了让上游按方放水,到时上游不肯,咱就给他干。咱们当年跟着大王打过仗,到时打不过他们些皮帽子,没水不説,能丢死人。”

    ?#37326;?#40479;又一个激灵:“难道水也跟牛一样么,湟西虽?#24187;?#26377;高?#36828;?#38632;,但是不该缺水呀。”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