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十四节 内斗可耻
    ?#37326;?#40479;的出行随意而且隐蔽,但也造成了诸多的不便,因为身边没有政要配合,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得起诏安排,夜晚留宿,没有?#31508;?#22312;身边的他只能就着油灯,自己提笔起草。<-.乌拉草糊泥的土屋春上时透出一股朝气,这股朝气不但会有一种朴实的泥味,还会伴随着虫蚁的躁动。第一奉诏人是史文清,?#37326;?#40479;让他带上各地府库的数据,以配合自己;第二奉诏人郭嘉,这位个人?#25991;笔?#24713;政体运转,可?#38405;?#21457;王室命令,并知道送到哪里符合东夏朝廷的程序……大王短时间出门还行,长时间巡游,需要朝廷上能将各处的奏报通过一定渠道传?#36879;?#33258;己,更需要一个与中枢阁臣们进行联络的联络官,好随时接收呈上的案牍。

    天快亮了,他才甩着划酸的手腕,吹干最后一篇文书,卷了床臭被褥,倒头睡觉。

    然而给他借住房屋的房东们感到奇怪了。

    ?#22270;?#20026;首的那年轻?#35828;?#19968;直亮,亮到半夜,被安排住处的手下还留好几个,?#23601;?#36793;给他把门,不时还会有人牵马出门,连夜走个不见,吵得人不安宁还真让人不敢多説;而快天亮了,有人跑来?#21534;?#20182;要吃的,他吃完,大爷一样躺在自己家里睡觉去,手下还得替换夜里守门的人继续给他把门。

    房东不敢説什么。

    他把这些心里话説给箭长,箭长其?#29380;?#27809;见着人,只判断説这可能是朝廷上的大官,至于有多大,自然不清楚。

    快中午了,?#37326;?#40479;才起床。

    他牵着马出去活动、活动,吃完午饭,先跑去乡里看看,再跑到田间看看,傍晚去窜门,把一个箭走完了,不是问人家几口人,就是问人家收成,不是问人家收成,就是问人家生活上有哪些问题,连几?#22812;?#22919;都不放过,问她们怎么没有再嫁,周围有没有男人未娶。箭长自称是跟着大王打过仗的,还真跟过,受了伤,腿有diǎn跛,昨日没见?#21073;?#20170;天见他之后立刻多出几分不安,回到家就让自己的侄子起码去乡里找马丞。

    马丞天黑摸来了,听箭长一説,心里也没底,怀疑是大王,但不敢当面去看,就説:“説是大王吧,不太可能,説不是,问这问那岂不是别地儿来的奸细?但听你説他问的内容,不像奸细,我看就算了,你当你什么都没?#21561;剑?#26368;近别干出格的事儿。”説了之后,自?#27827;?#36830;夜溜走。

    ?#37326;?#40479;在这留了两三天,这就又去县里。

    到县里一打听,他才知道这县官是梁大壮媳妇的族兄王茗,此人师从花山学派,是后来慕名来投,他给梁大壮完婚时,梁大壮引荐过,不过他觉得自己立了选拔的规矩,就让这王茗去选学司接受?#24049;恕?#34429;然不知道?#24049;说?#24590;么样,但他对这个人有不错印象,就在县里驿站住下,让人去请了一趟。

    少时,王茗来见。

    他一见?#37326;?#40479;干脆就懵了,好一阵子语无伦次。

    ?#37326;?#40479;一再要他?#20174;?#24403;地情况,并问他府库有没有什么问题,?#30475;?#19978;报的数据是否真实,他这才多了些底气,开?#21152;氳野?#40479;交谈。

    他?#20174;?#20102;当地的几个问题,和?#37326;?#40479;的观察相一致。

    首先,他们县的府库没有问题,但多数家庭粮?#21557;?#19981;完,粗细粮一起卖,县里去收,但钱不够,东夏才刚刚铸币两年,钱数不够,一到收粮季节,没有那么多的钱,没有那么多的仓库,最后只好紧急去建,收一回粮食建一回仓库,因为钱?#20063;还唬?#21482;能等到上级调来银两和钱?#20063;?#33021;继续收,于是只好收收停停,买买再收;这个问题摊到?#37326;?#40479;面前,?#37326;?#40479;就知道国家的商业?#20849;?#23436;善,起码遇到几个问题,第一,国家仍处在钱荒中;第二,正因为钱荒的存在,国家收取多余的粮食用于储存,或者统筹好之后卖给草原部族,但?#19988;?#20026;钱币支付不出来,不但使收购缓慢,还造成流通的困难;第三,似乎东夏的粮?#25104;?#20154;还没有普遍存在,至于是不是该让他们存在,还有争议,争议的来源是朝廷上认为粮食也是战略物资,应该由国家统一收购,靖康的城市时不时粮食上?#29301;?#23601;?#19988;?#20026;这些商人囤积太多的粮食,至今也没争出个结果。

    其次,耕牛不够,农具不够,铁器不够,男丁解放不出来;再次,农田水利建设不够,湟西、北平原的雨水虽然不少,但因为荒地多,百姓分到的都是大块地,再因为农业的不断改善,不指望靠天吃饭,多数引渠灌?#28982;?#32773;排涝,但是配套的水利建设却不够,于是水资源显得缺乏,被百姓们争来争去,若不是朝廷具备控制力,?#30053;?#25171;得狼烟遍地;最后,东夏?#31353;?#24426;悍,以箭为单位的户众为了争抢灌溉用水,为了争地,斗殴成风,地方县里又没有能力制止,只能求助于军府,而军府和地方上的马丞,箭长又千丝万缕,往往一碗水端不平。

    ?#37326;?#40479;让身边的人把问题一一记录下来,然后询问王茗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王茗也是一筹莫展,只是説:“荒地太多,分地时按人相分,一人十几、几十亩的田地,又有官府的人督责耕种,太学中又有农授,到处讲学,国?#34433;?#22312;不缺粮食,?#21561;?#26159;粮?#31243;?#22810;,盈余过甚,就?#30053;?#26469;越不值钱。”

    建国初期,东夏国粮食就没宽裕过,没想到三五年过去,东夏国面临粮满为患,要不停盖仓库。

    ?#37326;?#40479;陷入?#20102;肌?br />
    粮食的储存充足,国家统一收?#27827;?#21033;于战争的一方面,但别的各个方面?#32479;?#20102;掣肘,这几年来,丁壮?#19988;?#20026;自家繁重的?#25237;?#21644;朝廷的有偿劳役,军事训练不足,一旦打仗,水利更难建设,铁器更加缺乏……他试着问:“如果现在,我们东夏要进行一场大的战事,你认为你的县会遇到哪些问题?”

    王茗想了一会儿説:“如果发动一场战争,説不定是好事。内部的矛盾尖锐起来,去年入冬,要冬浇地保来年墒,两箭人?#36315;?#21508;请人马,差diǎn演变成成千人的械斗。只是械斗虽然被制止了,但听説军府里的几个将军闹不和。如果东夏发动一场战争,就能够把内部矛盾转移到外部。”

    ?#37326;?#40479;大吃一惊。

    他担心战争的来临让众多人死去,让东?#35851;?#21463;痛苦,却没想到自己面前坐着的一县之长却认为战争能解决内忧。

    这也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国内?#38382;?#21543;。

    他需要重新思考一番,也就问了当地的国立钱庄的打理是谁,让王茗派人叫来,一起吃一顿饭。

    吃饭嘛,一是想和王茗保?#33267;己?#30340;私人关系,二是需要听听钱庄的人是什么看法,能不能帮助王茗解决钱荒的问题。

    王茗是传统文人,只是愁仓库和保管,?#37326;?#40479;却不是,家道从商,他知道钱荒的危害,需要让钱庄的打理在这个问题上帮助王茗。

    钱庄打理?#19988;幻?#22235;十多岁的干枯中年,一看就是趋向于账房形象,见到人,?#37326;?#40479;?#24187;庥行?#22833;望。

    他问了一番。

    果然打理是从私人钱庄聘过来的,专长是能让银钱?#22235;?#35268;规矩矩,对于钱货贸易的国事了解甚少。

    ?#37326;?#40479;没公开身份,不过看县尊都毕恭毕敬,打理也一样,问起钱庄情况,张口就是收钱多少,放贷多少,存无息,放贷几利钱,年?#26025;?#23569;结余。本来都是为国家服务的,?#37326;?#40479;本来觉得两人可以一起解决些实际问题,现在老觉得中间缺了diǎn?#19969;?br />
    他想了半天,就説:“百姓的钱都存到你那儿,放贷出去却不多,是不是不划算?#21073;?#25105;听王县长这儿説,他们收粮食的时候钱不够,跟着州里去卖粮的时候,换来的又是牲口,皮货,周转得慢,你看能不能将结余的钱借贷给他?或者你们共同签署一种债券,由你的钱庄来居中作保?”

    中年人愣了一下,捉住山羊胡须半?#21361;?#22996;婉説:“这官府借钱让我来作保,我借贷出去买耕牛,买种子,那还得官府作保呢?官府借钱,又有谁能作保呢?行内没有过?#21073;?#38500;非你能让上头发话。”

    ?#37326;?#40479;叹了一口气。

    他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两个系统,根本没有相协作过。

    他在县里停留两天,郭嘉和史文清就各带僚属?#20384;?#20102;,但是鉴于眼前的问题,他又需要黑明亮,司马唯这样的人,就又让郭嘉起草,再召唤个人带着僚属来;本来他以为再召唤这一个就够了,史文清不愿意,説:“大王带着一干文人,只带十来个卫士行走全国,危险性太大,应该再召一将领。”

    三召两不召,半个月过后,到了广武仓,?#28216;?#24050;经过两千,光陆川带来的卫队就一千出头,出行已经变成公开的秘密。

    这时,突然出了一场大事,而且就在王茗的县,?#37326;?#40479;投宿过的地?#21073;?#20960;箭争水,一箭是猛人要放牧饮牛羊,一箭多半是雍人,要种地,一箭多是党那人,反正也要水,他们各邀族枝好友,要为水作?#21073;?#27515;伤四十余人。

    ?#37326;?#40479;大怒,召唤来将阁的人?#22270;?#20010;牵扯到其中的军府将军,宣布説:“不要説这殴斗和你们没一天关系,背后没有人撑腰,我不信他们?#22812;?#28982;违背大夏律,械斗规模如此之大。孤要求你们一查到底,涉案人有多少惩处多少,该?#26412;蛻保?#23396;要让所有的东夏人都?#21355;?#35760;住,内斗可耻,国战光荣。”
黄金农场客服
大话经典版能赚钱吗 60魔兽盗贼怎么赚钱 星露谷物语 初期最快赚钱 女人要赚钱不要结婚想结婚 哪些旧货赚钱 开个必胜客赚钱吗 贪玩传世真的可以赚钱 一点资讯上发文章能赚钱吗 适合小孩的赚钱项目有哪些 有什么投资不大但是可以赚钱的 海济生物公司赚钱制度 男人做什么路边摊赚钱 淘宝上微商能赚钱吗 贪玩传世装备回收怎么赚钱 搞同城配送赚钱吗 包刮大白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