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三十节 描眉相看
    朱汶汶一回到北平原,就巧妙地把自己获悉的消息传递给军府的人。<-.

    她敢肯定,?#37326;?#30000;绝不是毫无心机,更不会是失言,而是在传递东夏本来就要传递的消息,分析一下,她也能够融会贯通,因为如果是东夏通过正常渠道向朝廷请求説:“不是我不配?#22799;?#20204;去打仗,而是为了一起麻痹拓跋氏,等你们跟拓跋氏打得热火朝天了,我们再抄拓跋氏的后路,一举灭亡之。”

    朝廷上肯定将信将疑,认为这是东夏在偷奸耍滑,而东夏不説,一边做,一边吸引朝廷要人的诠释,反倒容易被意会。

    是不是这回事,朱汶汶倒没心验证。

    对她来説,即将到来的厚利与自己和军方的关系息息相关。

    如果她能以高级谋臣的姿态判断东夏局势判断得对,无疑会赢得军方高官的尊重和认同。

    果然,一回到备州,陶坎?#21534;?#24847;登门拜访,言必称请教。

    紧接着,朱汶汶提出让朱长跟随他奔赴战场,靠捡换战利品来筹备和壮大牧场,陶坎二话不説答应下来。

    不但答应下来,?#25954;?#22810;重关照,甚至还要为朱汶汶的亲信引荐重臣羊杜……这令朱长欣喜若狂。

    一介纨绔,以超然的身份上战场,名正言顺地去?#31456;?#23558;领,不担责任只捡便?#32781;?#30343;帝的儿子也未必有此便利。

    一旦战争结束,将军们个个功成名就,朱长?#20849;?#26159;他们的座上宾?

    光靠自己认识的这些人,到哪?#20849;?#26159;横行无忌?

    只是朱汶汶还是?#34892;?#19981;放心,让自己的族叔与朱长一道,不但给他们恶?#22815;?#19968;再叮嘱説:“战争若是胜利,朝廷会为消化不掉奴隶和战马发愁,你们是去花钱的,不要?#24179;?#38065;财得失,不要以口?#21069;?#20154;,只要能够交结众多的军中豪杰,就一定能够成就大事。买了一万奴隶,?#25512;?#25105;们收购牧场圈占的土地,?#26131;?#20415;有万户侯爷之?#25285;?#20080;十万奴隶,我们除了独霸备州,还能够获利百万……”

    陶坎也认为自己得到一个很有战略意义的情报。

    虽然他认为这是朱汶分析的,却觉得有价值有可能。

    谁没有私心?

    是人都会有,东?#30446;?#23450;有私心,不想空耗自己的实力,想让朝廷正面吸引拓跋氏主力作?#21073;?#20063;强逼不得;但是东夏有一定的私心?#20384;恚?#24182;不妨碍他们作为朝廷的盟友所起到的意义,只要他们遵守盟约,他们就是同一战线上的,而且在朝廷正面吸引拓跋氏主力,东夏截断其退路,乱其后?#21073;破?#20915;?#21073;?#26159;在一劳永逸。

    这样取巧?#27815;?#31526;?#31995;野?#40479;的?#24895;?#21644;军?#36335;?#26684;。

    与其逼他出?#21073;?#21364;关不住他的自主权,逼急了,翻脸了,对朝廷也没好处,不如双方默契一diǎn儿,演一场双簧,该催他出战继续催,让他继续不肯,甚至翻?#24120;?#30693;道拓跋?#19979;?#30201;大意……让他成为一支奇兵。

    尽管这样冒着风险,但巨大的好处仍让他不由自主,他将自己的分析写入奏折,提出要求説:“朝廷可以?#21183;?#22971;子保障这一切,提出要嫡长公主回朝廷看望父母,要他的长子做?#39318;櫻?#20652;促要?#22303;搖!?br />
    奏折到了秦纲面前,秦纲也苦思了一夜。

    对于秦纲来説,这也是个天大的诱惑,真要攻城拔地,岁费、死伤不计,拓跋氏战事不利,裹上民众,抽身退回草原,朝廷仍然不失边患,奈何之?一旦被骚扰不断,何谈在有生之年平定大棉?

    对朝廷有利。

    换个角度,对东夏也有利。

    他一击而中,收获巨大,可尽掳北地……就事论事,分析出来的?#37326;?#40479;现行战略?#31185;住?br />
    而且,秦纲自认为对?#37326;?#40479;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你説他奸诈不假,抗拒天命民心的事儿,他从来不敢干,坚持了很多件了,这时他难道把以前的坚持都抛了?

    确?#25285;?#20182;连纵陈朝,能够抗拒朝廷,但他既得的利益又在哪呢?

    以他的为人,会突然翻?#24120;?#25481;?#26041;?#25915;朝廷?不顾君臣之义?不会。

    秦纲深以为然,一大早推却早朝,聚几个谋臣,缓?#21644;?#38706;出这个想法,像是猜想,因为?#37326;?#40479;没有正式向朝廷提出来。

    又经过一天的密谋,秦纲给决定下来,宣布説:“朕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东夏王确实有此战略意图,朕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私下奏陈,只做不説,但是肯定,他不会不出兵。因为他在受命就藩之前的一次陛前觐见,他就在地图上指出来,他要带领一支骑兵作为朝廷的东线威胁陈国后?#21073;笔?#20182;也许有意然让朕放他归国,故意为之,但至今为止,他xiǎo问题不断,但始终没有偏离?#31508;?#30340;这个战略。”

    他又总结説:“主战场本来就在我们这儿嘛。我们收复失地,难道要敌人的主力与东夏死磕?寄希望于此本来就不?#36136;担?#20063;许?#37326;?#40479;就是怕自己提出来有避实击虚的嫌疑,让他的保存实力成为诟病,才一声不响。所以不管怎样,这个险值得?#24187;埃?#27605;其功于一役比起放虎归山意义大得多。”

    谋臣中也有反对的声音,但是怎么约束?#37326;?#40479;,怎么让他跟着朝廷的战略走,却苦苦无计。

    他们怎么反驳皇帝?

    所以,他们沉默了。

    最后,他们要求:“确如陛下所言,尽快令其?#21183;?#23376;。”

    秦纲犹豫了一会儿。

    虽然陶坎提到?#21183;?#23376;一説,也讲了?#37326;?#40479;的长子杀人之罪要受质于国的事情,但他还是认为多此一举,尤其怕?#37326;?#40479;肯?#21183;?#23376;,让拓跋?#20185;?#20986;疑心,从而破坏掉战略上的布局。

    但他不知道,这一刻,陶坎已经下手了。

    狄宝犯错,要送质,但是国内仍有两种声音,不少人建议送到高显,因为东夏随朝廷出兵,不欠朝廷的,但是要提防后方的高显。再説,在他们看来,高显离得近,狄宝送过去,离家近。

    ?#37326;?#40479;把事情放了一下,先将狄宝遣送到北平原。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他让狄宝代替自己去备州看望自己的阿师田晏风,替自己进孝心,因为载带的礼品多,风声走漏,陶坎让人把车队给扣下了,扣下来,名义是留在备州,实际上,陶坎认为这是?#37326;?#40479;变相送人质让朝廷放心的,是一种默契,干脆就在自己领兵西去的时候带上,送往长月。

    秦纲还在犹豫,人质却已经到了……

    因为没有准备东夏王府,秦纲记得?#37326;?#40479;家在长月的?#38505;?#24178;脆让刘大将军腾出来给狄宝来住,并在京城官学留了名额,让他上学,用作礼遇。

    此?#20445;野?#40479;人已经在包兰,似乎一无所知。

    包兰新城修建在奄马河?#25103;?#30340;拓?#20185;?#23665;麓,之所以建立在河?#25103;剑?#32780;不是建立在河后?#21073;?#30475;似孤悬在外,实际?#20384;?#29282;压住奄马河的上游,对刘裕形成威慑……而且切断西部来的威胁,西部的敌人被奄马河一拒,这片高高的川地是首当其?#23567;?#25152;以前面西?#26412;?#26159;有名的流沙?#21738;?#19996;北河?#23376;?#22823;量的沃土,用于屯兵,因为东夏再次开了一条又一条的干渠,此时已经是沃野良田。

    这里一开始安置最多的是党那人,可是后来定夏两州的人一看干渠开起来了,沃野遍地,也?#24187;?#20027;动要求迁徙,甚至中原逃奴,草原上的xiǎo部族,那是纷?#23376;?#26469;,查阅户籍,足足十万户众。

    他们成为中原、定、夏两州、东夏的商路上的一份子,种地、经商,安?#27704;?#19994;,也为包兰新城提供了巨大的支撑作用,不但修起一座雄城,更是提供了数千兵?#20445;?#20351;包兰城?#25945;?#22721;了一般。

    ?#37326;?#40479;到了这里,“战争?#26412;?#24320;始。

    在西北的?#21738;?#19978;,一支东夏军队孤军深入,一箭斥候士兵最先发?#20540;?#20154;,他们迅速依据地形布置了一个防御阵地,除了三分之一的人拒守,储备清水和干柴之外,四、五支?#25239;?#19971;八人的马队被拉了出来,趁敌人立足未稳,来不及反应,开始虚张声势,深入了解?#26143;椋?#32780;还有四名士兵开始往后跑,他们在自己的防御阵地后面三里的地方?#19994;?#19968;处高地,两名士兵爬了上去,另两名士兵则背着旗帜和军情匣?#27801;?#24448;大部队。

    敌人还在游逛,寻觅合适的驻扎地,但是这一箭斥候士兵已经在他们各个xiǎo部队之间?#30772;?#20102;声势,他们diǎn火,造烟,?#30772;鴣就粒?#24182;?#30001;?#23545;方的游骑,深入密林作好标记,接近水源进行目测。

    敌人想把他?#21069;?#22260;起来。

    他们却像是指头缝?#29420;?#30340;跳蚤,忽东忽西,让敌人不知虚?#25285;?#25932;方也是宿将,很快明白过来,没有被一?#27801;?#20505;兵吓?#32781;?#20196;各部就地驻扎……并?#19994;?#20102;这支斥候的立足diǎn,开始进攻那个xiǎoxiǎo的防御阵地,却因为防御阵地布置得当,弩箭众多,一时难以得手。

    天刚刚想黑,虚实的斥候开始放起烟花,传递信息给后方……

    高处的两名士兵开始目测记录。敌军将领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紧急调动军队,但是已经迟了,东夏军队趁着夜色全线?#20384;矗?#19968;场大战全面爆发。

    天亮的时候,这支东夏军队几乎全歼敌人的前锋,但是他们这时才发现,敌人的中军接近了,似乎无边无际,数倍于己?#21073;?#20110;是军队开?#21152;行?#22320;撤离,而敌人不?#24066;?#21069;锋毁灭,开始追击……

    几乎追击到了包兰城下,一支潜伏在密林中的xiǎo兵冲进了敌人的帅帐,将敌方将领全部俘?#30149;?br />
    这些“俘?#30149;北?#25276;送到?#37326;?#40479;面前。

    在?#37326;?#40479;的冷笑声中,一位一位将领羞愤无?#21462;?br />
    作为这支军队元帅的博大鹿更是咆哮説:“这不算。我们的军队根本没有展开,他们像跳蚤一样到处放烟花,因为不是真正的敌人,我们没真打……这是在趁乱。趁乱。没有谁这?#21019;?#20183;的。两只军队摆开战场了吗?有像样的厮杀吗?不是我?#21069;?#20848;的军队不行,而是这仗打假了,不然,就他们这些毛孩子,以我和我卫队的武艺,会脱身不出来?”

    ?#37326;?#23389;叹了口气,轻声説:“输了就输了,有什么好説的?几万大军不敌几千人的军队,还有什么好説的?”

    作为指?#35825;擼?#21556;班一声不吭。

    赵过却开?#24613;?#25196;押?#20599;?#26041;军队将领的xiǎo兵们:“啊。你们这些武学的后面飞的鹰,打败了博大鹿这只前头飞的鹰,了不起呀。能告诉我,是谁发现博大鹿的中军的?xiǎo鹰们眼睛就是亮。谁发现的?”

    “许信,是许信。”

    一个羞涩的少年军士被人拱了出来。

    ?#37326;?#40479;大吃一惊,许信就是狄xiǎo虎,也就是许xiǎo虎的大名,他干儿子。

    ?#37326;?#40479;一把拉过赵过,走上前去,问:“你给孤回答,是怎么发现的?”

    许xiǎo虎説:“?#26412;?#21543;。夜晚我们打完仗,天一亮发?#20540;?#20154;中军,受命潜伏前,打马跑了一遍战场,只?#19994;?#20102;几个适合指挥作战的高地,这些高地有的大有的xiǎo,但是飞鹰大将军领了几万人马,根据建制,大致推算了一下他的卫队和行辕人数,觉得只有两个地方可以驻扎得下,但是这两个地?#21073;?#19968;个居中,一个靠前,我想,以飞鹰大将军的?#24895;瘢?#20182;肯定把他的行辕放在前面那个,就插了过去。”

    许xiǎo虎是个特别老实的孩子。

    他虽然像他的土匪父亲,长得很敦?#25285;?#20063;很好学,?#24895;?#29305;别腼腆,所以他xiǎo时候,他养母杨xiǎo玲就説过让他学文,让凶悍的阿狗习武。

    没想到这一次的表现,让?#37326;?#40479;格外意外,他反问:?#23433;?#22823;鹿。你听到了没有?这不是偶然,也许你真的很勇武,但要是在真实的战场上,你以为潜伏下来的人马不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吗?”

    ?#37326;?#40479;説的,博大?#20849;?#25954;反?#25285;?#21482;重重哼了一声。

    ?#37326;?#29399;年龄还xiǎo,是来混着玩的,露露头,给许xiǎo虎个鬼?#24120;?#28508;伏出去了。

    ?#37326;?#40479;紧接着又宽?#22350;?#22823;鹿説:“不过你也别不服气,这不是别人的军队,是孤一?#20540;?#36896;的新军,如果打不赢你们,孤不?#21069;?#25240;腾他们了?吴班把烟花传讯引进来,也是出于你们预料之外的吧?不用?#24187;?#23376;,打输了,好好练兵,多向吴班这样的儒将学习,孤敢説,博大鹿,你周围的人怕一夜没合眼。不知道孤説得对不对,不为别的,你算学不好,你的中军距离有diǎn?#21486;?#32780;且你绕路了。给你几千骑兵,你可能?#20154;?#29992;的都好,给你步骑几万,你就是有diǎn儿指挥不开,服气吧。你吃饭了没?”

    博大鹿强硬地説:“吃了。”

    刚説完,他肚子“?#36317;唷?#19968;声,在静静的营帐里听得真?#23567;?br />
    刹那间,?#37326;?#23389;他们全哄笑起来。

    博大鹿只好承认説:“这不是算学的问题,前军受到攻击,军?#23588;?#36895;开进,根本吃不上干粮……他们吃不上,我身为将领,也在饿着。”

    ?#37326;?#40479;笑了笑,带着?#36739;?#38382;:“那我问你,你的前军是骑兵,中军是步骑,你有意在行军的时候差了将近一夜的距离么?”

    博大鹿没吭声。

    ?#37326;?#40479;説:?#23433;?#19968;夜距离没关系,前锋一夜被围歼,你也意料不?#21073;?#20294;关键是,你真的是靠算学摆出来的距离吗?你的中军赶了一夜的路,敌人骑兵撤退了,你还要追,你的步骑追敌,阵型?#24187;?#20250;散乱,又不吃不睡,追得上骑兵?还是觉得敌人不会?#36189;?#20914;击?”他反过来问:“你的参军没有提醒你?你也没向他们询问路程远近耗费的?#22868;洌?#35500;你算学学的不好那是给你保留脸面。”

    他冷冷地説:“你知道吴班为什么留下来xiǎo股的军队潜伏?就是要配合骑兵?#36189;?#20914;击你的。你知道他撤退回城,是干什么的,拉开?#22868;?#24046;用于休整吃饭。倍兵分之,你的军队占据绝对的人数优势,也不打算留预备队,生力军,孤就想?#24187;?#30333;,这么多年的仗你是怎?#21019;?#30340;?你就带着两三千骑兵冲?#20445;抗?#30693;道你委屈,你可能想着仗还没正式开打,前军没了,大王在看着呢,我绝对不能输这么窝囊。于是你就?#36299;眨?#24819;让军队顺势追到城下围城,于是不留预备队,对不对?你又想,敌人也一夜没吃饭,反攻不起来,城一围上,起码脸上好看一diǎn儿。但是?#22868;?#24046;你算了没有?战场上你一个预料不?#21073;?#23601;是成千上万人的性命?#21073;?#19981;是为了取悦孤。”

    博大鹿张了?#25243;歟?#27809;説个音。

    ?#37326;?#40479;又説:“你还想説,你也想先声夺人,前锋撒得?#21486;?#25112;斗力也不差,要是真战场,未必就dǐng不住,这是意外对吧?#38752;?#20320;知道不知道,你的前锋提前就没有侦查过地形,还在满天地?#23452;?#33829;地。你常驻包兰,你的前锋大将还要到处?#26131;?#20320;怎么就敢用他?他优diǎn在哪,你回答我,你用他哪一diǎn儿?”

    博大鹿闷声説:“勇猛。前锋嘛,勇猛的将领能够先声夺人,我给他配了?#30473;?#20010;参军呢。”

    ?#37326;?#40479;diǎn了diǎn他,苦笑説:“你呀。你説的也没错,如果是和乌合之众打仗没错,他们还可能发起单挑呢。”

    博大鹿无奈地説:“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赵过却比较关心,问:“将领是谁?”

    博大鹿叹气説:“穆二虎。还?#21069;?#23389;你推荐给我的,我看他怪勇猛,平日里也?#34892;?#23041;信。而且作战前,他向我保证过,他会听取参军的建议。”

    ?#37326;?#23389;连忙把头低下去,装作不知道。

    ?#37326;?#40479;却惊讶説:“若是他,则需褒扬之,他竟然还能识破虚张声势,顺利扎营,各部按扎下去,也是有条不紊,地方扎得也合适。确?#21040;?#27493;不xiǎo。”

    赵过説:“是呀。士别三日描眉相看。”

    説完,他发现吴班的表情好不自然,诧*问:?#38712;?#20040;了?我説的不对?你不知道,他以前不会打仗,?#20849;?#23398;。”

    吴班憋得难受。见时这样,他连忙追问:“咋了?你不信?”

    ?#37326;?#23389;没好气地説:“他不是不信。他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37326;?#22969;那么贼的人,怎么教你读的书。”

    赵过意外了,反问:“她教我什么?”

    一个武学的xiǎo兵忍不住了,提醒説:“阿师。不是描眉相看,是?#25991;?#30456;看。”

    赵过“啊”了一声,念叨説:“?#25991;俊?#21038;眉。?#25991;俊?#21038;眉。是呀。应该是?#25991;俊?#19981;对。阿田她説……”他慢慢脸红了,説:“阿田她,唉。”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