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三十九节 寻龙奇志(最新,请收藏)
    不管他们多惊讶?#37326;?#23389;传出去的话,?#37326;?#40479;都没有出兵败敌的打算。<-.

    也许在拓跋氏眼里,拿这一两万乌合之众试?#21073;?#20063;是变相告诉他?#37326;?#40479;,你?#21019;?#25105;,我也能纠集大xiǎo部族打你,一旦出兵败敌过快,震慑力陡增,拓跋氏更没有安全感,无疑是不能放心进行中原大战。

    他要北上寻龙,一是家传金石的学问,让他对龙骨、龙化石产生浓厚的兴趣,二是要考察一下八百里瀚海。

    这八百里瀚海是居于奄马河?#25103;?#30340;一片沙漠地带,时常所説的大漠就是以它为边界,但是与大漠其它部分还会有水源植被不同,这八百里水源极少,气候恶略,商旅难行,人迹罕见,它也是?#25991;?#20154;在与中原国家交?#21073;?#22788;于战争劣势时用作自保的天堑。

    中原王朝强大时,?#36299;?#21147;只到这儿,再往北出兵,那便是困难重重,缺乏水源,补给极难。

    水源也不是绝对没?#23567;?br />
    据説中朝时,这里有一条河,但是随着自然的变迁,?#29992;?#21464;暗,已经走在流沙之下。

    便是靠知道它,有人?#19994;?#36807;水源。

    一些被仇敌撵杀得走投无路的xiǎo部族躲不进山区林地,就靠对这些xiǎo水源的熟悉,在里头暂时躲藏。

    东?#29287;?#22269;之后,派人进行过多次勘测,但所掌握的水源都是微乎其微,所?#19994;?#30340;最大泉眼也不过日流数方。

    但是,无论是?#37326;?#40479;还是司地局都没有因此放弃。这八百里瀚海对东夏的意义太大,如果东夏掌握了水源分?#36857;?#36825;里就是东夏隔绝北方?#25991;?#27665;族的天堑之一,而没了这八百里瀚海,或者説水源被东夏的仇敌一一掌握,这里就是敌人藏兵的天堂,更不要説东夏因而和土扈特部直接相接。

    孜孜不倦的努力也不是没有回馈。

    针对所掌握水源分布的特diǎn,国内的几个大参假设过几回暗河的走向,对瀚海地貌进行过细致的划分,还在关键的地方立过标记,这些都是对东夏极有军?#24405;?#20540;的。

    如果有一天,东夏的军队被迫深入瀚海,长途行军,因为对地貌的熟悉,对特征地diǎn的标注,可以不走弯路,不会迷失方向,更能通过对暗河的预测,?#19994;?#36739;多的泉眼。

    ?#37326;?#40479;这次前往瀚海的边缘,就是突发异想。他想知道瀚海的环境到底恶劣到何种程度,他的军队是否能够经得起考验,穿越瀚海,绕过拓?#20185;?#21475;,出现在拓跋氏的大后方。一旦军队经受得住这样的考验,能够不减?#34987;?#26497;少减?#20445;?#19996;夏就能把瀚海扩为腹地,彻底?#21152;小?br />
    只是这样的念头太匪夷所思。

    没有一个草原的部族,哪怕强大的纳兰部,土扈特部,甚至历史上完虎王朝,东夏帝国,他么都没有冒出过征服瀚海的念头。也许他们族里有人曾经穿越过,九死一生之后,记住了一个两个水源,或者载带够多,?#34892;?#27809;有遇到沙尘暴而迷路,或者因为特殊的原因,曾经在里头躲藏过,但是没有哪一个部族定要?#39029;?#25152;有水源,定要标记山川植被,还考验一样?#36299;眨?#35753;自己的几万军队出其不意地穿过。

    但是,这样的念头他?#37326;?#40479;却有,他的东夏国也非要?#23567;?#27599;年司地局都会征集学子和武士去勘测,不管多少人死在里边也不停止,到现在为止,瀚海里头的几个靠近水源的地方已经驻扎上士兵,虽然人数很少,?#22270;?#20010;来考察的?#38382;?#20945;在一起,构成xiǎo到极diǎn的哨所,但是他们扎下跟来,时不时还会在里头追击逃犯和那些东夏之敌,试图观测总结气候,掌?#25484;?#22825;盖地沙尘暴的自?#36824;?#24459;。

    也正因为一直有此雄心,?#37326;?#40479;?#38405;?#20123;熟悉金石和山川地理风貌的学者格外重视。

    以他如今的地位?#25237;?#22799;国蒸蒸日上的国势,他可以与任何一个王侯平起平坐,根本没必要亲自照看接待一个中原世家的普通子弟,哪怕对方是?#39318;?#30343;孙,也许一句话,几个兵卒的保护,就能给递来书信的褚放鹤一个交代,告诉他,你説的这个人,我给照?#31995;?#20102;,派兵保护着。但是他没有这么肤?#24120;?#22312;他内心深处,他希望大括天下奇才,拉拢来众多像李言闻和范博士一样的人为他所用。

    他亲自宴请别人,问明别人的意图,主动?#20540;?#39072;地提出,可以一道向北。

    不是他要人家陪同,是他主动陪同人家,眼看对方才貌稍微有diǎn不错,又立刻想到自己待嫁的妹妹。

    大战在即,是没有人理解他“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情怀的。

    若不是他秘而不宣,只告诉身边的人説要去看龙,而龙自古是王权的象征,否则大片的文臣武将都能堵住他不让他去,哪怕他出于军事目的,也想顺道去瀚海,但只要他不讲明自己的用意,群臣就不会放过他。

    开玩笑。

    几万、几十万的国战前夕,大王陪个中原来的文人交流金石心得,看看对方是不是能为东夏所用?置将士何地?

    不过,?#37326;?#40479;也知道警惕。

    前一天才流露出这样的意?#36857;?#31532;二天一大早?#22270;?#24537;上路,免得众人知道了,一个反对,到处围追堵截。

    他怕董国丈见不到他着?#20445;?#26159;带上了。

    阿妹自然也要带在身边儿。

    天不亮,他就派人去通知中原来的王明?#24076;瑇iǎo心翼翼地在卫队百余的拱卫下出城,等在城外头。

    王明诚也是个早起的人,不大工夫,带着一个仆从,风风火火地赶出城,他是不敢相信东夏王会等在城外,出于礼貌才赶紧出城,打算在城外等候东夏王,心里却认准了,东夏王非是日上三竿之后才姗姗来迟,所以也不算加?#20445;?#33258;?#32597;?#30528;一个乌木做成的大书箱,让仆从牵着坠两个大篓子的驴。

    他是世家直系子弟没错,但他的家族更倾向于那些出仕为官的子弟,而且若不是他自幼而?#25314;?#27809;有?#30422;?#31649;教,他也无法由着自己的兴趣走到今天。

    堂堂王氏一族,显赫门阀,直系子弟竟然出个到处找石头研究的,家族是深以为耻的,并以他已加冠成人为名,剥夺掉他的家族供应。

    他这次走出国?#24120;?#27809;能?#19994;?#19968;个家族上的人赞助,到处借钱,也只借了十几两的碎银子,有着师徒之称的褚放鹤不忍心,加上?#24847;?#36319;着董云儿走私军马混了些钱财,家境好转,资助了他五十两纹银,他就是靠着几十两银子出的边塞,一路上雇?#26029;虻迹?#39118;餐露宿,连匹像样的牲口都找不?#21073;?#24324;头驴?#20849;?#33293;得骑,上头两个大篓子,一边放些标本和换洗的?#24459;眩?#19968;边放些书籍,卷轴。

    但这是个有着飒爽气质的年轻人。有可能是长期?#20185;?#28041;水的磨练,他身形强健峭拔,一身青袍加身,身材高挑,亦不显瘦弱,袖子挽在臂弯,头发用布巾扎得一丝不苟,插着簪笔,脚下踏着草鞋,打着绑腿,腰间放下来一坠文人把玩的青色玉佩,斜斜插着一个xiǎoxiǎo的木折香薰扇。

    最显眼和最能让人惊奇的是他背后背着的书箱。

    这书箱由乌木和梨木构成,结结实实,两个有弧度的骨架从屁股后面一直伸到头dǐng,到了头dǐng,上头是一dǐng青色的圆圆伞盖,伞盖的前方吊下来一盏油灯,忽视这书箱的独特造型和他背起书箱照样挺拔的身姿,那书箱的后面是层层叠叠的卷轴。

    他像是浑然不觉书箱的重量,书箱探出来的卷轴探出外稍,又清楚地告诉别人,他不是个扛活的背夫。

    前日宴请他,?#37326;?#40479;是没有见到他?#19979;?#30340;模样。

    今日牵着马,站在城门外的要道上等他,见他如是?#20384;矗?#26377;diǎn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股怜惜顿时涌上心头。

    原来这个少年文士,便是这样一路?#20185;?#28041;水,走出国门,不远万里,在到处追寻自己的梦想。看他恣意峭拔的身影,看他背满的卷轴,看他出众的体力,利落的打扮,这分明是个出众的美少年?#21073;?#22914;果他有意仕途,因为出自名门,有不错的学识?#25512;?#36136;,那些中正楼的人是会毫不吝啬赞美之辞。

    随后他就是惊喜,立刻朝自己的阿妹撇过去,心道:“我的阿妹就是在等这样的一个人?#20581;?#24184;亏没有逼她成?#20303;?#25105;天骄一样的阿妹,也只有这样的年轻人才能给她幸福?#20581;!?br />
    ?#37326;?#38634;也惊呆了。

    背对着霞光,对面的人是一身霞光走来,沉重的书箱?#20849;?#20303;抖擞的精神……大步流星。尤其是他的大步流星,和?#37326;?#40479;着急走路时一般无二,跨得大大的,有力,沉稳。

    她“啊”了一声,跟?#37326;?#40479;説:“阿哥。他是个书生吗?这书箱下来上百斤吧?”

    ?#37326;?#40479;xiǎo声説:“背着的全是卷轴,不是书生是什么?如假包换。这文武其实是互通的,你身体不强健,怎么有精力读书,你读书读得好,怎么能不知道惜福修身,强健自己的身体呢,起码也要学习六艺?#21073;靠上?#20102;,要是腰下再挂一把短剑会更好。待会你去问问他,就问他是不是读书人,哪有读书人能背这么重还能?#19979;罰?#22909;不好?”

    ?#37326;?#38634;很兴奋,“嗯”了一声説:“好。”她补充説:“我就不信他是读书人。阿哥。看到了没有,他身后还有头驴都不知道骑,他的仆从也没有他背的东西多,你説他那xiǎo毛驴是为了驮两筐东西呢,还是人笨,不知道骑着走呢?你説他会骑马不会?咱们给他匹马,他会不会骑?”

    ?#37326;?#40479;毫不迟疑地説:“你问阿哥?#20581;?#31561;他到跟前了,你问他?#21073;?#23601;説,公子,你会不会骑马?”

    他发?#20540;野?#38634;脸上现出红?#36857;?#35273;得极有戏,怕?#37326;?#38634;知道自己故意让她去?#25237;?#26041;説话,起了戒心,就説:“阿哥觉得他会骑马。他是世家子弟?#20581;?#23601;这体力,就这步子,就这走?#27927;?#21271;的模样,那也是精通六艺,不然路上碰到几个毛贼咋办?”他又説:“阿哥就感到意外?#20581;?#20320;説这么多年,中原?#30343;?#20043;地,见着过这般少年?阿哥稀奇……想把他留在国?#23567;?#20320;説阿?#33267;?#20102;那么多北地地理金石的手稿,若是抛出来,他有没?#34892;?#36259;去看呢。看完一本,有没?#34892;?#36259;看下一本呢?”

    他温温吞吞地説着话,给从人勾勾?#31181;福?#25343;到两本自装的线装书,递到?#37326;?#38634;手里説:“阿雪?#20581;?#36825;一本呢。?#21069;?#21733;这几天一直在看的,记录了瀚海周围的山川,是司地局的秘本,这一本呢,?#21069;至?#19979;的……你拿着,拿着?#20581;?#25918;你这儿,你来决定给不给他看,毕竟这都是咱东夏国的秘密。”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