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四十二节 谗言恶语
    董国丈还在等着?#37326;?#40479;喊他,直到马队马车带着一股深入骨髓的压抑开?#25105;?#27809;有等到。<-.

    ?#37326;?#40479;像是忘记了马车,忘记马?#36947;?#36824;有他这个人。

    他偷偷掀一下帘子,看到了?#37326;?#40479;,?#37326;?#40479;身穿和士兵一样的制式铠甲,骑在马上,就走在马车的旁边。

    为什么他不叫自己?

    董国丈心里一阵烦躁。

    是忘了?

    还是以为自己在睡觉?

    自己该不该掀开帘子给他説话?

    呆在马?#36947;?#30340;时间越来越长,不睡着,不吭声,人家岂不是越发认为自己在偷看他东夏的秘密?

    他一阵头疼。

    外边。

    ?#37326;?#40479;却是陷入了?#20102;肌?br />
    他既不?#21069;?#33891;国丈忘了,也不是故意不去喊,董国丈撵他出去,定是犯困,这敌人来袭,又碍不着他一个老人,喊了干啥呢?要是人在睡觉,一觉睡醒便已脱险,不是连惊吓都没有吗?而且,他现在确实有很严重的事情要思考,这拓跋巍巍聚集一、两万乌合之众,甚至撇清和他们拓跋氏的关系,暗衙已经摸得清清楚楚,确实?#36824;?#31995;,就连两个拓跋千户都没有参与。

    暗衙也在着手分化这些xiǎo部族,虽?#24187;?#26377;直接混到联军中下手,却找了一些原本草场比较近的xiǎo部族,威逼利诱。

    不该有这样极为突然的军事行动呀。

    ?#37326;?#40479;本来当作拓跋氏的试?#21073;?#20294;有了这波直接绕过包兰,深入腹地的入侵,试探反倒成激怒了。

    激怒东夏,对他拓跋氏有什么?#20040;?#20040;?

    是中原战场已经打得如火如荼了?拓跋?#38505;?#22330;军事上占据优势,骄傲膨胀,不在乎东夏站在谁身边?

    不对。

    是自己的意图被拓跋氏识破了?

    拓跋氏原本是在麻痹自己?

    还是拓跋氏就是让自己认为他们是在麻痹自己?

    拓跋氏的奸细肯定也在包兰。

    如果单?#30475;?#20853;力来説,现在的包兰并没有比以前多出多少兵马,这一diǎn他?#37326;?#40479;亲自布置的,就没有存弄虚作假的心思,他早已将多出来的一万军队调往?#25103;?#22799;州?#36739;潁?#36828;离包兰,藏兵在外……

    战争就是这样。

    没有?#22235;?#23436;全破解敌人的阴谋。

    有时,即便是?#35825;?#30053;上抓住了敌人的目的,但是一个?#26082;唬?#19968;个意外,甚至是对手的一个失误和愚蠢,都会构成一团新的迷雾。

    起码现在的?#37326;?#40479;是糊涂的。

    虽然他已经不像是第一次指挥上万规模的大仗时,弄不清敌人的意图会汗涔涔的,但心里也极是不安。

    要知道,这可是灭国大?#21073;?#26377;可能战争升级,东夏征调全国青壮十余万与敌人决一死?#21073;?#19968;个不xiǎo心,死亡人数就要增加数千。

    实在猜不透敌人的意图,他也不猜了。

    就目前来説,敌人的这波入侵是不会给东夏带来多少危害的,他还有着歼敌于国门之内的自信。

    他已经在构思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而就在他们的目的地下八户,八户中的铁匠还没有停下手里的活计。

    东夏像是一夜间不缺铜铁了,民间?#20113;?#29289;的需求就在他这样的铁匠手里实现。?#30452;?#19978;有个图谱册子,这是打草镰刀的制式图样,撒力罕撇了一眼,又是一笑。他没想到这些器物的图样,东夏国的乡录都会下发,怪不得人家説?#37326;?#40479;在中原的时候打过一段时间铁,不然为何连铁匠的事情都要管?

    説管也不是管,这图谱就是给铁匠们参考的,这个镰刀就算了,知道怎?#21019;潁?#23601;是打出来不是图上的模样罢了,倒有一些还真不知道怎?#21019;潁?#20687;勒勒车上的铜销构件。

    用途广泛的马掌子,一个xiǎoxiǎo的铁片,图上都往大里画,分解出掌眼,前蹄,后蹄,真是不知道让铁匠们如何?#20848;邸?br />
    撒力罕身边的伙伴也是他以前的?#33073;?#21895;,现在他主动还给奴隶、?#33073;饋?#30334;姓自由身,和那些不愿意走的一起安顿下来,这才有了他们这八户人。

    他们平时一起放牧,一起打铁,但是称呼还是没变,其中一个在一旁説:“主人。你説这?#37326;?#40479;到底是什么意思?连打铁他都给图?他莫非无所不知,非要把天神所知道的东西撒给所有人知道?这要是告诉人们怎?#21019;?#38081;?#21073;?#27809;打过铁的人有了这个图册子,都能自己一diǎn一diǎn儿学会打铁。是的,没有兵器的图,但是画了打铁的炉子图,画了各种物件,打铁的能打出这些复杂的东西,还打不出兵器么?他不知道谁会打铁,谁能得到铁,谁就能打造兵器?#21073;?#35841;能有铁的兵器,谁就可以打败敌人?”

    撒力罕打断説:“可是敌?#22235;兀可?#20154;者死,劫掠、奸淫、欺诈、偷窃者罪,自有?#37326;?#40479;的马快风一般地追捕,你还有敌人吗?”

    撒力罕的弟弟撒玛尔説:“?#23567;?#21487;是我们?#23567;!?br />
    萨力罕用力地?#20040;?#30528;烧红的铁块,直到它黯淡下来,又把它伸进炭炉,这才轻声説:“我们也已经没有了。?#37326;?#40479;不再是我们家族的敌人,自他放过我们开始,恩怨已经一笔勾销。他的大夏律不?#24066;?#24681;仇必报,不?#24066;?#27665;众私斗。”

    他的弟弟激动地説:“大夏律是他写的,他当然不?#24066;?#25105;们找他复仇。”

    撒力罕两眼通红地説:“没错。大夏律是他写的。但是没有一个可汗写完自己的法律公布给百姓,问你们同意不同意。只有他做了。东夏国没有人不同意,或者説一百个人里头只有一个、两个不同意。”

    众人都沉默了。

    过了好久,他的弟弟才説:“那我们去告诉他。我们不同意。”

    撒力罕説:“你跟着我打了多少仗,杀了多少人,这些人的亲族要是?#35748;?#20320;复仇呢?”他説:“他父亲和他的叔叔都死在中原,他也没有去报仇,因为他记得中原?#23454;?#32473;他的恩惠,想要中原的粮食,茶叶和盐铁养活东夏的百姓,让东夏人富足。为了东夏的百姓,他可以不报仇,也不曾怕人笑话,现在笑声是越来越少,几乎已经消失,因为你不能给一个喂养你的人一个耳光。”

    他们説着这些话,?#22270;对?#26469;了两骑。

    这两人离他们打铁的棚子越来越近,也许是?#20384;创?#22120;物的,撒力罕他们都没有在意,可是其中一个走近了,开始唱歌:“尊敬的撒力罕?#21246;鎩?#20320;的旧友来看来啦。那个叱咤战场的?#21534;?#23572;,那个百姓上千户的一部首领,是选择了在忍耐中攒足气力,还?#21069;?#24515;把铁块?#20040;潁俊?br />
    撒力罕一扭头,看个清楚,不敢相信地问:“巴依乌孙。你怎么来的?你怎么在这儿?”

    为首的骑兵跳下马来。

    他将缰绳一扔,撩开?#25918;瘢?#19968;步一步走近,张舞双手,像是在吟哦,也像是在歌唱:“我为什么不能来呢?难道这东夏,注定就是他?#37326;?#40479;的了?要知道,拓跋汗的几十万铁骑随时都会踏进来,将包兰踏个粉碎,这是我们的机会。是的。机会。我带着两百骑兵作为先头,就是要联络你们这些旧人,拉起一支反抗他的军队。”

    他看到撒力罕拉出铁块,又一次?#20040;潁?#23601;笑道:“你还要打铁吗?我英勇的?#21246;錚?#25105;的两百骑兵就在那边树林里歇息,离这儿只有几十里。如果你非要把手里的器物?#20040;?#25104;?#20572;?#37027;你就打吧,给我打吧,给我打一把能够杀死?#37326;?#40479;,毁灭他国家的利?#23567;!?br />
    撒力罕和自己的伙伴交换眼神。

    撒力罕的弟弟撒玛尔先一?#21483;?#20102;,苦笑説:“巴依乌孙,你在奄马河之西生活太久了,你是不是还停留在过去。如果能够复仇。我和?#37326;?#21733;。我们何必要在这里打铁放牧为生?东夏国,已经是他?#37326;?#40479;的了。这是?#35851;?#19981;了的事实。你的两百骑兵能够干什么?”

    他眼泪都笑出来,反问:“我们的机会?用两百骑兵打败?#37326;?#40479;数不清的虎狼一样的军队吗?”

    他又説:“我去了包兰。我听説夏侯武律的儿子常常出入包兰。我想呀。让我见见他,也许我应该看看这个仇人长什么样子,结果到?#22235;前?#20848;,?#34987;?#24471;像是蜜蜂的蜂巢,我在里面迷了三次路。”

    另外一个骑兵也已经下马。

    他大声説:“可是他?#21152;?#19996;夏,打了不少仗,杀?#22235;?#20040;多的人,他有数不清的敌人呀。我们不是疯子,我们没想过用两百骑兵打败他。可是拓跋汗爷呢。他有几十万上百万的军队。巴依乌孙首领説是我们的机会,是説拓跋汗爷会出兵打败他。我们现在就把他那些数不清的敌人号召起来,成就我们自己。”

    撒力罕嘴?#25970;?#25104;一条线,手一抖,铁块?#20040;?#19981;下去了,就把铁钳一甩一松,将铁块抛到角落里,给身边的人説:“打废了。”

    他沉沉地説:“尊贵的巴依乌孙首领。那个起伏在马背上,总是举起马刀的撒力罕已经不在人世,活着的只是个牧民,是个铁匠,你找错人了。趁?#19968;?#27809;有?#35851;?#20027;意。你还是赶快走吧。东夏国已经没有?#37326;?#40479;的敌人啦。那些敌人都死了。像我一样死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但是在东夏,他已经没有敌人。他赢得了东夏,整个东夏。你们所有的想象都来?#38405;?#20204;在的时候,你们一走就变了,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变化有多大。”

    巴依乌孙一下?#36924;?#33150;腾,反问:“你宁愿在这里打一?#27815;?#30340;铁?”

    他踮脚望望,发出嘲讽的大笑:“你连百姓都没有了,都被东夏王夺走了。你看看。除?#22235;?#30340;妻子儿女,几个不离你左右的昔日兄弟,你还有什么?你能吃饱饭吗?你放牧?你的羊上百吗?我邀请你,那是敬重你,即便你像是落了水的鸡,?#19968;?#26159;在用对待一部首领的方式对待你……想为你?#19968;?#20320;昔日的一?#23567;!?br />
    撒力罕眼睛眯缝在一起,低声説:“谢谢你还能像对待一部首领一样对待我,我的确能吃饱饭,而且我有上千只羊,四十多匹马,一个昔日的兄弟在跑马帮,那是?#39029;?#30340;钱,我有八成的?#25214;媯?#25105;的妹夫有爵,拿到了采状,有了铺子,我也入了不少钱,可?#38405;?#21040;五成的?#25214;媯?#32780;且?#19968;?#33021;打铁,我打铁器最少的一天也能换两只羊。”

    他带着轻视又説:“三个月前乡录请我去渔阳参加国试,説州里有我的名字,但凡州里有名字的,只要学会书文,回?#21019;?#22810;可以做县旗的旗主,一个县旗有上万户人,那可就是万户。可我没去。因为我不愿意为?#37326;?#40479;卖命。一个月前一个?#29454;?#20599;了我一匹马,夜里清diǎn的时候才知道,第二天?#19968;?#35500;去周围找找,看看是丢了还是被狼掏了,谁知道到了第三天,?#37326;?#40479;的马快就把马给我送了回来,告诉我是被人偷了,那个?#29454;?#21334;马的时候禁不起盘?#26102;?#25235;住,要去矿山做三年苦力。前天我女儿满岁,我给她穿了丝绸,她胖胖的,?#36710;?#20687;?#36824;?#19968;样红润,当天给她吃得太好,晚?#20384;?#30340;是稀的,她阿妈只花了二个东?#35851;遙?#20065;旗的郎中就给煎了一副草药,一?#32972;?#23436;,今天就好了。你也是一部首领,希望你能明白一个道理,谁能让他的百姓富足安定,百姓的心就在谁那儿。如果我是你,我就永远也不会再回来,永远也不会再贪图东夏,因为东夏已经没有你的立锥之地,你永远也不会有称汗的资格。”

    巴依乌孙的?#25104;?#21464;得极为难看,手已经伸到刀柄上。

    但他不会轻易动手,他的骑兵不在旁边,他没?#34892;?#24515;战胜撒力罕,就轻哼一声,説:“説的比唱的还好听。”

    他一转身,就向身边的人喊道:“他会后悔的。我们走。”

    撒力罕看着他二人走不见,?#36189;?#23601;跟身边的弟弟説:“巴依乌孙就是条恶狼,他是喝着人血长大的。你们看着家,准备好兵器把?#19968;?#22909;。我去乡旗一趟,巴依乌孙带着兵回来,乡旗肯定?#20849;?#30693;道,要是他们?#20849;?#30693;道,不能把男人集中起来迎敌,又调不到兵,会不知要死伤多少人的。”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