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六十四节 纨绔无赖(第四节)
    第二天,王明诚一大早起床。<-.

    他没在四周采石,迫不及待地到?#37326;?#40479;那儿,将许多司地局记录下来的资料收在手边。不是他无缘无故热心,这不仅仅是出于寻?#37326;?#27827;的兴趣,他突然发现自己竟能通过这种方式帮助雍家战胜强?#23567;?br />
    ?#37326;⒛穹?#27966;了两个中参协助他,因为寻?#37326;?#27827;还是件跑腿的事情,就又派钻冰豹子在当地军府调集人手。

    ?#37326;?#38634;也格外兴奋地投入进来。

    上手后,东夏翔实的地舆记录令王明诚有diǎn意外。

    记录的书写全部都是简朴精准的文字,容易阅读,不少地方还用到了简单的几何,地图上甚至连地势的高低都能一目了然……之前,王明诚在?#37326;?#40479;提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只是不愿意得罪人,用了一个“假地貌”的説辞,而实际上,他是在xiǎo看东夏,一个草建几年的草原国家,尽管?#34892;目?#33286;,又有什么手段和方法呢。

    读了这些资料还有东夏人的大量推演文稿,他的念头就改了,不但改了,而且惊?#23613;?#25972;个东夏对地形的考察严密到每一里都有数据,传闻中迷路的区域,罗盘不能用的区域,都被标准清楚,地形高低都被计算出来,而?#19968;?#22312;地图上表示得明了,与中原的地图比起来,总让?#21496;?#24471;东夏的地图才是真正的地图,哪怕一般人出于直观,看山要是山的模样,认为东夏的地图复杂、古怪,但放在王明诚眼里,这简?#26412;?#26159;地舆史上的开创之举。

    虽?#24187;?#26377;学习过几何,但这也难不倒他。

    他精通算经,同样可以用较为复杂的办法计算,有参士和?#37326;?#38634;的帮助,梳理起资料?#20849;?#25104;问题,尽管如此,他还是希望能得到一册“几何”,并在着重记下来,希望自己手边能?#24178;稀?#29325;牛要学习识图画图,里头有人手边是有变相的几何学,中午的时候,?#37326;?#38634;出面给他讨了,他上午梳理资料,下午就阅读几何。放在算学大家眼里,几何更多的是提供一种新的方法,是可以触类旁通的,一下午除了几个让他觉得难解的地方之外,对于几何的?#29616;?#26159;已经有个大概了。

    ?#36189;?#25226;自己要请教的问题列出来,问参士,参士回答不了,是只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而对于精通算学,需要触类旁通的王明?#20384;?#35500;,他是要系统地换一种?#29616;?#22320;舆和图形的方法,自然无法满足,问他们谁的几何学得好,他们回答説“大王”,书都是大王参与编纂的,他将信将疑,然而再?#23454;野?#38634;谁的几何学得好,却又是一个意外的答案“?#37326;?#21733;,‘几何’是范老博士先写的书,后来他和范博士一起?#35851;唷薄?br />
    话把王明诚震到了。

    他想?#32536;野⒛穹?#24537;,也不会有时间给自己讲解几何,只好把这几个问题撇到一边,等吃晚饭的时候,趁着面对面问几句。

    不料,他痴迷在里头,对旁事漠然。

    晚饭前,马鸣好一阵,他根本没注意?#21073;?#31561;喊吃饭的时候,一问红着眼睛的?#37326;?#38634;,才知?#36182;野?#40479;已经带人走了。

    虽然在几何上残留了几个难题,但这不影响他对照着读本进行应用。

    王明诚是个掌握方法的人,目前是要定下方向和方式。他逐步排除现有的几种假设,因为这几种假设在验证过程中没有出现符合的情况,另外就是再一次将地貌的考察汇总,将现?#20852;?#28304;diǎn重新排列,希望从中?#19994;?#20160;么,一个大胆的假设被他竖立起来,不是东夏的地舆专才不dǐng用,而?#21069;?#27827;经过了变动,为此,他计划丈量附近的山体错位,看看二者之间有没有关系。

    假设了,等于就有了方向。

    有了方向,就是利用现有的资料支撑对方向性的假设,接下来就是实地勘察,进行验证,然后再得出结论。

    接连几天,他都把时间用在上头,避免东夏征集了专才来,大伙还在原路上晃悠。紧接着,军府送来?#22235;?#21517;僧人,令他惊?#27493;?#21152;的是,这僧?#21496;?#26159;慧元,而且两人在交流上毫无?#20064;部?#20182;有没有为土扈特大汗送?#29275;?#27700;源分布他是?#29616;?#20986;来的,有好几处暗泉,东夏举全国之力都漏了过去。

    五天一眨眼就过去了,已有一两位地舆专才来到。

    军府也拨来一支上千人的?#28216;椋?#36825;是在他们这些人实勘的时候,用?#24202;讲?#25366;掘,插三角旗用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王明?#38386;?#37324;突然多出了一丝不安。

    他总感觉着这个事情已变得大张旗?#27169;?#22909;像有奸细在周围观察一样。而且一説,?#37326;?#38634;就笑话他,説:“拓跋氏的内奸就是想知道我们干什么,也不会趴在周围?#21073;?#36890;过别的途径就能知道。真趴到周围,这?#21738;?#19978;杳无人迹,不是一下暴露了吗?”王明诚一想也对,但还是心神不宁。

    为什么心神不宁,他也説不?#20384;礎?br />
    算着日子,?#37326;?#40479;恐怕还得十几天才回来,渔阳方面征调专才,也是一件满世界找人的事儿,一时之间,他也不为?#25484;?#30528;急,一遍一遍审视自己的假设,和先来到的几个专?#27966;?#35752;。

    这天下午。

    他?#22270;?#20010;人一起出来,测量、计算山体断裂错位的高度,迎面碰到了几名骑士。

    为首的是个傲慢的年轻人,二十出头的模样,一身文?#30475;?#25198;,袍子上绣着花鸟,头衣上伸出两只长长的帻耳,头?#38706;?#21069;镶嵌着一块四方的红宝石,人吹着口哨,游山玩水一样在马上晃来晃去,大拇?#24178;?#25346;的马鞭时而被他挥动得转呀转的,虽是一副纨绔无赖相,但身体却?#32536;?#31934;壮,肌肉把文士袍撑得块垒分明。

    他肩宽腰细,坐骑后面还拖着两匹马。

    一匹马上挂满弓矢,弯刀,斧片,水囊,牛皮袋,甲具捆,另一匹马上扎的东夏?#21208;?#24120;用的“兵扎捆”,“兵扎捆?#26412;?#26159;?#38376;?#30382;或者毡毯卷起来的行李,长宽极有讲究,正好放在马背上而不嫌累赘。

    迎面交错,众人全盯着那显眼的青年瞅。

    那青年本来还在眯着眼睛哼唱,突然,就呼一声:“慢着。看什么看?没见过爷么?大王呢?去。给爷带路。”

    説话间,他从马屁股上摸出册书,左右看看,打开,翻好,缓在马鞭柄上打卷握住,像一边?#19979;?#19968;边看书一样。

    跟着王明诚出来的几人虽然骑?#24597;恚?#21364;都是文士,大伙説走就走过于随意,也没让犍牛一道,甚至是?#34892;?#25670;脱,包括老参与的?#37326;?#38634;,见着这无赖模样的,正怕他搅缠,都有diǎn儿莫名其妙。

    其中一个就説:“大王前几?#25112;?#20102;瀚海。”

    他也是好心,回过身斜斜指着方向,告诉説:“那边是我们的营地,你过去,向钻冰首领报到吧。”

    年轻人两眼一紧,把书塞马鞍旁边了,?#20154;?#19968;声,却露出几丝笑意,像是松了一口气,口中説道:“哦。原?#21019;?#29579;不在呀。?#22836;?#20960;位回去一趟。回去一趟。让钻冰那个死猫滚过来给老子报?#21073;?#29239;给他报?#21073;浚 ?#20182;扭过脸来,问几位一?#36182;?#39569;兵:“爷能跟他报到吗?大王召爷来,那是向爷?#25910;?#30340;……对不对?!趁老子读书养性去,他钻冰豹子成人物了,得让他滚出来接老子。”

    骑士“恩”了一声。

    几个文士正发愣。

    这年轻人一看就不好惹,言语里透着威胁,却是不?#31995;?#22836;去找钻冰豹子。太?#24187;?#23376;了。大王见了自己还?#25512;?#30528;,任这xiǎo子威胁?可是不去,这xiǎo子一脸楞相,要是动手动?#26049;?#20040;办?秀才遇兵,吃亏呀。

    王明诚也体会到了,抱了抱拳道:“这?#36824;?#23376;。我们都是大王请来勘测暗河的,不是你的传令兵?”

    那公子模样的一怒之下就要?#31456;?#38829;,旁边的骑士探出身子,一把抓到他手腕,给按上。

    那公子也变化快,“哦”地一声,笑了,却是説:“原来是大王请来的。那就算了。家令……你派人去,让钻冰豹子爬来见我。”

    旁边的骑士应该就是他的家令,连忙给王明诚几个人摆手,让他们走。

    王明诚几个也不愿和个无赖纠缠,?#19979;?#23601;走,里?#20998;?#26159;有人好奇,一边调头看,一边説:“他挑衅钻冰统领,一会不会打起来吧?”

    陡然间,他吓了个机灵。

    不是他不经?#29275;?#37027;无赖公子一声怪叫,让人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人家却是在那捧着两个胳膊,动情地唱词:“读了三年书,心里只想哭。阿哥召我来,才?#37326;呀盘А!?/div>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