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六十七节 逐次增兵(补30日应更)
    见完高显使者,?#37326;?#40479;要回自己在东院设的临?#31508;?#25151;。<-.

    董国丈仍然寸步不离。

    ?#37326;?#40479;想暗示他一下“孤手边有很多事?#20445;?#26368;终还是放弃了。

    董国丈根本就没把他当成国王,只是当亲戚,好不容易走亲戚,那是能在一块就在一块儿,需要人陪客。

    ?#37326;?#40479;倒也不?#31508;?#22351;事,起码有着一份难得的温情存在,尤其是他自己,是不忍心扎断这种温情的。

    牙扬古就在西院马厩边的耳房里,接到了什么消息,急匆?#39029;?#26469;,一身的白衣……他后来接管了张铁头的趟子局,出于摆平官场的需要,曾多次登门去看过董国丈,以?#37326;?#40479;部下的名义笼络?#26143;欏?#33891;国丈?#31995;?#20182;,不知道他现在的职分,听?#37326;?#40479;出于对他身份的保密,告诉説他明面上的官职——侍从官,自己理解为大长秋手下的二管家,就真当二管家,大?#26174;?#30475;着就喊:“xiǎo牙。你这管?#20197;?#20040;管的?你看看这院子,刮了一层厚土,快去找几个人撒了水扫扫。”

    马上大战在即,暗魂高速运转。

    近用鹰,远用鸽,加急快骑更不用説。他一天能接到十数封佐证军报的密奏和数十封敌营情报,为了方便接到消息,干脆把指挥所设在内外马厩旁边,而自己也吃住在马厩边上,哪有人和功夫去管打扫院子?连应声都没应声,站到?#37326;?#40479;身边,就等着?#37326;?#40479;借一步説话,眼看董国丈目光好奇,?#37326;?#40479;伸出头来,就趴过去在他耳边説:“刚刚接到的情报,敌人又增兵两万。”

    这是正常消息。

    敌人不增兵才奇怪。

    高奴一丢,敌人就汇聚了三万人,当天晚上抵达高奴已西,加上拓跋久兴逃遁的一万人也在往高奴靠近,就是四万人马,随即?#37326;?#23389;引兵支援,驻扎到高奴东北二十里处,因为高奴北部几个县镇有一些还在拓跋氏手里,?#37326;?#23389;与高奴互为犄角虽有diǎn远,但也不?#36299;?#23545;敌人的震慑。

    从人数而论,敌我双方人数接近,敌人要夺回高奴,是攻城一?#21073;?#19977;五天过后,又纠集两万人马属于正常反应。

    而且这也是意料之中的。

    只是牙扬古着急。

    ?#37326;?#40479;见人家董国丈跟他説话都不搭理,怪他风度和镇定跟不上,脱口就是一句:“找俩人。?#35328;?#23376;打扫打扫。老爷子多久才能来一回?让你们打扫个院子都不肯打扫吗?”

    牙扬古这才反应过来,给董国丈行礼:“心里着急,没听清老太爷説话。”随后,他正要派人打扫,?#37326;?#40479;一脸凶相,凑过他的耳边説:“那些在监控下的敌人细作不要留了,可以扫干净啦。”

    大本营军情处设在将军府对面隔条路的舍房,军情传递丝毫不慢。

    ?#37326;?#40479;将他们一个放在将军府内,一个放在将军府外,而不是放在一起,就是让他们赛跑的。

    牙扬古这边传达完,那边军情处的?#31181;?#20027;薄举?#25490;?#23376;给把守的将士们看,一路xiǎo跑进来,整一整衣裳,来?#37326;?#40479;面前通报:“启禀大王,敌人增兵两万上下,不但加派人手砍伐树木,而且攻势加强,几个夺在手里的县镇丢了。还有一支人马主动攻击阿孝宝特的军队,虽然被阿孝宝特击退,却对峙驻扎。阿孝宝特请示大王,是否需要进攻他们营地,将他们彻底击溃?”

    ?#37326;?#40479;询问:“大本营那边知道了吗?”

    军情处回答説:“已报予吴班将军,想必他已传达给大本营诸大将。”

    他递交?#20384;?#19968;个军匣,自己便退走了。

    看来?#37326;?#23389;递往大本营军情处的是两个军匣,其中一个转呈?#37326;?#40479;。

    ?#37326;?#40479;并不肯立刻就拆泥封,尽管董国丈又着急又激动,全在脸上?#26131;擰?br />
    ?#37326;?#40479;一转身,?#21271;?#33258;己的书房去了,走到跟前,那里有几个参事在忙碌,其中一个在整理书文,其余几个在地图上?#28291;?#20020;摹地形,划线量距,还标注些什么。?#37326;?#40479;脱了鞋上去,?#21271;?#33258;己的书?#28291;?#36830;个人站起来都没?#23567;?br />
    董国丈不能理解这种高效运转,但也多见不怪了,也脱了鞋跟上,到了?#37326;?#40479;那边,斜对面有个屏风,屏风底下有把椅子,他就?#21271;?#37027;椅子去坐,到跟前坐上,看着书桌内侧的?#37326;?#40479;在拆军匣,正想好事地问他,感觉到后?#26412;?#37324;有东西,好像谁在背后伸手一般,登时吓了一跳,连忙调转脑袋。

    结果才发现是?#37326;?#40479;贴上的纸条,不是一个纸条,而是贴了个满。

    他看到中间的纸是整张的,最醒目,还是红笔写的,扯直去看,上面写着:“添油加水,视敌人兵力逐次增兵,借以吸引敌人大部。县旗单位白日增赴,常设牙兵夜晚行军。待敌人增兵过十万,常设牙兵则?#24618;写?#25554;,迂回,或奋力进击,?#21271;?#28789;武堡,切断敌后,则东夏举国压逼。”

    董国丈又紧张又激动,手指发抖,忍不住问:“阿鸟呀。圈他十万,咱吃得下来吗?”

    ?#37326;?#40479;想了一下,脱口道:“那孤待会儿改,将十万改成十五万……”

    他喃喃自语説:?#26263;?#20154;要能增加至二十万以上更好,不过孤怕十五万就是他们的上限,不作切断,会夜长梦多。”

    董国丈椅子腿“咯噔”一声,身子想歪。

    外头一声“报?#20445;?#21364;是大本营又来人了,书房里头的?#24187;问科?#36523;走过去,不大会儿接来一个硬折板回来,来到?#37326;?#40479;面前。

    ?#37326;?#40479;正在阅读?#37326;?#23389;给的军函,头也没抬,?#32479;?#26377;力地命令:“念。”

    参士侧身站到一?#38405;?#36947;:“大本营令下,?#37326;?#23389;将军应增敌骄兵之心,适可而止……”?#37326;?#40479;粗鲁地打断説:“不。改掉。?#37326;?#23389;将军可奋力一?#21073;?#20987;垮、击溃敌人亦无不可,这并不?#36299;?#25932;人增兵。”

    参士回答道:“是。”

    他趴到?#37326;?#40479;书桌上,伸出胳膊,用簪笔往?#37326;?#40479;面前的墨盒里揩墨,趴下就写。董国丈是目瞪口呆。这在中原,大不敬呀。他强忍住自己的看不惯,静静地等待下文。参士写完了,?#23616;?#36523;子又念:“大本营已着三县旗二万余众驰援将军,将军可任意调遣之。”

    ?#37326;?#40479;想了一下説:“传话给大本营,孤今日出来见诸将是怕国疑,布战时,要嘱咐今日孤所见诸将,不得?#23396;?#23396;之行踪。明后日大本营迁至前线,孤亦?#23383;?#21069;线,胆敢有言孤在军中者斩。”

    参士又趴到桌子上,因为纸张不够,又从?#37326;?#40479;胳膊底下抽?#25509;茫?#22068;里还嚷着“大王让让?#34180;?br />
    参士写完,直身递交书文,请求説:“大王用印。”

    ?#37326;?#40479;从腰带上取下?#24187;秞iǎo印,蘸了红泥,摁在上面,接着?#32456;h:“传令包?#20960;?#20196;,定夏二州官衙,责人分段把守,除却过往军队,不许一人西出,该放出去的消息放了出去,现在该封锁消息啦。”

    参士想了一下説:“?#23769;?#19981;容?#23383;?#34892;呀。”

    ?#37326;?#40479;喝道:“举国一?#21073;?#19981;容?#23383;?#34892;也要执行,可征调五爵以上爵士至边线,以哨音呼应。擅出者可拘禁,反抗者可斩首。县官,乡官相互分段分责,及时清diǎn把守边线的人数,留意状况,失职者军法从事。”

    参士“扎”了一声,又扯纸狂书,书完给?#37326;?#40479;用印,而后一转身,持书文而去。

    他一走,董国?#19978;?#24819;自己一路?#20384;?#30340;漫长边线,叹气説:“阿鸟呀。这边线太长了,你这消息能封锁住吗?”

    ?#37326;?#40479;笑道:“包兰周围的边线封锁住就可以了,他们肯绕路,远了也来不及。”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