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八十八节 报喜索喜
    张怀玉的奏书抵达长月,东夏的声势也已经造了起来。<-.

    如果説前头还是猜测,则后面就是证实。

    这一?#21073;?#20845;十万军队只是保守的先期数字,?#23454;?#20063;把靖康举国的国运压到上头,他整夜整夜的不能安寝,要求战报随时到随时传,而战报几乎每个时辰都有抵达,好的,坏的,他也就每时每刻都处在喜悦和愤怒当中,开战已经月余,每天都这样儿,无疑?#36816;?#30340;身体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他不安生,皇后也不安生,皇后劝是劝不住,只好反复?#26159;蓿?#21486;嘱太医院,盯着御膳房给他进补,生怕他春秋之年一病二灾的。

    他却dǐng得住,除了前?#24352;几?#39118;寒,有一diǎndiǎn咳嗽之外,也只是显得?#34892;?#28040;瘦,而且精神更是熠熠。

    读完张怀玉的奏报,他?#20102;?#30528;,缓缓将朱笔提到奏书?#25103;健?br />
    正要下笔,写上让张怀玉进一步关注事态的话,大长秋带了几个宦官,后面还跟着当值的几名中书舍人,?#31181;?#30340;几个丞相相公,他们都是搂着前衣,一路xiǎo跑,还?#22351;剑?#22823;嗓门的宦官就惊喜交加地喊唱:“陛下。东夏国的喜报已送达京城。东夏王狄飞惊向我王陛下奏报,东夏一国倾全国之力,围住了陈朝三十万大军……?#34987;实?#26126;黄龙袍下胸口猛?#35805;?#36215;,又慢慢地平复?#20384;矗?#21487;见这一口气的深长。

    ?#23454;?#32456;于猛地一拍龙案,喜形于色,叫了声好,自己则站起来,缓缓走了出来。

    众人在廊下拜见。

    ?#23454;?#24515;情虽然不错,却是説:“前日诸卿还为东夏是否履?#21152;?#34385;,没想到率先大打出手的反倒是?#24605;搖!?br />
    众人连忙称是。

    ?#23454;?#21364;是又説:“每日军报喜忧参半,国中诸将并没有传来多少?#31353;?#20154;心的消息,反倒是外藩……”他扫了一眼,见有人捧着一封奏书,略一示意,知道是?#37326;?#40479;的,就要求説:“念。”

    宦官当众唱念:“大圣?#23454;?#38491;下,恭折仰祈圣听,臣婿阿鸟拜谒顿首……”一大堆臭长的格式体,?#23454;?#24050;经不?#22836;?#20102;,轻声问道:?#20843;野?#40479;何时学会上奏体格?该省了省掉,直接念后面的内容。”

    这确实不是?#37326;?#40479;的原文。

    审核文书的臣子们嫌他历来上书野路子出身,誊抄的时候给他加套了若干,宦官自认为自己择不到原文,略一犹豫,求助于身边的舍人,舍人便站起来接过书信,上下瞄几眼,念道:“臣阿鸟自与?#23454;?#32422;,不敢背忘,然而陈国势大,东征途?#21486;?#19981;敢轻动,害上邦朝野系心,请走爱子,大不该……”

    一句话,?#23454;?#23601;有diǎn脸红。

    这?#36824;?#26159;个作为开始的叙述,接下来才是重diǎn:“臣立国以来,屡受上邦?#25163;?#21463;?#23454;?#38491;下关念,岂?#20063;?#24605;报效?况臣及臣之国,皆道义为先,?#24742;?#20854;后,得悉陈贼妄夺高奴,乃亲击之,贼日益增兵,?#23478;?#21457;国中十五以上,六十一以下丁,壮?#20061;?#23376;,唯奋力一?#21073;?#20197;图报效……?#28909;?#26159;,可容臣津津乐道,上书与?#23454;?#35821;,?#23454;?#24453;臣一,臣还之十,?#23454;?#21402;待于臣,收之成效矣。”

    ?#24187;?#30456;公立刻打断説:“得意忘形,无礼至极。”

    ?#23454;?#31505;笑,并不放在心上。

    他?#37326;?#40479;拿出全国?#20449;?#19978;阵,嘚瑟一回又有何妨,何况?#24605;也缓?#24694;意,只是在説:?#23454;?#20320;对我好,我十倍还你。当年你厚待我,今天得到收益了吧。看起来是无礼,实际上也是一种高帽子。

    若是天下士林议论,人们岂不是会説:“?#23454;?#26377;识人之明呀。当年那东夏王,?#23454;?#30475;准了,你看看,?#24605;?#25343;出几十万人为?#23454;?#25171;仗……”

    ?#23454;?#24819;了一下问:?#21322;?#35201;怎么赏他?”

    众人面面相觑。

    拿出几十万人准?#22919;?#27516;敌人,胜了,怎么赏?败了,国?#35858;?#20102;一地,怎么赏?功?#21534;?#22823;,都无可赏。

    众人苦思冥想,还是相公们有经验,?#24187;?#32769;相公颤颤巍巍地説:“当年?#22836;?#32473;他的其实?#36824;?#26159;个子王爵,而今他东夏国势已成,子王已不能匹配,何不提高他藩王的品?#21486;?#36825;个?#36816;?#26469;説或许无用,但是説没用也不是完全没用,起码让他的身份地位在对照上有改观……”

    ?#23454;?#25026;他的意思了。

    来虚的,尊崇他,让他显得贵重,同时也告诉天下人,我是君,你是臣,我可以升你的级别。

    老相公又説:?#20843;?#30340;儿子不是在长月吗?亦可荫?#20843;?#30340;子孙。”

    ?#23454;?#21448;领悟到diǎn儿什么。

    送往长月的这个儿子不是他正妻所生,如果一违常理,给他庶子进爵,将来世子盖不住庶子,倒也挺有意思的。

    他?#20843;?#29255;刻,宣布説:?#21543;?#20182;一个亲王爵。给他儿子也加个勋爵,再从内府中拨出银两、绸?#23567;?#30343;家器物,城外辟一片庄园,具体你们再议,?#36189;?#25253;给朕,不要吝啬了。”紧接着他又问:“东夏的使臣是不是在长月,宣他觐见。”説完,他转过身子,移步就走,众?#22013;?#34892;礼送他。

    他心里高兴,这一走,直奔皇后的寝宫去了。

    到了,王本才刚刚走,又送了一地的特产。

    从私人的角度上讲,皇后是秦禾的母亲,是?#37326;?#40479;的亲丈?#25913;錚?#22914;果善加利用,更是朝廷中的一大强援。

    所以有事儿?#30343;?#20799;,只要东夏官方或大的商团来京,都要假称受秦禾所“?#23567;保?#30475;望皇后娘娘。

    皇后也乐于见他们。

    十月怀胎,止此亲生一女,走得这么?#21486;?#37027;?#20849;?#22825;天挂念,自然是见了东夏来人,就想问问女儿的近况。

    ?#23454;?#26469;了。

    皇后也已经知道了好消息,别有用心地笑道:“自古打虎亲?#20540;埽?#19978;阵父子兵。众将战场上还未施展手脚,你这女婿却是?#36824;?#20102;,一国不分?#23244;祝?#20840;给上了战场。”

    ?#23454;?#30693;道是东夏的使臣递给的话,?#36824;?#24515;情确实好,捻须陪她笑一阵,却是説:“你这娘亲倒被?#24605;沂章?#20102;。人人都知道,这东夏国人来京城经商,背后都説是有?#21487;剑?#36825;靠山呀……”意思还没有完整地表达出来。皇后就接上了:“爹娘自古就是女儿的?#21487;剑?#21696;家就是他们的靠山。”

    ?#23454;?#25758;个不痛快,讪笑一回。

    他瞅着宫女们收起礼品,挽着皇后坐下,却是説:“你要是想禾儿,朕召她回来,切不要再私?#24405;?#19996;夏国人。这东夏国人来你这儿,岂没别的心思?#30475;?#27425;,你女儿女婿是给你长了脸,但是身为一国之后,你却是没有想过,曾几?#38382;保?#19996;夏国力已雄厚至此,敢于围困陈国三十万人马。”

    皇后白了他一眼。

    夫妻多年,她知道丈夫不是恶意,也是国事为重,就説:“就知道你会这么想。?#24605;业野?#40479;不知道藏着掖着,你一要兵,?#24605;也?#33021;派个万余?#20808;?#30149;残?你收复失土,?#24605;?#21487;没有一份保留。?#25512;?#36825;一diǎn,哀家就觉得这个女婿是厚道人。刚刚那姓王的xiǎo子还在给哀家説,为了打这一仗,国内十户走空九户,十二岁以上都在征调之?#23567;?br />
    ?#23454;?#36947;:“?#37326;?#40479;明明説十五岁以上,到了他这儿怎么成了十二岁呢。”

    皇后冷笑:“纠结十五岁以上还是十二岁以上有?#25105;?#20041;?哀?#19968;?#26159;那句话,秦禾也是你的女儿,不能?#24605;?#24515;里有你这个父亲,你心里却没有这个女儿、女婿。”

    ?#23454;?#36830;忙抚在她手上,轻声説:“知道。知道。这一仗打完,要他夫妻来京城xiǎo住可好?”旋即,他?#25512;?#36523;了,説:?#20843;?#26469;报喜,也是向朕索喜,朕不多留,还要督促诸将配合于他,为他牵住陈国兵力,否则毫无战果,朕也説?#36824;?#21435;。”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