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九十八节 东夏行事
    太阳已经挪到正午的位置。<-.

    高显的军队驻扎在县城边上,而?#37326;?#40479;还要等嗒嗒儿虎一起吃饭,几个当地来客在他们那间先吃的饭。

    饭吃完,他们才敢告辞,靠近后门,他们就从后门走。

    绕一圈,经过前门,发现前门有将领和文士鱼贯出入,一副气象森严的景象,不由多斜了几眼,似乎能够从这些将士身上看到diǎn儿什么,然而斜几眼,发现县府一旁的民榜张了新文,旁边阴凉地里站不少原先当地官府的xiǎo吏,便隔街站着,使劲往那边瞅,博骨律太岁胆大,脚一diǎn就往跟前蹿了。

    石敬中和他毕竟同源,两家虽有不少矛盾,却是唇亡齿寒,共同进退,不?#20808;?#20182;轻身冒险,赶上一步去拽他,没能赶上,?#22270;?#20182;冲街对面了。

    到了对面,他与那些县中xiǎo吏説两句。

    路对面的石敬中都听到了,xiǎo吏们説,东夏限时令他们前来,如果不?#21073;?#20250;按隐匿的陈朝官员抓起来,现在人还没到齐,他们要在这儿等着。博骨律太岁问完他们,就奔一旁看新贴的民榜了,看一眼,他就挪不动目光。他神色奇异,发抖,旋即脚都踮了起来,?#36189;?#31455;喊了一声:“敬?#34892;?#38271;,你快来。”

    石敬中他们三个人在街对面,石敬中要过去,滑台藏?#23478;?#36319;着过去,唯有鄢姓?#39029;ぃ?#19981;敢动一动,搂着两条袖子,弯着腰,伸长脖子,既想知道又不肯挪脚,就像在等他们三个一样,等着他们。

    石敬中走到对面,也神色奇异,滑台藏布问他,一时之间,他也不搭理。

    滑台藏布看不懂,转过来又?#20160;?#39592;律太岁。

    博骨律太岁带着轻蔑説:“读给你你也不懂。东夏军管县城,要重建户籍,?#31995;兀?#30011;鱼鳞册子,还要封存府库,?#28304;?#29579;师。”

    滑台藏?#23478;?#22312;县治之下生活多年,如何不懂?

    只是他不知这些事情所代表的意义罢了,反而回问一句:“王师不是到了吗?还要等,等哪的王师?”

    博骨律太岁和石敬中都不理他们。

    他们看完榜文,特意从xiǎo吏聚集的地方经过。

    陈国虽然户治崩坏,但他们朝廷的上层还是知道把官府保存下来的,举辟当地人出任xiǎo吏,如果之前的县官?#25954;猓不?#35753;他们继续出任,只是当地户官依仗身份的特殊,欺凌官吏,或明或暗侵吞民户、土地,越过官府发号施令,陈国纠察多次,最后也就是维持一个相对的平衡。

    这些xiǎo吏,不少还是这四个家族的人。

    和滑台家族有关的官吏不多,后来他们与千户走得近,千户从他们家族挑选了县尉,就是滑台藏布的弟弟,只是这个时候还没来。xiǎo吏只是不敢异动,才保持在阴凉里站着,其实早就等着和他们説话,他们走过去,大伙就不断和他们打招呼,围着説话。石敬中寻了个本家,问他:“这榜你们看了?”

    本家苦着脸説:“刚刚看了,让东夏士兵去找我们的还是……”

    他不往下説了。

    但是石敬中也已经明白了。

    能是谁?自己的嫡?#36208;隆?br />
    他没纠缠,或者説?#20843;?#20204;怎么能这么做?#20445;?#25442;作他,有了这张榜文,他也肯帮忙去找这些官吏的,就是不知道这榜文当不当真。

    自陈国占领灵武开始,南迁不及的百姓就习惯缩在家里,现在换了东夏,缩起来也成了习惯,满大街,除了迫不得已出门的,连店铺都没几家,他转眼?#39277;?#20102;一下大街,叹气説:“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如果是真的就好……如果没骗我们,那是天大的好事儿,你们要肯出力?#21073;?#23558;来?”

    他不细説了。

    脑海里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让他“慎言”。

    这地方是东夏打下来的,他们会?#25954;?#23558;这样一个县还给朝廷?

    这是一个县,全盛时期,足足过万户的百姓,起码几十万亩的耕地,东夏王会?#20384;?#23454;实还给靖康?

    回到街对面,石敬中主动与滑台藏布和鄢姓?#39029;?#20998;手,要了博骨律太岁一道。

    为了保证家族的安全,他们的家族都不在县里,都在?#36189;?#30340;庄园中建起土?#21073;?#29992;家族子弟和民户持着兵器守卫。要回家,都是要出城,只是前头两个走在前头,他们吊在后面,一路説话。

    石敬中説:?#23433;还?#19996;夏王是收回自己管?#21073;?#36824;是交给朝廷,只要他?#34892;?#27835;权,他就和陈国不一样。只是怕不知他真假,表错态。你回去也要与你长兄言一声,要是东夏王将县城还给朝廷是假,我们就要早日表态,拥护他,向他尽忠。否则,咱们迟迟不肯主动尽忠,那必是被他屠刀指。”

    博骨律太岁説:“我懂你的意思。要是我们判断错了,他真要把此县还给朝廷,我们早早表态,要尽忠于他,将?#21019;说?#34987;朝廷收回,千?#21028;?#26564;……也许同样家消族灭。这是给了我们一个大难题。”

    毕竟只是一个县,县城并不大,很快就已经到了县城大门,害怕被拦,主动巴结东夏的将士説一番话,解释原因……又看到了城楼下张贴的?#20960;妗?#36825;?#20960;?#21644;里头县衙门口贴的是一样的,旁边有几个东夏文士模样的,一大堆士兵,那几个东夏文士在挑士兵,往他们手里塞铜锣,大概想让他们敲锣安民。

    士兵们却个个拒绝,説自己去不了。

    有一个还大着嗓门説:“我们是东夏?#23383;?#20891;府的,将军説了不让干这事儿。先生你别説大王下的令。你?#32622;?#26377;调兵令牌。你去找旗兵吧。这事儿俺们都干不了。要让出城杀敌,那没二话,让安抚百姓,你看我们长得这样,能做到要求吗?还微笑?还和蔼?笑也是冷笑。我们干不了。”

    旁边一个像他们的长官,络腮胡须,一脸凶相,苦着脸説:“是呀。要我説,我的人也干不了。大本营的也不能逼公鸡?#24405;?#34507;。”当中一个文士生气了,发怒説:“你们真不肯么?非要你们将军挨处罚么?#30475;?#29579;説了,越是精锐军府,越要学会安民,不然往你们军府下命令干什么?直接找旗军了。”

    那长官愤愤不?#21073;?#36346;脚説:“军府也还这么多人呢。为何挑我们这一编?#21073;?#36825;他娘的真?#36824;?#24179;……”

    他大叫:“兄弟们。抄?#19968;錚?#35753;我们去,我们走。”

    在士兵面前,他咬一咬牙,一样脖子,敲了铜锣一下,再一仰脖子,扬天大喊:“各位百姓。都出来吧。我们东夏兵是秋毫无犯的王者之师。是来解救你们的。现在,陈国的军队已经被我们打跑……”

    喊到这里,他卡了,没好气地问那文士:“还有啥词儿,后面忘了。”

    文士又説:“我们希望你们能够安静地生活,在你们没有自愿前,不让你们出丁,不让你们摊粮……”

    博骨律太岁觉得好玩,差diǎn忘走了。

    直到石敬中拉他一把,他才回味无穷道:“这东夏国人还怪有意思的,安民有这样喊的吗。”

    石敬中压低声音説:“你説怎么喊?”

    博骨律太岁説:“我记得陈国的。大陈?#23454;?#20196;,赖皇天厚恩,赐我灵武,必选司牧,敬德爱民,厚待尔等。”

    石敬中叹息説:“可有几个百姓能听得懂呢。百姓?#36824;?#24515;官府抓不抓人,搜不搜粮食,抢不抢?#20061;?#26432;不杀人。”

    他往前走着,迈着?#25386;?#35500;:“榜文里还説,占地众多的家族,如果没有?#20384;?#30340;举证,土地是要搜走分给百姓的。能够举出?#20384;?#35777;据,但占地过多、奴户过多的,东夏要用缴获千户的钱财赎买,各家各族若有瞒报,造假,隐匿,就要获罪,如果这个也要当真,我是想着回家怎么给?#39029;?#35500;。唉。虽然侵犯到我们的利益,但?#19968;?#26159;忍不住觉得东夏王……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正説着,一支马队风风火火地驰到跟前。

    俩人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为首的竟然是个十来岁的少年。

    他脆脆地喊着“驾?#20445;?#25970;着马臀,掖马似箭,头上扎的一头xiǎo辫子飞舞得极为好看。两人是要让路的。别説他十来岁,他一岁,背后跟着骑士,又是东夏人,他俩也得赶紧让路。

    不料他俩让到路边,少年却一拽马缰,任骏马似怒高嘶,两蹄举高。

    他俩都吓了一跳。

    那少年使劲与马相?#32602;?#26368;后略一回旋,转了回来,二人怕少年不讲道理,找他们茬,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那少年却持了马鞭问:“你们是当地人么?”

    身后一个高大纹身,结着壶盖辫的将领也赶着战马,掖着弯刀,站到那少年旁边,石敬中连忙往地上趴,博骨律太岁也xiǎo心翼翼地説:“没错。灵武县人氏。”

    又?#20384;匆幻?#39569;士,穿着东夏制式盔甲,一脸严峻,那少年一下跳下马,扭头笑了笑,往他俩跟前走去。

    要知道,这样的贵族少年最不?#20040;?#20132;道,?#28909;?#26159;大人,即便他能随手杀你,但他有理智,没有过错,他总是克制一下。

    ?#25991;凉?#26063;家的十来岁孩子却不然,平时欺负?#20284;?#36127;惯了,有的时候,杀个人有可能就是练练胆。

    两人正要求饶。

    那少年微笑説:“你们是?#25237;?#21862;。我叫李虎。虽然年龄xiǎo,却是高显国来援的大将。你们二人不要害怕。我们东夏是有律法的,不会无故伤害你们。何况?#19968;?#26159;个xiǎo孩,更不会的。我是想告诉你们,我的兵马中有人?#36824;?#30697;,去抢掠民户,被我抓住了,将他们抓了起来,正要治罪。我想让二位帮我邀请一下你们县的百姓到场,让他们看?#36766;?#20182;们东西的士兵是什么下场。”

    博骨律太岁就是个欠揍的?#19968;錚?#21363;便一阵心惊肉跳,还是忍不住抓对方语病:“你説是高显国的大将,怎?#20174;?#25105;们东夏呢?

    少年一拧眉,张着嘴巴愣住了。

    石敬中都替他喝骂博骨律太岁:“大胆。xiǎo公子説快嘴了,你?#27815;?#35821;病吗?”

    少年却绞尽脑汁,纠正説:“没事儿。就是説快嘴了。?#19969;?#20063;不是,我是高显国来的大将,但是我在东夏呀。为什么不可以説我们东夏?我们两国原本就是一国。”

    这么一説,倒是暴露他?#31449;?#26159;个少年人。

    他确实就是嗒嗒儿虎,高显**纪差,尽管是在东夏这儿,有所收敛,还是有人干了劫掠的事儿。

    嗒嗒儿虎就让迷眼瘦斑豹把他们抓起来,大伙谁也不买账。

    确实,他们?#20849;?#30693;道嗒嗒儿虎的身份,都觉得龙琉姝殿下的养子而已,因为猎到了熊,受到?#23849;?#34987;兑现了一个荒唐的诺言,也许将来説失宠就失宠,怎么真当他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是领兵大将呢?何况是抓拿自己人,去给东夏人请罪,大伙都是西一句东一句,有的瞪着?#34903;?#20982;狠的眼,説吓唬的话,希望能吓住嗒嗒儿虎,让他别把自己当成一回事儿。

    但是让他们意外了,嗒嗒儿虎在阿爸身边,多凶狠的猛将没有见过,丝毫不畏惧他们的逼宫,反?#25925;?#22270;劝服他们。

    狄黑虎去的时候,整个就是xiǎo儿童大战群番汉。

    不知道迷眼瘦斑豹不是倾向于嗒嗒儿虎,他一个xiǎo孩会不会被强兵悍将捶一顿。

    狄黑虎差diǎn兵器抽出来,保护他杀出去。

    嗒嗒儿虎却急中生智,来了一句:“你们看。东夏王派的人来了吧。你们不听我的,等着东夏王把我和迷眼瘦斑豹抓走吧。到时候你们三千人,人家东夏几十万人,能怎么样?就算回了高显,?#37326;?#22920;也怪罪你们挑起两国战争,依她的脾气,一定会把你们全?#30475;?#27515;,尸体钉在木羊上。”

    就这样,在嗒嗒儿虎的坚持下,众人把几个抢掠的士兵给捆了,还晓谕三军,再有奸淫掳?#30001;?#20154;者,一律杀头。

    办完这些,他才叫上迷眼瘦斑豹,跟着一身冷汗的狄黑虎去?#37326;?#40479;那儿吃午饭。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