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九十九节 收买北族
    也许碰到任何一个当地人,嗒嗒儿虎都会停下来,让他?#21069;?#21161;找来本地的百姓到场,碰巧遇到石敬中和博骨律太岁纯属意外,因为这两个人一看就是读过书,有社会地位,这让他异常地高兴。<-.

    他反复追问对方的姓氏,家族和居住地,这能保证两个人不是説一句空话,将来到他们家邀请他也也?#23567;?br />
    石敬中和博骨律太岁却出了一头汗,问了姓氏,家族和居住地,就是不去捧场也得去了。

    可是,不説又不?#23567;?br />
    撒谎也不行,俩个人不是普通农夫,还要公开出入灵武的,万一被揭露,?#20849;?#22914;不説呢。

    实在?#35805;?#27861;。

    博骨律太岁报了名字,家族和居住地,就説:“这是件好事儿,我説给本地人,不管别人去不去,我一定会去的。”

    嗒嗒儿虎感到满意。他看石敬中还在想来想去,自觉分出优劣,一把解下自己的短刀,双手捧着送上説:“一看你就是个?#21534;?#23572;,肯做对百姓有好处的事,我这有一把短刀送给您,作为信物,若是将来你到了,别人不理你,不接待你,甚至不让你进去看,你就説这是李虎给你的短刀,説好以短刀为?#23613;!?br />
    狄黑虎又催他:“李虎。走呀。这太阳都偏好多了。”

    迷眼瘦斑豹也劝他:“你在两个人这儿耽搁,尊敬的东夏王会不满的。”

    嗒嗒儿虎才不怕阿爸等呢,他儿子,他想一起吃饭,他不?#20154;?#31561;?给两个人告别一样挥挥手,他这才回来,爬上自己的骏马,狄黑虎都跟着邪门,你一个几岁的孩子,骑个矮马,xiǎo马,温顺一diǎn也行,偏偏骑这?#33267;?#39532;,还跑得跟追风一样,上马也不用人帮忙,不用上马蹬,一爬爬半天,跟和猛兽搏斗一样。

    扭头瞅了旁边的迷眼瘦斑豹,淳朴的狄黑虎就生出仇视,认为是这个故意怂恿的,就算不是怂恿,也是冷漠不在意。

    他们又是一路飞驰,扬起了一阵土烟。

    石敬中爬起来,感叹説:“这才?#24039;?#24180;英雄?#21073;?#22810;大的孩子,骑这么烈的马,草原上的少年也见不着。”

    博骨律太岁却晃着脑袋,凝神一会儿,问:“你觉不觉得,他长得有diǎn像接待我们的东夏将领?”

    石敬中想起那将领要家族的孩子陪他儿子玩,笑道:“哪有那?#21019;?#24039;?也许这是东?#35851;?#25345;军事?#30475;?#30340;习?#36208;攏?#23558;领们出征带着幼xiǎo子女。”他举了个反例:“他是高显国人。”

    不管怎么説,经过这些见闻,他们需要急切回家,给?#39029;?#20204;传递信息,就飞快走个不见,而嗒嗒儿虎也很快入城,来到县衙。

    迷眼瘦斑豹老觉得嗒嗒儿虎身上有哪diǎn儿不对劲儿。

    他甚至有种感觉,虎神决没有把这个孩子当成普通的养子,过河是派身边的人跟着过的河,过了河,由东夏头号人物出面接待,这一路上行来,东夏人好像对嗒嗒儿虎格外尊敬,格外地好,这来到了灵武,三千人城外僻壤里安营,人家东夏却让嗒嗒儿虎住城里,时不?#34987;?#20891;营,还有专人护送。

    这些怀疑他归纳不出来,但是可以划入?#26412;酢?br />
    东夏王一?#25105;?#27809;説要见他这个副将,这是第一次,对于这个闻名于高显、东夏的最著名的?#21534;?#23572;,迷眼瘦斑豹有一种深深的敬畏,踏入县衙,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激动,然而看着身边的嗒嗒儿虎,就想出入自己的家一样,忍不住都想去提醒,不过他没有提醒,觉得这李虎很可能昨天来过。

    东夏很多的将士和?#38382;?#37117;会向身边的李虎行礼,李虎很自然,这让迷眼瘦斑豹对他也生出一种敬畏。

    迷眼瘦斑豹开始相信,?#34892;?#20154;生下来就与众不同。

    李虎不但在县衙自然,他还熟悉了县衙,一路xiǎo跑,直?#20248;?#21040;吃饭的地方。当地的县衙和中原的县衙结构类似,唯一不同的是,千户翻修,多加了一些房屋,有diǎn不伦不类,嗒嗒儿虎跑到后堂,飞快地跑到了正中间的几座,坐一旁,还喊道:“快?#22836;共恕?#24555;?#22836;共恕?#25105;和迷眼瘦斑豹都快饿死了。”

    一?#36189;罚?#20182;还知道顾及自己带来的迷眼瘦斑豹,用手一指旁边一侧,大声説:“别拘束。你坐那儿。肯定做的是好吃的。你好好品尝,?#32431;?#19982;咱们高显的饭一样不一样。”

    狄黑虎露出笑容。

    他从嗒嗒儿虎身边穿过,往里走,路过时还用俩指头在嗒嗒儿虎肋骨上戳一下,戳得嗒嗒儿虎一阵笑。

    到了里头,?#37326;?#40479;还在翻阅书文,旁边几个文参陪着。

    他见狄黑虎来了,就説:“你们也都回去吧。能午休午休一会儿。饭孤就不管你们了,自己去吃。有客人。”几个?#38382;?#31505;着往外走。走到外头,嗒嗒儿虎正端正坐着,却是站起来向他们行礼,还嚷了一句:“阿叔们慢走。”

    迷眼瘦斑豹不知所措,也连忙站起来向他们行礼,文参们?#36861;?#36824;礼,?#36189;?#20914;嗒嗒儿虎微笑着,交?#26041;?#32819;着往外走。

    迷眼瘦斑豹猎人出身,听力极好,听到了一句:?#24052;?#20102;,你没见过他呀。”

    里头,狄黑虎正在向?#37326;?#40479;讲在高显军营发生的事情,尤其是他闯进去见到的场景。他以为身为父亲,?#37326;?#40479;也会心惊肉跳,却不?#31995;野?#40479;不动声色,还微笑着。末了,?#37326;?#40479;带着狄黑虎出来,他们到了外边,伙夫已经差人?#22836;?#20102;。?#37326;?#40479;就説:“黑虎。你也是自家人,去?#20063;?#22352;下,一起吃饭。”

    嗒嗒儿虎?#21019;?#21483;:“不去?#20063;唷?#36319;我坐。”

    ?#37326;?#40479;笑道:“你让黑虎阿叔跟?#20262;?#19968;起,他会拘谨死,还让不让他吃饭?”

    狄黑虎嘿嘿笑笑,坐到了迷眼瘦斑豹对面,迷眼瘦斑豹却急于出来,直?#20248;?#22320;上,向?#37326;?#40479;跪拜。

    ?#37326;?#40479;一挥手,笑道:“你是高显大将,可不能跪拜孤。好在没人,不然传出去,你家主人?#20849;?#21057;了你给孤颜色看。”

    嗒嗒儿虎跟着説:“是呀。迷眼瘦斑豹阿哥。你快起来吧。”

    迷眼瘦斑豹一阵冷汗。

    他连忙爬起来,态?#28909;?#26159;恭敬,口?#22995;h:“大王之父有恩于吾部族,见得大王,被大王神威折服,一阵恍?#20445;?#19981;自觉拜倒在地。”

    ?#37326;?#40479;就坐,见嗒嗒儿虎已经下手捞吃的,敲了他的手一记,开?#21152;?#36855;眼瘦斑豹攀谈,询问他属于哪个部族,家?#26143;?#20917;,岁数,有无子女,这些情况探听得差不多,却是口气一改:“你也是千户了。为何?#20849;?#25104;亲呢?”

    嗒嗒儿虎笑着説:“我知道。他还没?#34892;?#20202;的姑娘。”

    ?#37326;?#40479;正要开口夸奖他,嗒嗒儿虎又説:“不过他有xiǎo老婆了呢。路上?#19968;?#22312;给他説,让他别着?#20445;?#35201;娶娶一个大家族的女子,好通过联姻,再往前走一步。”

    ?#37326;?#40479;上去就是一巴掌,喝道:“谁教你的?”

    这一巴掌极重,嗒嗒儿虎差diǎn扎饭盆里,这一巴掌也把迷眼瘦斑豹打糊涂了,这是高显大将,説句话説错了,你要么?#22836;?#20182;,要么拉出去让人砍了,但你不更照头dǐng一巴掌吧。

    嗒嗒儿虎憋屈地抬起头,説:“我是让迷眼瘦斑豹阿哥这样,我又没?#22995;h我也这样,你再打我脑袋,打笨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37326;?#40479;也是吃惊他的话,没忍住,直接一巴掌揍过去了,实际上,他很少揍孩子,一看揍?#27815;?#20102;,?#22270;?#32493;教训説:“你这么説,説明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xiǎoxiǎo年?#20572;?#20877;冒那些世俗的念头,孤还揍你。大好男儿,心里念着姻亲,还会流血流汗吗?当年?#37326;?#29240;,你阿爷听説要与龙氏订婚,犯愁了好几天。”

    抬头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迷眼瘦斑豹,他若无其事地説:“阿豹。不瞒你。李虎是孤的儿子。xiǎo名嗒嗒儿虎。这一?#21453;?#39640;显?#20384;矗行?#20320;多加照顾,?#24653;?#20320;了,今日这一宴,是专门给你?#24613;?#30340;。“

    迷眼瘦斑豹情不自禁地喊道:“什么?”

    嗒嗒儿虎却不需要阿爸提醒,就抱了酒,跑过去説:“阿哥你别惊讶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呀。人家都觉得和大族联姻好,?#37326;?#29240;却揍我,他安排啥事儿,你不知道很平常。我替他敬你一杯,?#34892;?#20320;照顾我照?#35828;?#22909;?”

    ?#37326;?#40479;哭笑不得地説:“你这孩子,什么乱七八糟的?”

    狄黑虎却説:“我看却没咋管。你看他骑的那马。你看今天那一群凶神恶煞的成年人围着。”

    ?#37326;?#40479;给他一摆手,笑着説:“这不正是孤的本意吗?孤不希望把爱子藏在家里,而是希望他们在磨?#34905;?#21069;成长。一个儿子,孤送到高显长大,一个儿子,孤又送往了长月,孤希望他们没有父母在身边护着,不会弱不禁风。孤希望你能替孤保守这个秘密,因为孤已经反复判断,瞒别人不好説,瞒你却一定瞒不住了。嗒嗒儿虎给孤讲,你对他不错,那?#22270;?#32493;不错下去吧,将来他也能回报你,对不对?”

    他大喊了一声:“来人呐。”

    几个早有?#24613;?#30340;卫士捧着礼品,从门口进来,次序往迷眼瘦斑豹面前走去,第一个放下?#20449;蹋?#25581;开全是?#24179;?#38189;子,下头压着纸张,第二个?#20449;?#25581;开,是一把镶嵌宝石的短刀,第三个?#20449;?#25581;开,又是一张纸。

    嗒嗒儿虎已经自告奋勇给他介绍,拿起金锭下头的纸张,给迷眼瘦斑豹説:“这叫银票。要不要我给你算算总共是多少?#21073;?#20320;别看着我,?#37326;?#29240;送你的?#21073;?#38463;哥,?#37326;?#29240;不轻易送人东西的……他説送人金银,助长歪风。”

    ?#37326;?#40479;苦笑。

    嗒嗒儿虎?#31449;?#36824;是个孩子,自己怕助长歪风,限于东夏?#21073;?#36825;么一説,反倒像是让迷眼瘦斑豹做啥坏事去。

    他?#20154;?#20102;一声説:“阿豹。金子和银?#31508;僑文?#25361;选的。银票容易携带,钱庄也开到你们高显去了,孤是怕你回去揣着金锭,会被人发觉,孤是?#34892;?#20320;的,不是害你的。你自己思量,?#32431;?#24590;么方便带走。”

    见迷眼瘦斑豹两眼瞪大,两?#35854;?#30555;里头都是金光,却在犹豫,?#37326;?#40479;又説:“不?#20202;?#26131;收买你,你放心。这些一是表示感激,二是希望你能替孤保守嗒嗒儿虎的秘密。”

    迷眼瘦斑豹连忙diǎn头。

    ?#37326;?#40479;説:“这中间?#20449;?#37324;的短刀,削铁如泥,是买不到的。上头的宝石,是红宝石,你知道,咱们萨满教迷信红宝石具有魔力,你使用它,就会如虎添翼。”

    迷眼瘦斑豹立刻抓过去,一抽抽开,被刀光闪了一下眼睛,又连忙插进去。

    到了第三个?#20449;獺?br />
    ?#37326;?#40479;真心笑了,充满感染力地説:“这是东夏的一处?#31185;酰?#38468;带的还有上百亩耕地。迷眼瘦斑豹,你也是千户了,在中原王朝,你出入的地方这叫官场,这个礼物,它不?#20992;?#23569;钱,但它无法?#20204;?#20080;得到。将来你在高显不如意,你随时可以来我东夏,到了东夏,户籍、房屋,土地仍可供你生活。这是一条退路呀。你能保证你在高显,官场上不会得罪人?没有哪个万户欺负你?你们严苛的虎神不会忽然有一天要?#22836;?#20320;?这是金钱买不到的。算是?#38706;阅?#30340;友谊。”

    迷眼瘦斑豹本来不去留意第三个?#20449;?#30340;,但是这一次却无法移动了。

    按説这个对他目前来説用不着,但是?#37326;?#40479;的声音太有感染力了……狡兔三窟,真有那么一天,这是后半生呀。何况东夏王的友谊呢?更意味着,在东夏,也许照样可以从头开始,而?#19968;?#26159;比高显更好的前?#23613;?br />
    他diǎn了diǎn头,沙哑着説:“大王所?#20572;?#22900;才不敢推辞,所嘱之事,铭刻于心。”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