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一百零一节 奸诈儿童
    郎中所説的“暴食症?#31508;?#25351;久饿之后吃太多,撑破胃部而死。<-.

    他让大伙不要再用力扳紧女丫的四肢,避免女丫因为紧张和挣扎,而胃部近一步紧缩,同时,他伸出胳膊,一边安慰女丫,一边将她扶跪下,?#19994;?#36523;前、身后的几个穴位,换位指压。

    嗒嗒儿虎趴在跟前,看起来女丫的痛苦缓解了不少,面?#26029;?#33394;地説:“快好了。快好了。“

    这话也鼓舞到那女?#23613;?br />
    她也不但地吸气来平复自己的疼痛。

    大概是一股胃气涌动,腹腔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嗒嗒儿虎吓了一大跳,连忙问:“是胃破了吗?”

    郎中是李言闻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医术高超,听嗒嗒儿虎一説,自己也贴近听了一下,却是露出大喜之色,松一口气説:“肠气动了,这会儿人虽然觉得难受,却能帮助导通胃气,胃气一通,一般?#25512;?#19981;了胃。”他换了穴位开始指压,并提醒女丫説:“想放屁就放,千万别憋着,就算拉出来也没关系。”

    狄黑虎听得恶心,伸手就去拽嗒嗒儿虎。

    嗒嗒儿虎不?#20384;?#36828;。

    第一个屁説放就放,随后又是一串,但是女丫的痛苦丝毫也没有缓解,郎中一头是汗,吩咐那女丫试?#25490;?#21520;,来把胃气吐通,见嗒嗒儿虎凑得近,就説:“阿虎。你帮她打一打背,我找一下她天枢穴。”

    嗒嗒儿虎“嗯”了一声,移动到女丫背部敲动,郎中则用指头压住女丫的天枢穴,反复推拿。

    天枢穴是刺激腹压的,有了腹压,那女丫哭一样喊:“别按了。我快要拉出来。”

    嗒嗒儿虎连忙替郎中説:“想拉就拉。拉出来就好了。”

    女丫哭了,摇了摇头,却就是不?#20384;?#19981;知郎中又在哪个穴道上按了一下,女丫终于忍不住了,放了一个屁,一股臭味就弥漫了出来。铁牛儿连忙往一边跑,一看嗒嗒儿虎还在女丫身后站着,贴着她,就又走去嗒嗒儿虎身后,拉着嗒嗒儿虎的衣裳。那女丫大概也被自己恶心到了,“哏”地一声,胃气也通了不少,紧接着,却是打嗝,身子一震一震,不停打嗝。

    嗒嗒儿虎想到什么,弯腰往女丫嘴里一抠,那女丫吐了他一胳膊。

    狄黑虎又要抓嗒嗒儿虎走,郎中表情严肃地向狄黑虎摇了摇头,説:“阿虎。我探探她的胃,等一下你再把她抠吐。”

    郎中在女丫?#24178;?#25506;一下,给嗒嗒儿虎diǎn头,嗒嗒儿虎又探到女丫嘴里,那女丫又吐了一气。

    郎中揩揩一头汗,説:“收拾、收拾吧。问题不大了。记住。要让她吃稀的。多喝浓茶。”

    屋子里一股酸臭。

    郎中身上也沾弄了一身,忙着去洗,嗒嗒儿虎试着搀扶那女丫起来,女丫却是浑身无力,整个搭在嗒嗒儿虎身上。狄黑虎本想抓走嗒嗒儿虎,给他清洁、清洁,见他扶?#25490;?#20011;,就一手拎一个,提着出去找热水。伙夫送来热水和大?#23601;埃?#20960;乎把剩下的热水瓦干净,才凑够一?#23601;啊?br />
    大本营里的人还没吃饭,他们也不?#37326;?#28909;水全送上,火头就説:“我让他们赶紧打水,咱们再烧。”

    嗒嗒儿虎説:“阿叔。你别烧了。让阿姐用热水洗。给我用冷水。”

    狄黑虎责怪他:“胡説什么?早晨夜里还冷,万一生了病。”

    嗒嗒儿虎笑着説:“没事儿,阿爸让我用冷水洗澡,你忘了?快。阿虎阿叔,你给我舀。”

    狄黑虎知道这是事实。?#37326;?#40479;自己也大冬天用冰雪擦洗,大冬天整一坑雪,动不动搂着他家哪个xiǎo子跳里头,然后,?#21534;?#23401;子就在里头?#21307;小?#35265;那女丫要避人,狄黑虎就给她挪一下桶,让她到黑暗地里自?#21644;?#33258;己洗,自己则提来一桶冷水,一边扬瓢,一边吓唬狄嗒嗒儿虎:“这水可冰得很,浇下去你可别嚎嚎,你一嚎嚎,你阿爸肯定跑来问,到时候我可吃罪不起。”

    嗒嗒儿虎三下五除二脱个精光,露出精干的身躯,背对着站上个石台,自己拍打着自己胸脯説:“没事儿。阿叔。你浇吧。”

    狄黑虎不怀好意地笑着,挽了衣裳避免弄湿,舀了一瓢冷水就头dǐng上浇了下去。嗒嗒儿虎果然一声?#21307;校骸?#38463;叔。你要先给我説?#21073;?#27700;一下下来,差diǎn吸不进气。”黑暗中,女丫蹲在大?#23601;?#37324;,感同身受一般颤抖了一下。狄黑虎又舀了一瓢,“嘿嘿”笑着浇了下去,这回嗒嗒儿虎没有?#21307;校?#32780;是身子一颤,持布巾?#21653;?#22320;擦动。那女丫却又是一颤,想説什么却没有説。

    嗒嗒儿虎渐渐适应冷水的?#38706;齲?#20182;冲洗得快,很快就?#20011;?#22909;了,有人给他拿来他的衣裳,他就一边穿,一边神清气爽地炫耀:“怪不得阿爸爱洗冰水澡,好舒服?#21073;?#27985;身都觉得轻了,哈哈。”

    狄黑虎戳破他的谎言説:“是谁?#21307;?#26469;着?抖得跟衰糠一样。”

    嗒嗒儿虎想起来什么,口里説着:“再拿一套干净衣裳给我。”

    他自己也跑着要去找,正?#38376;?#21040;铁牛儿旁人不认识,见他去洗澡了,到处找他,嘴里还喊着“xiǎo哥哥”,立刻上去逮上,一把将铁牛儿抱住,再?#21653;?#20799;,几乎给举起来。直到铁牛儿求饶,他才将人放下来説:“铁牛儿。明早跟阿哥一起练武吧。将来你也跟阿哥一样有力气。”

    铁头儿却是説:“我也很有力气呀。我比你xiǎo,其实我才八岁。”

    嗒嗒儿虎哼哼説:“我?#33162;?#20843;岁。你哪一年的。”

    一比较,嗒嗒儿虎才知道自己还没人家大,生怕以后需要?#35851;?#31216;呼,就不再吭声,含糊了过去。

    卫?#22353;指?#20182;找了一套衣裳,他便带着铁牛儿走到那女丫洗澡的地?#21073;?#25214;个xiǎo板?#21097;?#23558;衣裳放上説:“你阿爸没给你带衣裳,你?#21364;?#25105;的吧。”他放下衣?#20011;?#36208;,见铁牛儿去?#23601;?#36319;前凑,就赶在铁牛儿的头dǐng拍一巴掌,説:“?#21534;?#23572;不能看女孩子洗澡的,快跟阿哥走。”铁牛儿又觉得他亲切,又佩服他,一溜烟跟在屁股后面,连声説:“xiǎo哥哥。咱们都?#21069;吞?#23572;,我也不看。”

    虚弱的女丫吃力地爬出来,摸了嗒嗒儿虎的衣裳开始穿,一边穿,一边喃喃地説:“阿虎公子真是个好人。老爷却让我来他们家偷东西,要不要告诉阿虎呀。不?#23567;?#21578;诉了阿虎。?#19994;?#23064;肯定会?#24187;!?#22905;一把扯住自?#21644;?#21457;,?#21653;?#22320;拽,又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有人站在亮地里询问,她就惊慌地説:“我不敢哭了。我在穿衣裳。”

    嗒嗒儿虎的衣裳,她还挺?#20185;恚?#23601;是觉得有diǎn?#21097;?#36824;有一?#19978;?#21619;。这是她感到奇怪的,她把衣裳?#21653;?#22320;裹一裹,溜着?#27975;?#21644;花坛的边走,见了人怯生生地给人家一diǎn头,然后退着往一侧绕……

    几个卫士把守进出拱门,扭着头一个劲儿看她。

    她连忙一阵走,发现不知道去哪儿找嗒嗒儿虎,再碰到人终于肯开口,问:“阿叔。阿虎公子呢?”

    见到嗒嗒儿虎,她终于安心了很多。

    在这儿,她也只认识了嗒嗒儿虎,发现嗒嗒儿虎?#21534;?#29275;儿围着一个棋?#22871;?#30528;,就挪过去。

    她脸色依旧发青,胃?#25237;?#23376;还是疼,却是不敢吭声,也不敢问厕所,只是低头去看棋盘。

    嗒嗒儿虎弯腰找了很多颗山楂丸,递给她説:“郎中阿叔让你吃的。那边还有茶,你可以喝一些。明天我让人给你熬粥。你只能吃粥。”

    女丫diǎndiǎn头,慢慢摸一颗山楂丸,拨开油?#21073;?#30524;泪却又迸了,连忙去揩。

    铁牛儿捻了一颗棋子,大叫:“xiǎo哥哥。我这个往哪放呀。”

    嗒嗒儿虎是跟熊梦梦学的下围棋,也不过刚刚才入门,学会怎?#21019;?#23376;。他回家发现家里阿爸不会下,阿妈会,蜜蜂的阿妈会,那是大为得意,没事儿就显摆,这回还做了老师,那就指挥铁牛儿説:“下这里,下这里。”女丫终究年龄也不大,一下没忍住,却是説:“那里不能下,他骗你的。”

    嗒嗒儿虎一扭头,瞅了女丫一眼,狐疑狐疑的。

    女丫连忙説:“要是下了。你一会儿就能抱吃一片子。”

    嗒嗒儿虎黑着脸大叫:“你怀疑我是骗铁牛儿故意往那儿下?我怎么会?你来下我的棋,看你咋抱吃。”

    女丫被吓了一跳,正要解释。

    嗒嗒儿虎跑对面把铁牛儿挤一边,念念有?#21097;骸?#30475;来你会下棋呀。告诉你,学堂里下棋我排第二……”

    第一是熊梦梦,第二是他,没有第三个,其它同窗都不会下。

    这个内情他是不会告诉女丫的。

    他坚持?#38376;?#20011;坐对面和他下,女丫很谨慎地看棋,生怕自己在高手面前乱嚷了,?#36189;?#21970;嗒儿虎不愿意,好一会儿才丢下一子,嗒嗒儿虎却下得飞快,?#20061;局还?#33853;子,相互下了十几子,嗒嗒儿虎傻眼了,一趟黑棋在人?#37326;?#22260;中,他不等对方提醒,就恨恨地将自己的子提走,然后绕着别人的子乱下,又下了些子,被人?#39029;?#24471;七零八落的,他这才惊呼:“阿姐。你真会下呀。你教我下棋吧。”

    两个人就开始下棋,下了一会儿,铁牛儿躺一边睡着了,嗒嗒儿虎想起了什么,爬起来就走。

    女丫以为他羞恼,心里忐忑,正要收拾棋盘,嗒嗒儿虎提了一壶浓茶给她,説:“不拿茶杯了。你?#25237;?#30528;壶嘴喝吧。没事的。我和?#37326;?#29240;都这么喝。只要别让?#37326;?#22920;逮?#21073;?#23601;不害怕。”

    女丫忍不住涩涩一笑。

    她拘谨地提过茶,凑去吸喝一口,突然胆大起来问:“你阿爸和你都怕你阿妈吗?”

    嗒嗒儿虎説:“是呀。”

    女丫问:“她是不是特别凶?”

    嗒嗒儿虎讪笑説:“她一diǎn也不?#20303;?#19981;凶的人?#36276;?#24597;。给你説你也不懂。除了?#37326;?#22902;,我们家的人都怕她。?#37326;?#29240;都怕的人,那是一等一的可怕。”

    女丫又问:“那你阿爸是干什么的?他是多大的将领呀。”

    嗒嗒儿虎有diǎn警醒,反问:“你问这个干什么?你阿爸让你问的吗?你阿爸也是这里的财主吧,为什么让你饿那么很?”

    女丫并不知道嗒嗒儿虎的心智比她还成熟,叹了一口气説:“他节俭。”

    这句话,嗒嗒儿虎是不信的,谁再节俭,也不能让子女老挨饿。嗒嗒儿虎的问题是证实一下她?#32933;道?#25384;饿,假装?#20011;?#19981;关注这个问题了,又问:“你阿妈是他的原配吧。还在世不在?”

    女?#23613;?#24681;”了一声,説:“她在世,就是生病了。”

    原配,还没死,阿爸不缺钱,女儿却挨饿。嗒嗒儿虎开始怀疑,这个女丫不是送她来的那男人的女儿,而且那男人将人交?#21073;?#31435;刻就走了,铁牛儿他阿爸长得那样粗鲁,却一副好不放心的模样。

    如果那人不是她亲阿爸,任她挨饿,却送她来……岂不是为了dǐng替自己子女,他该是用了什么理由让别的人家答应呢?

    嗒嗒儿虎没有揭破,反倒百般猜测,只是故意説:“你家要是遇到什么难事,你都可以告诉我,?#37326;?#29240;可厉害了,他能帮你们?#25671;!?#20026;了?#38376;?#20011;透底,他?#25351;?#20102;个陷阱,説:“你信不?#29275;?#27809;有?#37326;?#29240;做不到的事儿,再难的事儿,他也能帮你。不?#29275;?#20320;可以把你认为很难的事儿説给他。”

    女丫几乎是惊喜,问道:“真的?”

    旋即,她的眼睛就?#20027;?#28129;下去,説:“要是人家要杀?#19994;?#23064;,他也能救得了吗?关键是,他会救吗?”

    嗒嗒儿虎肯定自己的推测。

    女丫却不知道,却还想撬话,轻声问:“是不是在灵武县,你爹最大?你家威武的甲士好多,他至少是个万户吧。”

    嗒嗒儿虎打了个哈欠,説:“我困了。明天再説吧。我让他们给你找睡觉的地方。”

    女丫咬着下嘴?#21073;?#29992;蝇子一样大xiǎo的声音説:“你特别像?#19994;?#24351;,不让我哄你睡觉么?”

    嗒嗒儿虎忍不住想到她吃撑的狼狈相,众人面前又拉又吐,顺口説:“你不让我哄你睡觉就了不起了。”接着,他又别有所指地説:“好多人都觉得我和他们家某个人长得像,铁牛儿説?#39029;?#24471;像他哥哥。我真的长得像很多人吗?都説?#37326;?#29240;爱漂亮的女人,那也不应该那么多兄弟姐妹呀。”

    女丫噗嗤一声笑了,大着胆子説:?#25353;?#26469;没有xiǎo孩这么説他爹。”

    嗒嗒儿虎説:“他的媳?#20037;?#37117;是这么説的。他要是揍我,得先揍他媳妇去,看哪个他敢揍。”

    将女丫安排好,嗒嗒儿虎却是不困了,一咕噜爬起来,走到外头?#19994;?#40657;虎,?#19994;?#29380;黑虎。

    狄黑虎还以为他要问他阿爸什么时候回来睡觉,就説:“你?#28909;?#30561;呀。打这?#21019;?#30340;仗,你阿爸一夜都不一定能?#31995;?#19978;眼。”

    嗒嗒儿虎却説:“阿虎。你有没有觉得那女丫不是她阿爸亲生的?”

    狄黑虎笑道:“是觉得有diǎn儿怪,你管人家呢?”

    嗒嗒儿虎又説:“我为什么不能管,我觉得那女丫的?#25913;?#26159;被今天来的那坏人给?#36130;?#20102;,才不得已来陪我玩的。你能不能去帮我查一查。要他是那样的一个坏人,一定不能放过呀。”

    狄黑虎苦笑:“李虎。你闲着没事儿?#36824;?#29609;,阿叔要打仗,要戍卫你阿爸,这牙猪儿他们几个也被派了出去,你阿爸身边的老人就只剩我?#25237;?#29273;那懑货,那懑货是身强力壮,力气我也没他大,可他脑袋不好呀。你让我为一个女奴去追查无关紧要的事儿,除非你説服你阿爸。”

    嗒嗒儿虎嘿然説:“你可以派别人呀。正好让别人知道,狄黑虎也?#20011;?#19979;了一道必须去干的命令,对吧。”他想一下,又?#19994;?#19968;个理由:“如果那个人是坏人,你説他会不会把念头打到?#37326;?#29240;身上呢?你不查一查,收了人家xiǎo孩,人?#37326;?#25105;?#24352;?#21602;?”

    狄黑虎不吃他这一套,嘿然一笑説:“把你?#24352;埽課一共?#20449;谁?#40723;?#25226;你?#24352;埽?#38500;非你自己跑?”

    嗒嗒儿虎无奈,?#32531;?#35500;:“狄黑虎你驴脑袋。你等着吧。看看?#24352;?#19981;?#24352;堋N野?#29240;打xiǎo爱离?#39029;?#36208;你知道不知道?这到处都是兵,到处都是马,我一赌气,你怎么给?#37326;?#29240;交代吧。”

    説完,他扭头就走。

    狄黑虎连忙説:“这样吧。你这几天要能好好听话,我就问问谁负责军管县城,让他帮你调查一下。”

    嗒嗒儿虎立刻跑回来,上去抱着他,在他脸颊上亲一口,再飞快地逃走。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