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一百三十一节 使者交锋
    (终于被1946超越了)

    这时的赵意如正在土扈特人的大帐里。<-.

    他终于分清了谁是国师,就是铁跋真左手侧第一位坐着的中年人,四十多岁,国字脸,身躯敦实强壮,额下留着短冉。他粗犷中略带含蓄,目光深沉,説话极有节奏,除了时不时所流露出来的沉静气质,从外表已经看不出来他和雍人有什么关系了,尤其是他的服饰,马上就晚春了,就算早晚有diǎn寒气,穿着滚着雪兔毛袖口的长袍,还是让赵意如这样的东夏人感到奇怪。

    国师似乎是倾向于陈国的,昨天以及上次出使,虽不曾听到他多少话,但是有个细节,赵意如回忆到了。

    他拿出国库财物清单,很多土扈特贵族争着看,唯有这个国师,传过去都不看一眼。

    而且赵意如?#19981;?#35760;得,昨天自己?#20384;?#23601;当庭威胁説,他?#19988;?#26159;?#37326;?#21161;陈国,东夏打完陈国就打他们,?#31508;?#27735;庭内安静了半晌,虽然他们多显得极不服软,怒骂怒喝,要求把自己拉出去杀了的都有,但确?#24403;?#33258;家大王的口气给震?#21073;?#37027;铁跋真看完大王用猛文写的书信,都没有传阅,而是直接给了国师,那国师只平淡了地説了一句:“你?#19988;?#20808;能灭亡陈国。”

    这説明国师话外的意思是什么?

    我不会让你们灭了陈国。

    除了国师,赵意如也知道了一些其他贵族,但大抵敌视陈国,也不亲近东夏,敌视要恶于不友好的。

    所以,赵意如觉得,与陈国结盟,最有可能是他们国师在推动。

    他们国师为什么推动与陈国结盟,赵意如解释不了。本来再来到汗庭,他打算当众説国师给陈国勾结的,但是昨天,按照大王教他的,他摸到了那个曾经问他东夏王是不是有猛扎特血统的大臣泽儿忽那儿,才知道一件事,国师从一开始就是铁跋真的支持者,在铁跋真取得汗位的过程中功劳卓著,而且他曾经两次领兵出师陈国,自己的一个儿子死在陈国人手里。

    这样一个人,説他和陈国人勾结没有用。

    泽儿忽也问了赵意如一件事情,问他传国玉玺是不是在东夏王手里。

    问这话的时候意味深长。

    赵意如毕竟和他没有过深的往来,认为这是对方想暗示他,传国玉玺或许是让铁跋真退兵的关键。

    他听泽儿忽的意思,土扈特贵族普遍亲近东夏,只是他一diǎn儿也看不出来。

    虽然他看不起土扈特这样的部落人,还是认为,这个泽儿忽肯和自?#21644;?#26469;,要透露diǎn什么,无疑有他的用意和目的性,至于是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是不清楚。

    昨晚渡河之战之后,虽然土扈特人极力隐瞒,动静那?#21019;螅?#36213;意如也是知道的。

    昨晚打了大半夜仗,今天铁跋真要见自己?

    赵意如敢肯定土扈特人吃了大亏。

    他抬起头,嘴角里已经多出一丝笑意。

    铁跋真身穿赭袍,端坐上面,晃着手里的金杯,两只眼睛里迸射出毒辣的光芒。他现在也不过三十六七岁,没有髡发,头发很是顺和,体型均匀,高大健壮,面?#38605;?#28070;,只微微有diǎn黑,颧骨微高,平时目光不毒?#31508;?#30475;起来很亲切,让人感觉到温暖。

    赵意如忍不住就瞄向他的金杯,大早晨晃着金杯,里头不知道装的是不是酒,反正赵意如就觉得仅凭这一diǎn,他就被自家大王比下去了。他不知道别国的大王都是什么样子的,反正他就觉得大早晨喝酒,就是贪杯的表现,他们家大王起于行伍,害怕喝酒误事,除非有什么重大活动,酒都不肯沾。

    印象中挺深刻的那雍人还坐在左侧他原来的位置,搂着个狐腰袍,旁边?多了个人,坐个更像雍人的中年人。这是重臣坐的位置?#21073;?#20960;天前怎么没见过?是自己?#31508;?#27809;在意吗?

    赵意如用心观察。

    他是在等待铁跋真先説话,但铁跋真没有説话。

    眼看满帐的人,凶狠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一直没有人説话,他再次肯定,夜里一仗打得太狠了,以至于这些人仇视他。

    ?#28909;?#20320;们不説话,那我就先説吧。

    赵意如就大声道:“过了一天,汗王是否有想法了?”

    铁跋真一放?#31080;?#36924;视过去,大声道:“按照你们列出来的清单,加上我们猛扎特人的传国玉玺,我就退兵。”

    果然?

    赵意如感激?#36189;?#19968;旁扫一眼,想?#19994;?#25552;醒自己的泽儿忽。随后他就收回目光,因为有很多人显得意外,他们几乎不怎么发言的国师也喊了一声:“大汗?”

    铁跋真伸出一只手,制止住他。

    那个雍人,?#30475;?#30340;雍人,赵意如没印象的那个,他起身了,缓缓地説:“大汗。您还要我跟着开条件吗?”

    赵意如顿时心里明了,哈哈大笑,往前走了一?#21073;骸?#21407;来你是陈国人。此一时彼一时,三天的时间,足够我们东夏做很多事,我们的兵力已经腾出来了,汗王觉得我们还会一股脑地将财货?#35013;?#36865;给你们吗?至于传国玉玺,你们猛扎特人的传国玉玺自己不好好收着,怎么可能在我们东夏呢?”

    大帐里的人都震惊了。

    他们没想到三天过后,东夏来使不认自己要刚给的东西了,一时他们还没?#20174;?#36807;来,但是眼神,却像是?#24618;?#19981;住的愤怒,光闪闪的。

    铁跋真笑了,轻声説:“打完陈国,打本汗?那你来干什么?一声不吭,?#36824;?#25171;就行了。”

    赵意如坦然自若道:“我来。一?#21019;?#36798;我王的话,告诉你们,只要?#37326;?#30528;陈国与我东夏为敌,打完陈国,就打你们。二来是想知道,你?#21069;?#30528;一个即将败亡的国家,能得到什么?跟着我们打陈国才能分金银,分土地,分人头,与我们作?#21073;?#19981;过是增?#28216;?#20204;的难度和伤亡而已,到最后呢,镜花水月,什么也捞不着,还被打的头破血流。我们大王让我?#39280;?#22823;汗,相比于陈国所送大汗的礼物,我们将拓?#20185;?#21475;送予陛下如何?偌大一个草原,可以放牧,可以追猎,可?#38405;?#19979;与中原人交换你们所需要的铜铁,粮食,布匹,茶叶,乃至精盐,大汗觉得比着陈国给予的是多还是少?”

    那个陈国来的雍服?#35828;?#36716;头来,笑道:“?#19994;?#26159;想?#20351;?#22269;两个问题,有土扈特大汗在我们陈国这边,贵国是否能打赢?如果贵国输了,你们东夏的下野草原,我?#19988;沧?#20250;酬劳土扈特大汗?”

    赵意如警惕了。

    他觉察出这个人的犀利?#25512;?#38745;,笑道:“我们必胜。大汗要是站到你们陈国一边,我?#19988;不?#36194;。刚才我就説了,无非是赢得艰难一diǎn儿,伤亡大一diǎn,你?#28909;?#26159;陈国的使臣,这diǎn你应该清楚,你们陷入我?#21069;?#22260;的三十万人马,旦夕之间,就有可能烟消云散。大汗跟着一个必输的盟友走,除了给国内增加一些?#38706;?#23521;母,能得到什么?如果大汗跟着一个必胜的盟友走,那才分到战利品呢。”

    那个雍服人一diǎn也不生气,笑眯眯地説:“那我再问第二个问题,?#28909;?#25105;们两国合起来也不是你东夏的对手。灭亡了我们陈国,你们还会把拓?#20185;?#21475;给大汗吗?”

    赵意如愣了。

    这个人太毒了。

    按照赵意如的説法,两边加起来也打不过东夏,打完陈国,东夏不给土扈特大汗拓?#20185;?#21475;怎么办?

    赵意如有diǎn?#24597;遙?#20182;也没有时间来破解。

    如果给他时间,他可?#36234;?#38742;康与陈国的大战阐明,但这一刻,他来不及了,他只好説:“我保证。”

    那个雍服人哈哈大笑,説:“你保证,即便?#37326;?#40479;自己站出来保证?大汗信吗?”

    铁跋真也笑了,説:“土扈特人的实力就是保证,步六孤族长你也别激将。”他淡淡地説:“那些财物,还有传国玉玺。只要你们拿来,我就退兵。你回去告诉?#37326;?#40479;,他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赵意如説:“?#28909;?#22914;此。那我告辞,将此话原话説给我们大王。”

    説完,他就向外走去。

    铁跋真给一名将领一diǎn,应该是让将领送他走。

    然后,他摆摆手,示意大伙散掉。

    步六孤玄央似乎还有话説,土扈特国师给他摇了摇头,自己则留下了。

    等众人走后,铁跋真脸色顿时极为难看,一把将金杯摔了,咆哮説:“国师。一夜间,我们损失了几千土扈特人,本汗就站在河边看着,心头窝着一团火。”

    那土扈特国师?#27425;剩骸?#36825;样一个结果,大汗还犹豫吗?”他冷笑説:“早就劝诫过大王,大王却是想两边捡便宜。”

    铁跋真道:“不是的。国师。汗国只有你坚持让我们和陈国结盟,昨夜已经证明,东夏不是那么?#20040;?#30340;。国师到底是看上了陈国什么?”

    国师笑道:“拓?#20185;?#21475;。”

    铁跋真若有所思。

    国师轻声説:“我们从东夏人手里拿不走,但是从陈国手里轻而易举。陈国?经此一?#21073;?#20803;气大伤。我们需要它还存在,还活着。没有陈国,东夏就会独霸。我记得我父亲给大汗讲过雍人中朝三国鼎立的故事。我们现在跟东夏?#21534;福?#20063;许能得到暂时的利益,但是长远的利益呢?”

    他?#32456;h:“东夏的触角已经伸到东部猛原。?#37326;?#40479;有猛扎特人的血统,而且是完虎家族的嫡亲血统,相比于陈国,他会?#26188;?#25105;们土扈特人最大的威胁。”

    铁跋真冷冷地説:“他伸向猛原的手,?#19968;?#32473;他剁掉。之所以对他?#25512;?#37027;是因为我们的衣食都来自东夏。我怕他断了贸?#20303;!?br />
    国师説:“贸易权是打出来的,以前我们不打,因为不是时候,现在我们打,威胁到他的命,打赢了,説什么就是什么,何愁贸易权?”

    他?#32456;h:“东夏是草原之敌,?#37326;?#40479;就是一条虎狼,只是他刚刚崛起,我们听闻得少一些而已。拓跋巍巍已经老了,他会死,他死了,他的子孙并不容易超过他,他国内八大柱国都是一代豪杰,他的儿子们能驱使得动吗?但是?#37326;?#40479;不一样,他年轻,他如日中天,他还能开拓疆土。细观他每一?#21073;?#36208;的都有名堂,他北上东部猛原,説不定就是要冲我们土扈特人下手,迟早都要与他打,晚打不如早打。他现在东夏才立国五年,实力?#20849;?#38596;厚,而我们身边?#32456;?#30528;几十万军队的陈国,为何现在不与他打?”

    国师説:“夜里的战事我也看到了,我们土扈特人伤亡很大,但是大王别忘了,我们没有渡河作战过,我们的人武器没他们好,他们几乎每人都披了甲,?#31508;?#20182;们有马,我们的马没有运送上去,黑夜里,上去的人又一片混乱。这是我们渡河花费的代价,但是打下去呢,我们英勇?#26222;?#30340;土扈特人未必打不过东夏。”

    铁跋真diǎn头説:“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认为打东夏,伤亡太大。”他?#32456;h:“?#28909;?#26159;这样,国师刚才拦住我就好了。”

    国师摇了摇头説:“为什么拦你?麻痹东夏人也好,这一次希望大汗能够下定决心,不要再贪图便宜,否则他吃下了陈国,我们就是敲诈他都敲诈不着了,大汗就配合陈国人,按他们给我们的打法打吧。毕竟他们一直?#25237;?#22799;作?#21073;?#30693;道哪里?#20040;潁?#21738;里不?#20040;頡!?br />
    铁跋真diǎn了diǎn头,?#27425;剩骸?#21253;兰?”

    国师强调説:“包兰,不是因为陈国自己觉得不?#20040;潁?#30041;给我们,而是他们打不着。包兰是东夏的后?#21073;?#20063;许粮食和军械都在那儿,为何不打?”他笑道:“大王担心将来陈国不管不顾,东夏劫我们的后路,那我们就分出?#36865;?#20853;力去打,这剩下作借口佐攻打灵武……反正我们一走,陈国就会把大量的兵力填?#20384;礎!?br />
    铁跋真説:“留两三万人在后路,又要兼?#27515;先酰?#20853;力太少,陈国,东夏都能掐断我们的退路,那?#22303;?#19968;半。至于陈国敢不?#20197;?#22635;人打灵武,则看他们的胆量了,反正这些人我们不会全部用作进攻灵武,他们的大汗若来,我们?#32479;?#20004;万人帮助他们,其它的就説我们在?#20154;?#20204;的粮食兵器。”

    他下定了决心,?#33080;?#22320;説:“国师。也应该多亏这一?#21073;?#19981;是这一?#21073;?#20320;再怎么説,我都难以醒过来,现在他东?#30446;?#26679;子财货也不想给了,就知道他?#37326;?#40479;儿马子一样的性格。没想到一直在xiǎo看他。”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