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一百三十三节 嗒嗒儿虎的兵
    (为?#34892;籱r8,今天更新不一口气过万,不吃?#20849;?#30561;觉)

    拓跋晓晓一?#20384;?#23601;打得凶猛,是想立刻击退东夏军队,保证攻城的进行,他一败退,攻城就不敢进行下去,开始鸣金收兵。<-.

    灵武县内,赵过观察到城外的变化,推测是?#37326;?#40479;从王河边上杀回来,要出兵接应。

    他手里只有几千旗军,依靠着城?#21073;?#23621;高临下还行,出城野?#21073;?#21364;没有多少把握,尤害怕反过来被陈国所趁。

    不出城接应,却清楚?#37326;?#40479;带走的兵力,害怕?#37326;?#40479;陷入重围。

    狄黑虎站在他旁边,听他吐露顾虑,一边踮脚张望,一边提醒説:“李虎还有一支军队,原封未动。”

    他説的是高显的三千军队。

    赵过却不敢轻用,陈国兵至,他都没敢让这支军队入城,只让他们背靠县城,驻扎县后,守住一条退路,免得敌人四面围城。

    狄黑虎一提醒,他立刻踌躇起来。

    不因为别的,城内都是缺乏训练的旗兵,敌人攻城攻得凶猛,他害怕动用这支军队,不好用不説,会驾驭不了。

    “不好用?#31508;?#25351;他不知道这支军队的战斗力怎么样;“驾驭不了?#20445;?#26159;手里兵少,这支军队如果胡来,难以约束。

    狄黑虎着急地説:“李虎一个劲儿闹,説咋不用他的军队,咋不派他的军队,大将军,你就用一次吧。”

    赵过问:“关键是大王不在,谁能使用得了?牛六斤要在还好,军队是他接来的。”

    狄黑虎説:“李虎呀。”

    他有diǎn儿不甘地説:“他几次都想溜走,要带他的军队上,被我抓回去让人看着。他一个劲儿想溜,万一看不住,溜去了呢,不如就让末将带上人与他一起去,帮他驾驭这支军队。反正大王已经回来,不怕他们不听话,翻起什么风浪。”

    赵过松动説:“也好。先想办法把大王的军队接应进来再説。”

    他反问:“李虎不去。你带人去不行吗?”

    只一説,他就知道不?#23567;?br />
    果然,狄黑虎苦恼地説:“我要行我早去了。我知道谁是谁?#21073;?#26446;虎不去,人家认我们的兵符么?人家认我么?”

    他保证説:“我一定拼死保护好李虎。干脆带一辆铁壳车去。”

    赵过下了决心,説:“好。此事若成,我们多了一支犀利的骑兵,我记你首功。”然后,他督促狄黑虎:“去呀。”

    狄黑虎咽口吐沫説:“也给李虎奖励个啥的。他xiǎo孩,不需要真奖励,让他?#32422;?#35273;得他立下大功就行了。”

    赵过哭笑不得道:“他是大王的儿子,奖励不奖励又怎么样?”

    狄黑虎xiǎo声説:“哄着总是?#28909;?#20182;乱来好。得让他听我的呀。就説奖励给他xiǎo战旗,绣金线的那种,奖励铜功章,我去是评功的。”

    赵过明白了,原来他怕到跟前管不住李虎,会出事儿,现在?#25351;?#35780;功人身份,只要李虎一不听话,他就可以威胁説:“你还要不要你的战功?”

    赵过答应説:“别磨蹭了。?#36189;?#37117;按你説的办。”

    狄黑虎大为高兴,他下城楼走石梯满,走到一半,翻过石梯,直接跳下去了。

    他略作?#24613;福?#22238;到县府,?#26174;?#21548;到嗒嗒儿虎大喊大叫的声音。

    秦禾却没了平时的脾气,手舞足蹈,站在院子里和人一起劝:“阿虎。你不是老説你还没长大。你上去。那?#20849;?#26159;你们xiǎo孩子常説的,上去要送去给敌人捉么?敌人捉了你,就会胁迫你阿爸,胁迫你阿爸,咱们就会打败仗……”

    董国丈则站在秦禾后头,一个劲地説:“这孩子平时多好,这会儿看拧的?”

    嗒嗒儿虎在里?#21453;?#21483;:“不是的。我有兵,我不去,就没法让他们打仗,我不是闹着去打仗,而是咱们兵少,要用他们呀。”

    狄黑虎冲进来,董国丈第一个发现。

    董国丈连忙説:“黑虎。你回来的正好,治治他。没事。你尽管治。他阿爸回来敢吭声,你就説我让你治的。”

    狄黑虎?#25954;?#22320;一弓腰,扶剑走上前去,沉声説:“李虎。大将军有令。让你出动你的兵。你去不去?”

    嗒嗒儿虎在里头惊喜地喊了一声:“骗?#37326;傘!?br />
    阿瓜?#21534;?#29275;打一旁冲出来,你拉我,我拽你,争跑第一个,眼神里全是期待。

    狄黑虎嘿然道:“没你们的事儿。”

    他继续説:“军情紧急。李虎你在干嘛。你去是不去?”

    嗒嗒儿虎飞快地拉开门,跳出来説:“我在?#19994;?#22270;呢。我们走。”他一出来,穿了一件孩子铠甲,浑身明亮亮的,头盔尖子上的红缨被他?#32422;河?#22696;汁涂成了黑的,是一手拿地图,一手扶短刀。

    他早早长个大个子,虽是周岁不到九岁,?#20174;?#20154;家十二三岁高,?#34892;?#20891;阀所挟裹的那种常年饥饿的军士,都不见得有他的威武。

    ?#37326;?#29916;大喊:“我也要去。阿爸都不偏心。你也不能偏心。”

    嗒嗒儿虎冲他笑一气,边?#35851;?#36305;,嘴里念叨説:“我有兵。你没兵。我有兵。你没兵。”

    秦禾一叉腰,大吼一声:“李虎。”

    嗒嗒儿虎给个憨笑,大声説:“阿妈再见。”

    然后,一溜烟绕过去。

    秦禾凶神恶煞的眼神转到狄黑虎身上。

    狄黑虎眼皮急跳,连忙説:“他不出面。高显兵用不上去。这是没法的。大王带的兵都到了城外,需要有一支骑兵去接应。”他又保证:“大将军也已经令下,夫人放心,若不能护好李虎,让他少一根头发,末将提头来见。”

    他前头跑,狄黑虎后面跟?#20384;矗?#19981;等他捋?#32422;?#30340;马,打后面逮上,看着闷罐一样的铁皮车,把他硬塞进去。

    李虎?#36947;?#22836;一阵跺脚,却是知道这就是他?#20040;?#30340;地?#21073;?#22312;哈哈大笑。

    他们往东城驰去,要从那里出城到高显人的营地。

    城外,高显人的营地。

    迷眼瘦斑豹集*领坐等一天了。

    东夏陷入苦?#21073;?#21807;有他们这儿没有?#20384;?#38472;兵,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若力主请?#21073;?#19981;知道回去高显之后,会不会有人非议,不知道别人背后説不説?#32422;?#19968;心取悦东夏人,要是一动不动,过后不知道会不会惹人家东夏厌恶。

    而?#19994;星?#22914;何,出兵打哪,怎?#21019;潁?#25214;谁问……

    一概不通。

    帐里的将领也纷纷活动四肢,被战争刺激得热血沸腾,觉得东夏兵力少,肯定会来请他们出兵,他们?#24613;?#22909;,等着上就行了……只是谁会来请呢?东夏王?#32422;海?#21035;人他们也不?#31995;謾?#26377;人就开始非议嗒嗒儿虎了,説这xiǎo孩可是主将,结果仗打起来了,还在城里玩,不回军营,説着説着,言语过分。

    迷眼瘦斑豹知道嗒嗒儿虎的真实身份,觉得他呆在城里才?#20384;恚?#23601;责怪他们连xiǎo孩都骂。

    正説嗒嗒儿虎的坏话,有人进来説:“别説了。别説了。那xiǎo孩带着东夏人回来了。”

    他们?#20849;?#24597;嗒嗒儿虎知道説他坏话。

    却是知道嗒嗒儿虎那xiǎo子也挺难缠。

    ?#28909;?#19978;一次,他非逼着把那些出门抢了diǎn吃用的士兵抓起来,后来要迷眼瘦斑豹一人打了三五十鞭才?#25319;?br />
    大伙纷纷把脸扭开,大爷一样摆个二五?#24120;?#26469;表示他们对这xiǎo孩的不屑。

    迷眼瘦斑豹却不?#19994;?#24930;,站起来,带着身边的人往外去接。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