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一百五十四节 声东击西
    靖康攻势减缓,足以让陈国聚集起庞大的有生力量。<-.

    在没有定下回师攻打东夏之前,陈国腾出了一部分军队,不停进攻红谷和古浪的雍族起义军队。

    在这两个方向上,一个是直西的通道,一个撤往西北的通道,为了配合仓州战场,朝廷的军队试图向西截断,斜插过去,陈国方面也一直在正面布防,但出乎双方的意料,靖康没有能截断陈国的西路,陈国自己也没能保住,第三方突然插手,雍族起义军先将红谷以东的新城给攻占,接着把以西的红谷也给攻占。

    之前,?#37326;?#40479;让博xiǎo鹿攻占古浪,那是因为古浪北接沙漠,西扼要道,可以?#27815;?#38472;国的援助,给起义军赢得较长的时间发展壮大,而且打那儿,可以从沙漠一出来就直接攻占,具备趁人不备的条件。

    博xiǎo鹿抵达该地,成功守住古浪,给起义军赢得了时间。

    现在起义军真的壮大了。

    数百犍牛帮助他们训练军队,前后聚丁十余万。

    扫荡完陈州的西部,祁连主动向博xiǎo鹿提出要求,要攻打新城和红谷,一来作为对靖康官兵的一种配合和呼应,可以加速陈朝西线的败退,二来可以让被分遣到西线战场的雍人前来投奔。

    这几天,察觉到靖康国的军队攻势一缓,陈国便腾出手来了。

    然而他们攻打红谷和古浪,发现汇聚起来的雍人极为强大,将领们也具备足够的军事才能,而且,靖康的军队最怕他们蹿入?#23383;藎?#38472;国一打,靖康?#22815;?#21457;动攻势钳制。

    攻打不成,拓跋巍巍回到了州城,?#24222;?#22768;势巨大的讨论。

    到底是北逃还是西走。

    拓跋巍巍截获了一道消息,説靖康国联络起义的雍人失败,这支雍人军队里头有不少东夏人。

    他开会讨论要先败?#37326;?#40479;再北走,实际上他的目光还在西边。

    他知道?#37326;?#40479;兵少,他想造出巨大的声势进攻?#37326;?#40479;,让靖康人知道,让起义的雍人知道。

    这样,攻势渐缓的靖康国也许不会插手。他们不想看到东夏和陈国拼个你死?#19968;睿?#26356;不要説刚刚的高奴之战。

    理所当然,在靖康人眼里,冬夏最是能够diǎn燃陈国上层的仇恨。

    拓跋巍巍其?#29380;?#32463;不为仇恨,他也不会被仇恨蒙蔽眼睛。

    他和?#37326;?#40479;之间并没有私仇,作为一国之君,成王败寇,?#24187;?#20102;三十多万军队,只是国家交战吞食战败的恶果而已。

    但他知道,靖康人一定不这么想,四面都是敌人,自己就专挑东夏迎击,一定能告诉靖康人diǎn什么。

    一旦西部的雍人起义真是东夏人在主导,那他们一定受东?#30446;?#21046;,陈国以多击少,去攻打?#37326;?#40479;,调动不了他们吗?

    一旦他们出了险要的地形,进攻凉北城或者凉中城,那他们就有去无回了。

    这?#20445;?#20877;西进,西部的通道最终敞开。

    但是,拓跋巍巍不想与任何人説破。

    战争时候总是这样,你説决一死?#21073;?#19979;头的人会出八分力?#21073;?#20320;説打赢对?#21073;?#19979;方的人会出六分力量?#21073;?#20320;説抵?#27815;?#25932;人,下头的人只会出四分力量一?#21073;?#21482;有生?#26469;?#20129;之际,人才拼命。

    攻打红谷的三万陈**队和攻打古浪的一万陈**队説撤?#32479;?#20102;出来。

    紧接着,拓跋巍巍聚集起一切可以聚集的有生力量,xiǎo半数陈兵在凉中城,大多数被他带上迎击东夏。

    这一次他慎重得不能再慎重,拢起上柱国和重要将领,吼了个“三大恨?#20445;?#19968;恨东夏?#37326;?#40479;在陇西曾追击他文武大臣;这是前科。二恨?#37326;?#40479;从来不理睬他的好意,一开始就是靖康的铁杆,让他认为此子从头到末都有狼子之心,三恨他东夏几次让陈国吃败仗,前所未有的大败仗。

    有了这“三恨?#20445;?#20511;口就来了。

    他强行计丁,整编军队,并适当混杂编签,避免上柱国们情形近一步恶化,率领他们的部族投降了。

    按説这些动作,得不到上层贵族的支持。

    但是,他几十年的积威下来,又缜密筹划,把人聚集齐了,拿个誓师和军议作幌子,生生没人敢异动。

    这样,他得到十一万军队。

    十一万军队中,其中有四万是他的中军,是由真正?#39029;?#20110;他的贵族掌管,是他丝毫也不敢轻易动用的军队,其它七万大军,则是各族联军。他进攻东夏,带了七万,一万多的中军,接近六万的联军。

    看起来庞大,但是真正的精锐却在后?#21073;?#31561;?#24222;?#26063;起义军忍不住,出来攻打陈州。

    虽然不经常直接率领军队出击,但做为一名军事统帅,他自然知道兵贵神速,何况也不由得他不神速,?#37326;?#40479;一路势如破竹,都打到他头dǐng上去了,如果西路最终打不通的话,北走也是选择之一,再任由?#37326;⒛穹直?#20960;路从东北而来,攻城拔地,稍一迟疑,不是给他封死北逃的道路吗?

    ?#37326;?#40479;的前锋抵达会宁,陈国的兵马也同一时间抵达。

    格外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

    会宁当地的官员乃至百姓两头怕,既害怕迎进了陈国兵马,战争最后东夏得胜,又害怕迎了东?#35851;?#39532;,战争到最后陈国得胜,为难之际,正好之前靖康国羊?#25490;?#36963;的使者被他们扣着,现在会宁的军民赶紧把他接出来奉为上宾,宣布説全城已经回归靖康,?#32531;?#25226;旗帜换掉,把城市名也给换了。

    出这个主意的人抓的时机很巧妙。

    陈国打东夏,怕靖康和他们配合,东夏打陈国,靖康是他的盟友,两**队也就不理睬他,各自向城中催要粮草,在城外厮杀作战。

    这支作为前锋的军队是东夏的马耳朵菜。

    马耳朵菜是?#37326;?#40479;回到东夏第一批跟随?#20384;?#30340;将领,除了武力不错之外,其它方面一塌糊涂,有名的教不会。

    不过他打的仗不少,经验丰富,手下又有几个能力出众的参军,倒也很有章法。

    身为副?#25226;?#23558;,他挂职了一个牛录,这没办法,?#30475;?#22823;比,假?#21073;?#20182;都是垫底的几支军队将领。

    ?#37326;?#40479;一説给他爵位,让他回家,他就哭,五大三粗的汉子抱着?#37326;?#40479;腿哭,四面八方的将领又都跑来为他説话,一説给他挪到?#19994;?#20891;府去,他?#37096;蓿野?#40479;没办法,等于给他高级待遇,?#22270;?#26435;力。

    双方也是猝然相遇,马耳朵菜二话不説,先立了个营帐,等着对方攻打他。

    东夏立营历来快,双方七八里外各自发现对?#21073;?#36825;个时间,足够把营先立上,?#32531;?#31561;着敌人先?#21019;潁?#22914;果敌人不打,自?#27827;?#23528;立得差不多了,自己再上去打,给对方拼直接厮杀之外的东西。

    几个参军挺意外,还把他夸了一夸。

    他也?#24187;?#24471;意。

    心里想的是,谁説我不能用智?

    从道理?#20384;?#35500;,虽然他在东夏的将领中不突出,本人也?#36225;В?#20294;是这一天,他表现出来的是慎重。

    于此同?#20445;?#21442;军还建议他给不远的封臣军队将领纳兰阿古力要兵。

    纳兰阿古力是纳兰山雄的?#39029;跡?#32435;兰山雄自恃身份,?#38405;?#32769;体衰为名,不应征,但他是不敢不支持?#37326;?#40479;,就派?#22235;?#20848;阿古力和自己的一个儿子,出了三千多人。

    纳兰阿古力的三千人离了二十多里。

    因为会宁是大城。

    势如破竹好一段时间了,?#37326;?#40479;认为敌人有可能在会宁拒守,所?#38405;?#20848;阿古力的行军方向也是会宁。

    马耳朵菜接受了建议,派人去与纳兰阿古力説一声,让他赶紧?#20384;矗?#20250;宁城不让东夏进,也不让陈国进,这会儿谁?#20384;?#30340;快,谁把对方赶走,谁能单独面对会宁,逼会宁开城。

    这个主张也没有错。

    但是,营地刚刚修好,敌人就已经?#20384;?#20102;。

    这不再是策?#38405;?#22815;起到作用的了。

    ?#20384;?#23601;是李?#20843;跡?#20182;作战的特diǎn就是快,他前些年,格外推崇健布的战法,到了拓跋氏这边儿,更是得到了十足的条件。

    当年打到陇西,他就表现出非同寻常的个人特diǎn,只是那一次,是在?#34892;?#25918;水。

    这次快速?#20384;矗?#20182;没有留手,説打就打。

    他是比东夏多了一段时间行军,但东夏立营寨,也没有闲着。这个时候,如果马耳朵菜缩在营地里就好了。但是马耳朵菜也想把他打跑,如果打不跑,占据劣势,再快速?#35828;接?#22320;里。

    不是马耳朵菜贪功,会宁的形势在那儿摆着。

    谁抢先手,谁有可能占城,他经验在,而东夏一路作?#21073;?#26410;曾一败,尽管人少,但这是甲等军府,他有什么不敢打的?自是不?#36866;?#24369;,虽然人数显得少一些,説打就拉出人马应战。双方都是迅速组织起来,因为人数少,飞快投入,没有阵形,都以xiǎo规模的单位展开战术厮杀。

    李?#20843;?#36825;边最先投入的是一千扈从兵。

    都説东?#35851;?#33021;打仗,这分明是作为一个有着?#24049;盟?#20859;的军事将领所进行的试?#20581;?br />
    扈从兵在东夏甲等军府面前不堪一击,李?#20843;既创?#30528;他自己的两千精兵,只作壁上观。

    他不断地对东夏军队进行高估,不敢轻易陷入交?#21073;?#21482;一?#26460;?#20154;督?#21073;?#35753;这一千扈从兵?#36864;饋?br />
    自己的军队,只在边上?#24013;?br />
    战场开始散乱起来。

    马耳朵菜的眼睛都笑成一条缝了。

    三四千人的军队又怎么样?有一些乱跑,有一些根本不敢?#20384;礎?br />
    战场兵力越发?#36189;?#25955;。李?#20843;?#30473;?#20998;?#20102;一皱。眼看自己的本部也与对方接上仗了,再不迎?#21073;?#25932;人会攻入他的中军,他反倒向后一挥手,带领他本部人马后撤了。

    马耳朵菜大喜,心説这就打跑了?

    他正要发动总攻,自己?#27815;?#20987;上去,有个键牛一把挽住他的胳膊,大声説:“将军。敌人后面压阵的兵马怎么看怎么不对劲,阵势丝毫不乱,一看就是精兵,一阵乱蹿?#32479;?#36208;,不能轻追,赶快收兵吧。”

    马耳朵菜大吼道:“收个鸟兵。他?#20849;?#26159;看到我军强大,有保存实力之心?将士们都杀进去了,收哪门子兵?”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