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一百六十五节 一见降服
    凉中城已经陷入一片恐慌。<-.

    恐慌不只是因为拓跋巍巍的意外死亡。绝大多数人在此安居乐业,他们害怕拓跋晓晓拖着他们北逃大漠,出来时还要面临东夏的围攻。凉中城和凉北城之间离得不远,虽然拓跋巍巍定都凉北,但是很少有人能彻底将之区分开。而凉中城作为凉北城的屏障,是拓跋晓晓率军把守在这儿。

    拓跋晓晓已经年过三十岁了,当年的英气逐渐收敛,却多出很多的稳重和粗壮,他虽然是拓跋巍巍最器重的一个儿子,却总是在冲锋陷阵,所以身上的特diǎn,更多是猛将才具备的。

    拓跋久兴竟比郭嘉先一步入城。

    虽然他避开高奴之?#21073;?#19968;头扎进了刘裕的怀抱,最后又打了刘裕一把,投降了靖康,来劝降内心忐忑,但靖康国派遣他入城,他不敢不入。他带着劝降,而拓跋晓晓已经没得选择了,军队无死战之心,就在一些心神不定的拓跋氏长老的?#26377;?#19979;,坐下来与拓跋久兴见面。拓跋晓晓性格刚烈,如果换个时期,换个形势,説不定立刻杀死拓跋久兴,但眼下大势已去,他没必要再为国家考虑,陈国一旦灭亡,拓跋久兴还是他的堂兄弟,説不定是他的亲弟弟,这是一门很近的亲戚。

    形势不同,他的心境亦不同。

    拓跋久兴把靖康人的优厚条件给他开了出来,説:“兄长战功赫赫。在靖康亦有威名。朝廷有言,只要兄长肯,大可到长月去做官,位在列侯。形势已经如此,别的条件咱们开不了口,唯有您的尊严和地位,不用开口,朝廷从上到下都是保证过的。”

    保证不保证?#20849;?#37117;一个样?

    灭国太子,你能相信别人的保证呢?

    拓跋晓晓一直在带兵,他知道军队已经打不了仗了,若不是他声威俱在,还能镇压得住,不定什么样子。

    但是,他提出了自己的问题:“我们拓跋?#22799;亍?#25105;们部族呢?”

    拓跋久兴其实是知底的,笑道:?#25226;?#20986;一个新首领,就地安置到陈州,我也是拓跋氏人,自然不会看着朝廷斩尽?#26412;!?br />
    拓跋晓晓叹了一口气。

    见面完,还好好招待了拓跋久兴一回。

    拓跋久兴的条件不是什么好条件,却是别无选择的条件,但是拓跋晓晓也没有谈判的条件,就算他背水一?#21073;?#20063;不过是多挨两天。

    一回去,他就唉声叹气。

    手下的将领就説:“三太子。您要是不清楚该怎么办好?为何不问一问那些有智慧的人呢?”

    拓跋晓晓想想一些族里的贵族,叹了一口气。

    大难临头,各求自保,这个时候很难与他拓跋晓晓一心。

    他就问:“问谁呢?”

    手下説:“听説王梦是与国师不相上下的才智之士。他就被安置在凉中城。殿下为何不去问问他呢?”

    拓跋晓晓有diǎn犹豫,説:“可他是雍人。”

    手下笑道:“那又怎么样,他凡有主张,必有其理由,殿下再作判断呀。”

    拓跋晓晓想想也是。

    他让手下备了一份厚礼,去见王?#31283;?#20102;。

    王梦?#24576;?#22269;人请来,虽?#24187;?#26377;被重用,但还是受到一些礼遇的,在陈国朝廷上挂了个上大夫的勋爵。

    拓跋晓晓到他处问了一番,他也肯言。

    回来之后,拓跋晓晓?#25237;?#25299;跋久?#27515;?#28129;了。

    其实,王梦只替他分析了一句:“若朝廷任用新首领,新首领会是谁?新首领是劝降拓跋部立下的功劳,得位不正,而你?#21482;?#30528;,他将来会怎么对待您呢?所以,别人劝降可以,他劝降不?#23567;!?br />
    不过,也不好明説让朝廷换个使者来吧。

    拓跋久兴是拓跋?#31995;?#31995;子孙,已经在城里活动开了,今天去某家坐坐,明天去拜会哪个长辈。

    拓跋晓晓也无心管他,但心里越发忌惮,与其説这是为了劝降,不如説在为他自己接受靖康的册封做基础。

    东夏派郭嘉来?#21073;?#20063;来劝降,这让拓跋晓晓感到意外。

    陈国比东夏大,东夏是xiǎo国,虽然是陈国战败,东夏战胜,但投降还是会让贵族们大失所望的,但是不见吧,连个选择权都没有,拓跋晓晓有diǎn权衡不定。

    他想了一下,王梦此人还是可以信赖的,就又跑去问了一趟。王梦这一次却也大出意外,略一犹豫,带着恐惧説:“东夏何来劝降之理?东夏劝你降,怕是想夺陈州,不仅陈州,乃至整个陈国。”

    他的判断也是有依据的,东夏若来劝降,不是为了继承陈国,利益在哪儿?

    拓跋晓晓反倒高兴。

    东夏若想继承陈国,那就是他拓跋晓晓的大余地?#21073;?#33509;东夏要与朝廷争夺陈州乃至陈国,一定要用他拓跋晓晓。

    王梦看到危险,他却看到了希望。

    他就把郭嘉给请来了。

    郭嘉开门见?#21073;骸?#27583;下。你们汗王的遗嘱,你听説了没有?”

    拓跋晓晓听説了。

    他黑着脸説:“虽在战场上是对手,但?#37326;?#40479;确实是一位英明之主,父汗有这样的遗嘱,我一diǎn也不奇怪。只是没有人把遗嘱正式送来……我也不好当真呀。你们来劝降,我凭什么投降你们呢?高奴一?#21073;?#27516;我三十万大军,会宁一?#21073;?#27668;死我汗父。咱们?#25991;?#20154;有恩仇必报的习俗,他可是我的仇人。”

    接下来,他又説:“朝廷劝降则罢,你们劝降,你们想干什么呢?把陈国一口吃下去?#24247;野?#40479;有这?#21019;?#30340;雄心吗?”

    郭嘉笑着説:“殿下何必试我?我来是雪中?#21534;俊?#25105;们东夏,没有占据陈州,接手陈国的想法,接手你的投降之后,还是要把一切归还给朝廷,哪怕你本人。这些都是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的。但是……”

    拓跋晓晓的心一下冷了。

    如果是迟早归还朝廷,他投降东夏不投降朝廷,反过来靖康朝廷不记恨他?

    郭嘉哈哈大笑説:“殿下怎么了?”

    拓跋晓晓怀疑他也是试探自己的,只?#29467;?#38706;説:“若?#37326;?#40479;有自居之雄心,效劳于他也不委屈。可若你们还要把陈国交还给朝廷,又为何来劝我投降你们,而不是直接投降朝廷?”

    郭嘉淡淡地説:“凉中城下数万大军都是我们东夏的军队,不降就打,这是没有条件的。劝降,是我王?#34892;谋?#20320;的性命,?#34892;?#35753;陈**民,特别是拓跋部和草原?#20384;?#30340;?#25991;?#20154;,也能够安居乐业。”

    拓跋晓晓一伸手,説:“请讲。”

    郭嘉説:“及你投降之后,我们东夏交还陈州的条件,就是善待你和你的宗亲,但你们必须前往长月为官,否则中原?#23454;?#20063;不会答应。其次,?#24656;?#35201;接受编户齐民,不再以部族之身存在,赐雍姓,分田亩,在你们的族人当中推选护民之官?#20445;?#21327;助将来靖康派遣的官员治理?#35828;亍!?br />
    拓跋晓晓震惊道:“只为这个?”

    他惊呼道:“?#37326;?#40479;难道是拓?#20185;?#27966;来的使者吗?他打仗打胜了,反倒为了存活我拓跋氏……不,只为了给我们拓跋氏一人一个雍?#31456;穡俊?br />
    郭?#25105;?#20102;摇头,又説:“不。还有更多。”

    他站起来,瘦弱的身躯因为身后站着强大的东夏,威风凛凛地説:“概括起来,就是协助你们完成一个三方盟约。”

    他好像在东夏的广屋中,来回行走,脸上熠熠生?#35029;?#20852;奋地説:“你们投降的条件,我们东夏把你们交还给朝廷的条件,就是朝廷需要善待你们,把你们当成雍族一样的百姓,不能滥杀,滥捕,要给你们生存的权力,要有人管你们的死活,但是你们也需要?#20449;擔?#27704;不反叛,勇于仕官,而我们东夏用一国来保证这一诺言的完成,这比朝廷为了让你投降所作的?#20449;?#21487;靠吧?”

    拓跋晓晓怎么想都想不通,继续追问:“你们图什么?”

    郭嘉笑了,説:“我们大王的心胸怎么是你能够猜测的?他图什么?他图的就是你们的族群不受欺凌。”

    他伸出一指,在拓跋晓晓呆滞的眼神跟前晃一晃説:“你别忘了。我们大王是吊?#31353;?#32618;来的,来的是王师,行的是义举。”

    他又説:“我知道靖康国为了説服你投降,给你许诺了巨大的?#20040;Γ?#36825;个我们东?#35851;?#35777;不了,但是我们东夏能保证许?#30340;?#30340;都能实现,你能?#25442;?#30528;,你的宗亲能?#25442;?#30528;。英雄的拓跋巍巍汗王的子孙们都活着。从此安居乐业,成为中原王朝的一员。你们不?#27815;?#31216;是与雍族同源吗?难道会很排斥吗?”

    拓跋晓晓震惊中,猛地站来起来,大声説:“不。怎么会排斥?可是能实现吗?”

    郭嘉笑道:“我王説要实现,就必须实现。章程我全带来了,包括靖康朝廷接收之后,不得清算旧账,不得滥捕滥杀,所下政令,当地选出来的护民官有权反驳……”他一拍手,让人送来一匝章程,放到拓跋晓晓面前。

    拓跋晓晓抢一样抓在手里,飞快上下翻动。

    片刻之后,他又追问:“?#19968;?#26159;弄?#24187;?#30333;,?#37326;?#40479;——不,大王他,为?#31283;?#27492;厚待我们拓跋氏。”

    郭嘉説:“我王也有胡人的血统。他不希望战胜的一方随意屠戮另外一方。如果他制?#20849;?#20102;,他打这一仗,牺牲我们东夏几万人,还有什么意义呢?所以,他要帮助你们与靖康作一个约定。如果靖康君主开明,他会接受的,而且不会记恨你,仍然给你高官做,只是要把你安置到长月去,避免陈国反?#30784;!?br />
    他説:“你自己再看,也有针?#38405;?#20204;的条件。凡陈国之土,皆无条件并入靖康,凡现有的陈国?#25509;梗?#32966;敢有不服靖康朝廷的,你们有义务让他们臣服。”

    拓跋晓晓当机立断,好像生怕东夏人反悔一样,单膝扎下,以雍礼拜谢説:“我愿率陈国以降。我服了。”

    他一抬头説:“东夏王的恩情,我敢以性命保证,我拓跋氏之人,不?#39029;?#22269;之人,皆永生难忘,结草?#20301;罰云?#21518;报。没有大王的恩准,我一生不出长月,不踏入陈州,只为换来族人的安宁。但是,如果大王和朝廷决裂了,请?#24066;砦一?#38472;州,举众以从。”

    郭嘉笑道:“远了。远了。难道靖康?#23454;?#30340;命令,你也敢不从?”

    他伸手挽起拓跋晓晓,説:“来的时候,?#19968;?#25343;不准你有没有这个见识。可是我王跟我説,拓跋晓晓也是个英雄。他自幼征?#21073;?#29233;惜?#24656;冢?#22768;誉很高,自然不会为一己之?#21073;?#21364;百万人之利。他必降。”

    拓跋晓晓激动地説:“知我者,大王也。”

    他豪气地説:“我听説拓跋久兴勾引大王的xiǎo妾,他现在还在城里,我立刻派兵去抓他,献给大王治罪。”

    郭嘉摆了摆手説:“他跑啦。想都不用想,他听説我们东夏人一被你接见,他就会跑。抓到他,也是两难,不杀他,我王之耻辱不洗,杀了他,靖康?#23454;?#21448;不高兴。别去找他啦。我听你是好酒之人,我也是,怎么样?不打算出美酒招待我们吗?”

    拓跋晓晓沉声説:“当然。上最好的美酒。”

    他有diǎn黯淡,大声説:“尽情地喝,现在不喝,将来也喝不上了。”

    郭嘉按?#27492;?#30340;胳膊説:“殿下不必伤?#23567;?#23447;庙?#22270;也疲?#20026;何不一起加进去做条件呢??#38405;?#36825;样的?#27515;?#35500;,没有继承汗国未必不是件好事,起码和你一接触,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一肚子鬼主意的人。?#32479;?#22269;的情况,你也很难驾驭呀。”

    拓跋晓晓默认了。

    半?#21361;?#20182;提出要求説:“我想见大王一面,还请上使告诉大王。虽然战争中他打败了我父汗,也打败了我,但是?#19968;?#26159;想当面?#34892;?#20182;。我听説陈州?#25103;降?#26063;人在受俘之后,多数都沦为了奴隶,我难以想象他们的命运……”

    郭嘉説:“我王会见你的。英雄之间,总是?#24066;氏?#24796;,若是你将来一去长月数十年,他现在不见,岂不是再见不?#21073;?#19982;一位英雄失之交臂?”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