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一百六十八节 ?#26143;?#26377;疏
    接近傍晚的时候,东夏军队的将领们就都已经接到了通知,要聚集到凉中石门县,等候?#37326;?#40479;的到来。<-.

    而?#37326;?#40479;抵达凉中的第一站,就是石门县。

    之所以?#37326;?#40479;选择在石门县驻军,是之前东夏在石门县夺占一个粮仓,这个粮仓未动,目前东夏军队的补给已经成了一个大问题,?#37326;?#40479;抵达东凉城之后,东夏军队的补给就依赖王河运输了,因为没?#26143;?#21344;会宁,再从东凉城运输,就要走旱路,而十几万的起义军民,则会加重补给运送的困?#36873;?br />
    因为夺取了高奴?#25237;?#20937;城,从用兵上讲,东夏不缺粮草,但是运输,却隐隐将之制衡。

    将领们将石门?#36189;?#30340;官道簇拥起来,而东夏中军的先锋也已经抵达,他们在石门?#36189;?#20934;备行辕,按照他们的猜测,不消片刻,?#37326;?#40479;就会到来。起义军队中一些将领有些骚动,有的紧张失措,有的满脸期待。祁连的内心也格外紧张,分别了十来年,众兄弟之间杳无音信,虽有念想,却未曾再能见到……他身边的博xiǎo鹿却一脸笑嘻嘻的模样,腰里别着书,时不时摆弄一把缴获的宝剑,一会儿正别,一会儿翻别。

    他早早识得祁连,?#20113;?#36830;不显生,本来还因为这些年进步大,处处与祁连较劲比较,但较劲完之后,就又恢复成了xiǎo?#31995;埽?#19981;停拉扯祁连的胳膊问祁连:“你觉得是这样好看,还是这样好看?”

    祁连就纳闷了。

    人家都毕恭毕敬地接?#37326;?#40479;,这xiǎo子梳妆打扮,还拿把剑,捧本书,这会儿非要让大伙分神看他怎么别宝剑好看。薛礼是当年与祁连一起于曾阳县城投降的靖康鱼鳞军将领,与祁连互相扶持,八拜为交,站在祁连的一旁。觉得博xiǎo鹿太无?#27169;?#20182;就没好气地説:“少将军。怎么别好看有那么重要吗?大男人别个剑,咋别不一样?”

    博xiǎo鹿反问:?#25226;?#23558;你懂不懂?”

    薛礼不吭声了。

    这博xiǎo鹿跟在?#37326;?#40479;身边久了,练就了一身本领,到了西北,武艺和兵法自然都是数一数二的,平时傲得没边,祁连都镇不住他,薛礼更不想与他交恶。

    博xiǎo鹿瞅瞅薛礼,否了。

    这?#19968;?#36523;粗短腿,胡子拉碴,一眼看过去,就是草野军门,雅将?肯定不是。

    博xiǎo鹿跳出来,大步往?#28216;?#21069;头走,一边走一边找自己认识的犍牛,?#21019;?#25140;齐整的,就让对方帮自己整理衣?#36873;?br />
    对面吴班盯着他微笑。

    这没办法。

    ?#25226;?#23558;”称号一提,没有将领不放在心上。

    站在最前面等候?#37326;?#40479;的竟是东归的万马。

    他一再西迁,部族生活艰难,一听説东夏聚兵就不顾妻儿的反对,率领部众合兵了。

    因为他当年收留过?#37326;?#40479;,是?#37326;?#40479;的叔伯辈,尤其祁连隐约知道diǎn什么,私下与吴班?#34917;?#20247;人自然不?#19994;?#24930;,把他放到第一位上……然而,他心里却是百感交集,发现自己身边的孩子们也都头低着,知道他们心里忐忑,便不自觉地苦笑一声。

    当年自己挂在嘴边的一介不成才的子弟,比谁都成?#29275;?#20809;是这一diǎn,也?#21069;?#20154;羞杀。

    他身后好几个年轻的巴牙,都坦露出自己的胸膛。

    再一看,背上还背着荆条。

    博xiǎo鹿却还是记仇,走跟前了,打鼻孔里喷口气,在地上吐了一口。

    鱼?#38742;?#30249;恶狠狠地盯了他一眼。

    万武激动地上前一?#21073;?#21364;被万彪一把拽住。

    万彪已隐隐成为万家的主心骨。

    他的意思万武不敢不听,万武便退回来,却是説:“我们这一次来投奔他,带了两三千部众呢,这可都是夏侯氏的?#31995;?#23376;,草原上征?#35762;?#24369;于谁,他的部将都敢在咱脸跟前往地下吐吐沫。”

    万马?#36189;?#30475;了一眼,虽?#24187;?#26377;听清,却呵责説:“勿乱言。阿鸟是你们的兄弟。当年的事是你们……”

    他身体已不太好,喘了口气。

    博xiǎo鹿已经绕到几个背着荆棘的人旁边了,冷呵呵地説:“负荆请罪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xiǎo爷马上公爵了吧,?#20381;?#29275;羊遍地,妻子也给添丁了,这日子过得?啊?#21073;?#36825;才几年?#21073;?#36319;对人!很重要!你看,这衣裳烂得,啊?#21073;?#19968;?#35059;?#33226;味,这,这,看瘦得,骨头都凸着,吃不上肉吧。”他往背后一指,轻声説:“我的兵想吃,每天都能吃得上肉。”他把几个人臊得,恨不得头扎裤裆里。

    他非昔日阿鹿,而今身为大将,哪怕再阴阳?#21046;?#20063;有一股瘆人的气度在,几个巴牙还是被人呼来喊去的,如何?#33402;?#26550;,都想给他跪下来求饶。

    没人管他?

    谁能管他?

    吴班起码不管。

    别看他年龄xiǎo,吴班都没他南征北战的资历,就算按军功论,吴班也未必比得过,何况他是?#37326;?#40479;的养弟。

    吴班和万马也不熟,跑来呵斥博xiǎo鹿,合适吗?

    吴班只好苦笑,最终朝祁连看去。祁连便大喊了一声:“博xiǎo鹿。你回来。”

    博xiǎo鹿回来了。

    片刻之后,万马就心潮起伏了。

    最先?#20384;?#30340;竟然是博大鹿。

    前呼后拥,?#36164;?#38160;健紧紧围裹。

    这可是当初万马家的巴牙头目而已,而今气象,都不是一部大部首领?#26432;取?br />
    博大鹿也意外,眼神里利芒?#20102;福?#26059;即在万彪,万武身上一收,现出淡淡的冷笑,脱口就是一句:“大首领回来了?”

    他并不仇视万马,当年他不过是一个牧羊的奴隶,投靠了万马,万马?#36816;?#26377;恩,但是万马的儿子们,他却有一种?#20146;?#37324;的恨意。

    万马?#20849;?#30693;道自己孩子干的事儿。

    他只知道他博大鹿杀妻子以从?#37326;?#40479;,从此一起?#24605;?#22825;?#27169;?#33258;认为他凶残无比,?#24187;?#24102;出几分忌惮,连忙説:“鹿巴呀。你也有一番成就了呀。”説完,就闭嘴不言了。

    博大鹿diǎn了diǎn头。

    万马和?#37326;?#40479;之间的关系,?#20179;?#26377;他知道得最清楚。

    他都替?#37326;?#40479;头疼,这是他的一个叔父?#21073;?#21807;一剩下的亲叔父。看他们这些人的模样,是往西一再迁徙,大?#30475;?#19981;过,xiǎo?#30475;?#36194;吃不饱,更知道他们这?#20301;?#26469;,不定是不?#20146;?#25237;无路,但?#37326;?#40479;得善待他们呀。能给他们什么呢?不符合大夏律了,?#37326;?#40479;自然不会给,而给少了呢,他们还会认为自己带着部众来投奔,什么都没落着,从而会失衡,认为投降了亲戚,?#20849;?#22914;投降个外人。

    博大鹿却深刻地记得,当年万彪他们可都是要杀?#37326;?#40479;的。

    博大?#20849;?#20877;与他们寒暄,也没兴趣寒暄的,一摆手,将骑士们分列两旁。

    他一眼看到博xiǎo鹿,招招手,xiǎo声问:“祁连怎么排那么靠后?他是我们的?#38386;?#24351;了,又是领兵的大将,为什么不往前来?”他又问:“龚山通,白老爷子,还有?薛礼,王?#21073;?#19969;成,马二裘……”想不起来,他拿出一张?#21073;?#20132;给博xiǎo鹿説:“安排这些旧人今晚?#25226;紜?#22823;王要与旧人把酒言?#19969;!?br />
    博xiǎo鹿也压低声音问:“曾阳周?#22799;?#36793;呢?”

    博大鹿肯定地説:“大王一个也不见,行文阿哥和老太太不在了之后,大王已与他们恩断义绝。要知道,因为他们的投降,经武阿哥被朝廷流?#29275;?#34987;?#19994;?#26102;,已经死于外地,大王不见面就杀他们,已经算宽大了。”

    博xiǎo鹿diǎn了diǎn头。

    博xiǎo鹿目比了一下万马,示意他怎么办。

    博大鹿也看过去,低声説:“你可以与祁连商量,?#35782;?#22686;加一些西陇的人杰。至于?#38405;?#36793;——他们怎么安排,大王没説?#21834;?#36825;尊神我也定不了,这样吧,待会大王到了,见了面,他自己总会作安排的。”

    不大工夫,又是一队甲兵开赴过来。

    一些不熟悉的人自觉还要等下去,而东夏国内来的人却开始欢呼。

    万马他们?#20849;?#30693;道怎么回事儿,平平无奇的骑兵中,一个似曾熟悉的声音在向众人问好:“诸将士辛苦了。”

    这还没有博大鹿过来得威风呢。

    他们还在惊愕,两个xiǎo孩前后追赶,一前一后停到众人面前。

    博xiǎo鹿扑上去就把嗒嗒儿虎的马逮上,笑眯眯地要求:“跟阿叔见见人。”嗒嗒儿虎爬下马,随后?#37326;?#29916;也下了马,后面?#37326;?#40479;跟?#20384;礎?#19975;马顿时激动,手舞?#24853;?#22320;喊道:“阿鸟。”?#37326;?#40479;还了个笑,在他跟前下马,将缰绳扔给别人,扶住他的手拍一?#27169;?#31505;着説:“?#38431;?#38463;叔回来。”

    万马已经觉得很亲切了。

    但东夏的将领们都知道,这是冷淡。

    ?#37326;?#40479;与万马?#24403;?#19968;番,却拒绝了迎?#20384;?#30340;万彪,只拍拍他的肩膀。

    万彪眼神?#20102;?#20102;一下,就?#35828;?#19975;马身后了,走?#25509;隳靖?#30249;身边,?#37326;?#40479;只diǎn了diǎn头。

    几个负荆请罪的巴牙挤过来跪地上了。

    ?#37326;?#40479;?#20174;?#26159;一番模样,一个一个搀扶起来,轻声説:“受苦了。”

    几个巴牙顿时哭得鼻涕眼泪都是。一?#36189;罰野?#40479;用马鞭指着几人喊了嗒嗒儿虎一声,告诉説:“这是你的几位阿叔,当年你阿爸有幸有他们呀。只?#21069;?#29240;自己过得凄惨,最后连他们都dǐng不住,离开阿爸了,他们是真dǐng不住了?#21073;?#39269;饿,困苦,冻疮,对于他们,阿爸是愧疚的,?#20146;。?#20182;们?#19981;?#26159;你阿爸的好弟兄。”

    意外,绝对意外。

    博xiǎo鹿张大了嘴巴。

    面对万马,?#37326;?#40479;都没有?#29677;?#21970;儿虎。

    ?#37326;?#40479;又要求説:“给他们行个礼。这是替阿?#25351;?#35785;他们,阿爸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同甘共苦过的兄弟们,活着的死去的。”

    嗒嗒儿虎立刻给他们行了个摸心礼。

    万马心里不?#20146;濤丁?br />
    我是他的亲叔叔,他怎么能不让孩子拜见我呢?

    博xiǎo鹿只好违心提醒説:“那边是你叔爷,你……”

    还没説完,?#37326;?#40479;打断説:“那不行,先找你叔爷家的阿奶拜见,你叔爷怕老?#29275;?#20320;不先拜奶奶,?#36189;?#20320;叔爷可就难咯。”

    万马顿时满脸通红。

    鱼?#38742;?#30249;觉得自己受了冷落,大喊一声:“?#37326;?#40479;,你什么意思?”

    东夏将士个个动怒。

    ?#37326;?#40479;一把拦住博xiǎo鹿,走回来,走到他旁边,直接説:“鱼木首领。鱼木黎将军从来没有?#39029;?#23396;大呼xiǎo叫过。你认为你有张牙舞爪的资格吧。那孤想问问你,你回来,是真心侍奉孤,还是因为走投无路了?”

    鱼?#38742;?#30249;一拧眉。

    ?#37326;?#40479;淡淡地笑道:“你要?#20146;。?#21676;主人的狗,主人掰他的牙。”

    鱼?#38742;?#30249;浑身都在抽搐。

    ?#37326;?#40479;却逼视他,还往前挪了一?#21073;?#31561;他后退一?#21073;?#32780;万马试图来隔断,就説:“这是我们家族自己的事,鱼?#38742;?#30249;,孤警告你,你再?#20849;?#21512;,你会死无葬身之地。?#34987;?#36807;身来,他拉住万马的胳膊説:?#29240;?#20799;是无礼,但不是在记恨当年。见你?#21069;?#37096;众带成这样,气就不打一处来。部众你可?#25954;?#20132;还给孤?”

    这什么意思?

    众人愣了片刻,万武猛地跳上前去。博xiǎo鹿立刻迎了上去,一拽一扣,就把他?#35328;?#33050;下按制住。

    万马猛地一叹气,过了一会儿説:“交给你吧。也没什么舍不得的,都是一家人。”

    ?#37326;?#40479;瞪了博xiǎo鹿一眼,要求説:“放开。”

    他带着无边的锐气,走到万武旁边,问万武:“你不?#25954;猓俊?br />
    万武吼道:“?#37326;?#40479;。我们父子可是来投奔你的。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呢?”

    ?#37326;?#40479;冷笑説:“孤怎么样?部众是你们的?#35762;?#21527;?”

    他一转脸,逼视鱼?#38742;?#30249;:“是你的?#35762;?#21527;?”

    万武又惊又怕,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这是个下马威。

    适可而止就行了。

    ?#37326;?#40479;宣布説:“部众肯定是要收回来。阿叔主动交来部众,大公无?#21073;乱?#19981;能轻慢待之呀。记下来,爵位封赏可与我堂伯看齐。”

    旁边顿时有人惊呼:“大王。太高了。”

    万马也?#24187;?#35760;恨地朝这人看去,从亲情的角度上言,亲叔还比不过堂伯?

    ?#37326;?#40479;轻声道:“不高。他是我的亲叔叔呀。孤再恨他,也不可能薄待他。何况他主动交来部众,结束了夏侯氏部众四分五裂的局面,也是一场大功劳。”

    ?#37326;?#40479;牵着嗒嗒儿虎,大踏步往前走去,嗒嗒儿虎的目光还留在身后,?#37326;?#40479;嘴?#25250;?#21364;满是冷笑。

    部众?

    怎么可能让他们当成?#35762;?br />
    今日冷待,改日可以和解,但是部众不一开始就收回来,一并?#20179;?#20102;,将来怎么能开口收回来?

    他大步流星,走去了祁连身边。

    祁连已经成了个枣红脸膛的大汉。

    ?#37326;?#40479;一拳擂在他胸上,笑了起来。

    祁连先是拘谨,但很快也爽朗地笑了起来,双双?#24403;А?br />
    ?#37326;?#40479;干脆一把把他抱起来,再放下,给嗒嗒儿虎説:“你阿叔,和亲阿叔一样的阿叔,武艺好,箭法好。”

    嗒嗒儿虎连忙行礼。

    接着,?#37326;?#40479;一路?#24403;?#36807;去,远不是对万马?#28909;?#30340;冷淡。

    龚山通扑在脚下痛哭。

    ?#37326;?#40479;把他?#23380;?#36215;来,带着兴奋説:“孤的子房?#19968;?#26469;了呀。”

    龚山通是有大才能的人,但一句上古贤才“子房?#20445;?#21364;一下夸到dǐng了,于?#20146;?#24049;红个脸,讷讷地説:“大王取笑了。”

    远处,万马?#28909;?#38745;静地站着,看着他们一团喧闹。

    鱼?#38742;?#30249;悠悠地説:“看他怎么对待外人,又怎么对待我们?投奔他,?#20849;?#22914;在草原上流浪呢。”

    万马叹气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你心里没数吗?”

    ?#37326;?#40479;一路走过去,直接把白燕詹,龚山通?#25512;?#36830;带在身边,并要他们一路给介绍下去,等到了西陇周氏,则厌恶地説:“雍奸也起义了吗?”白燕?#37096;人?#20102;一声提醒他。?#37326;?#40479;?#21019;穎亲?#37324;冷冷喷了一口气:“若不是陈国投降于东夏,一时清洗了往事,这些投降叛国的,都应该重重治罪。”

    説完,也不管周氏爷们是不是发愣,带着?#36865;?#19979;头走去。

    见完众人,往他的行辕去,在路上,他便问嗒嗒儿虎:“知道阿爸为什么对有的人冷淡,对有的人呵责,对有的人不屑一顾吗?何人该远,何人该近,你要分清楚,昏庸的君主,就是亲近不该亲近的人,远离不该远离的人。”

    嗒嗒儿虎皮皮地作个鬼脸。

    旁边白燕?#19981;?#22312;为周氏説话,轻声説:“周氏也等于被迫而降呀。”

    ?#37326;?#40479;轻声説:“孤岂不知道?但他们投降之后呢?难道还要让天下人去学他们被迫而降吗?”

    当年周氏投降之后,不是来曾阳劝降,就是家族里头的人跑到曾阳做县长,关键是,靖康早为他们落案。

    白燕詹diǎn了diǎn头。

    名声臭了,?#37326;?#40479;总不能赶着去沾身粪吧。

    ?#37326;?#40479;又説:“老太太被逼死了,经武被流?#29275;?#20063;死了,这是孤?#26143;?#19978;无法谅解的往事。”讲到这里,他一阵感怀,就开始给嗒嗒儿虎讲他的“义兄、义母?#20445;?#24448;事历历在目,他讲得动情,把白燕詹都给听哭了。?#37326;?#40479;这又要求龚山通説:“这些事情,你都知道,给孤准备篇祭文,铭记这一切吧。”

    再面朝祁连,他真?#31995;?#35500;:“东夏的军事制度和兵法自有体系,你是后来者,已经落后了,孤不急于拔?#32560;?#38271;,所以寄期望你好生学习,之后再将兵,再为孤征?#21073;?#27785;不下心的人,不可作大将。”

    祁连连连diǎn头。

    ?#37326;?#40479;又説:“军队聚集在凉中不?#21069;?#27861;,你们也都是拖家带口的,赶紧的,把?#20808;?#36865;往东凉城,在那儿就?#22330;?#20043;后?#38405;?#20204;的?#20179;茫?#23396;还要与你们商量一下,今天重逢,先不讲这些了吧。”

    龚山通苦恼地説:“相当多的人想返回西陇。”

    ?#37326;?#40479;叹气説:“是呀。旧土难舍呀。但孤不可能让他们回西陇,回曾阳,?#25250;?#19981;是东夏的地?#21073;?#19996;夏也保证不了他们的耕地和生活。你就这样告诉他?#21069;桑?#22914;果执意回去,孤会与朝廷打招呼,一路放他们南迁。”

    白燕詹笑道:“龚秀才。你过虑了。也没有多少人执意回去。想回是一回事儿,真正会回去是另外一回事儿。正像大王説的那样,不回去什么都有了,回去,一切未可知,造好声势,不用过于担心。再则,就是要快,让?#20808;?#21435;东凉城就食的事情不可以拖,明天就要动员他们上路。”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