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一百八十三节 大王传说
    ?#37326;?#40479;在嗒嗒儿虎身边守了一夜,嗒嗒儿虎每一个翻身,他都爬起来看看,天亮之后,发现嗒嗒儿虎醒了,气色显得很好,终于放心了很多。<-.嗒嗒儿虎有很多关于王曲曲的疑问,他也肯回答。作为一个父亲,他既不想让嗒嗒儿虎对王曲曲有成见,也不想让嗒嗒儿虎将来像他一样处处留情,弄得自己和别人都痛苦,更希望嗒嗒儿虎能够注意自己的生活习惯,别像今天这样吓人。

    嗒嗒儿虎也不知道听懂了多少,diǎn着头,眼睛眨呀眨的。

    ?#37326;⒛穹?#25206;他的额头,走了出去。

    他出来之后,问了问王曲曲的情况,却没有过去看……

    怎?#21019;?#29702;和王曲曲的关系,他没有想好。

    ?#28909;幻?#26377;想好,他就怕给人太多的期望,人救过来,心救不过来。

    走出来之后,他又下了一系列的政令,并兑现自己的承诺,让士兵为郎中们搭建医棚,为百姓义诊。

    到了下午,嗒嗒儿虎这边已经好多了,问一问王曲曲,説是不好好吃东西,他只好叹了一口气,让人捎个纸条。

    这都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少年少女同一个学堂,有啥不能好好説,偏偏递个纸条,告诉别人个xiǎo秘密。

    周围城乡的官吏被集中到陈州举办什么官学,意图统一想法,为编户齐民作准备,于此同时,该操办的抡才大典照样举?#23567;?br />
    王曲曲的事情让他压了一肚子邪火,要是不刀阔斧,将陈州改造个彻底,他觉得自己都对不起王曲曲。

    王曲曲却不知道。

    拓跋晓晓知道内情,肯定不会来接她,哪怕?#37326;?#40479;催促,她只知道自己一问,人家就告诉他大本营处理要务呢;乡下看农牧民去了。説多了,她也不信,哪有这么忙的君王,为了躲自己,不肯回家呗。

    这种?#26143;?#19978;的牺牲和私下的几?#38382;?#31508;,不是没有成效,陈州这?#24597;?#40635;,生生被?#37326;?#40479;快刀斩出头绪。

    义诊已经够陈州百姓吃惊的了,一开始甚至?#20849;?#25954;去,説是东夏人要试药,怕被毒死,随着那些实在没钱看病的人冒一?#36299;眨?#27515;马当成活马?#21073;?#32467;果去了,郎中和蔼,士兵热情,顷刻间就造就了一条条长龙出来。

    ?#37326;?#40479;迅速变成万?#30097;?#20315;的人物。

    ?#37326;?#40479;本来是要杀一地?#35828;模?#20294;是巨大的声明?#25237;?#23519;民情的风声,让很多人不寒而栗,?#34892;?#20154;主动申报,?#35828;羥终?#30340;土地,而也有几个想造反,但只有两起真正起事,其余的都是被人举报。

    两起举事的拓跋氏族人也被迅速扑灭。

    得知其中一个起义的百户不是因为自?#27827;?#26377;大?#21051;?#20135;,而是受人怂恿,觉得?#37326;?#40479;是要侵夺拓跋氏的土地全部给雍人,才起的兵,本人威信很高,多年来战功累累,因为陈国黑暗的官场才没有大一diǎn的官身。当部下将这个百户抓过来,?#37326;?#40479;准许他戴罪立功,作第一任护民官监督编户齐民,?#25112;?#38750;法田产,均分土地。至于另外一个,?#30475;?#26159;为了自保,则按照大夏律,在闹市车裂。

    至于其它被检举出来的背叛者,?#37326;?#40479;也没有一味都杀,剥夺田产,看管改造。

    説温和不温和,説激?#20063;?#28608;烈,随着一些主动交来田产的人会得到其它方面的好处,比方説来自东夏的贸易权……

    不快説散就散,风往一向猛刮。

    陈州陡然焕然一新,人?#20146;?#19978;街头,感觉从来都不认识今天了一样,拓跋氏人会主动向雍人微笑,问及姓名,陡然发现复姓居多的拓跋氏族人以及其它?#25991;?#20154;,都有一个雍姓。

    原?#20154;?#27809;有的医馆一个一个开张。

    曾经拓跋巍巍的太医院,太医们全部到街上开了医馆。

    关于他的轶事也?#27985;?#32780;走。

    他和王曲曲的爱情故事都被人无意中传扬了出去,乃?#20102;?#21644;拓跋晓晓説的原话,当晚那么多张嘴眼见证,谁也扭曲不了,连diǎn?#22909;?#30340;都没?#23567;?#38271;月流行话本,梨园剧,东夏也开?#21152;?#19996;夏剧,陈州?自然也渐渐有了,一个想上进的落拓文人,大概想逢迎?#37326;?#40479;,还几经求证,写了一个xiǎo段子。

    东?#35851;?#25910;集起来上交,?#37326;?#40479;自己都看了,哭笑不得。

    无论对方是怎么一个?#34892;模?#23613;量做到真实,但是流传出去,根本不像一国国王的?#24405;!5野?#40479;痴情多才?#27599;蓿?#19968;有事就哭,然后大将、义士、满腹经纶的?#31508;?#23601;站出来保他,王曲曲呢,苦命一女子,对爱情坚贞不二,为了美化,硬説拓跋阿尔蔑巧取豪夺,结果王曲曲在新婚之夜,挣扎反抗,把拓跋阿尔蔑的子孙根给伤了,一直以来,两人都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

    别説?#37326;?#40479;哭笑不得。

    麾下文武大?#36857;?#20035;至将士看了也捂着嘴笑。

    笑完,他们义正词严给?#37326;?#40479;提出来,要**,禁戏,?#37326;?#40479;也不知道该不该被传唱下去,但他都一挥手,回绝了,説:“一旦**,禁戏,就告诉别人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但绝大部分关于他和王曲曲的就是真的。

    ?#34892;?#22909;事的士绅甚?#20142;?#21517;给拓跋晓晓递消息,让他设法成全。

    拓跋晓晓没有办法,几次探?#37326;?#40479;的口风,都探不出来,只好向身边的人求助。他向王梦求助多次,王梦给他出了个主意,説:“这个事情?#20849;?#31616;单吗。让阿尔蔑休了她呀。阿尔蔑一休妻。王氏没了丈夫,东夏王自然可纳。”

    拓跋晓晓diǎn了diǎn头。

    第二天,给王曲曲的休书送到了。

    ?#37326;?#40479;很意外,?#19994;?#25299;跋晓晓问怎么回事儿,拓跋晓晓一説,他就追问是谁的心思。拓跋晓晓告诉他是王梦的,他就不吭声了。

    当天晚上,他diǎn起灯火,再一次看了一遍王梦的治国理念。他发现里头都是法家和礼教的东西,?#20185;?#24120;谈,很多与大夏律基本要义相悖,忽而想起拓跋晓晓告诉自己,这件事就是王梦的主意。私人关系上,他?#34892;?#29579;梦,第二天一大早就让人封了上千两白银送去,但是从国?#21307;?#24230;,他决定弃用。如果当年他在西陇就碰上王梦,也许他会惊若天人,但是有了施政的经验,以及走出围绕着大夏律治理国家的道路之后,再看这些东西,他眼里只剩下俩字:“害民”。

    如果仅仅是施政理念,东夏也是可以兼容并包的。

    但他通过观察,更是觉得王梦的操守不怎么样,首先他被陈国人请走,并没有坚持不为陈国人所用,而且他自己还主动钻营过,只是施政理念被国师给驳斥了,自己一来,他就通过王山献书。

    乃至于通过成全自己和王曲曲来表现自己。

    这不是他?#37326;?#40479;心中贤才的标准,他更觉得这样的人念头已经根深蒂固,不会将自己的理念并入大夏律。

    王山几次来叹他口风。

    他都搪塞説:“拓跋晓晓重视他,孤要?#21069;?#25299;跋晓晓?#28216;?#32929;肱的人都请走,人?#19968;?#19981;满的。毕竟和朝廷的协议中,人家拓跋晓晓是去长月去做官的,身边总要有个出谋划策的人吧,孤夺不得。”

    王山也不知道他的话几?#32456;?#20960;分假。

    朝廷早已兵临城下,而今双方都在等长月方面对三方约定的认可。

    ?#37326;?#40479;这会儿一diǎn都不怕了。

    凉北城周围的数个郡县,都在推行变革,百姓拥护,军民一心,?#28909;?#26397;廷悍然开?#21073;?#20182;?#37326;?#40479;何止十万兵?

    打胜了,再和朝廷讨论三方约定,再一样交还陈州,不但?#36299;?#19981;到他的声明,他?#22815;?#25104;为一个为民请命的国王。

    健?#24049;?#20102;他几次,销声匿迹了,?#37326;?#40479;寻朝廷上的人打听,才知道这老儿真坐着囚车回长月了。

    他挺佩服这?#28949;?#23558;军的。

    起码是他,他坐不?#21073;?#20182;怕?#23454;?#26432;自己。

    正因为他做不?#21073;?#20182;就更佩服健?#36857;?#21152;官进爵,福荫后世他不要,他就是?#39029;?#20896;一怒,坐囚车回京。

    你要知道,这个时候,?#23454;?#20063;许吃个哑巴亏,就过去了,你再坐着囚车回去,你不等于?#19968;实?#35770;对错吗?

    论对错的结果,那就是要么?#23454;?#24471;杀?#24726;?#35201;么?#23454;?#36305;囚车跟前把你放出来,自己承认错误……?#23454;?#38754;子要不要?

    本来私下的命令,将来天下人知道不知道?

    ?#37326;?#40479;默默将健布的名字贴到自己的屏风上,批注道:“不为?#23454;?#29226;牙,而为中国将。若遇其将兵,则三省自身。”

    变革非一时,本来还想着与朝廷约定三方协议后,与朝廷联手推行,现在长月那边的消息迟迟来不了,是战是和,羊杜都不清楚,?#37326;?#40479;也乐于一人推行,而推行到最后,陈州的民心就归自己所?#23567;?br />
    不过这样等下去也不?#21069;?#27861;,一封书?#35834;?#36208;,王本再次登上靖康的殿堂,向靖康人提议三方协议,并多作解释,这是为了并陈国于中国,为万世太?#21073;?#33509;不是他?#37326;?#40479;是?#23454;?#30340;女婿,万不会这么干。(本卷即将结束。本人提出口号,十月围城。意味着九月底会结束。但请大伙放心,尽量不会胡?#24050;?#32553;。)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