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第五节 物竞天择
    ?#37326;?#40479;的王宫仍是遥遥无期,据説通京那边正在盖,但周围的知情人都被封了口,家里妻妾得出结论?#27827;?#26159;谎言。<-.虽然王宫没有盖,但是?#37326;?#40479;倒是给阿妈修了新房,是又亮堂又宽敞,而自?#26377;?#20102;新房,老太太就发现?#37326;?#40479;的妻妾们回回早晨来请安,如果孩子xiǎo的还带着自己的孩子,请安完到了晚上?#20849;?#36208;,房子根本?#36824;?#20303;。人多是非?#25237;啵?#19968;天到晚两个老太太就觉得烦得够呛。尤其是龙蓝采,多年来一直有病,花流霜又一直在和?#37326;?#40479;商量,把新修的房子还给他,自己还回老宅子去住。

    ?#36824;?#20063;有二老?#19981;?#23429;子的时候,摆个家宴,人是够坐了的。

    家宴,郭嘉?#25237;?#26202;容也来了。

    西征回来,他生了一场病,段晚容?#24187;?#22810;加照料,就照?#31995;?#19968;块去了。?#37326;?#40479;知道俩人早就有diǎn苗头,一直碍于自己无法揭破,现在终于走到明处,不由松了一口气,倒是两位老太太一?#26412;?#24471;?#37326;?#40479;对不起人?#36965;?#26263;中不高兴。郭嘉来了,?#37326;?#30000;姐弟几个也在,?#37326;?#35910;也成了亲,带着她的未婚夫,他的未婚夫怕人与他俩説话,紧张,?#39318;?#19978;笔直笔直地坐着,一看就是甲等军府出身的将领。

    这场家宴是为?#37326;?#23389;接风的。

    像余蝶这些出嫁的姑娘,按説也是自家人,老太太都没让人去通知,郭嘉是得了便利,知道?#37326;?#23389;回来,自己两口子才给摸来了的。

    这几年来,?#37326;?#23389;多数时间在通京?#25237;?#37096;猛原坐镇。

    他率领东夏军队与?#39046;?#29305;人作?#21073;?#31561;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将十万兵,决战大漠,封狼居胥”,多年在北?#21073;?#20182;节制诸部诸军府,战绩累累,屡?#20301;?#36133;铁跋真,威震草原,素?#23567;?#21271;天王”之称。?#37326;?#40479;把他传召回来,就是想把博大鹿替换下来,至于为什么要把他召回来,换下博大鹿,内中详情却没有与众人説过,?#37326;?#23389;坐在郭嘉上首一个劲交谈,不但想知道阿哥的想法,还想知道有人説博大鹿犯了错,是不是真的。郭嘉自己也不知道,见?#37326;?#23389;老觉得有所隐瞒,就在那儿反复辩解。

    ?#37326;?#38634;与?#37326;?#30000;在一起坐着。不是?#37326;?#38634;非要拉着她一起坐,自雕阴牧场被夺,?#37326;?#30000;就和?#37326;?#23389;面和心不合,斗得厉害,开始只是靠告状,后来就干脆对着干,而国内与?#37326;?#23389;战功相当的只有赵过一人,又是她?#37326;?#30000;的夫婿,两个将领在战略上和意见上总有相左的时候,赵过不争,?#37326;?#30000;?#21534;?#20182;争,一争,就争得?#37326;?#23389;气急败坏。?#37326;?#23389;又对她的生活习惯十二分不满,两?#35828;?#19968;起就不太?#21073;?#35265;面?#32479;?#26550;。现在?#37326;?#40479;不在,老太太已经镇不住二人,回回也不知道该支持谁,道理也説?#36824;?#20182;俩,?#37326;?#38634;只好勉为其难,拉上一个,免得他们往一起凑,凑到一起又吵架。

    西征回来,?#37326;?#38634;就与王明诚成亲了,前年添了一丁,添完丁,王明?#21916;?#32943;不到处找石头,?#26263;?#33286;,?#20384;鮮凳?#22312;北平原那边教学育人。

    老太太也为此高兴。

    起初两个老太太是看不上这个年轻人的。

    一个年轻人,光会找个石头什么的有什?#20174;茫?br />
    没想?#21073;?#29579;明诚在瀚海中?#19994;?#20102;暗河,东夏在里头修了一座xiǎo城,而?#39046;?#29305;部族就因为此城可以补给通过瀚海的军队而吃了大亏。

    四年前,?#37326;?#40479;在?#37326;?#23389;与?#39046;?#29305;人交战的时候,率三万骑兵突然穿过,一举出现在?#39046;?#29305;人身后,?#39046;?#29305;人被打得大败,从此元气大伤,开始走了下坡路,再也无力与东夏正面相抗衡。

    这时王明诚仍是默默无闻。

    紧接着,他就开始了一举成名天下惊的崛起过程。

    三年前,他?#19994;?#40857;不存世的结论,在?#37326;?#40479;暗中支持下,于一场东夏、靖康的文人会上突然宣布自己的成果。

    当他拿出大量的证据,化生石,手稿,甚至一些古代佩饰,天下震惊。

    很多东夏、靖?#24471;?#20754;著书反驳,靖康朝廷宣布的“邪生”里头,他是第一个,?#23454;?#27966;遣使臣来给?#37326;?#40479;要人,暗中拿出?#37326;?#40479;许多的仇敌来换,被?#37326;?#40479;断然拒绝,使者在?#37326;?#40479;家门破口大骂,别人只觉得使者无礼,老太太却听得津津有味,给?#37326;?#40479;説:“了不得。这书生了不得。”

    但这?#20849;?#26159;他人生的dǐng峰。他提出一个匪夷所思的观diǎn,?#23567;?#29289;竞天择,适者生存”。道统之争你死?#19968;睿?#27492;观diǎn一现世,将圣人的言语冲荡个干净,几乎成为天下士人的公敌,王?#22799;?#38376;阀,家中大儒成?#28023;?#23588;以论语擅长,干脆利索地把他从族谱上划掉。但在东夏,他所遇到的情况恰恰相反。

    他在北平原上课,?#30475;?#37117;要由助祭安排三、五人手,在门口高唱,复述内容,以供人山人海的学生能够知道他在讲什么。他的观diǎn是对是错,很多人都不知道,但在天下轰动到这种程度,刊印的图书数十万册倾售一空,被天下读书人拿去要?#39029;?#20854;中错处,已经用惊艳不足以形容。

    ?#37326;?#40479;却是接受了他的观diǎn,“物竞天择”的大?#36965;?#23601;在他书房正头dǐng悬着,也许是激励自己,也许是标明态度上的支持。

    正是有了?#37326;?#40479;支持他的“物竞天择”,东夏官方不敢直接驳斥,但是又怕人人都过分?#24247;鰲?#29289;竞天择”,国?#39029;?#20026;散沙,干脆发展出一套不相悖的言论,?#23567;?#20154;以群居”,来解説人类的国家。

    有了“物竞天择”,好像一切都有了向前的驱动力。

    东夏人生怕被“择”走,读书,求学,习武,做工,行商都疯一样求勤,求改进,求革新,求更好。

    中原人接触最多的是东夏出产的精工商货。东夏靴子一出,天下的作坊就在仿制,甚至不远万里,派遣亲族来东夏做工,怎么做鞋子学走了,?#27815;?#20986;来了,东夏改了标准了鞣制工艺和样式也推陈出新,要买鞋子的人发现中原人仿制东夏的那些鞋子怎么看怎么不好看,怎?#21019;?#24590;么不舒服,硬,磨脚……连夏天的木屐,都被皮革的代替,有人就説,东夏出靴,天下无鞋。

    靖康国的道统是“法古习圣”。

    而东夏呢?

    靖康国通过官方?#34013;ǎ?#24178;脆认定东夏的道统就是“物竞天择”,官方定义完,就开始争道统的战争,相互出书,相互辩论,相互讲学。

    道统之争,你死?#19968;睢?br />
    一旦有谁来到东夏,在东夏?#30772;?#23448;学讲学获得成功,舌战过东夏文人,一回去,九品中正立刻能将他捧个脚不离地……九品寒士一夜间权贵登门,封?#20146;手?#19981;绝,从此出有车,居有屋,耕有田。

    天下侠义之士认为王明诚是天下第一大害。

    天下闻名的王明诚,一年之内,总能遇到刺杀,这频率,比?#37326;?#40479;都高,但?#27815;?#20303;的,都是慷慨赴义。

    ?#35828;?#36825;种程度,老太太再不説?#37326;?#40479;找了个穷书生,根本配不上他们?#37326;?#38634;。

    李芷后宫的事情多,来得比较晚。

    她来了之后,见谢xiǎo婉正在和龙妙妙下棋,告诉一声:“孩子们到我那儿?#37326;?#34382;,听説阿虎要一千贯买幅画,一起去接阿虎了。”

    接着,她又提醒谢xiǎo婉:“家宴,你没派人去?#24515;?#34920;姐的那孩子么?#20426;?br />
    谢xiǎo婉一抬头,叹气説:“怎么会不?#23567;?#20182;不来。我也想让他来,不认咱家能行么?要我説,蜜蜂欺负他欺负的。”

    她“?#23613;?#22320;拍下去一个棋子,大声説:?#25353;?#23064;。你把蜜蜂领走吧,被他阿爸宠得上天。我管不住了。”

    龙妙妙笑笑。

    她的孩子在龙蓝采抱着呢。

    这几年,家里的孩子先生后生,多了一大片,俩老太太是高兴,觉得人丁繁衍,最受不了的是李芷。

    李芷是大妻,是所有孩子他娘,自家?#30422;?#31649;教不住的全塞给她。龙妙妙这一笑,就是亲眼见谢xiǎo婉在这么干。

    谢xiǎo桃有病,而她那个阿秉也?#20113;?#22905;一天到晚都伸长脖子想知道自家孩子惹祸没有,是不是又跟兄弟姐们打架了,只有李芷管得住,这秦禾身边的阿麟,秦禾根本不想管,自己还玩心重呢,也往李芷那儿塞,王凤仪和王曲曲还好,自家的孩子自己带,管束得一丝?#36824;叮?#37027;也榴桦生了一个,按照猛扎特的习俗送到大妻帐里,也塞给了李芷,?#37326;?#29916;怀里抱着的那个胖xiǎo子,就是她生的。

    还好,杨晓玲自己没孩子,愿意帮diǎn忙。

    这会儿,别看孩子们大部分去接嗒嗒儿虎了,她手边还团好几个。

    王曲曲是西陇人,与谢xiǎo桃一个地?#21073;?#23601;和谢xiǎo?#22812;?#31995;好,两人在一旁坐了説话,帮着杨晓玲哄孩子。

    好在?#37326;?#23389;家的孩子还没来?#21073;野?#30000;家xiǎoxiǎo田生了病,?#37326;?#35910;,段晚容他们都怕孩子们凑一起打闹,也没带孩子。王曲曲见到李芷站起来行礼,李芷知道嗒嗒儿虎在王曲曲那儿生了场病,?#20004;?#36824;有传言,王曲曲见自己就拘谨很多,冲她笑了笑,进去找老太太,看看老太太还有什么要操办。

    到了里头,俩老太太就问嗒嗒儿虎,问他怎么?#20849;?#26469;见他二叔。

    李芷一説嗒嗒儿虎在买画,龙蓝采就本能地説:“这孩子是憨呢,打xiǎo就憨。”

    他们一家人都朴素,哪像长月的贵妇,谁当千贯是钱?

    千贯也就是十几两?#24179;穡?#22312;长月,随便一个像样的首?#25105;?#19981;止。

    花流霜笑笑碰碰她,説:“千贯算什么?能花才能挣。要是抠抠索索的,将来怎么办?那个将士们发钱,那给百姓赈灾,怕自己先心疼死。不怕花,就怕不花。”

    李芷也不多説。

    她只问两个老太太怎么不叫来?#37326;?#23389;説话。

    俩老太太顿时不高兴了。

    龙蓝采説:“叫不来。説上一会儿话?#32479;?#21435;了,跟郭嘉一起讨论国家大事的。早知道让阿雪和阿田陪着了,这不是怕他们一见面?#25512;?#23601;没叫阿田陪我们老姐妹説话,想着?#39280;?#38463;孝的家事儿。”

    花流霜一挥?#32456;齲?#21387;低声音説:“他肯説才怪。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怕?#26029;?#20102;,你怪他。他在你身边呆不住。”

    龙兰采一下乐了,将孩子递给?#37326;?#38738;,大着嗓门説:“?#19968;?#25176;他给阿青找个才俊呢。算了。算了。”

    李芷也想笑。

    ?#37326;?#38738;是怎么回事儿?

    她还xiǎo呢。

    ?#37326;?#40479;想让她自己挑,老太太便怪?#37326;?#40479;不上心,想找老二找呢,这才知道老二更不?#31185;祝?#33041;子里不存这些事儿。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