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三十八节 军府来人
    天上的圆月仍然高挂,仅悄然移动了一下位置。<-.月影下,轮换在外的士卒们或者在营门,或者在高坡,或驻?#20849;?#31435;,或者把白天记到的障碍物当成标靶,往野间张目,应急的士卒不需要警戒,便坐在营中的空地上,?#24405;?#19981;解,外头披一些厚实的衣衫,或者xiǎo憩,或者抬头望着那轮圆月。

    嗒嗒儿虎也在外面。一箭新兵重新归他指挥,一半在简陋的营房里,一半在外头应急,为了防备敌人突然上来,他就横跨营地,不停来回营房,驻地,查看他们的情况,一旦发现外头的士兵睡着了,因为?#25381;新?#33829;经验,身上什么也?#25381;校?#23601;一脚勾醒,给对方颌首示意那些老卒。

    但内心深处,他也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

    过不一会儿,?#25237;?#19978;天空中的圆月,倚在几个泥土袋子上痴了,而下一刻,就渐渐双眼模糊,説睡着就给睡着了。

    本来他决定缩短轮值时间,却是连喊人换值都忘了。半夜清冷霜降,大雾漫天,远处隐隐有火光和喊杀声,他猛地给惊醒了,爬起来看看营地,篝火虽然还在?#30002;牛?#20294;是士卒身上全披着一层白茫茫的霜花,躺得横七竖八,睡得香甜,那高处,?#21069;?#22320;,飘着浮白,世界静静的。他环视一遭,暗自道:“这就是军营生涯呀。”

    嗒嗒儿虎xiǎo心翼翼地探着脚,往一座箭楼捡路下脚。

    到了箭楼下头抬头询问,箭楼上的犍牛张目一番,视野之中,并?#25381;?#21898;杀和火光,就告诉他説:“你那是梦。是梦。我也常做这样的?#25991;兀?#37266;来了还分不清真假。”

    这箭楼是以战车为底的,不是立营标准要求的高度,嗒嗒儿虎又抬起头,央求上去自己看一番,那犍牛经不住他请求,最终同意説:“上来吧。”把封了的梯口放了下来,嗒嗒儿虎也不?#20154;?#20808;下来,几下蹿到了上头,上头招风,却是更冷,手都?#31995;?#20923;得发疼,嗒嗒儿虎向外看去。

    大地除了一些篝火的光芒,就是一片霜花、月光和黑?#21040;?#32455;的世界,因为起雾,月亮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它洒下的光芒。盯着几个有火光,像是敌人营地的地?#21073;?#21970;嗒儿虎开始出神。

    片刻之后,他问:“阿兄一直在这里,连成队的火把移动都?#25381;新穡俊?br />
    犍牛説:“?#23567;?#21364;不是我们来的方向,也不是奔我们这个方向,而是往西去了。今夜有月,火把数量也不多,却不知道敌人怎么回事,来回调动人数多少。”他豪气地説:“李二蛋。你再怎么説也是个新卒,别的方面行,但是这观候?#26143;椋?#36824;得跟阿兄慢慢熟悉,上头学问大了去了。”

    嗒嗒儿虎笑出两排雪亮的牙齿,就给犍牛指了一个方向,?#36214;?#35810;问,再指一个方向,再?#36214;?#35810;问。

    那犍牛讲解着,讲解着,目光不动了,轻声説:“李二蛋。你説着了。现在可以肯定敌人是在调动了,大规模调动,你知道阿兄怎么判断的吗?敌人营地的火光淡了,那篝火没人照看,定有熄灭的。”他反问:“二蛋。你説我们行辕会?#25442;?#29575;领大军专攻他们的西路?#21073;?#36824;是打西是假,等敌人调动不顾,从咱们的来路杀上来?”

    李二蛋迟疑片刻説:“阿兄像官学出来的,这两种可能都?#23567;!标?#29275;带着骄傲一笑,説:“我就是从官学出来的。我姓柴,名进方。咱们牛录打官学出来的虽然有好几个,但带兵的?#25381;?#25105;。我在这儿继续观察着,你马上下去找将军,将情况告诉给他,看看需要不需要咱们配合接应。”

    嗒嗒儿虎急急忙忙下楼。

    刚刚下来,上面喊道:?#38774;值?#37096;队?#28216;?#20204;来路上杀上了了。你不用去了。”

    説完就喊几个手下,片刻之后,角号便响了起来。

    嗒嗒儿虎是第一个知道的,飞快?#36189;?#33258;己的驻地跑,以免仗打起来,自己这一箭落后,他来得容易,回去走到半路,角号响起,将士们纷纷惊醒,把他给挡上了。

    好不容?#30528;不?#21435;,果然是他们箭的反应最慢。

    一些人躲在睡袋里,任老卒怎么推,都是缩缩又缩缩,而帐篷里的士卒更是如此,半天了,也?#25381;?#20960;个爬出来,就连逢毕也不例外,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説的啥,就整个缩睡袋里头了。

    嗒嗒儿虎一个头两个大。

    马上打仗了,这不是丢人现眼吗?

    他拉起来一个,拽着脖子大声咆哮着晃。眼看别人都已经集合完毕,他这边还有十几个还在地上,其它的也两眼模糊,只好用脚踹,先把逢毕给踹醒,然后看他清醒,让他喊外头的,自己则往帐篷边跑。

    人没拽出来完,杨二广就奔出来了。

    嗒嗒儿虎还想抢出战呢。

    他的人全部列上队,精兵已经抽调起来,杀出营地接应自己的人马了。

    逢毕见他沮丧,而刚才自己也睡得那么死,安?#31354;h:“二蛋。没事儿。咱们是新卒。打仗也不用咱们呀。”

    过不一会儿,狄黑虎带人走过去下令,让剩下的士卒继续休息。

    嗒嗒儿虎脸黑黑地追过去询问情况,一群卒子顿时相互埋怨,莫衷一是。

    ?#20154;?#20877;一?#20301;?#26469;,大伙説着要再睡,却是想知道营外的情况,几乎全凑到了跟前。嗒嗒儿虎也没问到多少,更多的是想跟着出?#21073;?#22312;东?#27169;?#25250;着出战是一种传统,不主动抢,?#31361;?#34987;部下认为不?#32454;瘛?#22823;伙有diǎn沮丧,营外却是烟花闪闪,每一种烟花都有一种意义,嗒嗒儿虎全部认识,就讲给他们听,?#27815;漚沧牛?#20182;自己困了,挥挥?#25351;?#36208;?#21246;?#22312;旁边的脑袋,裹个睡袋给睡着了。

    狄黑虎好几次转回来看他,见他一样露宿在外,把自己的将帅大氅给他盖上,叹了几叹气,?#27815;?#24515;肠走了。狄黑虎去过中原,又生活在渔阳,见过像样人家的公子哥,拿出任何一个,哪吃得到这种苦,何况嗒嗒儿虎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便是普通人?#37326;?#23376;,就这个年龄这样露宿,父母也是心痛呀。尤其难得的是,他一个少年,竟然一diǎn也?#25381;?#35273;得苦痛难以忍受,便是逢毕,也?#21069;?#22768;唉气的,刚?#38556;?#20919;,和一窝人硬往帐篷里挤去了,现在还和人在帐篷里?#25151;?#21602;。

    狄黑虎带着几个人继续巡查营地。

    他走得很是坚定。

    抬头看看天空,月亮不见了,混杂在雾里的清辉也在收敛,但前面,就?#26538;?#26126;,东夏世子,十四岁?#26412;?#33021;与将士同甘共苦,对他来説是一?#25351;?#21160;?#22270;?#21169;,他肯定不光他,毕竟他是看着嗒嗒儿虎长大的,任何一个东夏人将来知道今天这一幕,都会?#25947;换?#30097;地认为,东夏会越来?#35282;看蟆?br />
    战争打了一夜,清冷苦寒的一夜。

    不知多少东夏男儿战死于此夜,但道路打通了,后方驻扎的都是东?#35851;?#22825;一亮,军府就有人抵达。

    到来的这人钟青善,却是谁都?#25442;队?br />
    他是李芷?#26131;?#30340;部曲,参军出身,因为在军营中摸打滚爬,转了武职,混到今天,也已经够着了军府将爷的边缘,因为够着了,便对军府另有一套看法,瞄准了布敖的位置,布敖不怎么识字呀。

    李芷部曲中,混到他这种位置的人不多。如今这一阀在樊全爬不上,樊缺连个甲等军府将领都摇摇欲坠的时候总不停物色合适人选,好给扶上去,而有了他们这一阀人在背后,钟青善连战功赫赫的布敖将军也不觉得有什么,认为布敖?#27605;?#22823;,迟早会被?#37326;?#40479;扔回?#24050;?#32769;,?#37326;?#40479;虽然会压制李阀,但将来他总会衰老,嫡子总会崛起,自己要为未来打铺垫,于是争权争得厉害。

    东夏军队暂时?#25381;新?#36164;排辈的恶习,或者説?#25381;?#20984;显,?#28909;?#24067;?#21073;?#29616;在要受博xiǎo鹿管?#21073;?#21338;xiǎo鹿一句?#20843;?#23601;要忙半天,或者説梁大?#24120;?#20182;也一样,委屈归委屈,真归到博xiǎo鹿帐下,也是受了气,回来大声责?#20160;?#19979;怎么不生气,而不是自摆资历,搞对抗。

    但东夏的军队自缔造开始就在作?#21073;?#25112;争中上?#24405;?#20043;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却不是旁人轻易能撼动的。

    他文?#30333;?#27494;,本身就?#25381;?#22312;战场上拿下相应的军功,虽然布敖为了大局,説他?#26032;?#27425;运筹帷幄之功,但下头的牛录将领,并不多买他的?#21097;?#19981;给他多少好脸。韩英和另外一个牛录将领还?#33579;?#26472;二广却和他?#30475;?#20132;恶,交恶的原因就是杨二广缺diǎn多,他想用杨二广的缺diǎn来拿捏杨二广,?#28909;?#31169;造籍贯的过往。这才是多大的事儿,这不过是开国将士对自己身世的一diǎn美化,?#37326;?#40479;都知道,私下里是谅解的,为什么谅解?他需要东夏的将领牵引附会,去羡慕士大夫的生活,于是笑笑过去,钟青善往这上头捏,杨二广岂会惧他,动不动和他上劲,闹到这茬,就?#27815;挪?#23376;,满脸通红地説:“你想查你去查好了,我家两代都是大王的部曲,有什么你直?#28216;?#22823;王更好。”

    杨二广是个半混?#25442;?#30340;人,护短,好?#21073;?#20063;得将士爱戴,他与钟青善交恶,将士们?#21534;?#21388;这人。

    钟青善之来,也带着对杨二广自报战功的质疑来的。

    考功的主薄虽然不受杨二广完全管?#21073;?#20294;是不排除他们勾结?#21073;?#24590;么可能一个牛录上来,被敌人死死围住,杀敌两千多人,还抓个万户呢?如果説牛录杀敌两千有diǎn疑问,他前部才多少人?却斩首一千二百多人?还抓个万户回来?抓万户的是谁?李二蛋和逢毕,逢毕又是谁?

    布敖的儿子。

    钟青善的疑问大了去了。

    因为他有文职的背-景,布?#33050;?#20182;来让他处理万户那日松的问题的。

    如果证实敌人就是林中部族,万户那日松?#34923;?#29992;的价值太大了,这个事情,他自己也不敢拖延,已经派人?#26432;?#21338;xiǎo鹿,所以怎么对待那日松,怎么证?#30340;?#26085;松的身份,更不能让武夫来办。

    但钟青善却是偏题了,一来就直奔考功主薄去的,单独见,单独问。

    主薄觉得他有问题,黑着脸跟他犟完杀敌数量,要带着他去找人头,他?#21028;?#26381;,接着直奔第二个问题:“李二蛋是个新卒,战功上他到?#23376;忻挥?#25530;假?”

    他这也是琢磨过的,他不能直?#21448;?#30097;逢毕,为啥,逢毕是布敖的儿子,?#21069;?#26126;了直奔布敖去的,所以这个李二蛋就是他的突破diǎn,这里是问主薄,那边他就让他带来的士卒去抓拿李二蛋去了。

    抓了干啥?

    用diǎn非正常手段逼问一番。

    若是李二蛋承认他弄虚作假,这就能当成舞弊案来办。

    嗒嗒儿虎才刚睡醒,按照自己的习惯,带着一些睡醒的士兵热身,却是不妨来了一队军府士兵,开口就问:“李二蛋?#24708;?#20010;?”

    嗒嗒儿虎应了一声,上来几个人就按他。

    嗒嗒儿虎一奋力,将几个人挣脱,带着十二分不敢相?#29275;?#21917;道:“你们要干什么?”

    为首的犍牛早就跟着钟青善鞍前马后的了,?#33080;?#22320;説:“钟将军要我们带你去问话,问你怎么造的假,竟然擒个万户回来。”

    嗒嗒儿虎乐了。

    士卒们也围了上来,把嗒嗒儿虎护住,怒目盯着这些从军府来的人。嗒嗒儿虎生怕士卒出于义气,作出过激的举动,甩甩自己脖子,虽然傲气十足,却在变相让?#21073;骸?#25105;只知道军府将爷有布敖将军,不曾听説哪出个姓钟的将军,难道军府还有两个将军,请你更正他的官职,通过我们牛录来找我。”

    他这句话其实是密不透风的。

    虽然大伙称呼狄黑虎为将军,甚?#33080;?#21628;他嗒嗒儿虎这个箭长都可以称呼将军,但军府,真正的将军?#25381;?#19968;个,就是布?#21073;?#36825;是东夏官制上的规定,便是杨二广,只是佐领,也不能算将军,除非是有着特殊战功,官衔加身,但上头?#25381;行?#20301;,?#23567;?#20197;下坐上”,才可以正式称为将军。

    其实布敖和梁大壮也都是以下坐上。

    他的战功不止一个将军,在将阁有排行,有赐号和?#29123;丁?br />
    嗒嗒儿虎説的是正统官话。

    如果是钟青善自己在,他立刻就能明白,面前这个少年不?#24708;?#20040;好相与的,但来到的犍牛却怎么分辨,?#32622;?#35273;得嗒嗒儿虎是在蔑视钟青善,“?#24119;?#22320;就把兵器抽出来了,因为口齿言语运用不?#33579;?#33073;口道:“你想拒捕?#21069;桑俊?#36898;毕睡得迷迷糊糊的,士卒中有人记得他的身份,把他推醒,希望他能给李二蛋解围,他一出来,就挂了一耳朵,大吼一声,上去就踹在那犍牛屁股上,喝道:“你捕谁,李二蛋一?#22791;?#32769;子在一起,?#24178;?#27861;了?老子怎么不知道,捕?”

    因为这一脚。

    顿时两支士卒剑拔弩张。

    逢毕其实没在阿爸的军府呆过,只是来了杨二广军营,人家都説他是军府将爷家的公子而已,军府来的士兵也?#25442;?#23545;他?#25512;?#19978;来就用兵器把他架住。但他们这一箭也不甘示弱,一边扯着嗓子唤人,一边持兵器再逼上去。那犍牛惊惧交加大吼:“李二蛋。你想聚众抗命不成?”

    场内还冷?#27815;?#30340;其实?#25381;?#21970;嗒儿虎一个。

    他喝道:“都把兵器收起来。军营私斗,罪加一等。这是我们东夏的逆鳞,你们都忘了?包括你们军府来的,不是説喊我问话,难道械斗起来,你们真能把抗命加到我身上吗?你们有捕我的军文吗?你们有与我们牛录通气吗?据我所知,需要我的?#31508;?#19978;级和你们一起来吧。”

    他有什么可怕的?心里早想好要去,看看这?#24708;?#19968;出,安慰着同袍,就大步提上自己的长兵器先走。

    他怎?#21019;?#30528;兵器?

    来带他的犍牛一?#20415;?#20102;,但因为刚才剑拔弩张的场面,他这会儿想的是先把此人带走,硬生生忍住,一摆手,带上人跟在后面。

    逢毕怒得上蹿下跳,也跟着要走,一个有爵的老卒一把把他拽住,提醒他説:“咱们去?#20197;?#20204;将军呀。”

    他们这一箭现在?#31508;?#29275;录。

    逢毕想也是和战功有关系,一下想到狄黑虎最能做见证,立刻去?#19994;?#40657;虎。

    ?#19994;降?#40657;虎。

    狄黑虎巡营巡了一夜,正想趁天亮,后军上来,通道通了,安全,可以休息一会儿,听逢毕来到一説,愣了一愣。

    他心里第一个想到的是嗒嗒儿虎的身份,若是嗒嗒儿虎这样被带走,非是身份泄露,有人想害嗒嗒儿虎。

    这种恐惧足以让他不顾一?#23567;?br />
    他持了弯刀带?#25103;?#27605;出来,到了外头,跟卫士吼道:“立刻diǎn兵。”

    他已经等不及diǎn兵,沿路喊人,一边大步流星,一边下令:“听我命令,跑步前行,一旦有谁威胁到李二蛋的性命,给我格杀勿论。”他心里万分地紧张,浑身都?#34892;?#21457;抖,将军的姿仪全扔得一干二净,自己却也提着弯刀,在营里?#26432;?#36215;来,但凡见到将士团坐,立刻大吼:“跟我走。”

    逢毕也很激动,往往会跟在后面补充:“快走。一起救李二蛋。”

    来之前,广场上屠杀狄黑虎记得清清楚楚。

    他不知道军中有?#25381;星辈?#30340;敌人,他的心在颤,他的手在抖,他的脑海,渐渐一片空白,要是世子在营里出事,被人谋害?

    想都不敢想呀。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