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八十八节 该死的东夏人
    到了大半夜,李虎才回来,驴子牵狗栗子家了,他也就一个人,进了门,却是没想到燕儿家不但留着门,人都没睡,等着他呢。<-.

    燕儿的大爷和他家二十多岁的xiǎo儿子也在,正搂着袖子蹲在炕边上打瞌睡,被燕儿一提醒,才猛地睁眼,把头抬起来。昏黄的灯光中,李虎站在面前,腰下吊着一柄牛角xiǎo刀,袖子轻挽,脸色微红,也正因为喝了酒,比平日现出更多的粗犷和英武,身上若有若无,带着连大地主都没有的一股气质。众人还是想説他,因为关心他,爱护他,怕他真敢跳出来去干石场,到时把张场主得罪上,也因为毕竟他只有十四岁,年轻不懂事,父母不在,总要有?#27515;?#20026;他谋划,为他护航。燕儿却怕是长辈怪他,带着通气的心思,第一个抢问:“驴儿买到了吗?”

    李虎diǎn了diǎn头。

    燕儿最敏感,一扭头给她娘説:“娘。看他脸红的,肯定喝酒了,説不定还喝醉,明天再问他吧。”

    李虎説:“只喝一diǎn,没有醉。我从不多饮酒,以前一饮多,阿爸就会揍我。”説着,他便坐了下来,带着虚心,等着长辈问话。大人们心里一下软和。本来还担心你一説,他认为自家不是他父母,他生气,他回你嘴,问你凭啥管他,到时候本来出于好心,结果两边还起口?#29301;?#29983;气,产生矛盾。众人早在心里遣词造句,没想到他就是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坐下来,一副懂事的样子,而这种懂事的态度,恐怕放在村里几十几的大人身上都难得。

    燕儿她娘説:“阿虎。他可是第一次不用人问,张口説你阿爸。原先你在家,你爹他眼里吗?”

    李虎?#20384;?#23454;实地回答:?#25226;侠鰲!?br />
    这是个引子。

    燕儿她娘説:“你爹?#38405;閶侠鱠iǎn,那是为的啥?那是为你好对不对?按説你已经够懂事的,无论做事、説话都没得挑剔,我们这几个?#20384;仙?#23569;的,不该大半夜等着你,去説你,但是不説又不行,你説你爹娘不在,我们不出头説你,还有人説你么?要是説你説得重了,你也别恼。”

    燕儿大爷説:“你这娘説得是理。”

    他怕把自家婆娘与燕儿她娘在称呼上弄混,是比着燕儿説的,插了话,就接着往下説:“你知道不?今天张场主到家了。不知道你是谁家的,摸俺家了,他来请你上工,説是你一走,搬工有空,临时找人,人家给他多要钱不説,大伙都跟着多要钱,要钱又不能出活,让你明天带着去,帮一帮他。”

    李虎説:“别人跟他要钱,我一diǎn都不意外。上次与我们打架的那村,事后和解,我直截了当问他们了,一天两文钱够两顿?#20849;还唬?#36825;么廉价,你们自己要干,你们怪谁?我做了?#33080;担?#25343;四文多吗?反过来我又给他们説,干活的与干活的不一心,还斗得厉害,张财主高兴都来不及。所以这些日子,闹工钱就没消停过,我是看着他们闹工钱,故意把?#33080;?#34255;起来,一下不去,告诉他,咱也对工钱不满意……他请我,他才不是请我呢,他是想让人知道,想用我?#31080;?#20154;。他?#21019;澹?#20154;都告诉我了,不是今天非去买驴,我故意避他的。”

    燕儿大爷大吃一惊。

    老头读过私塾,偶尔看些杂史,听diǎn野戏,一下?#21534;?#24471;明白,知道李虎的厉害,但他还是?#37202;?#35500;:“阿虎。他张场主给别人发多少钱,和咱有啥关系,这个事搞到现在,人家不怀疑你在主使?你给人説干活的要一心,你怂?#20102;?#20204;一起闹工钱,反过来,你?#20849;?#30572;人家张场主,图啥呢。你不是会画画,挺?#20204;?#30340;吗?你管他们村拿多少钱干啥呢?你要?#21069;?#24352;场主得罪了,他可不是正人君子。”

    李虎笑笑説:“大爷。説旁村的远了,那狗栗子他们一天两文钱,我也不管么?那石头场就算?#26143;脸担?#19978;千斤的石檩,喊着号子抬上去卸下来,也累得半死不活,就这,张场主他连?#33080;担?#36830;驴子这样的牲口他都不舍?#38376;?#19968;开始我以为我聪明,能挣四文钱。实际上为啥涨到四文,他是等着各村的人像我一样自己造?#25285;?#33258;己带牲口。人吃马嚼,四文够吗?我和咱村的人,因为都是少年,家里不?#20204;?#25379;的钱凑起来造?#33080;担?#21035;人呢?干活是四文工钱,让人?#19968;?#22235;十文钱,他又不是不识数。这叫为富不仁……我可以不管,但我也不能跟着他欺负穷人吧。”

    燕儿大爷立刻扭过头跟燕儿她娘説:“李虎直。真直。”

    燕儿他娘则扭过头来,跟燕儿大爷説:“李虎説得对。咱不説为大伙出头,那也不能别人闹工钱,我们去帮着张财主吧。那以后人家咋看我们家李虎,是不?#29301;?#26446;虎这么一説,我一diǎn都不担心他了。”

    燕儿大爷説:“那张场主咋説你知道不?他觉得你也想开石场,説你在石场里头,啥都问,啥都琢磨。”

    李虎肯定地説:“我要开。石场也没那么难开。”

    一屋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十四岁的少年,只去了石场一个月,竟真在琢磨开石场,那石场,家里的人都曾去过,各村的人都有,用他他闹钱少,不用他,他闹你为啥不用他,这些人,有难缠的,有不?#20384;?#30340;,有较真的,有胡来的,上工时有受伤的,有采石摔死的,放到任何一个人去看,那都是一?#24597;?#40635;的场面,挣不挣钱人不知道,但能是一般人敢干就干的?那个张财主为啥敢干?道上的。他能镇得住?#40644;?#23427;财主拉石头,他也不怕欠,他有?#19994;祝?#27515;了人,官府追究,他上头有人。

    你李虎有啥?

    有个胆量而已。

    燕儿大爷説:“你要想开,也行,但不能急。我和你这娘都不是不经事的人,你哥他们几个説去?#36710;矗?#20063;就説一声,别人家老人敢支持吗?我们敢。但是呢,你不能现在开,你得等几年,一来等你长大,想得周全,二来等你哥那边?#27815;?#36523;,他那边要?#21069;沧?#36523;,咱也能成大财主,就?#26143;?#21435;干了,三呢,你哥他们都不在家,没人给你撑住,这个四呢,咱还没往官府上去铺过路……官府上没人,啥也干不成。”

    李虎轻声説:“大爷。我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我已经可以想周全。张财主他卖石头,他就是靠坑乡亲们。我卖石头,我要卖去易县,卖去保郡,卖到魏博……我要让狗栗子他们能够买地,能够养家,我让周围村里的人都过好日子,他张财主能吗?他不能。他干了很多年,他要能,他早就做到了。但是我能。我知道石头该怎么卖,做成什?#27425;?#20214;卖,?#19968;怪?#36947;石头怎?#31895;?#38065;,虽然只有一个月。大哥那边,我不知道是什么生意,但肯定他那也会有风险,风险比开石场大多了,我要?#21069;?#30707;场开出来,挣上钱,?#19968;?#33021;帮他呢,对不对?”

    他又説:“按照张财主开石头场的用工、用人,根本就用不了多少本金,我最近挣的钱,就都够……説他们不在家,没人撑着,没人撑着,我李虎撑着,好男儿纵横四海,怎么能处处靠大哥他们呢。至于官府?我们采石头卖石头,只要能拿下采状,定期交税,和他们有什么关?#30340;兀俊?br />
    他又説:“就算靖康的官府全巧取豪夺,难道我们就因为怕他?#29301;?#20160;么都不做吗?真要是石场大发利市,周围方圆多少里的人都能跟着过好日子,他们会站在我这边,一起向官府讨公道的。”

    燕儿的大爷又急又説不?#20384;礎?br />
    他拍着自己膝?#29301;酒?#35500;:“这孩子。这孩子。”

    燕儿尖叫説:“阿虎。我支持。”

    她举起一只手,大叫:“阿虎。你就是与人不一样,説话可爷们。”

    她大爷家的孩子也很激动。

    但他随即就还了一句:“就你能。别人就都不?#23567;!?br />
    燕儿她娘在燕儿后脑勺上印一?#29301;?#29141;儿还想反驳堂哥,当场停住,就瘪了嘴,两只眼睛在眼眶里转呀转的。

    燕儿她嫂帮忙劝説:“李虎。心不能那?#21019;蟆?#20320;一干,就跟张财主结上仇啦。”李虎diǎn了diǎn头,説:“这个我想过。我也不是一下就去干,我先买他成块的石头,咱们制石头,雕石头,打磨石板,制作石头画,请好匠人,把磨盘的齿画成图,完善雕石工具,等这些做好了,再去开石场。”

    燕儿?#35785;?#31505;了:“还用磨磨石头?”

    李虎也笑了,反问:“张财主都要?#28216;?#36825;儿挣钱,他还要与我结仇?”

    他又説:“?#19968;?#35201;找一找问一问,看看北平原和魏博那边,有没有匠人有更高明的办法制石头……”

    燕儿她娘懵了,一扭头看向燕儿她大爷,老头也懵着,反倒是燕儿他堂哥开始嘲讽:“就你能。能得很。”

    这回,燕儿瞪着他喊了:“就我们?#37326;?#34382;能。就比你能,咋啦?你读过书吗?你打得过狗栗子吗?”

    众人一直説了个筋疲力尽,这才放李虎回去睡。

    婆媳两个送走燕儿的大爷,回来见燕儿?#25165;?#19968;旁睡着了,就?#20843;?#21898;醒了问她:?#20474;?#20320;哥冲啥?该你冲他么?真是啥事都不懂。”

    这一夜,婆媳两个好担心。

    她们已经把李虎当成自家的人,但李虎的选择却超出她们的想象?#22270;?#35782;,这些担心,全是奔李虎而去。

    天亮了。

    燕儿大爷又来家了,见李虎去河边了,就説:“我昨天忘了问李虎了。张场主要是一心见他,咱这边咋回话?”

    这是个大转折。

    昨天,他是要替李虎拿主意的,今儿呢,却来问李虎自己咋回话。

    燕儿她娘留老人吃饭,大家在?#31353;?#37324;,忍不住讲起昨天的话题。

    ?#27815;牛沧牛?#29141;儿的xiǎo堂哥一溜烟跑进院子,大叫:“爹。爹。不得了了。官府来人,是差役李老大,他传话説让咱村也出人,到河那边给北平原迁来的人?#27424;?#23376;,咋办?要三十九个丁,没有役钱,咋办?#21073;俊?br />
    人全出来站到院里。

    燕儿他大爷颤巍巍地抖着胡须,喝道:“三十九个丁?#28821;?#26377;不在家的,那不是全去吗?”旋即,他气恼地説:“东夏人迁来,他们自己不会?#27424;?#23376;,为啥让我们给他们?#29301;?#20182;们都是大爷,还让十里八乡供着吗?”

    李虎从外面回来,身后还跟着燕儿,两人一进来,就觉得气氛不对,一问,是这么回事儿,听人咒骂着该死的东夏人,李虎忍不住就説:“官府让咱们给东夏人?#27424;?#23376;,也不怪人家东夏人。”

    燕儿堂哥怒目以对:“那怪谁?”

    李虎説:?#20474;?#24311;夺?#24613;?#24179;原,不怨人家东夏吧。现在东夏与靖康议和,东夏议和的条件就?#29301;?#22914;果朝廷一定要东夏人搬迁,就得拿地,拿房,拿财务?#27809;?#20182;们在北平原的财产,如果説怪东夏人。不如怪官府。靖康的官府不管自己的百姓死活。东夏的官府却在意每一个东夏人。”

    燕儿的堂哥笑话説:“你又懂得多。在哪,官府管你这个?”

    燕儿?#25512;?#20182;老冲李虎,问他:“那你懂。你説啥原因呀。为啥给东夏人?#27424;?#23376;?#21073;俊?br />
    李虎又説:“这些东夏人在东夏都有房屋,那些房屋,官府得了,不知道卖给谁,会不会给县里,为啥不给?#27424;?#23376;人的工钱呢?”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