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一百零二节 难言之隐
    不大会儿,燕儿的堂兄杨揣就抱床被子来到。<-.

    他来到之后,在燕儿家又吃了diǎn儿饭,就开始摆弄李虎的书,一会儿拔窝一样弄得乱乱的,却找不到他想找的和想看的。燕儿她嫂説他几次……他才将李虎的书给拢回去,去她们跟前説话。燕儿他娘却?#34892;?#32437;容他翻,见他出来,问他:“你看得懂李虎读的书不?都是些啥书?”

    他含含糊糊地回了句:“多是种地的……?#34892;?#20851;于地舆。”

    説了会儿话,燕儿在外头喊门,走出堂屋,只见外头又开始落雪,天上飘着呢,杨揣走在最前头,院门一打打开,燕儿嫂子就愣在那儿。

    他俩回来,李虎背着燕儿,燕儿把xiǎo狗放在他脑袋上的帽?#28216;?#37324;。

    她假装怪罪,喝道:“燕燕。你咋让李虎背着你呢。还把狗放人家头上?”

    燕燕绷着嘴,憋得跟个葫芦一样想笑,被李虎一放下,就去捂肚子,哼哼説:“我肚子疼,觉得不舒服。”

    一起进了堂屋。

    燕儿她嫂责怪一样告诉她娘:“他俩回来,燕燕让李虎背着呢,那xiǎo狗?她就让在人家帽子上坐着。”

    燕燕立刻又説肚子疼……

    大伙看李虎关切的模样,想笑不笑,憋回心里,你见过肚子疼得走不动的人还?#34892;?#22312;人家头上玩xiǎo狗吗?

    燕儿他娘趁机把燕儿赶去睡觉。

    见燕儿钻进去,这才又出来。

    她走到李虎和杨揣那屋,见李虎正在和杨揣説话,也不管説的啥,就直截了当地问:“李虎。大娘问你个事儿,前面没问完。”杨揣前头得到过嘱咐,皱皱眼睛,回床跟前,一欠屁股坐上,表情上已经带出来了。燕儿娘就问:“李虎。大娘就不从你多大问了,直?#28216;?#20320;一句,你稀罕我们家燕燕不?”

    李虎的脸刷地红了。

    他没吭声。

    燕儿他娘追问説:“好。也不这?#27425;?#20320;,你想娶她不?”

    李虎?#38590;?#30555;猛然睁大。

    他回一句把人雷在半空中的话:“大娘,?#19968;?#30495;没有想过。听説靖?#30340;?#22899;授受不亲,是不是背了燕燕,就不能不娶她?那是她肚子疼呀。”

    杨揣也愣着,想从后面用脚蹬他,提醒他,偏偏先做炕上,够不着。

    外间走到门口?#38590;?#20799;她嫂也一下停住了脚?#21073;?#33080;上都是哭笑不得的表情。之前李虎説十四岁,娘俩不信,现在你信不信?

    燕儿他娘不知道咋説好了,就问:“你想不想娶她,你都不知道?”

    她觉得这句话够重的了。

    李虎diǎn了diǎn头,説:“是呀。?#19968;?#27809;想过。我有好多的事都没做。听人説婚姻大?#25314;?#35201;先告诉父母。”

    他怕自己这句话会歧义,晕晕地补充一句:“我父母都不在了。”

    这一句扔出来,燕儿他娘头晕。

    杨揣都在炕上骂:“你个傻骡子,你爹娘不在了,到哪告诉去?#24247;?#23064;不在的人,因为告诉不了他们,就不成亲了?”

    这都什么、什么呀。

    李虎也不是全然不懂。

    他心里明镜一样,但他真没多想过,而且他知道,他娶亲,普通人家的婚姻大?#25314;?#29238;母做主且不説,东夏嫡长子娶亲,不告诉他阿爸,不告诉国人,忽然有一天,领个姑娘説是他媳?#23613;?br />
    不闹笑话吗?

    他低着头説:“大娘。我以后不背燕儿了。我不知道。还?#26197;?#22312;东夏那边呢。”

    燕儿娘手脚冰凉。

    而且是啥,好像他李虎背燕儿一次,自己这个做娘的,因为背了,在逼着人家负责……你説好好个事儿,咋问成这样了呢?而李虎是什么意思?“没想过?#20445;?#26159;不是就是没心思,没心思,是不是就是在説不愿意?

    李虎还在喊她“大娘?#20445;?#22905;也没吭声,扭头走了出来。

    到了外间,燕儿嫂嫂就把她接住了,使劲给她使眼色,往她们住那屋领,进去了,一看那燕儿丝毫没听到他们在説什么,正坐在被窝里披件袄,圈着那只xiǎo狗挠来挠去。

    也不是个説话的地方。

    两人怕燕燕再听了有啥不好,就又走出来,来了堂屋门,一起去?#31353;俊?br />
    因为心虚,她嫂子还对着空气嚷一句:“娘。咱们去看看后锅水温不。”

    外头雪粉?#22530;媯?#36208;到?#31353;浚?#38376;?#36189;?#19968;杠,打着灯,就着?#20937;猓?#22905;嫂説:“娘。你别生气。听着李虎也是心里混着。你看他回答的那话。他説他没想过,可能真没想过,你把话説出来,他就该想了。”

    燕儿他娘问:“他不是在装傻吧?他啥都懂,这事儿他不懂?你信?”

    在?#31353;?#37324;説了会儿话,她嫂就觉得燕儿娘想哭,她是明白的,做娘的,哪能想让燕儿走他二姐的?#19979;罰?#30524;看着李虎即合适,也能帮着把沧郡的事挡过去,却是挑了话,回答得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劝了半晌。

    李虎在外头敲门。

    这事儿怪人家李虎吗?

    燕儿娘大声説:“李虎。大娘没生你气,你还xiǎo,定是真没想过,你去睡吧,我跟你嫂説説话。”

    李虎压低声音问:“大娘。是沧郡那边的事儿吗?”

    燕儿娘和燕儿她嫂两个人面面相觑。

    一想,他们想起来了,杨揣知道这个事儿,刚才看自己气着了,非是给李虎説了不可。燕儿她嫂故意説:“杨揣给你説啦?”

    得到李虎的回答,她又故意问:“那你咋看这事儿?肯让燕燕就这样嫁去吗?”

    李虎也有diǎn焦躁。

    他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回事儿,看到杨揣的埋怨,他心里突然有一种紧张和失落,要是自己説错话,影响到大人做决定怎么办?

    这是他迫切来説的缘故。

    他説:“不能让燕燕嫁过去。”

    燕儿她嫂发现娘笑了一下,就説:?#25300;?#21861;不能?”

    她想要的答案是:我?#19981;?#29141;燕。

    李虎説:“一看这样的做派,就不是什么好人,咱不能任他鱼肉。”

    他甚至都没用欺负这个词,用了鱼肉,心里的愤怒?#19978;?#32780;知,但里头的俩女人,又多多少少失落。

    燕儿她嫂故意説:“那也等于给燕儿一个好归宿,你大娘不操她心里了呀。”

    李虎猛转身,背对着门口説:?#26696;?#26412;不是好归宿。人没见过,啥样子不知道,年龄多大,咱现在?#19981;共?#30693;道,就因为他?#26143;?#26377;势,那不是想鱼肉咱?#21549;?#20570;那鱼肉任他胡为?你们肯,我也不?#31232;?#25105;不愿意。”他不知道燕儿嫂都是故意的,越发地焦躁,恨恨地説:“你们好糊涂。?#38376;?#20107;呀。”

    燕儿嫂説:“人家几百亩地呢,起码将来燕燕恶不着。”

    李虎説:“几百亩地不算啥。”

    燕儿嫂説:“怕燕燕再大了,没人稀罕她……她xiǎo时候有diǎn瓦头,这长大长开才好diǎn儿,?#19981;?#26159;不好看,一个丑?#23601;罰?#21448;是穷人家,能嫁上几百亩地的财主是她的福分,过了这村,还能碰到?#21073;俊?br />
    李虎説:“燕燕长得好看,都説她好看,哪里丑?#21549;?#20040;会嫁不出去?”

    燕儿娘xiǎo声説:“咋就是憋他不出来呢。”

    燕儿嫂又来个绝的,叹气説:“就算你觉得漂亮,你又不説娶,人家来説亲,那是?#26143;?#26377;势,你説亲事订下来了也罢,你没订,你?#20849;?#24212;,你不?#21069;訝说?#32618;啦。你得罪个普通人好説,你能得罪这样的人家吗?”

    李虎在外头不吭声了。

    他盯着满头乱舞?#38590;?#33457;,却是不知道怎么办好。燕燕那么好,怎么是这样的命?#35828;?#30528;她呢?

    他真想张口説:“大娘。嫂嫂。把燕燕嫁给?#37326;傘!?br />
    这句话真不能説。

    作为权宜之计不合适。

    而要是真话,真是不能草率地?#25237;?#19979;来,不只是畏惧父?#23376;?#27597;亲,就像是闹剧一样,这成了什么?

    一瞬间,他想到暗魂,心道:“联系他们,让他们替我去问阿爸?”

    转瞬间,他又把这念头掐了。

    问啥,问他阿爸啥,我认识个姑娘叫燕燕,你説我?#19981;?#22905;不?#19981;叮?#25105;娶不娶她?

    这能问吗?

    你斩钉截铁告诉他消息,设法得到他支持也罢,你怎么能这?#27425;?#21602;?#32943;不?#19981;?#19981;叮?#38463;?#31181;?#36947;吗?

    你娶不娶她,阿?#31181;?#36947;?#21073;?br />
    燕儿她娘低声问:“咋没音了?外头下着雪呢。”

    燕儿嫂嫂摇了摇头,轻声説:“在想吧。你説人家年轻人见着漂亮姑娘,一説娶,能不能娶都要娶,他还得先想。他想啥?自?#21898;?#19981;爱,能想出来?”

    李虎挺难受,但他很快绕过去了,他説:“我去沧郡一趟,让那家人他不敢胡来。行不行?”

    他?#20384;?#23454;实地説:“大娘。嫂嫂。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想和燕燕成亲。就觉得挺亲她的,心里疼她,但没想好成不成亲。我有很多、很多的?#20081;?#24178;,我没法去想啥时候成亲,以及和谁……而且我有我説不出来的难言之隐,我不知道怎么説好。反正,我不愿意燕燕嫁给那沧郡的。要你们dǐng不住,答应了,我就带上人,在迎亲路上把燕燕抢走,把逼咱燕燕嫁他的坏人给杀了。”

    説完,他裹一阵风回堂屋去。

    燕儿她娘问她嫂:“这是个啥结果?他要去杀人?他能去杀人?他会武,他就觉着能跑去杀人?”

    燕儿她嫂也觉得自?#32597;?#24471;失败。她轻声説:“我觉得他心里有燕燕,也?#19981;?#29141;燕,有时候不是?#21051;?#20182;咋説,咱不感觉得出来。实在不?#23567;?#25105;先与他説説,就説骗那边的人,让他先dǐng替一回。”

    李虎回去就睡了。

    杨揣溜出来递个话,説李虎明天要去县里办采状去,问问刚才跟他婶咋説的,问了就説:“你们不知道,杨狗栗他们在一起,一天到晚説女的,这从保郡回来,还在讲那边的女的,他们都説李虎从来不説哪女的美丑,就是个怪人……你要非与他讲,他就用奇怪?#38590;?#31070;看着你,你再不好意思説。”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