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一百三十三节 拴尽羊嘴
    留在石场这边挨河的地?#21073;?#22823;家聚在一起望,李鸳鸯和方海却迎着走,追着走。<-.

    李鸳鸯比较克制,方海却也忍不住,顺着河水来回跑。他双目泪闪,时不时两手?#28216;瑁?#24102;diǎn哭音,“哎”一声唱出去。一些后生学着他喊出去,对面却有了回应,这回应生生把他们意外了一回,河对岸是这么喊的:“河对岸的乡人,你们好呀。我们是东夏来的,还望以后多多互助。”

    丁壮们相互之间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怎么回答。

    狗栗子括起手,大叫道:“我兄弟东夏回来的,叫李虎,你们认识不认识?#20426;?#21898;完,一个同村的叔辈就在后头搡他,问他:“你对不上人家的话,你喊啥喊?#20426;?#32039;接着,河对岸的人却回话了,唱道:“我们现在也来你们靖?#36947;病?#33509;他曾来东夏,我们欢迎过他,热情招待过他,以后无意之中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一个二货后生歪着脑袋,一脸板成砖块,问身边的人:“哎。东夏人话咋就这么溜呢?可真会説。”

    对面却又有个女子喊道:“对面有?#25381;?#20426;郎君?#21073;?#26469;我们箭里,招待你们。”

    一群光棍疯了。

    似驹子似骡子不知道怪叫啥,就手舞足蹈,激动大喊:“姑娘唤汉。姑娘唤汉。”

    那马那?#30340;?#29298;口,哪里像是三十户人家,似乎过也过不完。

    前头人过去了,后头人又有人喊:“过几天我们收拾妥当,会去村里请你们来坐客,宴请你们,莫听前面的xiǎo娘喊叫,俊不俊都一样。”

    河这岸呆了。

    去做客?

    去做客不吃人家饭吗?

    他们説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难道东夏人也会假?#25512;?#23601;像自己家里,説着吃饭了,你别走了,其?#30340;?#20250;真想让你留下,那可是顿饭呀。

    于是,河这边有人喊道:“俺们就不去啦。”

    李鸳鸯河对岸看看,河这边看看,?#23545;?#31449;着,鼻子里突然冷冷一哼,自言自语道:“这就是我们东夏的百姓,看你们靖康的什么玩意儿,完败你们靖康。还天朝上邦……一群话都不知道咋説的蠢?#20426;!?br />
    两边安静下去。

    有人惊叹説:“他们好多的羊,好多的牲口?#21073;?#36824;拉着草料,还有一条一条的狗,这多大的财主呀。”

    很快又有人惊奇:“两边都是咱们的庄稼地,你们注意到?#25381;校?#20182;们赶的羊,?#25381;?#19968;头扎进去吃庄稼……你説他们的羊,也知道不吃庄稼?#20426;?br />
    李鸳鸯最近一直在李虎身边,这一diǎn却还真不知道,他?#27815;?#32454;观察,神了,大片、大片的牲口顺着路流,没一只往庄稼地里钻,牧羊犬都很省劲。方海突然跑冰上了,试试厚度,似乎不是那么容易裂,他就那样跑往对岸,往往下脚,冰河因为这几天天气回暖,又不是早?#23458;?#19978;,留下一个坑,或者一个裂口。

    就这样,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跑河对岸了。

    跑到河对岸,他就放声大哭。

    为什么?

    那些欢唱的对话背后,谁知道真实的景象?

    牲口一头连一头,绳子拴着,大牲口套着笼头,而羊,却是草绳勒着嘴……牧羊犬仍在四处警惕,因为它们是牧犬,不乏野性,不少也拢了嘴,套着前头有洞的布,不少坐车的,骑马的,手里还在翻纸张和册子,紧接着,他们与河岸对面的人説话,时不时低头看一眼,好像那是一句一句的台?#30465;?br />
    他蹲下就哭。

    河这岸的人?#20849;?#30693;道怎么回?#25314;?#36824;在説:“方海也不怕掉水里,跑对岸之后,这是咋了?#20426;?br />
    方海哭得格外伤心。

    东夏国这些被迫离开安居之地的人们,为了能不与当地人起矛盾,一路上,他们可是连羊嘴和狗嘴都拴了啊。

    看起来他们是那么平静和礼貌。

    谁知道他们的?#38378;?#20182;们的悲伤,他们的拘束?

    方海最终站了起来。

    他用力揩去眼泪,沿河往反方向走去。

    他暗暗下定决心,即便牺牲性命,也一定要让东夏重新强大起来,一定要夺回北平原,要知道,他虽然不是什?#21019;?#20154;物,却是东夏的国人……这把羊嘴都闭上的忍辱负重,沉甸甸的,岂不是最强大督促?

    卧薪尝胆,忍辱负重,谁解吾王心中之忧,谁为百姓谋福?

    一个声音在他心里响起:公子説得真好?#21073;?#22763;不是封的,不是读书读来的,而是要让我们东夏人都好起来,我这么去做,也是一?#20426;?br />
    他看到了黑diǎn一样绕过来的李虎。这一刻,他与李鸳鸯一样,整个就闹?#24187;?#30333;,公子哪diǎn不好,大王为?#25105;?#20182;在这里受苦受累,为何不能让他归国,造福我们自己东夏人?!就因为他在北平原打了败仗,那能叫败仗吗?本来就是?#26143;?#25105;弱,公子却是让敌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呀。

    李虎截上这一箭东夏人了。

    别人走着,他走着,他也看到了羊嘴,看到了牧羊犬,看?#36739;?#20182;致意的国人,看到了他们在翻怎么标准问候的书文……面对他,却?#25381;?#24403;他是东夏国人,只是在于靖康的百姓们表现友好呀。

    他在心里呻吟一声?#21898;?#29240;。这是你让做的吗?

    让我们东?#35851;?#24179;原的羊,全部都扎住嘴吗?

    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但他知道这是对的。

    东夏牧人多,靖康,却是耕种为生,你走在路上,一大片羊扎进人家的庄稼地,那就是一场大冲突。

    可是?全北平原的牲畜,这种友好,未免太强烈了吧,未免让我们东夏的国人太过屈辱了些吧。我们东夏国,几乎人人都接受过一场又一场的启蒙灌输,他们会説?#25226;剑?#20182;们几乎全会写自己的名字?#21073;?#20182;们不至于不会问候路人吧,为什么他们要拿着册子説话?李虎仰天一声叹息。但他也知道,随着这样的东夏人一路开过去,视东夏人为洪水猛兽的言论已经随着扎嘴的羊和牧羊犬,斟酌到极致的言语,消散了,那些还在鼓吹仇视东夏的官员和个人,都将被狠狠地践踏一把。

    我们东夏迁徙的百姓,他们一路平安了,可以安居。

    李虎与人説过几句,所?#26143;?#36817;的话都咽了下去,却是问工匠的,得到邀请自己去他们箭的答复,就调转了马头。

    他雄踞于马上,一边走一边?#36189;罰?#26263;暗道:“我们东夏。是个伟大的国家。我的阿爸。是盖世无双的英雄。我们的百姓,是可以忍辱负重的百姓。我们一定能战胜靖康。将他们给踏在脚下。”
黄金农场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