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曲尽星河 > 一百三十四节 友好的东夏人
    ********

    状态不佳,又是过渡章节……只5000字吧。<-.dǐngdiǎnw-w-w..c-o-m。

    **************

    对当地百姓来説,这是落地的一块石头,而对李虎来説,这是全新的一天。

    东夏国人的到来,无疑让他五?#23545;?#38472;,但更多的是鸟入长空、虎归山林的感觉,这些随处可见的国人,能成为他无穷无尽力量的源泉?#21073;?#23601;是眼下越来越勉力运转的石头场,也可以通过这些国人,招揽到东夏大匠,变不可能为可能。回村之后,他把石场的骨干召集起来,并且请来杨燕燕的大伯一起开了个会。

    会是难以理解的。

    起码是与会人不容易理解的。

    李虎做了一下决定,决定不再给李鸳鸯机会,要求李鸳鸯赶紧聘来一位厉害的账房,来帮他对石场作一下方向性的份额变动,他打算将石场的两成份额交给杨村,拿出两成份额,用来通过东夏一?#21073;?#25307;揽大匠,这样除去陈县尉的一成份额,他自己则只保留五成……份额。这是一干村民所没有接触过的,有人象征性地问他,李虎,这不都是你的钱吗?你这不是给我们分钱吗?有人则质疑:给陈县尉一成应该,县尉能保石场平安,拿出二成去东夏?#22235;?#20799;请大匠?是不是给的太多?#21073;?#20026;啥不雇,而是给他们石场的份额,让他们也分钱?一个人或者几个人,?#22836;?#20840;村人才能分到的钱?

    这diǎn李虎早有准备。

    而且石场原本就是他一人出钱,众人没道理拿主意。

    石场太难开了,比想象的要难,这些天来来回回,不啻于瞎折腾,而且越折腾,越觉得离能开工遥遥无期。

    李虎説服他们説:“我们没有大匠,这水车,这洗石的场地和治械,来来回回,?#20004;?#20570;不出来,你不请人?#37326;?#24537;,?#25237;?#20184;着先出石头,能治出什么样的石头呢?和张场主的石场有什么区别?这两成只是先拿出来,准备给他们……在他们来了之后,给我们看到本事之后,也不定给一个人?#22270;?#20010;人,也不定是给东夏人,将来你?#19988;?#25104;了学成了大?#22330;?#25484;柜,你?#19988;不?#26377;份。”

    在众人还心里还没转开的时候,李虎就又把人散了。

    他做事就是这样干脆利索,绝不会在一个问题上争论不休,説想好,过后一次性説给他,就往外走。

    他从房子里走出来,要回一趟燕燕?#36965;?#21578;诉一声,晚上自己要出去,杨燕燕大爷给追了?#20384;矗?#21483;声“李虎?#20445;?#25226;他唤住,问他:“你説要请匠人,我觉着也得请,可是请东夏人咱不熟?#21073;?#20320;看是不是让你哥去县里、郡里打听,给你请人来?有你两成的份子在,保不准好些工匠就来了。”

    李虎知道是好意。

    他对靖康整个底层工匠的水准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觉得满足不了自己的需要,但是,却也不好直説,犹豫了一下,告诉道:“我要读过书的好工匠,大匠呀。我哥要能找来,我也要。我之所以説要去聘东夏人,那是我在东夏见过这一类的匠人,我今天就去他们的营地,找他们的箭长,托他们给我找。”

    燕燕她大爷担心地説:“人家替你找吗?你虽然前头在东夏那边儿,却不是人全认识,与人家无甚交情,人家凭什么帮咱们去?#36965;俊?br />
    李虎笑道:“我可?#36234;?#21463;他们来做工呀。”

    燕燕她大爷谆?#21796;?#23548;:“就算可以请他们来做工,你説的那个啥长来,相当于咱这的村正吧,都是殷实人?#36965;?#20182;难道也来干石场的活?你还是无甚好处予人,再説,他也不一定认识多少工?#22330;?#25105;就怕你碰一鼻子灰。”

    李虎説:“放心吧。大爷。”他解释説:“不管认识不认识,只要我第一个去找他们箭长,他们箭长刚来,肯定在为自己的人找谋生的门路,看似帮了咱们,其实也等于帮了他们自己,而且呢,他们和咱们不一样,哪里有啥工匠,全靠?#22235;?#23376;记,相互问,他们可以查,一个箭也可以去另外一个箭查,今天把消息説给他们,几天之后,凡是进咱们县的东夏人就能全知道咱要工?#22330;!?br />
    燕燕大爷?#26377;Γ骸?#37027;怎么可能?”

    他又説:“要不。让你哥一起过去,然后请家里吃顿饭?马上就要邻村了,我是咱村的正,他总会卖个面子吧,吃着饭,喝diǎn酒,熟了,话就好説了,不曾见人都不认识,开口就让人帮忙的。”

    李虎知道杨燕燕大爷在按靖康的套路吩咐,一心教自己,扭头就説:“那我?#28909;?#30475;看,不行再?#21019;?#29239;您的话去请他们来吃酒吃饭。你让杨揣给我大娘説一声,我就不回去了説了,直接去。”

    燕燕大爷一看他已经蹿了,一边无奈地笑,一边摇头,?#36189;?#31561;杨揣一下,见杨揣看见他爹,怕喊自己回?#36965;?#25481;头换方向。

    老人只好慢吞吞往杨燕燕?#26131;擼?#33258;己去説。

    上了宅,院子边喊了一声,燕燕就跑来把他扶上。

    他问“你娘在做饭吧?#20445;?#29141;燕没来得及回答,她娘就?#28216;?#37324;走出来,招呼一声“他大爷?#20445;?#21040;跟前问是啥事儿。

    杨燕燕她大爷连忙给她讲李虎划石场份额出来的事儿。

    杨燕燕她娘一听,就着?#20445;骸?#30707;场还没开,他就把钱分给别人?村里的人分diǎn是应该,怎么还能分别?#22235;兀?#27809;哪个财主这么做呀。”

    杨燕燕也“啊”一声问:“他?#22235;亍!?br />
    杨燕燕她大爷安慰説:“也不是。李虎心胸大得很。他哪在乎这diǎn钱,他是要招贤,这都是戏里才有的,那雍孝公唱的啥:六国士,尔等听清,西出函谷助寡人强雍,寡人便与尔等共享雍。”

    杨燕燕她娘説:“你这老爷子一天到晚説李虎好,这凌刚不在,咋不让凌自去帮帮李虎呢,这石场,把人给难的。”

    杨燕燕追问:“他?#22235;亍!?br />
    杨燕燕她大爷笑道:“去东夏?#22235;?#20799;找他们头长了,説去就去,我説你和人?#19968;共?#35748;识,你去了咋説呀。”

    他见杨燕燕眉头一紧,逗着问:“你咋的了?怕他跑了呀。”

    杨燕燕哼哼説:“他跑跑呗,谁稀罕。我听説东夏的姑娘可大胆,他不定去不去勾引人家姑娘呢……”

    她娘愣一下,醒悟过来,扬起巴掌就揍,见杨燕燕钻到她大爷背后躲藏,捞不着,哭笑不得地説:“説出去人家笑话不笑话你?成亲的婆娘,也没见谁把家里老爷们拴裤腰带上,走一步给带一步。”

    李鸳鸯和方海来?#39029;?#39277;,也找李虎,燕燕她大爷也留?#39029;?#39277;,就问李鸳鸯:“鸳鸯呀。你有学问。你説李虎他找东夏人成不成?”李鸳鸯温文尔雅地説:“大爷。我们东家知道东夏那边的匠人有名!找来找不来不敢説,但是咱们石场,从来没这么建过,没有人?#36965;?#21681;就建不出来。这给人家分diǎn钱,那也是应该的……我这个做师爷的只觉得好,东家就是东?#36965;?#27861;子多。”

    话开了头,就闸不住。

    他们一边説一边等李虎回来,一直等到杨揣她娘让杨揣来喊他爹回?#36965;?#32467;果让杨揣来喊呢,杨揣自己也加入进来説话。

    天都黑透了,不知几更了,门口才响起一声马嘶,杨燕燕和方海先后跑出去。

    李虎回来了,浑身都是?#30772;?br />
    燕燕她嫂给舀了碗水,李虎饮下,笑着説:“放心好了。他们箭里就有个木匠,明天就能来给咱们看水车,但家没安定,我给回绝了。明天鸳鸯,你?#35328;?#20204;石场的人全带上,到他们那儿去,帮他?#21069;?#23478;落好。”

    这个决定让俩老人大吃一惊。

    杨燕燕大爷説:“三百个人,一天多少钱呢,不上工,去帮他?#21069;?#23478;?#21073;俊?br />
    李虎説:“是呀。本来?#19968;?#35201;去陈寨买牲口,结果箭长説了,他们的牲口也可以出借给咱们使用,还説,明天一大早,他就去找编上,要还是找不到大匠,就去其它编问,?#35328;?#20204;需要的匠人全给咱们?#25484;搿?#25105;没看他们的?#19968;?#37117;没安置,就要去给咱找人,不帮着人?#36965;?#35273;得説不过去。”

    杨燕燕大爷“啊?#20445;?#21507;惊道:“他们真肯这么干?你咋説的?”

    李虎diǎn了diǎn头,説:“我説他?#19988;?#24819;立住脚,就得得到当地人的接纳,就得有谋生的出路,我在开石场,是什么样的石场,可以给他们箭的人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石场有多少人,会让多少人接纳他们,希望他们也能帮我。箭长就答应下来,而且给我説,他们一旦需要石?#31232;?#30707;器,会教人?#28216;?#20204;这里买。”

    杨燕燕她娘也忍不住插嘴:“东夏人这么好説话?那你得好好?#34892;?#20154;家。请人家来?#39029;?#39277;了没有?”

    李虎摇了摇头。

    两个老人开始説箭长人好,责怪李虎不知道事儿。

    李虎被他俩嚷得招架不住,分辩説:“真不用去请。箭长听我跟他?#36214;?#35762;完,听我説会从他们那儿聘工,在?#34892;?#25105;呢,咱这在为他们箭好呀。初来乍?#21073;?#24471;乡邻接纳他?#21069;桑?#35201;能挣钱吧?需要?#28216;?#20204;这边买走他们需要的东西吧。箭里需要,箭长就责无?#28304;?#31661;里好,箭长就好。”

    两个老人就理解不了了。

    人家箭怎么样,和人家箭长自己是两回事。

    夜渐渐深了。

    第二天早上,东夏人?#21019;?#20102;。

    一个瘸腿的大汉带着俩个东夏后生进村。问李虎在哪住,对人格外?#25512;?#19968;?#27721;?#23376;?#20384;?#22066;笑他瘸腿,他还找来一些北枣给孩子们吃,但是吃了枣,孩子们也不念他好,继续游走嘲弄他的缺陷。

    有大人把孩子们赶走责怪,把他们领到杨燕燕家。

    家里人接出来,杨燕燕他大爷也从家里?#20384;矗?#26152;晚李虎给他们説完话,他们就判?#22799;?#19996;夏箭长是个大大的好人,因而显得十足热情,要把人让进屋里吃饭。来人却不肯,从平板车上卸下来些袋子,説:“这些备下的一些北方特产,乡邻都不熟,我们箭长托李虎分给乡亲们尝尝。”

    杨燕燕他大爷这才知道瘸子不是他们箭长。

    李虎去了石场,杨燕燕也跟了去。

    方海是在刷马,跑出来?#22270;?#21160;地问:“你?#19988;?#32473;东西,自己够吃吗?”

    瘸腿大汉笑道:“粮食乏一diǎn儿,都给北去的人带走了,那边不产粮食,要村里有多余的,我们可以出钱按市价买一些。不过也不打紧,要是实在不够吃,编上会想办法的。”

    杨燕燕他大爷忍不住抓住他的手,拍他手,称赞説:“你们东夏人真好?#21073;?#24555;带这几个孩子进?#36965;?#22312;家里吃饭。”

    瘸腿大汉推辞説:“我们出北平原的时候,上边定下了规矩,説咱们靖康这边的百姓家里都不富裕,不能説让吃饭就去吃饭。你们呆着,我们回啦。以后还长来往呢。”

    杨燕燕他大爷怔怔地看着他一个转身,带着人一瘸一瘸出村。

    老人干?#21883;?#30528;家里几个人跑上去。

    一直把他们送到村口,送到河边,等回到?#36965;共?#32988;唏嘘,见李虎回来了,回来得晚,就问:“你在东夏,东夏人都这样吗?这一大堆特产,説给就给啦?”

    他?#37202;?#35500;:“我是咱村的正?#21073;?#20320;説还他们diǎn儿什么呢?”

    李虎説:“高粱和大豆吧。”

    老人diǎn了diǎn头。

    他想了一下説:“我看他们劳力不充足吧,你看还是个瘸子,都在到处跑。”

    李虎説:“劳力也不怎么缺。北上不让有家xiǎo的人撇?#24405;襵iǎo走,瘸?#21451;剑?#30264;子打仗瘸的吧,他爵位高,就得出来四处走动。”

    俩老人让人把袋子打开,见一些枣子,干果还有糕diǎn,又一阵唏嘘,就让方海喊人,带上挨家给尝尝。

    吃完饭,俩老人再也不説三百人替人安?#30473;一В?#19968;天工钱怎么办,李虎説要走,他们就説:“赶紧去吧。”

    李虎这就去了,见杨燕燕闹着,也把杨燕燕给带了上。

    到了晚上,丁壮没回来。

    东夏人还和方海一起?#21019;?#35831;人去,説那边没想到家一天就安置好了,要野?#22534;?#35831;,让人去凑一起热闹……三百丁壮,那是各村都有,得多大一笔开销,还听説东夏人杀了好些羊,大家虽贪恋热闹,想往跟前赶,却都怀着愧疚的心,帮着安家不是什?#21019;?#20107;,开支挺大?#21073;?#26472;燕燕他大爷觉得别村的丁壮在,但去的主要还是自己村的人,就让各家各户也出酒食,给带上走。

    到了,野地里早已diǎn起篝火。

    东夏人就拉人到跟前,又蹦又跳,几个姑娘跟陀螺一样,扯着自己的裙子,能从场地这一头,转成花陀螺到那头,李虎也在里头翩翩起舞,丁壮们为他喝彩,东夏人也为给他喝彩,喊好?#24178;?#20182;都没听到。

    搭伴的老人四处一看,村里的人,四邻的丁壮几乎都不好意思上去,在一堆窝着呢,就走过去。

    杨燕燕她娘到处找杨燕燕。

    ?#19994;?#26472;燕燕。杨燕燕和俩东夏姑娘在平板?#24403;?#29609;。

    她正要上去説一声,牵上别走丢,听着她们説话了。

    杨燕燕在问:“你们都?#31995;?#23383;呀。还去上学?女孩子能上学堂吗?”

    一个扎好些辫子的姑娘就説:“可以呀。在我们东夏,平白无故不让自己的孩子上学,大人是要受罚的。李虎不是在东夏呆过吗?你去问他呀。”

    她舞动两个?#30452;郟?#25171;个转,拉上杨燕燕就蹦,説:“我们去唱歌跳舞。”

    杨燕燕尖叫着,死活不答应,挣脱了就嚷:“姐姐。你别拉我,呜呜,我不会呀。”

    杨燕燕的娘呆呆地站着。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自家的燕燕好可怜,不能上学,不识字,不会跳舞,唱歌,每天场面里和姑娘们一起唱唱,跳跳绳,跟人家在一起,显得好生自卑,而就这,之前,她还觉得自家女儿够幸福,其他?#36965;?#35841;也没有她疼自家姑娘,动不动让下地,让割草,让放羊,十二、三岁就许配出去。

    她喊了一声?#25226;?#29141;?#20445;?#26472;燕燕就跑身边了。

    她鼓励説:“李虎不是会跳舞,你让他教你,你去找他呀。”

    杨燕燕嘟着唇瓣,连连摇头,xiǎo声説:“我不?#25671;?#26446;虎刚才就要教我,我咬了他一口,他才?#25103;?#25163;。”

    杨燕燕她娘回看场地。

    李虎像场上的焦diǎn一样,可以翩翩起舞,可?#28304;?#20154;家那儿拿个胡琴,嘣里嘣嘣弹奏,脱口就是幽幽一句:?#25226;?#21543;。”

    杨燕燕揽着她娘的腰,愁苦地説:“娘。李虎好厉害,好厉害。东夏的少年摔跤武戏,大人都上去了,也没人是他对手,赛曲子,?#19981;?#27809;人赢他,射箭,还没?#22235;?#36194;他……她娘咋生的呢,我什么都不会。”

    她娘打气説:?#25226;А!?br />
    她娘看到李虎扔了胡琴,跑来了,是红光满面,似乎在自己村从来也没这样放纵过,就问:“李虎。你咋不在咱们村跳舞、唱歌呢?看高兴的,是不是咱村还呆不惯,不敢玩呀。”

    李虎愣了一下,説:“不是,他们都不跳,我也不想……”

    他説:“我就xiǎo时候?#19981;?#36825;样玩,很久都没有了,今天一高兴,没忍住。”他轻声説:“我娘不许我狎玩无度。”

    他很少、很少这么説他爹娘。

    燕燕她娘正要责怪他娘。

    李虎一抬头,説:“我娘她觉得爱玩的人性子?#21534;?#33073;,长大了就不好,只有?#19994;?#22312;身边的时候,她才没办法。我也不?#19981;?#29609;。我有很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没做好,要是光顾着玩,就会荒?#31995;簟!?br />
    燕燕她娘突然想到什么,问他:“那你爹是不是很有地位,你跟大娘説,你家现在到?#33258;?#20040;了,父母都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他们还在呢?你和东夏的人还能这么融洽,也不像是父母犯罪,你偷跑回来呀。”

    李虎在脑海里一盘旋,终是不忍心再撒谎,低声説:“大娘你别问了。将来你会知道的。”

    燕燕她娘也没再追问。

    李虎带他们去篝火边,杨燕燕突然想起什么,问李虎:“你师爷李鸳鸯呢。他?#22235;兀?#22909;像走不见了。”

    李虎张目扫了一会儿,説:“他给看?#22799;?#23478;姑娘了吧,今天一个劲儿唱诗,?#20849;?#26159;等哪个姑娘给他搭讪?你找他干什么?”

    杨燕燕紧绷眼睛説:“我要让他教我认字。姑娘们见我与你在一起那眼神都不对,我知道她们心里想什么,李虎能歌善舞,怎么跟个傻姑娘在一起呢。所?#28304;?#20170;天开始,本姑娘要好好学写字。”

    李虎“嗯”了一声説:“那你也去他们学堂吧。东夏国人来?#21073;不?#20250;再开学堂,我可以出钱,帮他们尽快建起来。”

    燕燕她娘提醒説:“先石场。钱花完了,石场怎么办?”

    李虎笑道:“东夏国人一来,石场没问题……大娘。他们都在问我澡桶呢,我想,咱们这儿巨木少,桶难箍,但可?#26434;?#30707;头砌澡缸呀。他们大王给他们定下勤洗澡勤洗手的规矩,到时每一户都要来要。”

    杨燕燕连忙説:“我也要。冬天一来,除?#22235;?#36825;二蛋,别人就都没法洗澡。我也要,第一个是我的。”
黄金农场客服